凌采涵

698后无火影,努力填坑ing.
不接受698后剧情。

不要总挖坑,挖坑填不完,填不完心累,心累就拖更,拖更易上瘾,上瘾后弃文。——这恶性循环啊,可怕!


爱情不是一厢情愿,而是两情相悦。
相爱的才叫爱情,一厢情愿的只是叫单恋。
——送给火影大结局


🍥🍜🍅🍡


🌴🌴🌷🌷


🌹🌹🌻🌻


🌺🌺💐💐


🍁🍁🌾🌾


唯有爱可写!

我最最最喜欢的佐鸣太太,画的真是太棒啦🌷🌹🌺🌻💐🌷🌹🌺🌻💐

KIRA:

成都佐鳴合誌的圖 (解禁) (微調過)

only you and me QwQ

【佐助生贺】仗剑携子江湖行 番外一(古架,侠客设定)

设定:
佐鸣同岁,强强组合,出身于功夫世家,且家族是所在城池的创建者、统治者。

※面麻会出场,他非佐鸣亲生,本文设定为佐井与鸣人妹妹鸣子的独子,孤儿,一直由鸣人抚养。


半年来,佐鸣经历了比武招亲擂台赛、拜堂成亲入洞房、结伴同行寻面麻、家族纠葛斗内贼、双双放弃继承权,方才有机会过他们快意江湖的小日子,面麻却成了佐助最头疼的存在,他实在太黏鸣人了。

佐鸣可是拜过堂入过洞房(并没有)的、光明正大的合法夫夫,一路携手并进夫唱夫随,然而,最亲昵之时,仅是握握小手,且是不小心碰到一起的。

佐助骑在马上,望着旁边马背上合唱童谣的父子俩,心中惆怅万千,不论察觉心意,还是告白,都是他抢先,鸣人一点也不主动,还很迟钝,总说“佐助是我的朋友”……即使双方家族已经盖章了两人的夫夫关系。

今日,佐助二十四岁生辰,他期待着鸣人开窍,送他一份惊喜。然而,没等他的美好幻想实现,倒是先听了一个忌讳的名字——萨拉,鸣人的前未婚妻,一位红发的绝色美人儿。

若非宇智波家族的比武招亲擂台赛,鸣人寻面麻心切跳了上去,怕是鸣人跟萨拉已成亲多日了。

佐助打断了父子俩的对话,“怎么,你要去看望萨拉?”

“有这个打算,我们的路线,距离萨拉很近的,正好可以去看看她……”

“呵呵,对主动退亲的你来说,以什么身份去看望她呢?”

“……”鸣人愣怔了下,确实,以什么身份呢?他退的亲,让萨拉很痛苦,彼时,萨拉说“今生不复相见”,倒是没退还定情信物。

“呵,不要头脑一热就做个错觉决定,你没法定位自己,更没法解释我的身份,实在太尴尬了,不是吗?”

“啊哈哈,好像也是这样,”鸣人挠挠头,他还真没有想这么多,“幸好有佐助在啊。”

“……知道就好,”佐助策马朝鸣人靠近一些,“今晚住客栈吧?”

“不用吧,现在天热,野外露宿很凉快……”

“可是面麻是孩子啊,他肯定不喜欢在荒郊野外歇息……”

“才没有,我最喜欢跟爹爹露营了,可以看星星,可以听蛐蛐的叫声,是吧,爹爹?”

“啊,对,面麻!”

“……”这个熊孩子人小鬼大精得很,最喜欢拆台,佐助挑挑眉毛,“我想住客栈!”

“果然是不习惯外出吧,佐助,那,今晚就住客栈好了。”

当然不是这个原因,佐助正欲反驳,不过,鸣人已经同意了,初战告捷,他也就将错就错吧。

“那就看不了星星,听不了蛐蛐叫声了……”

“那明晚我们再露营吧,面麻?你忘记了吗?今天可是……你放心,爹爹向来说到做到的。”

“那好吧。”

小镇上的客栈规模不大,里里外外收拾的倒是非常干净,佐助要了两间客房,他住一间,鸣人面麻住另一间。

从前,佐助跟鸣人寻找面麻时,每次都是两间房,都成了习惯,以至于后来,两人的关系进展了,鸣人也没有意识到这个习惯有什么不妥。佐助暗示过,然而,鸣人迟钝,一直曲解了佐助的意思,只为佐助嫌浪费钱,拍着荷包说他有大把的银票。

晚饭后,鸣人带着面麻回房洗漱,进门时,佐助问他,“你没有什么话,要对我讲吗?”

“哦,有,早点歇息,现在天热,需起早趁凉快出发。”

“……”佐助忍了又忍,“没有别的了?”

“没有啊,好了,我要带面麻洗澡了,早点歇息。”

“漩涡鸣人,你不会忘记了吧,我俩可是拜过堂成过亲的。”

“当然,当然没有忘记,一直都没有忘记啊……佐助你今天有些不正常,难道是又中邪术了?”鸣人紧张地四下看看,“不知道这里住了多少女房客,我得给店家讲下,通知女房客速速离开……”

“闭嘴,什么邪术?”“邪术”是继“萨拉”之后的又一禁忌,给佐助造成了不可磨灭的心理阴影,“我好的很,走了。”他扔下鸣人和面麻,径直回了自己的客房。

鸣人懵了下,为何佐助不开心啊。他欲问的话,被佐助关在了门外,只好悻悻地带着面麻回房。

佐助的生辰日即将过完,可是,他仍然没有等到鸣人的祝福,这让他异常的失落,甚至是恼火,疑惑鸣人可能不在乎他。

辗转反侧,佐烦躁的不行,他摇着蒲扇,衣服脱的只剩下亵裤,仍然觉得热喘不过来气,床上的竹席根本不当事儿。

隔壁如此安静,想必鸣人他俩都睡熟了吧,无人管他是否生辰,是否失眠。佐助恼火不已,他扔了蒲扇,猛地坐起来,掀了蚊帐跳下床,他要喝酒,找一处河流,泡在水里喝才畅快。

宇智波佐助大多时候都是循规蹈矩,却也有特立独行的时候——外出不爱走门,专走窗户。他飞快地穿了衣服,拿了荷包和宝剑,打开窗子就要往外跃。

“太慢了!”

突如其来的声音,佐助愣了下,他疑惑地问,“怎地,你……”

“敲了半天窗子,竟然才有回应,你功夫又出问题了?”

“你有敲窗户?”

“不然,我为何站在这里?方便吗?今天你生辰,虽然有些晚了,但是我还是想请你喝两杯。”

鸣人记得!佐助压住内心的喜悦,故意说,“空着手请我喝酒?诚意呢?”

“没空着手啊,我都准备好了,屋顶上,你来不来?”

“呵,可我忽然不想喝酒了。”

“那你想干嘛,寿星?”

“进来!”佐助抓住鸣人的手臂朝屋子里牵,“当然是更有意义的事情。”

“我……喂你脱我衣服干嘛?打架的话,我可不会输给你……”

“我还不想打架,如你所说,我是寿星,需要你的寿礼,既然你没有准备,那就拿自己送礼好了。”

“佐助佐助,你不会真的中邪术了吧?你再不住手,我只好再扎你一针了。”

“你……”佐助忽然住了手,赶鸣人出去,“马上给大爷滚出去!”

“喂!你也太不讲理了,凭什么你说滚我就滚?我鸣人大爷今夜还就不走了,睡这了,”鸣人几步走到床边,撩开蚊帐,一屁股坐下来,“当初告白的是你,跟我成亲的也是你,要我闯荡江湖的还是你……结果呢?我提了下邪术、扎针,你就生气,这有什么呢?不都过去了吗?”

当初,佐鸣二人寻找面麻,佐助不小心中了敌人的邪术,神志不清,力大无比,见到女子就冲过去扯人家的衣服。鸣人拦不住他,担心惹出大事,便想着趁空用随身携带的银针将他扎晕带走,谁知,下针时,其中一根于慌乱中扎错了穴位,佐助不但没晕倒,反倒清醒了。

本该是意外之喜,然而,接下来的几天,鸣人发现佐助一直闷闷不乐,问了好久,他才说,鸣人扎错位置的那根针,把他扎废了——不举。

事情,好像更严重了啊,鸣人一时间六神无主,佐助废了的话,没法传宗接代,宇智波家族的人会追杀他吧?好在鸣人想到了一个人,他医术高明的纲手婆婆,然而佐助一听对方是个女子,他宁死也不答应。鸣人拿他没办法,这次只有真的药晕带走了。

每当佐助醒来,鸣人就喂他带蒙※汗※药的水,因此,直到医治完毕,佐助都是昏迷不醒的。他得知自己不举,已是没脸见人,再被女子医治,他寻死的心都生了。佐助将自己关在鸣人家里半个月,直到他听说纲手年纪已过六旬,都可以做他祖母时,他才多少好受一些。后来,他在纲手处见到不少夫妻找她治疗不孕不育,也没见那个男的像他这样别扭,逐渐地,也就释然了。不过,那段丢人的过往,他还是不想记起。

佐助望着鸣人赌气一样地脱了外衣,躺在床上——还真赖在这里了,他有些好笑,你自己送上门的。

佐助也躺到了床上,还装作无意地朝鸣人挪过去,“随便,怕你赖在这里不成?”

“佐助你身上好热,你生病了吗?”

鸣人的手刚伸到佐助的额头,就被按住了,“对,我是很热,而且生病了。”

“什么时候开始的?严重吗?”

“很久了,很严重,犯病的时候,就会醋意大发疑神疑鬼,觉得鸣人一点都不在乎我,也不是真心跟我成亲……”

“怎么可能呢?我肯定是真心的,绝对没有哄你的意思,在我确定对你的心意后,你已经划到我最重要的人范畴了。”

“可是,平时,连牵个手,你都不让……”

“我是不想被面麻学了去……”

“那现在没有面麻,你不也没有表示?”

“你激我?”

“就当是吧。”

然后,鸣人不止让佐助牵到手,亲了嘴,还睡过了,这是佐助有史以来收到的最满意的寿礼。

–––––END–––––

💐💐💐💐💐💐辛苦了

颗粒渣子:

【重生之换我追你】006   关于非佐鸣互动的情节我会选择性跳过或者大概说一下,大致情节大家应该都知道了

【佐鸣】开在心口的向日葵 25章(现架,收养梗)

25.
回到家里的时候,鸣人开始问佐助快过生日了,想要什么礼物,佐助一想到他又老了一岁,哪有心情考虑生日礼物?

鸣人一无所获,转而去了红莲家,同样的方法问红莲,女孩惊喜,喜欢之人所赠的礼物,不论是什么,自然都十分珍爱。

什么都可以?!一个不想要礼物,一个让随意,不愧是一对儿啊,鸣人暗自吐槽,到头来,他这不是什么信息都没有拿到吗?

首战,告败!

鸣人想到了他聪明的鼬伯伯,况且此事本就是鼬告诉他的,他也只有找鼬商量送佐助和红莲结婚礼物之事。

鼬惊讶下,收起他刚看的书,对着鸣人看了一会儿,这才说,“鸣人想送什么呢?”

“我不知道啊,所以特意请教鼬伯伯。”

“这样啊,可是,我也不知道啊。”

“……那鼬伯伯会送老爸什么礼物呢?”

“礼物啊,嗯,一只绿色的小恐龙吧,”鼬想到幼年的佐助,所有玩具里,他最喜欢的绿色小恐龙,虽然,鼬一直觉得小恐龙长得真丑,但是,佐助喜欢的不得了,总是玩的津津有味,“我需要四处转转,不知道还能不能买到呢。”

“……我觉得,老爸绝不会想要那个小恐龙的,因为他以为你在提他的黑历史,”鸣人也知道小恐龙的故事,“我是很想看老爸玩小恐龙啦,哈哈。”

“很可爱,佐助小时候很可爱,尤其是抱着小恐龙玩的时候。”

鼬越这样说,鸣人越是期待,趁着佐助上班,止水带阳希出去玩耍,他开始怂恿鼬立即行动起来——买小恐龙。

鼬对着鸣人打量了一番,叹了一口气,说,“鸣人喜欢佐助吗?”

“当然,毫无疑问。”

“你喜欢红莲吗?”

“喜欢啊,红莲那么酷,太耀眼了,哎呀,我一想到红莲要做我的长辈,妈妈,就有些激动呀。”

“……那,事态有些严重了啊。”

“什么严重了?”

“啊哈哈,没什么,那个,鸣人,明天,我带你去个好玩的地方吧,就我们俩。”

“好玩的地方?木叶的吗?”

“暂时保密,你去了就会知道的。”

“好,我就不相信,木叶还有我所不知道的奇迹。”

“那可说不定哦。”

第二天,当鸣人被鼬带到一个算命摊位时,他惊讶的下巴都快掉地上了,这就是鼬所说的好玩的地方?好玩在哪里啊?不就是封建迷信算命摊吗?算命摊上还写着“十卦半卦准”,摊主是位留着银灰色的扫把头、戴个面罩、只露了右眼在外面的男人,他手里还拿着一本看封面都不怎么正经的书……鼬伯伯难道要这人给他算命?这也太不靠谱了吧。

算命的看有人来了,收起了正阅读的书,笑眯眯地问鸣人,“小兄弟是要问前程,还是问姻缘?”

“哈?我才不相信命呢……还有,你一看就像个坏人,十成十的骗子吧,鼬伯伯,我们走……”

“这就尴尬了啊,你还是第一个说我‘骗子’的人呢,今天,我稻草人大师偏要你服气。”

“鸣人啊,”鼬小声地说道,“当年,就是他算出你止水伯伯还在世的。”

“……”鸣人一惊,转而看向对面的不靠谱稻草人大师,“真的假的?”

“当然是真的。”

“那他,得算20卦吧?”

“……”聪明绝顶的鼬也懵了下。
“十卦半卦准啊,他对够一准卦,得算二十卦吧?”

还可以这么算?鼬满头黑线,之后,他拍拍鸣人的肩膀,安慰说,“再等等吧,看他怎么说。稻草人大师,我这侄子不信你,我也无法,你亮出些本事,也好让他信服,不准不给钱。”

“那是当然,二位请坐,小兄弟不必开口,只写一个字即可。”

传说中的“测字算命”?鸣人坐下来时,挑了挑眉,他还是不怎么相信,然而,他都来了,也不怕算一下。他拿起稻草人给的纸和笔,想了下即将结婚的佐助和红莲,他写了一个“工”(注:读者不要吐槽lof主用汉字。),因为那两人名字都带这个字。

算命先生对着鸣人写的“工”字看了会儿,随之看向鸣人,说了句,“前程似锦,大富大贵。”

“算命的都喜欢玩这招,你接下来要转折了,‘但是,磨难是必不可少的’对吗?”

鼬无奈地笑笑,算命先生也不反驳,继续说着他的测算,“今后的路,你一定会顺风顺水。你的三次劫难,因遇贵人而化险为夷,一次是你两岁的末尾,致使你骨肉分离,两次则是你不满16岁的时候,万幸的是最终全家团圆。”

鸣人听完目瞪口呆,许久才语无伦次地问,“你,你凭什么这么断定?”

“就凭你写的‘工’字,上面的短横想安然无恙,一定少不了下方的支撑,还有,作支撑的也绝不是某一个人,而是某一群人,父母,师长和朋友都有可能。”

太准了,一滴汗从额头滑下来,落在他的眼睛里,痛了一下,鸣人胡乱地揉了几下眼睛,“那个,我有点相信你的实力了,不过,我算卦,不是为我自己,而是为我爸的事情。他要结婚了,却不肯告诉我想要什么礼物,你能帮我算下送什么礼物,他会开心吗?”

“不问姻缘不问前程,你只问给马上结婚的父亲送什么礼物?”算命先生深感讶异,这孩子太让人意外了。

“你说过我的前程啊,姻缘嘛,顺其自然不就好了?你就回答我,该给我爸送什么礼物吧。”

鼬朝着鸣人笑笑,“鸣人真是着急啊,佐助结婚了,你就不自由了。”

“你是说我回来就不方便了,容易打扰他们的二人世界吗?”

鼬笑而不语,示意算命先生继续说下去。

“你父亲确实会结婚,不过,不是‘马上’,而是至少一年后。”

“哈?不可能,你果然还是个骗子,我的事情,你肯定先打听过的,关于止水伯伯的事情,也不过是个巧合罢了。”

“我可不甘心被你这么污蔑,小兄弟,你说你父亲马上结婚,可是,他跟你以为的那位女士之间,唯一的纽带是你,”算命先生指着“工”字中间的“竖”,“如果没有你,他们的关系就像两条永不相交的平行线。”

“不可能,鼬伯伯亲口说他们马上要结婚……”

鼬悠悠地接了句,“并没有亲口说,只是打字而已。”

“……这笑话真冷,有区别吗?”

“总之,小兄弟,你父亲不会跟那位女士结婚的,而且告诉你一个秘密,这两人非但不会结婚,还不知不觉地成了情敌,因为他们喜欢着同一个人。”

鸣人听罢哈哈大笑起来,“你这话说的真是巧妙,一男一女喜欢同一个人?那当然的吧,结婚之后,自然有共同的孩子,然而,情敌什么的,就太扯了,不要乱比喻。”

“我再说一遍,小兄弟,他俩这辈子不会在一起的,他们将有各自的家庭,配偶都比自己小10岁以上,所以,更不会有共同的孩子。我从你写的字可以看出来,你的父亲正处在感情矛盾纠结期,一边肯定,一边质疑,更多的是不敢承认自己的心思。他在爱着一个人,那人是他的唯一,却又不知那人什么想法,比如,是否爱上他人,是否得知他心思后断绝关系等。”

“啊,莫非老爸喜欢着佐井大叔?红莲也是这种情况?”

“……”
“……”
“红莲佐井互不相识,”鼬无语至极,“显然,你的猜想不成立。”

“那是谁呢?”

“你的父亲比他爱的人大很多,他还担心不能陪伴对方到老。对了,你的父亲,喜欢着一位同性,他害怕你知道他隐秘的想法,然后嫌弃他,远离他……”

鸣人四下里看看,还好,这个偏僻,少有人来。他一拍桌子,沉声警告,“不要信口雌黄,我跟老爸在一起生活了十几年,从不听他说过喜欢男人,小心我掀你摊子。”

“呵呵,那你们一起生活那么久,你有见他有女朋友吗?”

“……”

鸣人被驳的哑口无言,多年来,他这个拖油瓶的存在,佐助一直单身至今。

“你根本不知道情况,不了解你父亲的真实想法,他爱的人你还是亲自问他好了。啊,今天的卦,算到这吧,钱可以欠着,你觉得我算对,再回来给钱就好了。”

回去的路上,鼬开车,鸣人玩手机,他对算命先生的话半信半疑,正因为此,才满是好奇和探究。这个时候,当然是请教聪明的鹿丸啊,鸣人一阵噼里啪啦地打字,将算命先生的话发给了鹿丸。他都快等睡着了,鹿丸才回复寥寥数字“嘛,问题很严重啊”。

昨天到今天,鸣人第二次听到“严重”一词,而且还是出自他心中最聪明二人之口,他简直要炸了,跟聪明人打交道真心累。

——请直说好吗?鹿丸大哥!鹿丸大爷!

——唉,你爸是个同性恋。

——我已经知道了,有点新发现好不,鹿丸大爷?

——你这么迟钝,你爸会一辈子打光棍的。

——我迟钝,跟我爸打光棍有什么关系啊,我说,又不是我爸跟我结婚。

——……如果,我说如果,你爸要跟你结婚呢?

——鹿丸?你肯定不是鹿丸,我怀疑你是赤丸假扮的。那可是我爸啊,我俩可是父子,这种假想,亏你想的出来,说好的智商200+呢?莫非你真的是赤丸假扮的鹿丸?大爷跟你说正经事儿呢。

——大爷也在跟你说正经事儿。

——我擦!那大爷,你说说看,你哪里正经了?

——从头发丝到脚趾甲,无一不正经。总之,一句话,我很正经,是你不肯承认我的正经。

——……赤丸!赤丸!求你你智商升级为鹿丸!

——滚~

——鹿丸,鹿丸大爷!这才是你该有的姿态,求正经一点!

——呵呵!你爸喜欢你!

——呵呵,多正常,我可是他唯一的儿子!

——呵呵,当我没睡,跟迟钝货讲话掉智商!

——呵呵,你智商已被赤丸吃了,还来跟我谈智商,亏你说的出我爸想跟我结婚这种话!!!!

——呵呵,你回去实验下他啊,就说你……然后,你看他反应,不是比我说的更具有可信度?

——行的通?

——不试试怎么知道?好了,滚吧,我要睡觉。

——还睡,都要中午了!

鹿丸没有再回复,鸣人拿着手机,再看了一遍聊天记录,还有鹿丸的策略。这不算是策略吧?不就一个亲亲嘛,根本不是难事儿,多常见啊,他不觉得这能够对佐助试探出什么来。可是,智商200+的鹿丸说有效,鸣人还是非常信任他,认为此事值得一试的。



——本章完——

🍅🍥

阿彩彩:

 【佐鸣】第十期:盘点TV那些年佐鸣经典OPED集锦


          佐鸣盘点系列终于到了完结篇,以前的OPED都很经典,属于他俩的专场非常之多,在这里我只是选择自己喜欢的OPED,一共十三个,肯定会有遗漏希望知道的小伙伴补充哦。弄完了系列突然有点唏嘘,不过佐鸣的故事还很多很多有待更多的小伙伴去挖掘,不管最后怎么样,在我们心里边,他们存在了十五年,我们拥有可以回忆他们的十五年,这就足够了。接下来就要忙佐助的生贺了,在ONLY之前,给自己打打气哈哈哈


PS:我的封面为啥不显示呢


💐💐💐💐💐💐💐

颗粒渣子:

【重生之换我追你】005

😍😍😘😘🌷🌹🌺🌻💐🌷🌹🌺🌻💐🌷🌹🌺🌻💐

颗粒渣子:

【重生之换我追你】003

比心(发不出来,尴尬啦),🌷🌹🌺🌻💐🌷🌹🌺🌻💐🌷🌹🌺🌻💐🌷🌹🌺🌻💐

颗粒渣子:

【重生之换我追你】002


看动漫看到忘了上传不好意思...

【佐鸣】开在心口的向日葵 24章(现架,收养梗)

24.

佐助听见鸣人说,他是早上7点下的飞机,8点零几分到家,还是佐助给他开的门时,他简直不敢相信这些是现实,而非梦境。鸣人坐了一个晚上的飞机,激动之后便是犯困,他的房间在鼬止和阳希住着,其他房间自购房后就没住过人,佐助让鸣人到他房间睡。

后来,父子俩还一起聊天,但聊着聊着,鸣人就睡着了,佐助对着鸣人的睡颜看了好久,直到把他自己看睡着,这一睡不要紧,他竟是将鸣人归来之事当成做梦了。

“为什么这个时候回来?为什么不改名字?”佐助有些印象,鸣人还没有来得及回答他,就睡着了。

鸣人挠挠头,嘿嘿一笑,“因为我想你了,所以就回来了。至于名字,那是我爸妈的意思,他们说我是你养大的,跟你姓,不能忘记你的养育之恩。”

佐助更想听到鸣人自愿不改名的消息,他盯着鸣人看,甚至觉得现在的鸣人那么的不真实,成长的太快,他还有些接受不了。遥想当年,鸣人才两岁多,他每次带鸣人去超市购物,鸣人都要坐几分钟的摇摇车,那时佐助的经济挺紧张的,但从不拒绝鸣人的要求。再后来,鸣人三岁,读了幼儿园,开始懂的要东西了,找他要滑板车,佐助给买了,鸣人玩了好几个月,后来又是儿童自行车。四岁时,鸣人又喜欢上了溜旱冰和画画,佐助也不声不响地带他去学习……就是这么个小豆苗,几年不见,已经长成了参天大树,变化太大了,佐助感叹着岁月的流逝,伸手捏了下鸣人没怎么变化的娃娃脸,笑了,“不论何时,这脸是一直圆着呢。”

“……恶趣味,”鸣人甩了甩头,坐了起来,伸了个懒腰,笑眯眯地说着,“10点了呢,我要洗个澡,然后去对面看看红莲和幽鬼丸他们……”

“红莲?”佐助马上警惕起来,红莲说过她喜欢鸣人,“为什么?”

“好久没见了啊,然后,下午去看看鹿丸他们。”

“……我去买菜。”

“你睡着的时候,止水伯伯已经买好了菜。”

“那我去做午饭,”鸣人已经好几年没吃过他做的饭了,佐助翻身下床,“你去见鹿丸可以,但其他人,要么让他们集中在鹿丸家,要么不见。”

“为什么啊?”

“太招摇了,你回木叶的事,知道的人越少越好,安全第一。”

“其实也没事……”

“不行,”佐助打断了他的话,“去洗澡。”

“知道啦。”

鸣人下床就飞快地跑到了主卧的浴室,佐助想说他没拿睡衣,但,鸣人已经把门插上了。他叹了一口气,还是毛毛躁躁忘东忘西的,他下床去拿鸣人的行李找衣服,他记得只有一个背包,被他放在客厅里了。

衣服护照钱包等,随意地混在一起,鼓鼓囊囊地装了一包,佐助再次叹气,不能收拾好再出发吗?这是走的有多突然?

突然?对啊,昨天,鸣人还说计划跟萨拉等人出去旅行,怎么今天突然就回来了呢?鸣人是遇到了什么事情吗?还是连他都不能讲的心事?

佐助忍不住往红莲身上猜测,昨天,他无意间壁咚了红莲,而对方说喜欢鸣人,所以,这次鸣人回来,其实是为了红莲回来的吗?红莲,在鸣人心中的位置这么重要吗?他俩到底是什么关系?秘密恋人?那他昨天对红莲说交往的事情,岂不是……上天给他开了个巨大的玩笑!

佐助和鼬准备午餐时,鸣人和阳希已去了对门的红莲家,止水正在阳台上伺候鸣人的植物。这些花盆都是从老宅带来的,当年鸣人走后,便是佐助负责照看,如今依然长势良好,佐助还算欣慰。

佐助正切着菜,忽然把刀扔了,掌勺的鼬很是讶异,他疑惑地问佐助怎么了,切到手了?佐助说没有,就是有些烦躁。鼬再问时,佐助没好气地说了句,养孩子有什么意义呢?终究不还是给别人养的?鼬说也不算吧,这不是回来了吗?佐助知道鼬没明白他的意思,也不想让他明白,所以,不再说什么了,捡了刀,冲洗下,继续切菜。

午饭刚坐好,佐助已急吼吼地去对门喊鸣人和阳希回来吃饭,牛头开的门,佐助见鸣人跟红莲面对面站着告别,心里十分不悦,倚在自家门框上,他要看看鸣人能磨蹭多久。

阳希从佐助旁边蹦蹦跳跳地进门了,鸣人还在跟红莲说下午去鹿丸那里,问她要不要一起去之类的,佐助想着红莲你跟鹿丸等人不熟悉,你好意思答应?结果,红莲竟然答应了,这让佐助非常恼火,红莲这是什么意思?她要跟鸣人交往了吗?鼬不是说鸣人可能不喜欢女生吗?

终于,鸣人意识到佐助等了好久,转身对着佐助歉意地笑笑,跨出红莲家的门槛。鸣人一侧身,半个身子挂在佐助的身上了,拿出幼时惯有的撒娇口气,这招对佐助很有效,他只是瞪了鸣人一眼,拖着人进了自己家门。

佐助说为了鸣人的安全,他不宜去太多地方,尤其公共场合,因此,让他的朋友都聚在鹿丸家。鸣人问了鹿丸,对方非常赞同,他对过去的事情,还记忆犹新,绝不能再出差错。佐助不放心鸣人外出,提出送他,正好还可以监视下同去的红莲,后者超不爽佐助的陪同,她也可以开车带鸣人啊。

一路上都是鸣人在说话,高冷的佐助和红莲,仅是偶尔接一两句,鸣人着急,感觉这两人不太对劲啊,便使劲地制造他俩的交流机会,只是始终没有成功过呢。

鸣人一行到鹿丸家时,其他人已经到齐了,多年不见,大家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样貌身高自不必说,有的连性格都改变了,比如雏田,自信了很多,比如小樱安安静静的,和往日的活泼截然不同。

大家一起聊了大约半个小时,小樱接了个电话。鸣人不知道电话的另一端是谁,但听到她低声下气地说着“抱歉、对不起、请原谅、我立刻马上回去”之类的字眼,以为她家里出了什么事情,便问她,但她只顾着匆匆告别匆匆离开,甚至来不及解释。小樱离开后,大家沉默了许久,志乃才说,小樱有了自己的家庭,婆家是木叶的豪门,还有个孩子要照顾,不那么自由了,她早就没读书了,现在是全职主妇。鸣人愕然,小樱这才多大,三月底才过的20岁生日,还在读大学的年龄啊,居然结婚了?可她从来没说过,然而,其他人也没对他说过这个,因为自小樱结婚,和大家的联系都不太多,她也不让给鸣人说起。

鸣人感慨了句,小樱应该继续读书,像从前一样在文识上是个不折不扣的学霸,以后成为女强人。然而,这一切都是小樱的选择和意愿,别人多说无益,鹿丸说着,转移了话题,他问鸣人这次要在木叶呆多久。虽然,他希望鸣人留在木叶,也非常感谢鸣人的帮助,让他和手鞠毫无阻挠地走到了一起,但绝不想第二次直面死亡,更不想鸣人生活在四伏的危机之中。

佐助也问过鸣人同样的话,他是想多呆几天,但佐助说鸣人一周内必须离开木叶,与此同时,他在木叶期间,只能呆在家里,绝不能四处招摇。鸣人曾说跟佐助一起去他公司,但被一口否决。因此,除了今天,其他时间,鸣人只能在家陪阳希玩,或者再叫上对面的幽鬼丸,一起看鼬止秀恩爱。

佐助和红莲在这一群小年轻里,简直格格不入,好在鹿丸父母在家,四人一起闲话家常。殊不知小年轻们的谈话声越来越小,最后头对头讲起了他俩的悄悄话。

话题从牙那里开始的,他们和红莲也算是熟人,但,也远没有熟到让她加入朋友聚会的程度,所以,牙非常的不解,之后,其他人也表示了同样的疑问。鸣人招招手,大家会意,瞬间围在了一起。

“你们不要太惊讶,也不要说出去,”然后,鸣人神秘又得意地悄声说了句,“我爸和红莲准备结婚了。”

朋友们先是震惊,再是了然,毕竟两家住对门,且佐助和红莲在同一家单位上班,男俊女靓,都是精英人士,有着很多共同的话题,日久生情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不过,你们先不要说出去,因为他俩还不知道鼬伯伯向我告密的事情。鼬伯伯说他们会近期注册,旅行结婚,不办婚礼,所以,我才匆忙赶回来,想要多住些时间,我就不信他们能一直瞒住我。”

然后,鸣人拿出了手机,打开了相册,让大家看鼬发的佐助壁咚红莲的照片。

“昨天他给我打电话还各种否认,各种解释啊,因为他根本就不是会解释的人,除非心虚。想当年,我还让多由也帮忙撮合我爸和金呢,结果没成,我还好沮丧,原来他喜欢的是红莲,害我瞎忙了好久。”

鸣人这么一说,再拿出照片的实锤,大家全都深信不疑,已经开始讨论秘密挑选佐助和红莲的新婚礼物了,还让鸣人时刻注意着两人的举动。如果佐助二人真的不举行婚礼,那么,在他们注册结婚之日,大家就把礼物送上去。

佐助和红莲二人,完全不知道他们已被小年轻们私定了终身。

晚餐在鹿丸家吃的,鸣人等都心照不宣地将佐助和红莲的位置留在一起,大人们则完全不知内里。用餐时,鹿丸妈妈说,除了过节,他们从没有这么热闹过。大家聊的很嗨,过20岁生日的几位,如,宁次、天天、李、志乃、丁次及刚过生日没几天的牙,还喝了酒,但,李很快就耍起了醉拳,让大家简直招架不住。



————————本章完————————

萌萌哒😊😊😊

颗粒渣子:

【爱丽丝梦游仙境主题】爱丽丝与疯帽子

Why is a raven like a writing desk?


不要吐槽头顶匆匆草原的佐助23333

其实绿色还是很好看的【正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