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采涵

爱情不是一厢情愿,而是两情相悦。
相爱的才叫爱情,一厢情愿的只是叫单恋。
——送给火影大结局


唯有爱可写!

【佐鸣】我们共同的家 1


作者:Fiona菲奥娜214
设定:
1.本文是原著向,接698剧情,心中的原著只停在698;
2,两人已婚;大蛇丸给培养了一双子女,后来,忍术缘故,鸣人怀孕生一子;
3,除三种人,绝不会出现原创人物,那三种人是:已故的先人、后辈的孩子和路人甲乙丙丁;
4,尽量不崩任何人;
5,努力做到不黑任何原著角色;
6,有些cp,如鹿鞠,这种真心且平等相爱的,会存在;
7,长篇。
*
正文
1.
佐助混蛋,来信和照片已经收到了,但是,鸣子说你穿的是女士斗篷,面麻争论说你穿的是麻袋,小樱和鹿丸说像幼儿园小朋友的罩衣,佐井则说是农家用来保护和隔离小鸡的鸡罩……啊哈哈哈,我一想到这些就忍不住笑喷了。
另外就是你的头带,佐助,我知道你的目的是压着头发遮盖轮回眼,但,面麻和鸣子压根认不出你了。对了,你放东西的搭袋,鸣子房间的墙上也有一个哟。
还有啊,你什么时候回来,再不回来,俩小孩都忘记你的模样了。赶紧给我结束旅行滚回木叶。
好了,伟大的七代目火影大人要忙公文了,先写到这里吧。对了,我放了张合影给你,好好认认吧。
帅气无敌的七代目火影大人漩涡鸣人落笔。
~
“哼,吊车尾,”佐助哼笑一声,转而开始看鸣人寄来的照片。鸣人坐在椅子上,扎着金色发辫蓝眼的鸣子坐在他腿上,黑发蓝眸有六道痕迹的面麻站在鸣人身旁。鸣人和鸣子笑得十分灿烂,面麻仅是弯了弯嘴角,“臭小子,越来越不可爱了。”
佐助算了算时间,自他跟着鸣人回到木叶村的八年间,他呆在村里的时间仅三年。
他三次外出,第一次,他和鸣人确定关系时,但,八九个月后,他接到鸣人的信,便匆忙赶了回去。因为鸣人告诉他,大蛇丸和兜,用他俩终结谷决斗后流下的血,帮他们造出了一个孩子。佐助在木叶村照顾面麻期间,大蛇丸和兜拿他和鸣人做实验,通过逆天的忍术,居然给他俩培养个女儿出来,两孩子相差不到一岁。
面麻三岁入幼儿园时,六代目火影卡卡西给了佐助一个外出的任务。两年后回村,面麻已入忍者学校,鸣子也在上幼儿园,两孩子都不认识他了。
三个月后,鸣人就任七代目火影,又要新的任务下来,只有佐助能够完成。作为火影的男人,他要全力支持鸣人的工作,所以,再次离开了木叶。他完成了任务,准备回村时,鸣人的信来了。信上说是给他时间,让他继续当年未完成的旅行,但,等回来了,就再也别想四处浪了。
佐助不放心村里,尤其是自家的事情,但,鸣人没有要他回来,他才不要主动回去。
佐助小心翼翼地把信和照片放回信封,又收到衣服内兜里,站起身,看了看自己的装束,竟也觉得别扭可笑起来。
“佐助君,还要给鸣人回信吗?”
佐助这也想起送信的青蛙还在场,他思考片刻,说道,“暂时不回信了,等我想回时,我会通灵蛇的。”
“那好,我就先回去了。”
“嗯,还有,谢谢。”
*
面麻七岁,鸣子六岁多,但,到底还是哥哥,他比鸣子高了一级。
放学后,鸣人还没来接他们,小樱阿姨也没来,两人互望一眼,是去火影塔,还是直接回家啊?
“其实,我想吃一乐拉面,小樱阿姨会允许爸爸带我们去吧?”
“绝对不会,”面麻太清楚自家爸爸了,最怕小樱阿姨的铁拳,“所以,别指望了。咱们还是先回家等爸爸好了。”
鸣子嘟着嘴,非常不开心,都怪佐助爸爸,让小樱阿姨监督他们的日常生活,害的他们都不能常吃拉面。
“今天,准你们吃拉面,跟我走吧!”
突然的男声,两孩子吓一跳,猛地抬头,前方两米处站了个黑发黑衣的高个子男人。他的左眼还被头发遮着了,模样看不完全,但也感觉很好看的样子。
陌生人!
面麻的第一反应,但,鸣子也激动地说道。“真的可以带我们去吃拉面吗?”
“鸣子!”面麻很头疼妹妹对拉面的狂热,完全没有警觉,真令人担心啊,他拉住了鸣子的手,“他是陌生人,你怎么能跟他走?一碗拉面就能拐走的家伙!”
“呵,挺警觉的嘛,但,完全没有必要,面麻。”
“咦?你谁啊?怎么会知道我的名字?还有,你怎么进来的?我们这里有结界。”
“……你们,真不认识我了吗?”不会吧,才两年啊,而且,前段时间不是才寄了照片吗?佐助深受打击,他连忙又提示二人,“你们小的时候,我抱过你们,给你们喂过奶粉喂过饭,陪你们玩,给你们洗澡,哄你们睡觉,还给你们换过尿布……”
尿布是个什么鬼?面麻无语,那得是多久远的事情了,谁记得啊?
“啊,我想起来了,”鸣子激动地叫嚷着,佐助正准备高兴,但,下一句话,立刻把佐助打击的心碎成渣渣,“你是我们家保姆,对吧?”
保姆?保姆!
佐助郁卒,自己,会是保姆吗?男人会是保姆吗?
“哦,保姆啊,”面麻恍然大悟道,“怪不得知道我的名字呢。不过,我们不记得你哎……”
“鸣子,面麻,啊哈哈哈,不好意思,爸爸来晚了,”鸣人从佐助背后出现,然后,与佐助擦肩而过,丝毫没做停留,“呐呐,咱们去吃一乐吧,小樱准许了。”
“哇,太好啦,爸爸,鸣子最爱你了,”鸣子抱住了鸣人的腿,小脸兴奋的通红。
“啊啊,爸爸也最爱鸣子啦,”鸣人一手按在鸣子头上,一手揉揉面麻的头发,“书包给我,咱们先去吃一乐,然后再回家写作业。”
鸣子的书包给了鸣人,但,面麻坚持自己背,鸣人准备带孩子们走时,面麻指了指沉默不语的佐助,“爸爸,呐,咱们家的保姆来了,带他一起去吧。”
“嗯?保姆?一直有小樱雏田她们帮忙,咱家没用过保姆啊?”鸣人疑惑着,却也转过身,朝佐助看了看,他全身上下似乎散发着黑气,“咦,你是谁啊?从头到脚一身黑……”
佐助咬牙切齿地说了句,“吊车尾!”
吊车尾?鸣人一愣,只有那个混蛋才会这样喊自己,莫非……他对着佐助打量了一番,卧槽,他的写轮眼……“佐助!真的是你啊?啊哈哈哈哈,你怎么穿成这样啊,从头黑到脚,跟一只大乌鸦似的,哈哈哈哈……”
佐助连受数次打击,气的他都快用上须佐了,“笑够了吗?没笑够的话,我就先走了。”
“唉唉唉,佐助,别走啊,”鸣人赶紧拉了他的手,“我不笑了,真不笑了……真是的,你怎么换衣服了?我真是一点准备都没有的好吗?”
“借口!你根本没上心。”
“哪有?我觉得你之前明明穿的那个鸡罩……”
“吊车尾,你想打架吗?”
“啊啊啊,不是不是啦,佐助,抱歉抱歉啦,”鸣人嘻嘻地笑着,望着佐助,说道,“混蛋佐助,回来都不提前说一声……不过,欢迎回来!”
“嗯,我回来了,”佐助顿时消了气,转而瞧见两个盯着他看的小家伙,他微微一笑,“不只是保姆能做那些事情,爸爸也可以。”
“……”
“真的是爸爸啊?”鸣人眨着大眼睛,又打量佐助一番,“爸爸,你的女士斗篷呢?”
“……”
“笨蛋,那是麻袋。”
“噗……”
“斗篷斗篷斗篷!”
“麻袋麻袋麻袋!”
佐助瞧见面麻眼中一闪而逝的红光,心下一惊,这么快吗?他已没有心思在意两孩子对他衣服的争论,和鸣人没形象的笑,他得尽快去找大蛇丸才行。
“好了,我们去吃一乐,”佐助发话了,“谁要抱抱?”
“我要我要,”鸣子立即扑了过来,佐助俯身接了她,还一边庆幸自己幸好装了左手假肢,不然,单只手都快抱不动胖嘟嘟的鸣子了。
“面麻呢?”
“哼,我要自己走,”面麻背着小书包,头瞥向一边,但,却悄悄地伸了两只小手,一只塞进佐助手掌,一只塞进鸣人手掌,“才不要爸爸抱。”
“啊,面麻这是害羞吗?”鸣人打趣道。
“才没有。”
“好啦,好啦,拉面第一,出发咯。”
*
“大叔,先要两大碗番茄拉面,两大碗味增拉面!”
未见其人先闻其声,这声音都听二十多年了,手打大叔笑呵呵地应了,却是有些奇怪。以前,鸣人会先要三大碗,然后,再一大碗两小碗的,今天怎么一上来就四碗?
门帘掀起,鸣人伸头进来,他右手里还牵了面麻,手打大叔只看到他俩,笑说,“这是一下子把两人的都要齐了啊,不过面麻君也要吃两大碗吗?鸣子酱竟然没有一起来?”
鸣人朗声一笑,“不是哦,鸣子才不会错过这样的机会,大叔,我们一家都来啦。”
手打大叔愣了下,惊问,“……一家?佐助君也回来了?”
“嗯,刚回来。”
这时,牵着面麻另一只手且抱着鸣子的佐助也出现了,好心情地跟大叔打招呼。
“佐助君已有两年多没法吃大叔的拉面啊。今天这顿,大叔就请你们全家了。”
“哎呀,不用啊,小时候就没少请我,然后鸣子常常偷跑来蹭吃,现在怎能还让你请啊。”
说这话时,一家四口已走到座位旁,面麻总算取掉了书包,鸣人帮他放到桌子一旁,顺便把他抱到椅子上。佐助把鸣子放到面麻旁边的椅子上,他挨着鸣子做,而鸣人则坐在面麻的另一边。
送丈夫出村采购的彩女回来,撩开帘子就看到这一家四口,愣了下,随即笑了,心道,真不容易呢。
彩女听着鸣人埋怨佐助,说他回来了,不提前送封信也就算了,还不走正门,竟然用暗号偷偷通过结界潜回来。回来也就回来了吧,干嘛还要隐藏信息?佐助只是微微地低着头听着他的抱怨,并不反驳。他们的小女儿却抱着佐助的手臂,无比心疼地说道,“爸爸好可怜啊,外面流浪那么久,肯定一直吃不到一乐拉面吧?那爸爸一会儿就多吃几碗补回来吧。”
彩女几乎笑喷,小丫头也是对拉面情有独钟呢,这一家子……想当年,四代火影水门和妻子玖辛奈常来店里吃拉面,彩女也还是个和鸣子差不多大的小女孩。那时候,玖辛奈已经有了鸣人,彩女最喜欢围住两人转。小小的她还想着将来的岁月,他们就变成了一家三口来吃拉面,但,事实总是出人意料,彩女的期待未能实现。
后来,一个大雨天,浑身湿透的小鸣人倚在一乐的门框向里张望,却是不敢进来。大概是被欺负怕了,他连手打大叔的招手邀请都吓得躲起来了,直到小鸣人确认大叔没有恶意,他才敢进来。彩女给他擦了头发,脖子里围上小毛巾,手打大叔给他端了满满一大碗食材丰富的拉面,小鸣人欣喜不已……这也是他后来一直喜欢吃一乐拉面的根本原因吧。
再后来,三代火影、伊鲁卡老师都曾多次带他来吃拉面。鸣人做了下忍的时候,第七班也是一乐拉面店的常客。之后,第七班散了,佐助投奔了大蛇丸,鸣人跟着自来也外出修炼。等鸣人归来时,陪他来吃拉面的人逐渐增多,甚至是五大国的影,但,始终缺少那个清冷沉默别扭着却温柔的黑发少年。
――啊,现在,一家四口,挺好。
*
吃过拉面,一家人也没在外面多做逗留,立即回了家。鸣人一家居住在一栋两层的小楼里,足够宽敞,房间也足够多。以至于早年的面麻和鸣子玩躲猫猫时,照顾他们的雏田要开白眼寻找他们。井野还好,她可以感知俩娃的位置,小樱和天天就郁闷了,只得一个一个房间寻找。
面麻和鸣子趴在客厅的桌子上写作业,佐助坐在沙发上看着他们,一边感叹时间过的好快。想当年,他和鸣人终结谷之战中醒来,他甚至以为自己的生命将定格在十七岁。而今,八年过去了,他还活的好好的,有至爱的鸣人,还有两个可爱的孩子,真是,人生充满意外呢。
鸣人从楼上下来,他的御神袍已经脱了去了,“佐助,你去洗澡吧,衣服放在床上,你先穿我的,你的衣服都两年没动过了。”
佐助眉目含笑地望着鸣人,站了起来,朝鸣人走过去,擦肩而过时,他笑说,“鸣人,你今天特贤惠,你知道吗?嗯,像个妻子,”随即,瞬神术跑掉了。
“……妻,妻子?”鸣人愣了下,随即大叫,“宇智波佐助大混蛋,妻子是个什么鬼?丈夫,我是丈夫,你个混蛋。”
“爸爸,你声音好大呐,我没法写作业啦,”鸣子不悦道,“再说了,兜叔说你本来就是妻子,还是我们的妈妈呢。”
“……妈妈?”鸣人顿时瞪大了眼睛,“混蛋兜,他居然……说我是妈妈?怎么可能,我是爸爸,是爸爸!”
“可是,兜叔是医疗忍者啊,”所以,我们更相信他呢,面麻接着说,只是,最后一句话没敢讲。佐助爸爸说了,他们都要永远相信鸣人爸爸,这样,才会永远沐浴在希望与光明之中。
“兜!他还给你们说过什么吗?”
“嗯,”面麻认真地回想着兜的话,“他说爸爸你虽然看似高大而且很男人,其实,内心里住了个害羞的小女孩,常会有害羞的举动。比如,女孩子对你表白的时候,你会比对方的脸先红。”
鸣人简直泪奔了,他堂堂七代目火影大人,竟然被兜形容成内心住个害羞的小女孩。当时,他只是年龄小,况且,不忍心伤害前来告白的女孩子,想着怎么说出拒绝的话更合适好不好?
“害羞那种事情,怎么可能会发生在我身上?”
“反正,我记得佐助爸爸和你玩亲亲的时候,佐助爸爸没有脸红,你却脸红了。”
“……面麻,你你你胡说。”
“没有哦,我可记得很清楚,不信,你问妹妹,刚才,别以为我们没看见。”
“我作证就看到,”鸣子立即举了手,笑嘻嘻地道,“爸爸抱着我,所以,我是最先发现的呢。”
“……”
鸣人无语至极,刚才,佐助示意他天黑了,别人不会注意到,于是,佐助隔着中间的面麻,对鸣人的脸颊来了一下。鸣人没觉得自己脸红,只是怕小孩子瞧见了,有些不好意思而已,难道,真的脸红了?
“两个小混蛋,赶紧给老子写作业,再啰嗦,小心我罚你们呐。”
“呃……”鸣子吐吐舌头,还想反驳两句,但,一想到作业还有很多没写,爸爸也已经很不好意思了,她赶紧闭了嘴。
面麻不怕鸣人的处罚,他怕佐助的处罚方式。他曾听人说,佐助生气的时候,会把人丢进月读里用千鸟电个没完没了,或者,用火遁把人当鸡烤。面麻没见过佐助释放千鸟,但,绝对见过他用火遁烤鸡烤鱼,况且,一年半前,他自己也用豪火球烤过一棵枯树。若不是大和及时赶到,用水遁灭了火,恐怕死亡森林都不存在了。
鸣人感觉自己做爸爸的威严还是蛮厉害,不由地得意起来。他坐在沙发上,翻看着面麻的课本。
伊鲁卡老师现在是面麻的班主任,教授理论课和忍术基础。惠比寿老师教授查克拉的控制和手里剑,以及教授火属性的孩子基础火遁。不过,面麻的火遁基础是佐助教授的,因此,惠比寿老师需要教授面麻更高级一些的火遁。志乃也当了忍者学校的老师,目前,他教授孩子们搜集信息、追踪术以及暗杀术。
老师们一致认为面麻的天分很高,甚至在当年的佐助之上,而且他拥有庞大的查克拉。因此,小小的他可以熟练地运用鸣人的多重影分身之术,鸣人为此很骄傲,感觉自家儿子真是超级争气啊。可是,佐助丝毫没有高兴的感觉,相反,他越来越担心了,因为,大蛇丸预算的时间提前了。
佐助穿着鸣人的睡衣,两人身高体型相近,衣服也是非常合身的,无奈睡衣上的青蛙,佐助实在是无力吐槽了。他甚至怕孩子们看见了会笑他,不料,俩孩子跟没看见他的衣服似的,大概,鸣人的缘故,他们早习惯了吧。
佐助问道,“水放好了,谁先洗?”
“鸣子先洗,”鸣人把课本扣在桌子上,站了起来,“鸣子,跟爸爸上楼了,爸爸去阳台上把你睡衣收了。”
“哦。”
佐助望着鸣人牵鸣子上楼的背影,忍不住笑了下。他说鸣人是妻子,他还不愿意承认,结果,做的事情不都是妻子要做的吗?照顾面麻和鸣子的岁月里,他和鸣人轮换着料理家务。一开始,鸣人基本不会做家务,但,他不忍佐助一个人受累,只好逼着自己学,而今,他对家务事和照顾孩子,已是相当地熟练了。
佐助想,爱和责任感的力量真是可怕,那么轻易地就改变鸣人,当然,也改变了自己。
“影分身可以达到多少?”
“没有算过,但,上次测试的时候,把教室都挤满了。”
“……是吗?”佐助心下一惊,鸣人七岁的时候,只能分出来两个,而且是身高仅十厘米左右的小人儿,完全派不上用场。他知道鸣人一定教过面麻多重影分身,但,一下子排满教室,他不认为还有同龄的人能够做到这样。作为父亲,佐助自然开心自豪儿子的成绩,所以,他揉揉面麻的头发,温柔地笑着,“不愧是我的儿子,面麻。”
佐助看着儿子欣喜的小脸,思及儿子的未来,却是忧心忡忡。他曾要求大蛇丸不能告诉鸣人,免得多一个人担忧,他会想办法解决一切问题。
可是,眼下,日益强大的面麻,佐助感觉自己一个人的力量根本不够,他需要鸣人的帮助,却是不知道如何开口。再者说,如果,两个人联手都不能解决问题呢?
佐助有些不忍心看面麻了,他拿开手,丢下一句“爸爸去楼上取东西”之后落荒而逃。
~~~~~~~第1章完毕。

评论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