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采涵

爱情不是一厢情愿,而是两情相悦。
相爱的才叫爱情,一厢情愿的只是叫单恋。
——送给火影大结局


唯有爱可写!

【佐鸣】我们共同的家 4

4.
次日清早,佐助是被渴醒和压醒的。他以为自己还在外面流浪,口渴时想起来找水喝,结果,身子都重的动不了,胸口还闷闷的。他朝胸口扫了一眼,金灿灿的脑袋――鸣人?他一阵恍惚之后,猛然意识到他已回了家,至于昨晚的醉酒之事,他一时半会还没想起来。当然,很大一部分原因是他根本不可能想起来啊。
真是睡得毫无形象可言啊,鸣人大半个身子都压在佐助身上,就像从前抱卡卡西抱枕似的。佐助真是又无奈又得意,因为鸣人睡梦中都会潜意识地靠近他,抱着他,这也是一种信赖、需要的象征啊。
我很渴怎么办?佐助想伸手放在鸣人的金发上,但一想到鸣人每天要辛苦地工作照看小孩,既而,右手转为搭在被鸣人压着的左手上,结印,出来一个影分身为他端茶水。
待鸣人醒来,准备给全家人准备早餐时,他一睁开眼睛,发觉自己大半个身子压在佐助身上,惊了一下,赶紧起来。佐助一个晚上都这么睡着,都没喝水的,不会是被酒烧坏了吧,他又要把耳朵贴回去,听佐助的心跳。
“吊车尾的,你干嘛呢?”佐助一直看着鸣人的一系列动作,终于在他听心跳声时忍不住了,“喂,活人和死人能一样吗?我身子热着呢。”
“我怎么知道你是自身热,还是我焐热的……佐助,你醒着啊,哼,那你干嘛不出声儿啊。”
“看你犯蠢!”佐助伸手按了鸣人的脑袋,让他和自己贴的更近,“听听,有心跳的吧。”
“你这个混蛋……比起喝醉时的可爱,差了至少一万倍。”
“……可爱?喝醉?我喝醉了?”
“不然呢,难道是我吗?”
鸣人这么一说,佐助终于知道隐隐的头痛的缘由了。之后,又听鸣人讲了佐助的“可爱之处”,佐助听得脸越来越黑,当听到“面麻都看不下去了”时,他终于忍不住了。
“面麻也在???”
“全程都在,面麻看不下去了,给你下了幻术。我都没法给你洗澡了,只好把你抱回床上,随意地擦洗一下。”
“……抱……怎么抱的?不会是……”横着抱吧,佐助看见鸣人贼兮兮的笑,顿时明了,“吊车尾的,你没趁机对我做点什么吧?否则,我可是要加倍要回来的。”
鸣人一直超不爽被佐助压在身下的事情,他觉得自己也是男人,而且是超强的男人,甚至在体力和爆发力上还强于佐助,结果,居然在下面。两人从正式交往到结婚后的今天,鸣人也没有完全放弃压佐助的想法,他也试过不少次,但,总是败于佐助的手段和幻术,至今没成功过。
“多么难得的机会啊,”我怎么能给忘记了?鸣人悔恨不已,今后,怕是再也没有机会了。
“看你一脸惋惜的表情,为夫知你错失了机会,因此,便放过你一次罢了。”
“混蛋,混蛋,我也是夫。”
“你那是自封的,我可不会承认呐。”
鸣人还要接着争辩时,窗外响起了一声“火影大人,志乃先生在楼下等您。”
“志乃?”鸣人疑惑着,瞟了眼桌子上的闹钟,六点,“这么早,肯定是急事啊,庚,你先让志乃到客厅等下,我马上下去。”
“是。”
庚离开后,鸣人立即跳下床,奔到衣柜里取衣服,佐助翻了个身,继续躺着,“鸣人,不用太急,志乃肯定是为牙和雏田的事情来了,他这是要对牙展示兄弟义气,我敢打包票。”
“万一是别的事情呢?”
“不信你下去就是了.....对了,佐井的暗部一直在咱们家附近?”
“是啊,怎么了?”
“......没什么,我再睡会儿,今早出去吃饭吧,午饭准吃拉面,”佐助已经琢磨着晚上在卧室设置结界了,不然,总觉得做点什么的时候,心里十分不踏实啊。
鸣人火急火燎地换好衣服,又去浴室洗漱完毕,便飞快地赶往楼下客厅,果然,如佐助所料,志乃是来对鸣人讲牙喜欢雏田的事情的。这件事,鸣人建议,除了自己、志乃、鹿丸外,还需要小樱加入,毕竟,小樱是女孩子,和雏田沟通起来更方便,他也会处理好一起的。
志乃打算离开时,他被鸣人拉住了衣服,“志乃,你呢?牙和雏田,鹿丸和手鞠,丁次和井野,然后就剩下你,李,天天,佐井和小樱了。你有没有中意的女孩子啊?我很乐意当这个‘红娘’啊。”
“......没有。”
“那你喜欢男孩子?谁?”
“也没有,暂时还没有遇到心动的女孩子,有的时候,我会告诉你的,鸣人。”
“那,你的名字就出现在相亲名单上啦。”
“......好吧。那我先回去吃早饭了。”
“哦,好的,回头见啊。”
上班的时候,牙也跑到火影塔找鸣人,他不想错过雏田,但,得知志乃早上六点就去鸣人家里告知此事时,他几乎感动的热泪盈眶,连连赞叹志乃很有兄弟义气。
牙走后,来的是带着宿醉头痛的木叶丸,他本打算开口对鸣人和鹿丸讲的时候,发现萌黄也在,登时闭了嘴,只说,他头晕走错了地方,随后,瞬身术跑掉了。
“太假了吧,木叶丸,忍者学校和火影塔又不是门挨门。”
“唷,鸣人,干嘛拆穿他啊,我猜啊,木叶丸是怕他的心上人,被别的忍者抢走吧,”鹿丸仰靠在椅子上上,转眼望着萌黄,笑说,“你觉得呢,萌黄?”
萌黄愣了下,随即低下头开始翻看文件,“......谁,谁知道那个笨蛋的想法啊。”
“也是,”鹿丸呵呵一笑,从相亲人员名单上,划去了木叶丸和萌黄的名字,“好了,我要开始起草给各国大名和影们的书信了。”
“那我就安排送信的忍者了。”
鸣人的文件批了一半,忽然想起一件事来,他觉得有些不对的地方,比如,面麻何时开的写轮眼,他怎么会开写轮眼呢?
“鹿丸,你还记得吗?面麻和鸣子刚被抱回来的时候,兜向我们转述的大蛇丸的话?”
“大蛇丸的话?”
鹿丸和萌黄同时抬起头,面麻和鸣子都是大蛇丸通过科技、医术和忍术培育出来的孩子,木叶的人,除了小孩子,基本都知道他俩身世。面麻和鸣子又有些区别,面麻是佐鸣的细胞融合,鸣子则是忍术所生,比起面麻,她才是佐鸣真正意义上的孩子。
鹿丸皱着眉头回想了片刻,“哦哦,他说面麻是你俩的细胞融合,等于是因陀罗和阿修罗的细胞融合,会像斑和佐助那样开轮回眼,但鸣子开不开,还是个未知数。毕竟,轮回眼这东西,太厉害,他特意封印了面麻和鸣子的瞳术,只要他俩十二岁之前不开写轮眼,以后就没有机会升级轮回眼。大蛇丸还说,他的封印和四代大人对你的双重四象封印一样坚固,而且,等他们十二岁时,再加固封印。突然想到这个,怎么了吗?”
鸣人正色道,“昨晚,面麻用写轮眼对佐助下了幻术!”所以,他也会想斑和佐助一样拥有轮回眼。
“......”
“......”
*
佐助以“宿醉”为借口,没去上班,虽然,现在的他也没什么任务要做。他吃过鸣人影分身买回来的粥,在鸣人和孩子们离开后,并没有回去睡觉,而是先给大蛇丸写信,让通灵蛇送过去。他很重视鸣人提到的面麻用写轮眼给他下幻术之事,于是,立即跑到孤儿院找药师兜。
四战后,兜被准许在木叶开设孤儿院,回到自己最向往的曾经的生活。兜的医术和忍术均处于忍界巅峰,又喜欢钻研和实验,他和大蛇丸均被准许拥有自己的实验室,从事正当的科学研究。
大蛇丸曾做到“科学造人”的实验,但,外形上不够成功,而且还非常丑,他自己都觉得是失败品。后来,四战时,他亲眼目睹了佐鸣的强大,便想着将两人体细胞融合造人,看看能否造出新六道仙人。佐鸣决战,两人各自失去一条手臂,终结之谷的石像上留着大滩的血迹。大蛇丸直接采集了,又和兜联手,培育出了面麻。
面麻离开呆了近十个月的巨大玻璃器皿,和普通的孩子一样的哇哇大哭。大蛇丸看着这个佐鸣结合体的男婴,他知道这次成功了。
大蛇丸和兜对面麻做了各项指标测试,推算他将会成为超越佐鸣的忍者。大蛇丸让兜将面麻带回木叶的前夜,负责照顾面麻的香磷,感应到了面麻的异常,告知了大蛇丸。
佐助收到鸣人的信回到木叶后,见到了面麻,也被兜通知单独去见了大蛇丸。后者告诉佐助,面麻体内有三个灵魂,一个是婴儿期的面麻本身,还有两个不完整却处于敌对状态的灵魂,但,至于是谁,他们还无法得知。
大蛇丸还说,面麻一定会超越两个父亲,而且必定开轮回眼。面麻因为自身力量的强大,与他的年纪、控制力不对称,一旦体内的两个灵魂成长完整,将会永无休止地斗争,直到一方被吞噬。之后,胜的那一方,则会将矛头对向面麻。简单来说,面麻就相当于尸鬼封尽里的死神,不同的是死神腹内对立的双方从未分出过胜负,没有打破过平衡,但,面麻体内的灵魂则可能将平衡打破,危及到面麻。如果对方最终取胜,他将会占用面麻的身体,利用他的超强忍术,和九尾、鸣人早期的相处模式一样,“面麻”将会给人类带来毁灭性的灾难。
佐助曾问大蛇丸有无根本性的破解之法,大蛇丸曾说,要么三者同生共死,要么面麻胜过他们。大蛇丸担心那两个灵魂成长太快,面麻还不懂得控制自身的力量时,先被夺了身体,这也是他封印面麻瞳术的根本原因。他希望可以通过削弱面麻的力量,进而防患未来之事,这样,至少,佐鸣可以压制“面麻”。
现在,面麻的瞳术封印竟在无人察觉的情况下解开,佐助不知道是他自身还是外力所为,但,不论哪种情况,都不容乐观。
兜认为,眼下的情况,面麻的封印被解除了,如果是面麻自身解除了封印,那么,再加封印已是毫无意义。再者,面麻已经强大到能够自行解除封印,那么,接下来,佐鸣就得教授面麻控制力量了,最好,逐渐告知他的身体状况。
“……鸣人还不知情,”佐助有些犹豫,“我没告诉他。”
“……鸣人君的直觉很敏锐,也许,昨晚面麻用写轮眼给你下幻术,他只是一时没反应过来,事后,他会想到的。因此,为了面麻的安危,你还是对他讲实话,这样,他也好有个心理准备。再者说,你俩可是打败辉夜姬的人,相信,面麻的事情,也能够顺利解决的。”
佐助不置可否,转而,他问到了鸣子,“我家那个小丫头,没事吧?”
“鸣子酱不会有事,她可是算是鸣人生的,十二岁前不解除封印,她不会有轮回眼的。”
“兜,这话最好别让鸣人听见,不然,他会追着你打的,而且,我会帮他一起打你。”
兜呵呵一笑,“说笑了。”
鸣子的出生,比较离奇,相当于男男生子,不同的是她是借助大蛇丸和兜的新忍术所生,确切地说是佐鸣被他俩骗了。
大蛇丸还是想看看新六道仙人的力量,介于面麻的特殊情况,他采取了不一样的方案。以为面麻检查身体为由(正常情况下,佐助不会上当的,但,面麻特殊,佐助自然不敢大意),让佐鸣带孩子来实验室,当时的面麻不到两个月。
面麻检查完后,大蛇丸让兜先抱着孩子出去了,他则要求佐鸣到另一个屋子里单独说话。两人都没看孩子的经验,非常担心是面麻出事情,很慎重地跟去了。
这间实验室更像病房,还有一张床,不同的是角落里放了一个圆柱型的玻璃器皿,里面盛满了淡黄色的液体。器皿上还连接着不少管子,总之,都是大蛇丸的实验器具,两人也未多加注意,只想着得到面麻的消息。
大蛇丸也直接告知面麻身体很健康,发育的很好,但,又啰嗦了半个多小时的育儿经,仿佛他自己养活儿子似的超有经验。佐鸣曾暗暗吐槽过,但,他们还是相信医生永远是对的,也就听得津津有味,就差拿笔纸做记录了。
后来,大蛇丸说找兜问一件事,之后,便离开了。佐鸣在屋里坐着,讨论着大蛇丸的育儿经,后来,均感到身体开始不正常起来,最后是互相不受控制地想要亲近对方。他俩本质上是夫夫,但,这里是大蛇丸的实验室,怎么可能会在这里解决?可是,最终是理智被身体的反应击的粉碎,两人不管不顾地扑倒为实验室的床上。
再醒来时,两人愣住了,竟然都没有穿衣服,而且,周围的一切,不是大蛇丸的实验室吗?两人就这么做了?大蛇丸离开了多久,没有再回来吗?两人带着一堆疑问,飞快地穿好了衣服,之后,敲门声响起。
“佐助君,鸣人君,我进来了!”
“……”
两人面面相觑,来人是大蛇丸,他进来后,也没多言,不经意间望了一眼玻璃器皿,说道,“你们可以带着面麻回去了,也没别的事了。”
两人只想快点离开,也就立即应了,他们始终无法明白,怎么就在大蛇丸那里……
九个多月后,大蛇丸邀请两人去实验室,然后,抱了个金发蓝眼的女婴给二人,两人愣怔,大蛇丸培育了多少佐鸣之子啊?不会是批量的吧,如果这样的话,那岂不是太可怕了?
大蛇丸仿佛看穿了两人心思,笑说,“你俩的女儿,昨天出生的,呵呵,恭喜啊,这才是你俩真正意义上的孩子。”
“……”两人互看一眼,疑惑道,“还有多少?”
“……”大蛇丸先是一愣,随后笑道,“仅此一人啊,呵呵,放心,这个不是细胞融合,而是你俩结合后才有的。”
“……”
大蛇丸全都知道?不,男男怎么可能生子?真是满嘴谎言。
“本来,男男不能生子,但,我和兜发明了新忍术。你们那天呆的房间,我事先设置了术式,那屋里所有东西都是连通的,只要你俩进屋里,一旦结合,术式会自行启动。之后,你俩的爱情结晶,通过忍术的作用,将会在培养皿里生成。九到十个月后,也就成长为一个婴儿啦。”
两人算是明白了,这是上了大蛇丸的当,难怪,他们俩会实验室情不自禁,敢情是中了毒,都是大蛇丸暗中操作。
“大蛇丸,”佐助好像拔剑,再让大蛇丸死一次,他阴沉着脸,“你和兜在暗处偷看?”
“没有没有,还没有那么无聊,我只是想看看新六道的力量。不过,这孩子是个女孩儿呢,除辉夜姬外,还没有一个女忍者站在忍界的巅峰,因此,我并不十分看好。甚至,她能否开轮回眼,我都不敢确定,不过,为了给你们夫夫减少点麻烦,我把她瞳术封印了。对了,鸣人君,如果没有培养皿的话,这小孩可是你怀孕,然后生出来的呢,你就是孩子的妈妈。我甚至都计划好了给你改造身体,弄个人造子宫什么的,不过,这个实验成功了,也就不需要那么麻烦了。”
大蛇丸这边刚说完,发觉鸣人的螺旋手里剑都成形了,他赶紧把婴儿塞到佐助怀里,之后,通过蛇的逆通灵之术跑掉了。
后来,大蛇丸在田之国音忍村躲了三年多,才敢再回木叶村。不过,等他回来时,他也有了孩子,而且还是个银发的男婴,名字叫见月。鸣人看在小孩的银发很亲切的份上就饶了他。
之后,大蛇丸和兜均不敢提“鸣人生了鸣子”之事,不然,肯定要螺旋手里剑伺候。
佐助离开了孤儿院,转而回家去,他要等大蛇丸的消息,还要考虑下怎么对鸣人讲更合适。
*
*
鸣人正想着派人买拉面,还是去忍者学校带孩子们一起去一乐时,他身后的玻璃响了几下。办公室的三人看了过去,竟是佐助提了一摞拉面外卖站在窗外。
“佐助,你能不能走正门?”鸣人拉开了窗户,从前的他和自来也、卡卡西都喜欢翻火影办公室的窗户,因此,常惹怒纲手。那时觉得省事儿又好玩,但,等他做了火影,真是巨讨厌别人翻他身后的一排玻璃窗,感觉超没安全感。
“走这里省事儿,鸣人,我们去忍者学校吧。”
佐助跳了进来,鹿丸懒洋洋地打了个招呼,便和萌黄一起取自己的便当了。
“下次别翻窗户了,超不爽,不过,这次看在拉面的份上,就放过你吧。”
“呵,别搞得一副馋猫样,前天晚饭才吃过拉面吧?走了,”佐助拉住鸣人就朝外扯,又是翻窗户,这是到忍者学校最近的距离。
两人耍酷般地从火影塔落到校园,正玩耍的低年级小朋友,看的合不拢嘴,都羡慕地说着,“好酷!好帅!好厉害!”
“佐助大混蛋,这样会教坏小孩子的好不好?下次你……”
“火影大人!火影大人好!”
“啊哈哈哈,孩子们,”正在埋怨佐助的鸣人立即换了笑脸,对着打招呼的小朋友笑着回应,“都赶紧取便当吧,别玩过了吃饭时间啊,要做好孩子。”
一阵忙活后,小朋友总算都跑去吃饭了,佐助轻笑,真是的,谁能想象,这人小时候,可是全木叶的大人都头疼熊孩子啊。
鸣子和面麻先后跑出各自的教室,一家四口到天台上,围住石桌坐,佐助给大家端拉面,鸣人则分筷子和纸巾。
鸣子总是偷偷盯着佐助看,主要是想看爸爸的左眼,她的记忆里,除了那张第七班的四人合影,她再也没见过爸爸的左眼。有同学说她爸爸的左眼失明了,还有同学说是没有左眼,打仗时被敌人挖去了,当然也说被她大伯宇智波鼬挖去的,鸣子感觉她爸爸的眼睛是在的,但,到底是什么样子呢?
“爸爸,”鸣子凑进鸣人,“为什么爸爸要遮住左眼啊?”
“……”鸣人愣了下,战后,佐助基本都是遮住左眼的,除了当年战场上的人,没谁见过佐助的轮回眼,“因为啊,他是大小眼,左眼特难看,怕吓哭小孩儿。”
“……”鸣子惊愕不已,不过,这么说,爸爸的眼睛没有失明,也没有被挖去,她放心了不少。可是,照片上的眼睛不是一样大的吗?为什么现在变成大小眼了?鸣子疑惑不解的同时,又同情起了自家爸爸。
“爸爸,你放心,即使你变成了大小眼,你也是最帅的爸爸。”
“……大小眼?”佐助挑了眉毛,望着对面贼笑的鸣人,“诋毁我很好玩,鸣人?”
“啊哈哈哈,如果佐助大小眼的话,将会特滑稽啊,”鸣人脑中立刻出现了一幅大小眼的佐助图像,“哈哈哈哈……”
佐助本想毒舌一番,但,看到鸣子一脸的同情、心痛之色,他微微一笑,道,“你妈妈他是嫉妒爸爸太帅了,其实,”他掀了头发,“爸爸的眼睛是这样的。”
佐助的动作把鸣人吓了一跳,都忘了追究他说的“妈妈”一词了,只是直直地看着他紫色带波纹的轮回眼。
面麻和鸣子也目不转睛地盯着看,果然不是什么大小眼,紫色的眼睛呢,很漂亮啊。面麻看了片刻,忽然说道,“轮回眼,我见过。”
佐鸣一惊,问道,“你怎么知道?”
“我在梦里见过一个男人有这样的眼睛,不过是两只,爸爸才一只呐。”
佐鸣思忖,一个男人有两只轮回眼?他们所认识的人,六道仙人,因陀罗,斑,长门,六道佩恩?可是,他们都已经不在了。
~~~~~~第4章完毕。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