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采涵🍥🍜🍅🍡

698后无火影,努力填坑ing.
不接受698后剧情。

不要总挖坑,挖坑填不完,填不完心累,心累就拖更,拖更易上瘾,上瘾后弃文。——这恶性循环啊,可怕!


爱情不是一厢情愿,而是两情相悦。
相爱的才叫爱情,一厢情愿的只是叫单恋。
——送给火影大结局


🍥🍜🍅🍡


🌴🌴🌷🌷


🌹🌹🌻🌻


🌺🌺💐💐


🍁🍁🌾🌾


唯有爱可写!

😍😍😘😘🌷🌹🌺🌻💐🌷🌹🌺🌻💐🌷🌹🌺🌻💐

颗粒渣子:

【重生之换我追你】003

比心(发不出来,尴尬啦),🌷🌹🌺🌻💐🌷🌹🌺🌻💐🌷🌹🌺🌻💐🌷🌹🌺🌻💐

颗粒渣子:

【重生之换我追你】002


看动漫看到忘了上传不好意思...

【佐鸣】开在心口的向日葵 24章(现架,收养梗)

24.

佐助听见鸣人说,他是早上7点下的飞机,8点零几分到家,还是佐助给他开的门时,他简直不敢相信这些是现实,而非梦境。鸣人坐了一个晚上的飞机,激动之后便是犯困,他的房间在鼬止和阳希住着,其他房间自购房后就没住过人,佐助让鸣人到他房间睡。

后来,父子俩还一起聊天,但聊着聊着,鸣人就睡着了,佐助对着鸣人的睡颜看了好久,直到把他自己看睡着,这一睡不要紧,他竟是将鸣人归来之事当成做梦了。

“为什么这个时候回来?为什么不改名字?”佐助有些印象,鸣人还没有来得及回答他,就睡着了。

鸣人挠挠头,嘿嘿一笑,“因为我想你了,所以就回来了。至于名字,那是我爸妈的意思,他们说我是你养大的,跟你姓,不能忘记你的养育之恩。”

佐助更想听到鸣人自愿不改名的消息,他盯着鸣人看,甚至觉得现在的鸣人那么的不真实,成长的太快,他还有些接受不了。遥想当年,鸣人才两岁多,他每次带鸣人去超市购物,鸣人都要坐几分钟的摇摇车,那时佐助的经济挺紧张的,但从不拒绝鸣人的要求。再后来,鸣人三岁,读了幼儿园,开始懂的要东西了,找他要滑板车,佐助给买了,鸣人玩了好几个月,后来又是儿童自行车。四岁时,鸣人又喜欢上了溜旱冰和画画,佐助也不声不响地带他去学习……就是这么个小豆苗,几年不见,已经长成了参天大树,变化太大了,佐助感叹着岁月的流逝,伸手捏了下鸣人没怎么变化的娃娃脸,笑了,“不论何时,这脸是一直圆着呢。”

“……恶趣味,”鸣人甩了甩头,坐了起来,伸了个懒腰,笑眯眯地说着,“10点了呢,我要洗个澡,然后去对面看看红莲和幽鬼丸他们……”

“红莲?”佐助马上警惕起来,红莲说过她喜欢鸣人,“为什么?”

“好久没见了啊,然后,下午去看看鹿丸他们。”

“……我去买菜。”

“你睡着的时候,止水伯伯已经买好了菜。”

“那我去做午饭,”鸣人已经好几年没吃过他做的饭了,佐助翻身下床,“你去见鹿丸可以,但其他人,要么让他们集中在鹿丸家,要么不见。”

“为什么啊?”

“太招摇了,你回木叶的事,知道的人越少越好,安全第一。”

“其实也没事……”

“不行,”佐助打断了他的话,“去洗澡。”

“知道啦。”

鸣人下床就飞快地跑到了主卧的浴室,佐助想说他没拿睡衣,但,鸣人已经把门插上了。他叹了一口气,还是毛毛躁躁忘东忘西的,他下床去拿鸣人的行李找衣服,他记得只有一个背包,被他放在客厅里了。

衣服护照钱包等,随意地混在一起,鼓鼓囊囊地装了一包,佐助再次叹气,不能收拾好再出发吗?这是走的有多突然?

突然?对啊,昨天,鸣人还说计划跟萨拉等人出去旅行,怎么今天突然就回来了呢?鸣人是遇到了什么事情吗?还是连他都不能讲的心事?

佐助忍不住往红莲身上猜测,昨天,他无意间壁咚了红莲,而对方说喜欢鸣人,所以,这次鸣人回来,其实是为了红莲回来的吗?红莲,在鸣人心中的位置这么重要吗?他俩到底是什么关系?秘密恋人?那他昨天对红莲说交往的事情,岂不是……上天给他开了个巨大的玩笑!

佐助和鼬准备午餐时,鸣人和阳希已去了对门的红莲家,止水正在阳台上伺候鸣人的植物。这些花盆都是从老宅带来的,当年鸣人走后,便是佐助负责照看,如今依然长势良好,佐助还算欣慰。

佐助正切着菜,忽然把刀扔了,掌勺的鼬很是讶异,他疑惑地问佐助怎么了,切到手了?佐助说没有,就是有些烦躁。鼬再问时,佐助没好气地说了句,养孩子有什么意义呢?终究不还是给别人养的?鼬说也不算吧,这不是回来了吗?佐助知道鼬没明白他的意思,也不想让他明白,所以,不再说什么了,捡了刀,冲洗下,继续切菜。

午饭刚坐好,佐助已急吼吼地去对门喊鸣人和阳希回来吃饭,牛头开的门,佐助见鸣人跟红莲面对面站着告别,心里十分不悦,倚在自家门框上,他要看看鸣人能磨蹭多久。

阳希从佐助旁边蹦蹦跳跳地进门了,鸣人还在跟红莲说下午去鹿丸那里,问她要不要一起去之类的,佐助想着红莲你跟鹿丸等人不熟悉,你好意思答应?结果,红莲竟然答应了,这让佐助非常恼火,红莲这是什么意思?她要跟鸣人交往了吗?鼬不是说鸣人可能不喜欢女生吗?

终于,鸣人意识到佐助等了好久,转身对着佐助歉意地笑笑,跨出红莲家的门槛。鸣人一侧身,半个身子挂在佐助的身上了,拿出幼时惯有的撒娇口气,这招对佐助很有效,他只是瞪了鸣人一眼,拖着人进了自己家门。

♚

佐助说为了鸣人的安全,他不宜去太多地方,尤其公共场合,因此,让他的朋友都聚在鹿丸家。鸣人问了鹿丸,对方非常赞同,他对过去的事情,还记忆犹新,绝不能再出差错。佐助不放心鸣人外出,提出送他,正好还可以监视下同去的红莲,后者超不爽佐助的陪同,她也可以开车带鸣人啊。

一路上都是鸣人在说话,高冷的佐助和红莲,仅是偶尔接一两句,鸣人着急,感觉这两人不太对劲啊,便使劲地制造他俩的交流机会,只是始终没有成功过呢。

鸣人一行到鹿丸家时,其他人已经到齐了,多年不见,大家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样貌身高自不必说,有的连性格都改变了,比如雏田,自信了很多,比如小樱安安静静的,和往日的活泼截然不同。

大家一起聊了大约半个小时,小樱接了个电话。鸣人不知道电话的另一端是谁,但听到她低声下气地说着“抱歉、对不起、请原谅、我立刻马上回去”之类的字眼,以为她家里出了什么事情,便问她,但她只顾着匆匆告别匆匆离开,甚至来不及解释。小樱离开后,大家沉默了许久,志乃才说,小樱有了自己的家庭,婆家是木叶的豪门,还有个孩子要照顾,不那么自由了,她早就没读书了,现在是全职主妇。鸣人愕然,小樱这才多大,三月底才过的20岁生日,还在读大学的年龄啊,居然结婚了?可她从来没说过,然而,其他人也没对他说过这个,因为自小樱结婚,和大家的联系都不太多,她也不让给鸣人说起。

鸣人感慨了句,小樱应该继续读书,像从前一样在文识上是个不折不扣的学霸,以后成为女强人。然而,这一切都是小樱的选择和意愿,别人多说无益,鹿丸说着,转移了话题,他问鸣人这次要在木叶呆多久。虽然,他希望鸣人留在木叶,也非常感谢鸣人的帮助,让他和手鞠毫无阻挠地走到了一起,但绝不想第二次直面死亡,更不想鸣人生活在四伏的危机之中。

佐助也问过鸣人同样的话,他是想多呆几天,但佐助说鸣人一周内必须离开木叶,与此同时,他在木叶期间,只能呆在家里,绝不能四处招摇。鸣人曾说跟佐助一起去他公司,但被一口否决。因此,除了今天,其他时间,鸣人只能在家陪阳希玩,或者再叫上对面的幽鬼丸,一起看鼬止秀恩爱。

佐助和红莲在这一群小年轻里,简直格格不入,好在鹿丸父母在家,四人一起闲话家常。殊不知小年轻们的谈话声越来越小,最后头对头讲起了他俩的悄悄话。

话题从牙那里开始的,他们和红莲也算是熟人,但,也远没有熟到让她加入朋友聚会的程度,所以,牙非常的不解,之后,其他人也表示了同样的疑问。鸣人招招手,大家会意,瞬间围在了一起。

“你们不要太惊讶,也不要说出去,”然后,鸣人神秘又得意地悄声说了句,“我爸和红莲准备结婚了。”

朋友们先是震惊,再是了然,毕竟两家住对门,且佐助和红莲在同一家单位上班,男俊女靓,都是精英人士,有着很多共同的话题,日久生情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不过,你们先不要说出去,因为他俩还不知道鼬伯伯向我告密的事情。鼬伯伯说他们会近期注册,旅行结婚,不办婚礼,所以,我才匆忙赶回来,想要多住些时间,我就不信他们能一直瞒住我。”

然后,鸣人拿出了手机,打开了相册,让大家看鼬发的佐助壁咚红莲的照片。

“昨天他给我打电话还各种否认,各种解释啊,因为他根本就不是会解释的人,除非心虚。想当年,我还让多由也帮忙撮合我爸和金呢,结果没成,我还好沮丧,原来他喜欢的是红莲,害我瞎忙了好久。”

鸣人这么一说,再拿出照片的实锤,大家全都深信不疑,已经开始讨论秘密挑选佐助和红莲的新婚礼物了,还让鸣人时刻注意着两人的举动。如果佐助二人真的不举行婚礼,那么,在他们注册结婚之日,大家就把礼物送上去。

佐助和红莲二人,完全不知道他们已被小年轻们私定了终身。

晚餐在鹿丸家吃的,鸣人等都心照不宣地将佐助和红莲的位置留在一起,大人们则完全不知内里。用餐时,鹿丸妈妈说,除了过节,他们从没有这么热闹过。大家聊的很嗨,过20岁生日的几位,如,宁次、天天、李、志乃、丁次及刚过生日没几天的牙,还喝了酒,但,李很快就耍起了醉拳,让大家简直招架不住。

♚
♚
————————本章完————————

萌萌哒😊😊😊

颗粒渣子:

【爱丽丝梦游仙境主题】爱丽丝与疯帽子

Why is a raven like a writing desk?


不要吐槽头顶匆匆草原的佐助23333

其实绿色还是很好看的【正经

🌷🌹🌺🌻💐🌷🌹🌺💐🌷🌹🌺🌻💐

阿彩彩:

【佐鸣】第六期:盘点佐鸣并肩作战合体默契对敌经典场景(又名”论如何在反派面前花式秀恩爱”

               

           æœ‰ç”·æœ‹å‹å°±æ˜¯äº†ä¸èµ·ç³»åˆ—..........佐鸣合体天下无敌!~分开是独一无二的存在,合在一起就是整个世界,任谁也不能将目光从他们身上移开,一起战斗一起对敌背靠背的把信任交给你,一个眼神就能明白对方的意思,一流忍者,“朋友”奥义,这就是我所爱上的佐鸣。最后注意:UP主是佐鸣698党,即火影只停留在698佐鸣终末之谷的自欺欺人圈地自萌拒绝结局拒绝子时代,请勿在视频弹幕和评论区提及剧场版子代以及结局相关,谢谢合作,要是有违反的话,不好意思,我会删除的说。谢谢观看,比心。520快乐!我爱佐鸣,佐鸣,爱我(无耻)

【佐鸣】开在心口的向日葵 23章(现架,收养梗)

23.

佐助烦恼焦虑,他不知道是因为鸣人跟他有了隔阂,还是鸣人即将跟一个男人成为恋人,总之,他不受控制地想要发火。佐助不是很了解同性之爱,至今也没明白鼬止相爱的原因。

佐助疑惑地问对面的两人,“你们为什么要在一起?两个男人之间,怎么谈情说爱?况且也生不了孩子,没法拥有完整的家庭,有什么意思?”

止水愣怔了下,对着鼬望了眼,后者会意,反问了一句,“既然如此,你怎么没有找到一个女朋友谈情说爱生孩子,组成完整的家庭呢?”

佐助被将了一军,“我只是没遇到。”

“你已经34岁了,这个月下旬,你就35岁了,再过几年就是中年大叔了,这么大都没有遇到,以后肯定机会更渺茫。佐助你对感情的认知,到底是有多偏颇,像亲情友情不分性别一样,爱情也不分。只要那个人对你是至关重要缺一不可的,一举一动都能引起你的关注、你的情绪波动,你想要与之共度一生,你将对方看的比自己的生命都重要,甚至与之相比,全世界都不算什么,那么,对方不论是男是女,于你都是最特别的,该被拉出来跟其他人区别对待的。那么,你和对方,或者说至少是你单方面对对方产生了爱情。”

佐助的思绪随着鼬的话语转了一圈,将他遇到的人都回忆了一遍,筛选了几回,结果,鼬所形容的那个人,竟然真的存在的,那就是鸣人。这个答案让佐助心惊肉跳坐立不安,脸色也忽地变差了,一直以来,鸣人的确是特殊的,然而,于他看来,那只是作为他儿子的缘故。可是,鸣人于他又完全符合鼬的描述,一时间,佐助有些眩晕,难道他潜意识里对鸣人有着非分之想?如果鸣人知道了他此刻的想法,该怎么看待他这个父亲?

佐助一直沉浸在自己的意识里,迷迷糊糊地听到鼬说两个男人也可以组成完整的家庭,他和止水就是这样的。他们利用现代医学培养出阳希,在他还是个胚胎的时候,放在特制的容器里养着,十个月后,取出来就好了。不过阳希中途出了意外,因为当地发生了地震,他栖身的容器倒地,营养液淌了一地,他被迫提前出生,导致肺部先天不足。

佐助缓缓地转向旁边的阳希,对方一脸的淡定,像是根本不介意他的身世一样的,止水表示阳希六岁的时候,已经知道了真相。所以,佐助想,他们家,只有他和鸣人不知情?

这件事情的直接结果是佐助的晚餐没怎么吃的下去,夜里也失眠了,他反复回忆跟鸣人相处的过往,并不觉得自己有越界的表现。佐助思来想去,最后他认为自己被鼬那个“基佬”的话给蛊惑了,他绝对要证明自己不是同性恋,更不可能对鸣人产生非分之想。因此,第二天,他做了个错误的决定,跟对门的红莲说两人试着交往。

♚

当时,佐助和红莲一行三人同时出门,于是在自家门口遇到了,彼此间打了个招呼,一起乘电梯到地下车库,却是再也没讲话。

后来,佐助到了公司,一踏进电梯,遇到的第一个人是红莲,再之后,午餐时间,他在餐厅遇到的第一个人也是红莲,再是回家的时候,两人又于电梯里相遇。因此,佐助有种冥冥之中自有安排的想法,再想着他跟红莲做了差不多四年的邻居,他身边的女性,除了香磷,就属红莲相处的时间最多了。这更坚定了红莲可能是他命定之人的想法,佐助在电梯抵达7楼、门刚打开的时候,伸手按了关闭,这让红莲很是奇怪。

佐助也不知道该怎么开始,他只想着暂时不能让红莲走掉了,于是,侧身堵正对着电梯门站立的红莲,结果意外的来了个霸气且苏的要命的壁咚。

“红莲,跟我交往!”

红莲惊讶极了,宇智波佐助,竟然让她跟他交往?她感觉自鸣人离开后,两人并没讲过几句话吧。

佐助见红莲瞪大眼睛看他,却是不说一个字,他问了一句,“你是怎么想的?”

红莲缓了缓神儿,对着佐助呵呵笑了一声,说,“真遗憾,我对你这种性冷淡的男人没兴趣。”

“……”性冷淡?

“还有就是,”电梯门忽然打开了,鼬握着手机站在门外,一脸的愣怔,而红莲却淡定地挥开了毫不知情的佐助的手,“我喜欢鸣人。”

【注:三尾腹内,鸣人对红莲的公主抱,后者瞬间脸红了,再加上后来有人说红莲去木叶看鸣人嘛,故而,本文这么设定了一下。】

红莲离开后,鼬踏进电梯,佐助还在愣怔着,红莲,喜欢鸣人?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红莲说对他这个性冷淡没兴趣喜欢鸣人,她怎么知道鸣人不是性冷淡,难道两人之间发生了什么?鼬拍了下佐助的肩膀,意味深长地笑了下,说,这是打算主动出击了?可惜,找错了人啊,人家喜欢的是鸣人,以后是要叫佐助爸爸的,真尴尬啊。然后,鼬便将佐助推出了电梯,因为他要到小区里的超市买菜,门关上的前一刻,他还说准备给红莲和鸣人做红娘。

红莲要叫他爸爸?佐助想了一遍,忽然开始按电梯,但上面显示的数字已经到了6楼,他提着公文包,一路沿着楼梯冲下去堵鼬,鸣人和红莲根本不适合。

鼬在电梯门打开时,看到堵在门外的佐助,很是惊讶,“下来的这么快?自由落体?”

佐助白了他一眼,“你不准告诉鸣人。”

“我没有告诉鸣人啊,”鼬扬了下手机,“我只是给他发了张照片而已……”

“什么照片?”

“你壁咚红莲的照片啊,我自认为拍的还不错,准备让侄子夸夸大伯,把他父亲和‘准后妈’拍的这么浪漫……”

“宇智波鼬,你实在是太恶趣味了,撤回来。”

“有什么好处吗?”鼬轻推开佐助,“别挡路,我要去买菜,好给止水和阳希做饭。”

“……你住的我家,居然把我排除在外……不对,别想转移话题,宇智波鼬,你必须立刻马上撤回照片。”

“没用的,显示已读,再者说了,”鼬感觉有些好笑,“你都开始追求红莲了,虽然被拒绝,我觉得鸣人有知情权。”

“懒得跟你啰嗦,”佐助气的不轻,但,照片已经发出去了,他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给鸣人打电话,跟他解释清楚。他拿出手机,不再理睬鼬,一脚踏进电梯里。

电梯都到7楼了,鸣人还没他接电话,佐助十分地焦躁,他不知道鸣人看到照片后,怎么想他的事情,会不会觉得他中年大叔行为龌龊?鸣人会相信他的解释吗?

终于,电话通了,佐助不等鸣人出声就解释起他和红莲照片的事情。首先,那个壁咚绝对是误会,他只是因为按电梯按钮堵她一下,结果一侧身造成了那个要命的姿势。其次,他对红莲并没有非分之想,只是想试着推翻鼬的言论,恰好一天之内数次遇见红莲,让他猜想对方可能是他命定之人,便想着交往下试试。

——嗯,老爸啊?我以为是闹铃呢……啊(一个大大的哈欠),好困,昨晚鸣子要跟我睡,结果尿床了,害我半夜三更爬起来收拾床……话说,老爸你刚才说了什么?提到红莲了对吗?红莲怎么了?跟她喜欢的人告白了吗?

佐助有些懵了,鸣人在睡觉?那么,他没有看鼬发的照片?可鼬说已读是怎么回事?难道是蒙他的?可恶的宇智波鼬!等等,鸣人说红莲要跟喜欢的人告白?红莲喜欢的不就是鸣人吗?

——喂?老爸?在听吗?怎么没声儿了?

“没事,我就是给你打电话,问问你暑假的安排。”

——准备和萨拉,凯西(隔壁的美女),普林斯出去旅行的。

“普林斯?没听你提过这个人。”

佐助心中隐隐地有不好的预感,果然,鸣人犹豫了下,说普林斯是他的大学室友,很要好的朋友。

四个人出去旅行,住宿的话,肯定是两男两女这样分配,那么,和普林斯独处一室、且可能对他动心的鸣人,将会很危险。

“我觉得应该多一些人较好,人少了不热闹,没意思。”

——我也是这么想的,但,大家好像都有家庭度假安排,反正是暂时的计划了,不知道又要有什么突发性事件呢。啊,对了,木叶那边,好像晚上7点多吧,那老爸你刚下班吗?鼬伯伯他们回去了,热闹多了吧?

别提鼬,佐助心里说着,“还好,鸣人,我到家了,准备开门,挂断吧。”

——哦,好,拜拜,老爸。

佐助挂断电话,特想一拳打到墙上,他为什么要给鸣人打电话解释鼬所谓的照片事件呢?即使他昨天受鼬的爱情不分性别之言论的蛊惑,一时以为他对鸣人潜意识里有非分之想,但,鸣人不知道这些,而且,与他的相处,从未超出父子关系界限。如此,别说被红莲拒绝了,就算他们真的交往了,父亲的事情,也无需对儿子报备吧?

佐助有些搞不清自己的事情了,他担忧鸣人误会照片的事情,急于解释澄清的做法,就像他父亲曾经对母亲的所做一样。可是,他担心鸣人被普林斯占了便宜,自认为完全是出于长辈的关心,就像鸣人幼时跟人打架被欺负的心情一样。

总之,佐助觉得他还是被鼬的歪理给蛊惑了,一时糊涂,已经认不清自身的真实想法了。

止水和阳希都在场的缘故,佐助只好忍住没找鼬算账,但整顿晚餐,他没跟鼬说一个字,早早地吃完饭,回了房间,一个晚上都没有再出来过。

♚

夜晚的时候,佐助做了一个梦,他梦见鸣人回来了,护照上的名字还是宇智波鸣人,没改为波风,更没改为漩涡。他还梦见鸣人躺在他的床上,和他并排躺着睡觉聊天,对他来说,鸣人忽然增加的身高,很是不适应,因为他不能像从前那样抱起鸣人,或者背起鸣人了。此时此刻,身高几乎赶上他的鸣人,思想和行为都独立起来,完全不再像从前那样需要他了。鸣人还隐瞒了普林斯追求他的事情,已经不是那个什么心思都不对他隐藏的鸣人了。佐助连在梦境里都情不自禁地伤感起来,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的,他和鸣人之间有了隔阂呢?

梦中的情绪被带了出来,睡醒后的佐助,皱眉想着鸣人的事情,如果他真的回来了,可惜,他不会也不可能回来,佐助也不愿意他回来,因为不想再看见他遇到生命危险。

“老爸,你醒了?”

“嗯……嗯?”

佐助察觉不对劲,他猛地看向左侧,惊的差点掉下床。

不是梦!

不是梦!

鸣人是真的回来了。

♚
♚
————————本章完————————

【佐鸣】开在心口的向日葵 22章(现架,收养梗)

22.

佐助明明都答应了鸣人,陪他一起去医院的,可他还是食言了,只是陪他度过了16岁生日,便一声不吭地跑了。

佐助曾想他注定要退出鸣人的生活,他的亲生父母都在身边,鸣人理应在眼睛康复的时候,第一眼看到的是陪伴他的亲生父母,而非他这个要出局的养父替身。佐助很在意他隐瞒佐井为了鸣人差点死掉的事情,相对比而言,他觉得自己并不曾为鸣人做出多大的牺牲与付出,比不过那三人中的任何一个。

为什么选择鸣人拆纱布的前一天悄悄离开呢?

如果鸣人的眼睛看见了,行动自如,那么,佐助想,他是没法回木叶了,因为鸣人会像个小尾巴一样地一直跟着他,就像小时候那样,连佐助去卫生间,他都要跟过去。鸣人还是个未成年人,对异国他乡也完全陌生,眼睛好了,一时半会儿也不可能折回木叶,等他长大了,熟悉了一切的时候,但对佐助和木叶的感情也淡了,他再也不会想着回木叶的事情了,佐助想。

佐助的飞机抵达木叶机场重吾来他时,才知道水门做事的谨慎和周全。原来水门早就在离开木叶登机前,就为佐助的安全做好了打算,他让人通知媒体,木叶组四代目的家人亲友等,将于今日乘坐某列航班飞离木叶。因时间的缘故,媒体赶来时,顶多拍到飞机升空的照片,却也成功将某些人的注意力转到国外,不再危及佐助的安全。

佐助近一个月没回家了,当初走的匆忙,也没来得及将家具蒙上防尘布,再一回来,有些洁癖的他觉得哪里都不舒服,不顾身体的疲惫,忙忙碌碌地打扫起来。

重吾说如果佐助不适应鸣人离开太安静的生活,也可以先去水月家过度一段时间,这是他们私下里商量的方案。佐助明知他们看透了自己,开口仍然说着他喜欢安静的环境,现在的情况最合适不过了。重吾也不再说什么,帮忙做了打扫,但看到佐助对着书房里整整一面墙的漫画发呆时,他悄悄退了出去,感觉他来打扫鸣人的房间比较合适。

鸣人的足球、鸣人的网球拍、鸣人的电脑、鸣人的书包、鸣人的衣服……重吾叹了口气,毕竟十多年的相处,他都不舍,更何况佐助?以后,可能一辈子都没有机会再见到了,毕竟,鸣人的情况特殊,不是谁想见就能见的。

重吾整理完鸣人房间的物品,返回书房站在门口朝里张望,见佐助坐在椅子里发呆,他不太好走进去,只站在门外说他去楼下买晚餐的事情。佐助没回答,重吾也没指望他会有答复,依佐助的性格,绝不会将脆弱说出口,更不愿让旁人看到。

重吾买来的晚餐,佐助并没有吃几口,推说累了,想早点休息,便把重吾打发走了。重吾走后,佐助关了所有的灯,躺在沙发上,拿出手机,点开鸣人发的语音,听着他声泪俱下地控诉他的不告而别,他什么也没回复,关掉手机,扔到另一个沙发上。之后,他又觉得这样太矫情,起身拿了手机,开机,回了鸣人一行文字信息:已到木叶,男子汉哭起来太弱气,丢人。然后,再次关机,扔到另一个沙发上。

佐助早做好了分别的准备,只是当分别成了真时,他没能取料想的适应得了,尤其是一个人呆在宽敞安静的空间里。他脑海里总是响起鸣人大声说话的声音,对着电视吐槽剧情,或者学校里的事情,亦或者他的动漫、他的朋友、他的足球队、他的拉面等等。他想着鸣人语音里的哭声,刚恢复的眼睛,根本不能流泪,他有些烦躁,之后一跃而起,再次拿了手机,打开了。

鸣人的短信、语音和未接电话,提示音响了个不停,而他不过是关机五分钟而已。佐助平复了下心绪,给鸣人打了个电话,刚按通,鸣人就接到了。

——爸……

佐助暗暗吸了一口气,这才沉声说,“你已经16岁了,鸣人,该是自立的时候了,哭哭啼啼的是小孩子才有的行为。大蛇丸提前结束了我的假期,让我处理突发事情……”

——原来是大蛇丸捣的鬼,害我以为你抛弃了我,不行,我现在就要给大蛇丸打电话骂他一顿……

“……不要冲动,鸣人,毕竟他是给我发薪水的老板,你骂了他,现在的他可不是木叶组成员,早晚他会回赠给我的。”

——好吧,那我就放过大蛇丸一次,但是,老爸你什么时候再过来?

“……我也不确定……”

——老爸老爸,我给你说,你晚回几天就好了,因为佐井大叔说,鼬伯伯止水伯伯后天要过来,阳希也来,难得团圆的机会,就差你了。

“……没关系,我和他们还会再见到的,鸣人,好了,很晚了,我准备休息,你也……四处走走,熟悉下周围的环境,交些当地的朋友……”

——嗯嗯,我知道,明天,带土哥和琳姐姐就带我和萨拉出去玩。对了,老爸,你代我去看望下鹿丸吧,他的脑震荡好了,腿还不能下地呢,电话里,他也不讲实话,我都不知道他到底怎样的情况。

“包在我身上,好了,鸣人,该是挂断的时候了,晚安。”

——好的好的,晚安,老爸,早点休息哟。

“嗯。”

还是这么好骗,佐助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又忧心起来,这么单纯,真的适合混黑♚社会吗?

不得不说,鸣人的这通电话,对佐助起了一定的安慰作用,他不再躺在沙发上,而是开了灯,回房间取了睡衣,洗澡去了。

佐助在床上躺了很久,就是睡不着,他知道原因,那就是少了睡前的最后一步,去看鸣人的情况,否则绝对睡不着,这几乎成了条件反射。佐助烦躁不已,开了床头灯,下床取了柜子上的相册,他不喜欢照相,却给鸣人拍了好几本相册的照片。因为他想着,如果鸣人的父母在世,肯定也是这么爱着他,时刻关注他的成长,拍一大堆的成长照片,他能做的就是尽量靠近鸣人父母的爱。

从鸣人两岁多穿着背带裤,一直到本学期开学穿高中校服的照片,每一张,佐助都会让相馆冲洗出来,再放进相册里保存着,每一张都是珍贵的回忆,也许鸣人已经忘记了,但他记忆犹新。

佐助也不知道他把相册翻了几遍,因为他坐在床上手捧着相册睡着了,连灯都没关。他也不记得是否做过关于鸣人的梦,只是梦里一直在下雨,他也就一直烦躁,直到雷声将他震醒,他才发现外面真的在下雨,再加上雷神轰鸣,倒是很映他此刻的心境。佐助又翻了几下相册,便收了起来,总不能守住记忆过活,鸣人总是要长大,要离开他,现在只不过是提前了而已,佐助想,他也要提前适应孤身一人的生活。

♚

鸣人也一直在跟他联系着,有时候是电话,有时候是网络,聊着生活日常,比如,他和萨拉入读了新学校、交了新朋友、自来也和纲手结婚(15年没变,所以才30多岁,和现在的玖辛奈差不多大)、生日会、带土和琳结婚,他都一一告诉了佐助。再后来,父母给他生了个金发蓝眼的小妹妹鸣子,他还给佐助传了鸣子的照片。

鸣子会走路的时候,佐助看着她的照片,真是太像幼年的鸣人了,灿金的头发,大而圆的蓝眼睛……然而,现在的鸣人已经19岁了,身高180厘米,还读了大学,跟从前的他相比,变化不是一般的大,佐助有种过往的记忆,跟现实脱轨的感觉,他有些焦心。唯有这个时候,看到视频里的鸣人变高了,样貌也脱去了稚嫩,他才觉得时间过得有些太快了。

7月的时候,鼬和止水带着阳希回了木叶,阳希已经快9岁了,个子长高了不少,人也吃胖了很多,性格比从前开朗多了,他见到佐助便叽哩哇啦地讲起了鸣人的事情。

也许无意,也许有意,一家四口吃饭的时候,鼬提到了鸣人的事情——他对佐助隐瞒的部分,比如,他可能不喜欢女生。佐助愣怔了许久,他的印象里,鸣人一直欣赏女生,喜欢女生,怎么会……不可能。

鼬说,自来也和纲手的婚礼上,一个异国金发碧眼的帅气男孩,当众对鸣人表白,惊呆了众人。虽然,鸣人没有接受,还跟对方打了一架,但,后来男孩转到鸣人的学校,还跟他考入同一所大学,同一个专业,换了几次宿舍,做了鸣人的室友。至此,鸣人申请退宿舍,回家住,可是对方仍然穷追不舍,关心备至。这让水门玖辛奈也没办法,感情的事情,他们也没法介入,更不是打一顿就可以解决的问题。毕竟男孩已经追了他三年,人也非常优秀,不知道是不是他也动心的原因,竟然拒绝了隔壁家美貌千金小姐的告白,还说每天上学在路上浪费了太多时间,准备搬回学校宿舍,只在周末回家。

如此一来,相对传统的长辈们都忧心起来,他们还是希望鸣人和女孩一起结婚生子。与此同时,他们担心那个男孩跟鸣人的成长环境差异太大,等真的在一起了,两人会因各种差异而没法长久。总之,大家都很矛盾,不知道该怎么办,鸣人的父母还让萨拉帮忙试探下鸣人的真实想法,看他是真的喜欢同性,还是感动于那个男孩的付出,但,他本人也想不清楚。

佐助听着鼬的讲述,心里早就翻江倒海,鸣人喜欢同性……现在已经7月了,再有一个多月,鸣人就要开学了,他要住进宿舍里,跟那个男孩子一起,然后就像鼬和止水一样的关系……佐助一下子将筷子扣在了桌子上,不声不响地站了起来,准备打电话问鸣人。

止水伸手拦住了佐助,他说鸣人快成年了,不再是当年的小孩子,他已经有了独立的想法,别说他在国外了,就是他在木叶,佐助也不适合做出实质性的阻挠。大家对鸣人的取向,也只是猜测中,这件事还是要从长计议。

♚
♚
————————本章完————————

【佐鸣】开在心口的向日葵 21章(现架,收养梗)

21.
鸣人什么也看不见,只能被佐助抱着跑出去,走廊里来来往往的都是人,佐助一眼看过去,难以分辨医护人员和病人家属的真伪,他不敢相信与之擦肩而过的任何一个人,所幸的是鸣人头上还在带着手术猫,他的金发不再那么显眼。

不同科室的病房也是分开的,水门等人分别在五楼和六楼,但危难时候朝楼上跑,以至于无路可逃,实在是最愚蠢的行为,佐助想都没想地抱着鸣人朝楼梯快步走去。

守在楼梯口的安保人员见佐助抱着伤员离开,立即拦住了他,“先生,病人需办理出院手续,才允许出……”

“来不及解释了,抱歉,我已经预交了费用,足够了。”

佐助边说边朝楼下跑去,还不忘叮嘱鸣人抱紧他的脖子。

“爸,还有,他们,爸妈他们怎么办?”

“等出去了,我会给水月电话,让他转告他们这边的情况,我相信他们肯定会没事的,毕竟已经习惯了类似的情况。”

“爸,那我们去哪里?回家吗?”

“不,家里已经不安全了,去别处,香磷家里。”

“哦……我还没有去看鹿丸……”

“现在不是时候。”

佐助抱着鸣人一路冲下楼梯,直奔他汽车所停的地方,然而,他刚把鸣人放到后座上,就察觉不对劲——驾驶座上竟然坐了一个人。

佐助第一反应就是抱起鸣人跑开,但那人转过身,一只手拦住了他,一只手的食指竖在嘴前,“不要声张,坐好,我带你们去安全的地方。”

“……佐井大叔吗?”

“嗯,没想到鸣人记得我的声音,我很开心,不过,我们要马上出发了。”

路上,佐助问佐井怎么知道这边的情况,佐井只是说他今天恰巧调休,闲来无事窝在沙发里看电视,于是,就看到了一些新闻报道。他便找到了这里,刚走楼梯打算看望鸣人,但,看到了佐助抱着鸣人朝楼下跑,他想着情况肯定不秒,便立即来到停车场,找到佐助的车子,使了些不光彩的手段,把车门打开,坐进去等等佐鸣过来。

佐助觉得太巧合了,佐井肯定瞒了大部分真相。他给水月二人打完电话,交代了一些事情,便不在说话。

三人刚到佐井的住处时,佐助的手机响了,竟是鸣人的朋友牙打来的电话,佐助接通后才知道,他将鸣人的手机落在了病房里。

佐助告诉牙,鸣人在他一个的朋友家,近期不是很方便接听电话,等他好后,会一一跟大家联系。他挂断电话,立即给水月重吾去了电话,让他们将鸣人的手机取出来。

佐井家不大,两室一厅带开放式厨房,还有两个卫生间,再没有多余的房间。至于家具更是简单到极致,客厅里连张沙发都没有,想要围着矮桌喝茶看电视之类的,只能席地而坐。开放式厨房,除了梳理台上的厨具餐具,消毒柜,冰箱,上方的油烟机和柜子,再没有多余之物,连餐桌和椅子都没有。佐井的卧室物品也很少,一张床一个衣柜一套桌子加电脑,当然东西更少的是空着的房子,榻榻米房间,仅有一个衣柜。

佐助暗想,少到极致的生活物品,屋子里一尘不染,太整洁了,这不是普通人该有的生活方式,当然,佐井不是普通人,他是黑♚社♚会木叶组的成员。

“你和鸣人住这里,”佐井拉开了榻榻米房间的门,“这里很安全,但,切记,那层纱帘永远不要拉开。还有需要的东西,列出来,我去买……”

“鸣人还需要打消炎的点滴……”

“我会处理好一切,”佐助将鸣人放在榻榻米上平躺着,佐井开了空调,“手术的缘故,最好不要出汗,我去购物的时候,你们要是饿,可以先做些吃的,上方的柜子和冰箱里都有食材,尽管用。”

佐井说着,从他的裤兜里拿出了便签纸和笔递给了佐助,后者很讶异,心想这人真奇怪,居然随意携带这些,而非手机,对了,佐井说过他不用对他无用的手机。

佐助列了两排物品,80%都是给鸣人的,大到衣物,小到牙刷牙膏的牌子,佐井扫了一眼,跟鸣人打个招呼,直接离开了。

♚

佐井走后不久,鸣人喊着饿了,可等佐助急急忙忙做好饭端过来时,他又沉沉地睡去了。

佐助只好将饭菜端回厨房,空调的温度有些低,鸣人身上盖的毯子有些薄,他轻轻地打开柜子,又取了一条出来,盖在鸣人的身上。鸣人的眼睛刚做完手术,医生说需要打一周的点滴,但,鸣人离开医院已经两个多小时了,会不会对他的眼睛造成不好的影响?他们现在佐井处,也没法找专业的眼科医生给鸣人做检查,他感觉有些焦心,思索了片刻,便拿了手机出去,给四玖夫妇通电话。

佐井出去了两个半小时,回来的时候,天已完全黑透了。那时候,鸣人还在睡着,佐助就那样安静地坐在他旁边,也不开灯,在黑暗中看着他。

佐助听见汽车开到楼下的声音,也听到了钥匙插进锁孔的响动,想着是佐井回来了,他轻声走过去,却听见了一个不同于佐井的阴沉男声。佐助心里一惊,莫非是杀手知道了他们的藏身处,追过来了?他这么想着,退了回去,从厨房里拿了一把菜刀,但,刚准备原路折回时,客厅的灯亮了。

“呵呵,佐助君这是看到我来了,准备做晚餐吗?”

佐助眼角抽搐,竟然是大蛇丸跟着佐井一起来了,难怪刚才的声音那么的阴沉,但他拿刀可不是给大蛇丸做晚餐的,“你怎么来了?”

“这么对你的老板,真的好吗?”

“我请他来的,大蛇丸是这个世界上,医术仅次于纲手大人的医生,且是木叶组的前成员。”

佐助挑了几下眉,难怪大蛇丸知道鸣人非他亲生,还有佐井之事,他以为大蛇丸真的神通广大到这般地步,原来不是是底牌没有被翻开罢了。他和大蛇丸没有工作以外的交集,音集团大门以外无来往,本就不善言谈的人,此刻只剩下一句,“麻烦了。”

大蛇丸呵呵笑了两声,抬了抬手,一个白色的塑料袋,上面印有“木叶医院”的字样和标志,装的是鸣人的药品,“带个路。”

佐助放下手中的菜刀,带着大蛇丸去了鸣人所在的房间,而佐井将购物袋一一放到矮桌上,顺手将电视打开了。

电视播放着木叶新闻现场报道,说是木叶医院对面的楼顶,有一死于枪杀的黑衣男人,旁边还有一支狙击枪,奇怪的是此人死于自己的枪下——自杀。同时,警方在医院的一号楼三层的某病房墙壁上,发现了一枚狙击枪的子弹,经院方透露,正是木叶组四代目之子曾住那个病房。据法医讲,死者被发现时,已死近四个小时,而他究竟是自杀还是他杀,一时之间尚不能下定论,只能等警方对案件的进一步的侦破。

不等报道结束,佐井就关掉了电视,他已经多年没杀人,今天差点被推到楼下,此刻想起来,他还有些后怕。佐井将佐鸣两人的衣服、毛巾等,拆了标签,挑出颜色重的,其余都扔进了全自动洗衣机里。之后他又把洗漱用品一并拿到浴室,做完这一切,平复了心绪,他才去鸣人的房间,而大蛇丸也已处理好了一切。

“接下来一周的这个时间,我都会过来,不过,这只是我的安排,具体情况,还要看水门那边,也许他们很快就离开木叶,带走鸣人。”

其实,佐助和大蛇丸进门的时候,鸣人就醒了,只是模模糊糊的,但,针头扎进血管时,他立即就清醒了,一双大眼睛瞪着正给他扎针的大蛇丸,后者阴恻恻地笑了声,手上动作不停。鸣人从小到大最怕打针了,每次打疫苗,都要哭上几回,后来一次他皮肤过敏,到处都痒,哭着说身上肯定爬了虫子,佐助趁机说去医院让医生帮忙捉虫,然后就不痒了。医生给他打针,他又要哭,佐助说这是给他捉虫,他立即不哭了。大约半个时候后,药效起作用,身上不再痒了,鸣人真以为医生打针是给捉了虫子的缘故。从此,每次遇到打针,他都告诉自己这是医生在给捉虫子,也不再哭闹。当然,长大后,他知道所谓的捉虫子不过是用来诓骗他打针,但,男子汉大丈夫,岂能再被打针吓倒?

大蛇丸说今天要输3瓶消炎药水,但他得回去了,接下来两次换药水的事情,由佐井处理,他在木叶组时,接受过相关的急救和护理培训。

佐井去送大蛇丸出门,鸣人一见那两人离开了,马上说他要尿尿,快要憋爆了。眼睛看不见,右手骨折,左手打着点滴,完全没法自理,包括上卫生间。佐助一手举着吊瓶,一手扶着鸣人给他引路,到了卫生间,帮他脱裤子时,鸣人连声表示拒绝,他已经不是小孩子了,这样实在太尴尬。

“你缠着纱布石膏的手没法洗,扎着针头的手,一时半会儿也洗不了,你说怎么办?”

鸣人想了下,不洗手太恶心了,默许了佐助的支援。国中之前,他都是跟佐助一起洗澡,佐助给他洗头、搓背,后来读了国中,他觉得自己长大了,便要求独立洗澡,从此,再也没有跟佐助一起洗过澡。对于别人帮忙上卫生间,婴幼儿期之后,更是前所未有,佐助微凉的手握上来时,鸣人的身体不受控制地抖了一下。

后来,鸣人躺回榻榻米上时,对佐助提出要求,不打点滴的时候,他要自己去厕所。佐助好笑地说,小屁孩还不好意思了?遗憾的是他还要帮鸣人喂饭、洗澡,全身上下都要看遍,洗遍,有功夫尴尬害羞,还不如好好休息早日康复。鸣人嘟囔了一句什么,佐助没听见,也没计较,因为相处的时间不多了,以后,再也听不见鸣人抱怨的嘟囔,但,佐助一点也不后悔他让四玖带鸣人离开木叶的决定。

♚

佐鸣在佐井家住了三天,第二天晚上的时候,玖辛奈和野原琳过来,后来,佐助跟他们一起回家取了鸣人的证件,但他是独自一人回来的,因为玖辛奈她们忙于办理鸣人出国的相关手续。

第四天早上,天刚蒙蒙亮,四玖亲自来接鸣人,佐井也一起离开了。四玖曾请求佐助一起走,但他说木叶是他的根,父母族人都在这里,他不可能离开木叶。最后的最后,鸣人的再三坚持下,佐助答应了,但,鸣人拆眼睛纱布的前一天,佐助悄悄离开,返回木叶,至此,三年多,两人再也没有见过面。

♚
♚
————————本章完————————

CP:佐鸣,原著向,重生。

这位太太(lof和微博:颗粒渣子)画风超暖超萌。超喜欢她画的眼睛,每次都有闪到我的眼睛和心脏,而且将角色内心折射的非常到位。剧情方面也非常有主见,逻辑性强,总之是位有主见,有灵感,且风格自成一派的灵魂画手。🌷🌹🌺🌻💐🌷🌹🌺🌻💐

PS:
    太太的百度ID:涩骨生花

颗粒渣子:

【重生之换我追你】

旧版:http://www.u17.com/comic/121996.html

相对旧版删掉了很多也加进去很多

画的不是很好请多见谅

请收下我的小心心。

颗粒渣子:

原宿风格的两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