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采涵

爱情不是一厢情愿,而是两情相悦。
相爱的才叫爱情,一厢情愿的只是叫单恋。
——送给火影大结局


唯有爱可写!

【佐鸣】开在心口的向日葵 番外一

佐助曾说鸣人只能待在木叶一周,后在鸣人的讨价还价下,改为佐助生日之后。佐助也趁此机会,让鸣人处理下他和红莲的事情,接受是不可能的,然而,拒绝,也要讲究方法,不能太直接。佐助分析红莲之所以发信息,而不是面对面讲出来,恐怕也是为了避免尴尬,他让鸣人以同样的方式拒绝红莲,之后,他拿走了鸣人的手机,给红莲发了一句:非常抱歉,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祝愿红莲姐姐早日找到真正的幸福。鸣人指责他的信息内容根本就不委婉,他却用长痛不如短痛反驳鸣人,还说什么当断不断反受其乱之类一大堆道理,鸣人简直不敢相信佐助还有隐藏的话痨属性。
 
佐鸣之间的关系变化,鼬假装没有注意到,止水在鼬的提示下,也同样的举动,唯有阳希很是疑惑鸣人居然喊佐助的名字,感觉很厉害的样子,于是他问鼬,他是不是也可以像鸣人一样喊父亲们的名字?鼬坚定地告诉他“肯定不行”。
 
鸣人待在木叶的这段时间,练习适应他和佐助的新关系,其实,除了些身体上的接触,其他的并没有什么改变,一日三餐全家一起吃,休息的时候,依然睡在各自的房间,跟往日并无区别,在他看来,适应新关系,也不是很难的事情嘛。
 
然而人,很快,鸣人忧心起一件事来,那就是距离问题,今后,他不能常来木叶,而佐助从数年前就说绝不会搬离木叶,如此,他们跟从前有什么区别呢,难道只谈精神恋爱?
 
鸣人的忧虑,佐助早想过了,只是,他需要等待一个结果,即鸣人父母那边的情况,同意,还是反对,他要找好应对的策略。
 

 
鸣人已经回家一个月了,他想挑明他和佐助的关系,可总是找不到合适的机会,要么他家有客人,要么水门和自来也要外出,他不敢独自面对玖辛奈和纲手的铁拳,就这样,鸣人愁的瘦了一圈的时候,水门和自来也的事情忙完了,大家才有机会聚在一起。
 
某日晚餐后,鸣人终于鼓起勇气讲了他要过七夕的事情,当时的情况是这样的,大家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闲聊,鸣人和萨拉被安排照看三个孩子(鸣子,带琳和自纲的孩子),他有意无意地问,“再过三天就是七夕节了呢,你们都没有安排活动的吗?”
 
“有啊,所以,到时候就麻烦鸣人在家照看妹妹了,”水门笑眯眯地说着。
 
“鸣人,我们也拜托了,”自来也和带土也马上说出了请求。
 
鸣人呵呵笑了几声,说,“恐怕非常抱歉了,因为我也要过七夕节,所以,你们都失算了。”
 
“啊?这是有情况吗?”萨拉第一个反应过来,她的八卦之魂马上就燃烧起来,“我认识吗?”
 
其他人也都惊喜地看着鸣人,原来脱单了啊,大家七嘴八舌地追问起鸣人的“女朋友”是哪里的人,样貌品行怎么样,认识多久了,家庭成员等等。
 
鸣人心脏砰砰地跳个不停,不是女朋友,是男朋友,但,他还不敢讲出口,“木叶的了,我们认识了很久,十几年了,样貌和人品都是一等一的自然是没话说了。”
 
“这么说是知根知底的人,”自来也摸着下巴说,“很好,那么她的家人怎么说,他们会同意她婚后到这边生活吗?”
 
“家人的话,他的父母很久之前就去世了,他只有一个哥哥,目前是挺同意我们交往,他的哥哥也有自己的家庭了,很少有机会回去看望他。”
 
“这样啊,”玖辛奈有些痛心,这跟她家鸣人的情况有些相像呢,“只要她那边没有意见,我们更不会有的,鸣人。她是你的同学吗?”
 
“......不是,比我大一些了,不是同学,校友,嗯,校友。”
 
纲手马上说,“大一些也没有关系,那会成熟稳重一些,也正是鸣人需要的伴侣。你打算什么时候让我们看看?”
 
“过段时间吧,他怕你们不同意,所以,”鸣人心虚的直冒冷汗,求你们不要再问了啊,“我们需要商量一下。”
 
萨拉马上说,“我已经她是谁了,目前来说,最符合条件的女孩子,就是天天了,不过,她哥哥的话,我倒是不知道的。”
 
天天?不不不,真的不是啊,但,鸣人没法讲出来,他只要说一个“不”字,估计还有一堆的问题在等着他。
 
“天天?”玖辛奈对双丸子头的美貌少女印象很深,“确实是个好女孩,我知道她父母不在身边,没想到......真是个很乐观的孩子呢。”
 
“你们都认识啊,有照片吗?”琳也马上八卦起来,“你们对天天的评价那么高,我也很好奇啊,鸣人君,让我们看看她的照片吧。”
 
“我有天天的照片。”

萨拉激动地说着,划开手机找从前的照片,其他人迅速看过去,都想一睹天天芳容。

现在还不是解释的时候,鸣人想,将错就错吧,反正他也没承认,一步步来吧,心急吃不了热豆腐,等他从木叶归来,再坦白吧。

鸣人又是突然归来,这让佐助惊喜又担心,他这个样子,太显眼了,随时都会成为狙击手的射击目标。佐助接鸣人回来的路上,说了他几句,鸣人嬉皮笑脸也不在意,对他讲起了前天晚上的家庭聚会。

“等他们知道了实情,一定会深受打击,鸣人,你不该欺骗他们。”

“没有欺骗啊,这样做只是缓兵之计了,不然我今天可能来不了了。”

“纸里包不住火的,鸣人。”

“我知道,但时机没到呢,到时候,我会解释的。”

“搞不定就跟我讲,不要越绕越乱。”

“嗯。”

“鸣人,我跟你说件事。”

“什么啊?”

“你离开一周后,我找大蛇丸辞职,不但被拒绝,还被威胁了。”

“哈?大蛇丸威胁你?他怎么威胁你的?”

“他说让我在音集团再工作一年,如果我不答应,肯定会后悔一辈子,所以,我会继续留在音。”

鸣人惊讶不已,他向来不畏惧大蛇丸,对他的威胁更是不放在眼里,而且他的印象里,佐助绝不是一个会怕大蛇丸的人。

“很奇怪,你怎么会受大蛇丸威胁?”

“从前或许不会,现在会了,因为现在的情况不一样了,我必须将更多的事情考虑进去。”

鸣人哼了声,说是现在跟从前没什么变化吧,也没有增加多少事情,佐助真是杞人忧天。佐助也不反驳,他有自己的打算,与其说是被大蛇丸威胁,不如说是他被大蛇丸开出的条件诱惑到了,接下来,他只需要鸣人配合就行了。

鸣人这次回木叶,就跟鹿丸一人说了,因为他马上就开学了,最迟后天离开木叶,没有时间去拜访朋友们。

鼬止一家三口已经离开了,佐助独居,早餐外面吃,午餐吃公司餐厅,晚餐点外卖,家里的厨房已经休假半个月了,鸣人回来的缘故,佐助才亲自下厨,做些他喜欢的食物。

佐助切菜的时候,忽然,鸣人从背后抱住他的腰,他哆嗦了下,差点切到手,“看你的电视去。”

“七夕节,佐助有什么安排吗?”

“当然是在家休息。”

“太无聊了吧,也用不着休息一天啊,我们出去玩吧?”

佐助看了他一眼,“视具体情况而定。”

“等于没说,简……唔……”

佐助塞了鸣人一嘴的番茄,“去那边等,别妨碍我做晚餐,早点吃饭,早点休息。”

“我又不困,飞机上睡过了……”

“总是比不上在家睡的踏实,快滚。”

鸣人不情愿地跑回沙发上坐着,除了娱乐新闻,根本没有好看的节目啊,无聊死了。他和佐助都没有拍拖的经验,故而,七夕节,真是完全不知道怎么安排活动,他父亲水门的浪漫细胞,自我感觉是完全学不来,他相信佐助也是一样。

晚餐后,佐助说鸣人回来的太突然,因此,他的房间没来得及重新整理,鸣人只能跟他挤一张床。鸣人毫不介意,他小学毕业前基本都跟佐助同床,高中有段惊吓生病的时期,也是跟佐助睡,这对他来说非常正常,完全忘记了他俩的关系已非同往昔。

鸣人洗完澡,擦干头发就跑到床上玩手机,十几分钟后,佐助只裹了条浴巾就出来了。鸣人抬头望一眼,继续埋头玩游戏,直到佐助在他面前旁若无人地扯下了浴巾,换上睡衣睡裤。鸣人有些臊的慌,他很久没跟佐助一起洗澡去厕所,自然的也很久没见过佐助的身体。小时候,他只是沮丧挤挤没有佐助的大,现在他要思考的不是这些了,而是他看到佐助的挤挤,居然开始脸红心跳,浑身上下都不正常起来。

佐助顺手关了灯,催促鸣人早点睡觉,但他一躺下就被鸣人抱住了脖子。

“干嘛,撒娇?”

“男人和男人之间,也可以做吗?”

“……那是肯定的吧。”

“为什么,我们没有?”

“……”佐助被自己的口水呛了下,他没想到鸣人会问这些,“如果你想,随时都可以……比如,现在……”他说着,搂住了鸣人的腰,覆在他身上,开始亲吻鸣人的眼睛和嘴巴。

“等等,我们俩都是男的,怎么做吗?”

“一会儿,你就会知道了。”

后来,鸣人的确知道男人之间怎么做了,但他非常不满的是为什么他一直在下面,明明他更年轻,体力更好。佐助给出的理由是他不会,还说什么经验和技术是年轻和体力之父,鸣人直叫“这是什么鬼的破说法”,却也无济于事。

七夕,两人宅了一天,鸣人腰酸腿软地躺在床上,全天候靠佐助投喂。


鸣人离开木叶的前一天,被佐助带到大蛇丸的私人医学实验室“体检”,鸣人说他身体很好,上学期期末的时候,刚做过全身体检,不过,他也不想抚了佐助的好意,就同意了,只是他觉得大蛇丸的体检方式很怪异,也很羞耻,比如,必须涉鲸什么的,他之前体检没有这些啊。体检结束后,他悄悄地对佐助说了这件事,佐助思考片刻,问了句,“你想要小孩子吗?”
 
“男男生不出小孩的吧?”
 
“阳希是鼬和止水亲生的孩子。”
 
“亲生的?你以前不是说领养的吗?”
 
“那只是我的猜测,鼬说亲生的,而且是大蛇丸的帮助下,有了阳希......”
 
“哦,所以......”鸣人已经有了答案,他先是一惊,再是转身抱住了佐助,“我也会做爸爸吗?”
 
“嗯,当然。”
 
大蛇丸希望佐助再帮他一年,为音集团开疆扩土,故而用这个条件做交换,他相信佐助一定会心动,更相信自己的医学技术,阳希的情况只是个例外,运气不好撞上了地震,还好那孩子除了肺部功能不健全,其他的方面都很正常。大蛇丸说从准备到孩子的诞生,需要大约一年时间,待佐助家的孩子诞生之日,他一定遵守承诺,放佐助离开音集团。
 
从此,鸣人对木叶的牵挂,除了佐助和朋友,就是那个还躺在营养液里的小东西了,每次和佐助的交谈都离不开他。
 

——番外一完

评论(6)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