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采涵

爱情不是一厢情愿,而是两情相悦。
相爱的才叫爱情,一厢情愿的只是叫单恋。
——送给火影大结局


唯有爱可写!

【佐鸣】开在心口的向日葵 25章(现架,收养梗)

25.
回到家里的时候,鸣人开始问佐助快过生日了,想要什么礼物,佐助一想到他又老了一岁,哪有心情考虑生日礼物?

鸣人一无所获,转而去了红莲家,同样的方法问红莲,女孩惊喜,喜欢之人所赠的礼物,不论是什么,自然都十分珍爱。

什么都可以?!一个不想要礼物,一个让随意,不愧是一对儿啊,鸣人暗自吐槽,到头来,他这不是什么信息都没有拿到吗?

首战,告败!

鸣人想到了他聪明的鼬伯伯,况且此事本就是鼬告诉他的,他也只有找鼬商量送佐助和红莲结婚礼物之事。

鼬惊讶下,收起他刚看的书,对着鸣人看了一会儿,这才说,“鸣人想送什么呢?”

“我不知道啊,所以特意请教鼬伯伯。”

“这样啊,可是,我也不知道啊。”

“……那鼬伯伯会送老爸什么礼物呢?”

“礼物啊,嗯,一只绿色的小恐龙吧,”鼬想到幼年的佐助,所有玩具里,他最喜欢的绿色小恐龙,虽然,鼬一直觉得小恐龙长得真丑,但是,佐助喜欢的不得了,总是玩的津津有味,“我需要四处转转,不知道还能不能买到呢。”

“……我觉得,老爸绝不会想要那个小恐龙的,因为他以为你在提他的黑历史,”鸣人也知道小恐龙的故事,“我是很想看老爸玩小恐龙啦,哈哈。”

“很可爱,佐助小时候很可爱,尤其是抱着小恐龙玩的时候。”

鼬越这样说,鸣人越是期待,趁着佐助上班,止水带阳希出去玩耍,他开始怂恿鼬立即行动起来——买小恐龙。

鼬对着鸣人打量了一番,叹了一口气,说,“鸣人喜欢佐助吗?”

“当然,毫无疑问。”

“你喜欢红莲吗?”

“喜欢啊,红莲那么酷,太耀眼了,哎呀,我一想到红莲要做我的长辈,妈妈,就有些激动呀。”

“……那,事态有些严重了啊。”

“什么严重了?”

“啊哈哈,没什么,那个,鸣人,明天,我带你去个好玩的地方吧,就我们俩。”

“好玩的地方?木叶的吗?”

“暂时保密,你去了就会知道的。”

“好,我就不相信,木叶还有我所不知道的奇迹。”

“那可说不定哦。”

第二天,当鸣人被鼬带到一个算命摊位时,他惊讶的下巴都快掉地上了,这就是鼬所说的好玩的地方?好玩在哪里啊?不就是封建迷信算命摊吗?算命摊上还写着“十卦半卦准”,摊主是位留着银灰色的扫把头、戴个面罩、只露了右眼在外面的男人,他手里还拿着一本看封面都不怎么正经的书……鼬伯伯难道要这人给他算命?这也太不靠谱了吧。

算命的看有人来了,收起了正阅读的书,笑眯眯地问鸣人,“小兄弟是要问前程,还是问姻缘?”

“哈?我才不相信命呢……还有,你一看就像个坏人,十成十的骗子吧,鼬伯伯,我们走……”

“这就尴尬了啊,你还是第一个说我‘骗子’的人呢,今天,我稻草人大师偏要你服气。”

“鸣人啊,”鼬小声地说道,“当年,就是他算出你止水伯伯还在世的。”

“……”鸣人一惊,转而看向对面的不靠谱稻草人大师,“真的假的?”

“当然是真的。”

“那他,得算20卦吧?”

“……”聪明绝顶的鼬也懵了下。
“十卦半卦准啊,他对够一准卦,得算二十卦吧?”

还可以这么算?鼬满头黑线,之后,他拍拍鸣人的肩膀,安慰说,“再等等吧,看他怎么说。稻草人大师,我这侄子不信你,我也无法,你亮出些本事,也好让他信服,不准不给钱。”

“那是当然,二位请坐,小兄弟不必开口,只写一个字即可。”

传说中的“测字算命”?鸣人坐下来时,挑了挑眉,他还是不怎么相信,然而,他都来了,也不怕算一下。他拿起稻草人给的纸和笔,想了下即将结婚的佐助和红莲,他写了一个“工”(注:读者不要吐槽lof主用汉字。),因为那两人名字都带这个字。

算命先生对着鸣人写的“工”字看了会儿,随之看向鸣人,说了句,“前程似锦,大富大贵。”

“算命的都喜欢玩这招,你接下来要转折了,‘但是,磨难是必不可少的’对吗?”

鼬无奈地笑笑,算命先生也不反驳,继续说着他的测算,“今后的路,你一定会顺风顺水。你的三次劫难,因遇贵人而化险为夷,一次是你两岁的末尾,致使你骨肉分离,两次则是你不满16岁的时候,万幸的是最终全家团圆。”

鸣人听完目瞪口呆,许久才语无伦次地问,“你,你凭什么这么断定?”

“就凭你写的‘工’字,上面的短横想安然无恙,一定少不了下方的支撑,还有,作支撑的也绝不是某一个人,而是某一群人,父母,师长和朋友都有可能。”

太准了,一滴汗从额头滑下来,落在他的眼睛里,痛了一下,鸣人胡乱地揉了几下眼睛,“那个,我有点相信你的实力了,不过,我算卦,不是为我自己,而是为我爸的事情。他要结婚了,却不肯告诉我想要什么礼物,你能帮我算下送什么礼物,他会开心吗?”

“不问姻缘不问前程,你只问给马上结婚的父亲送什么礼物?”算命先生深感讶异,这孩子太让人意外了。

“你说过我的前程啊,姻缘嘛,顺其自然不就好了?你就回答我,该给我爸送什么礼物吧。”

鼬朝着鸣人笑笑,“鸣人真是着急啊,佐助结婚了,你就不自由了。”

“你是说我回来就不方便了,容易打扰他们的二人世界吗?”

鼬笑而不语,示意算命先生继续说下去。

“你父亲确实会结婚,不过,不是‘马上’,而是至少一年后。”

“哈?不可能,你果然还是个骗子,我的事情,你肯定先打听过的,关于止水伯伯的事情,也不过是个巧合罢了。”

“我可不甘心被你这么污蔑,小兄弟,你说你父亲马上结婚,可是,他跟你以为的那位女士之间,唯一的纽带是你,”算命先生指着“工”字中间的“竖”,“如果没有你,他们的关系就像两条永不相交的平行线。”

“不可能,鼬伯伯亲口说他们马上要结婚……”

鼬悠悠地接了句,“并没有亲口说,只是打字而已。”

“……这笑话真冷,有区别吗?”

“总之,小兄弟,你父亲不会跟那位女士结婚的,而且告诉你一个秘密,这两人非但不会结婚,还不知不觉地成了情敌,因为他们喜欢着同一个人。”

鸣人听罢哈哈大笑起来,“你这话说的真是巧妙,一男一女喜欢同一个人?那当然的吧,结婚之后,自然有共同的孩子,然而,情敌什么的,就太扯了,不要乱比喻。”

“我再说一遍,小兄弟,他俩这辈子不会在一起的,他们将有各自的家庭,配偶都比自己小10岁以上,所以,更不会有共同的孩子。我从你写的字可以看出来,你的父亲正处在感情矛盾纠结期,一边肯定,一边质疑,更多的是不敢承认自己的心思。他在爱着一个人,那人是他的唯一,却又不知那人什么想法,比如,是否爱上他人,是否得知他心思后断绝关系等。”

“啊,莫非老爸喜欢着佐井大叔?红莲也是这种情况?”

“……”
“……”
“红莲佐井互不相识,”鼬无语至极,“显然,你的猜想不成立。”

“那是谁呢?”

“你的父亲比他爱的人大很多,他还担心不能陪伴对方到老。对了,你的父亲,喜欢着一位同性,他害怕你知道他隐秘的想法,然后嫌弃他,远离他……”

鸣人四下里看看,还好,这个偏僻,少有人来。他一拍桌子,沉声警告,“不要信口雌黄,我跟老爸在一起生活了十几年,从不听他说过喜欢男人,小心我掀你摊子。”

“呵呵,那你们一起生活那么久,你有见他有女朋友吗?”

“……”

鸣人被驳的哑口无言,多年来,他这个拖油瓶的存在,佐助一直单身至今。

“你根本不知道情况,不了解你父亲的真实想法,他爱的人你还是亲自问他好了。啊,今天的卦,算到这吧,钱可以欠着,你觉得我算对,再回来给钱就好了。”

回去的路上,鼬开车,鸣人玩手机,他对算命先生的话半信半疑,正因为此,才满是好奇和探究。这个时候,当然是请教聪明的鹿丸啊,鸣人一阵噼里啪啦地打字,将算命先生的话发给了鹿丸。他都快等睡着了,鹿丸才回复寥寥数字“嘛,问题很严重啊”。

昨天到今天,鸣人第二次听到“严重”一词,而且还是出自他心中最聪明二人之口,他简直要炸了,跟聪明人打交道真心累。

——请直说好吗?鹿丸大哥!鹿丸大爷!

——唉,你爸是个同性恋。

——我已经知道了,有点新发现好不,鹿丸大爷?

——你这么迟钝,你爸会一辈子打光棍的。

——我迟钝,跟我爸打光棍有什么关系啊,我说,又不是我爸跟我结婚。

——……如果,我说如果,你爸要跟你结婚呢?

——鹿丸?你肯定不是鹿丸,我怀疑你是赤丸假扮的。那可是我爸啊,我俩可是父子,这种假想,亏你想的出来,说好的智商200+呢?莫非你真的是赤丸假扮的鹿丸?大爷跟你说正经事儿呢。

——大爷也在跟你说正经事儿。

——我擦!那大爷,你说说看,你哪里正经了?

——从头发丝到脚趾甲,无一不正经。总之,一句话,我很正经,是你不肯承认我的正经。

——……赤丸!赤丸!求你你智商升级为鹿丸!

——滚~

——鹿丸,鹿丸大爷!这才是你该有的姿态,求正经一点!

——呵呵!你爸喜欢你!

——呵呵,多正常,我可是他唯一的儿子!

——呵呵,当我没睡,跟迟钝货讲话掉智商!

——呵呵,你智商已被赤丸吃了,还来跟我谈智商,亏你说的出我爸想跟我结婚这种话!!!!

——呵呵,你回去实验下他啊,就说你……然后,你看他反应,不是比我说的更具有可信度?

——行的通?

——不试试怎么知道?好了,滚吧,我要睡觉。

——还睡,都要中午了!

鹿丸没有再回复,鸣人拿着手机,再看了一遍聊天记录,还有鹿丸的策略。这不算是策略吧?不就一个亲亲嘛,根本不是难事儿,多常见啊,他不觉得这能够对佐助试探出什么来。可是,智商200+的鹿丸说有效,鸣人还是非常信任他,认为此事值得一试的。



——本章完——

评论(4)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