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采涵

爱情不是一厢情愿,而是两情相悦。
相爱的才叫爱情,一厢情愿的只是叫单恋。
——送给火影大结局


唯有爱可写!

【佐鸣】我们共同的家 7

志乃能来火影塔见鸣人,那证明面麻班的学生全都被家长接走了,同时,也意味着鸣人已经迟到下班了,但,为了志乃的姻缘,鸣人还是坚持把事情搞定再回家。
“志乃,给你看样东西,”鸣人招招手,志乃走到他的办公桌旁,“是这样的,红老师班里3个人,牙呢,他喜欢雏田,这样,不就剩下你一个了吗?”
“......话虽如此,可是,也得看缘分吧。比如,你们卡卡西老师班,一开始的三个人,你和佐助在一起了,也剩下小樱啊。”
“嘛嘛,小樱她是女孩子啊,你看来木叶相亲的各国忍者,70%都是男孩子。小樱这么优秀且知名度很高的女孩子,会很抢手的,相反的,像志乃你这样本身优秀却低调的要死的男人,竞争力超大的好吗?志微大叔就你一个孩子,我不相信他们没有催过你啊。”
“......鸣人,有话直说,别和我绕,我知道你是想说服我。要说为什么的话,你一般想要说服一个人的时候,就会变得特别平静、胸有成竹。所以,要我看什么,拿出来就是了,只要不是特别难以接受,我会考虑的。”
“啊志乃,跟你们这种聪明人讲话,真是超没趣啊,呐,给你啦。”
鸣人拿了一张照片递给了志乃,他接了来,上面是一个黑长发棕色眸子的漂亮女孩子,砂隐的护额,有些眼熟,但,至于在哪里见过,他倒是没有一点印象了,“这是谁?有点眼熟。”
“我爱罗的助理之一浴衣,和茉莉一届的学生,比我们大概小一两岁吧。这可是我爱罗亲自牵线的呢,浴衣就是喜欢你和我爱罗那样的面瘫帅哥。嗯,你感觉怎么样?”
“难怪眼熟,原来是风影大人的助理,”志乃盯着照片看了会儿,没说好,也没说不好,之后,在鸣人以为他还会继续表态时,志乃丢下一句“笑容很灿烂,”然后,竟然原地结印瞬身走掉了。
“哎哎哎,你这是什么情况啊,混蛋志乃,你好歹表个态啊......还有还有,混蛋,怎么把照片也给拿走了?你同意与否,不讲也就算了,别耽误人家啊。”
鸣人无力地趴倒在桌子上,“我这个火影,真是一点威严都没有的样子呢,可恶,先是被小樱坑,又被佐井调侃(调戏),再被佐助威胁,现在被志乃无视......我好失败的说......唯有拉面,才能给我找回自信,对,”他猛地坐了起来,“我要去一乐大吃一顿。”
鸣人真是说到做到,当即离开了办公室,直奔一乐而去,把佐助走之前的交代全都抛到九霄云外去了。他走到一半的时候,忽然又停了下来,“我和佐助都说过的,没有特殊情况,全家人都要一起吃早餐和晚餐的,如果我自己去吃了拉面,那不就没办法陪他们吃晚餐了,这样,是不是,不太好啊?”
鸣人站在原地思忖片刻,决定还是舍弃拉面,回家吃晚饭好了,于是,立即转身往家走,但,没走多久,遇到了卡卡西和伊鲁卡。两位老师要去一乐吃拉面,邀请鸣人一起,他想了想,除了上次的聚会,也真是好久没和老师一起吃饭了,便欣然接受。
卡卡西和伊鲁卡表示他俩要结婚了,当然,也期待有自己的孩子,那就需要大蛇丸和兜的忍术,兜在木叶很好办,那就看大蛇丸了,他现在田之国的音忍村,因鸣子的出生,被鸣人追杀,再也没有回过木叶。如果鸣人继续追杀大蛇丸的话,他是铁定不会回木叶吃鸣人的螺旋手里剑的。
“呐呐,我也没有真的行动啊,跟玩笑差不多了,当时就是太火大了,不是让他给逃了嘛,他儿子出生时,我还让佐井送过贺礼呢。嘿嘿,如果卡卡西老师和伊鲁卡老师要孩子的话,我让佐助写信让大蛇丸回木叶好了,话说,我俩找他也有要事商量呢。哈哈,放心吧,那就包在我身上了。”
“那老师就先谢谢鸣人了,”伊鲁卡温柔害羞地笑着,待鸣人看过来,他又立即低头吃拉面了,总觉得在自己的学生面前说这些事情,很不好意思呢。
“不用客气啦,伊鲁卡老师,你们早点请我喝喜酒就好了。”
卡卡西表示不会太久的,他俩已经悄悄登记了,等这次木叶相亲大会结束之后,再请大家一起吃个饭,算是婚宴吧。男人之间的婚礼,不需要那么隆重,忍者世界不禁止男男婚姻,但也不代表提倡啊,各国还得为国计民生考虑呢,全是男男或者女女的话,人类早晚要灭亡。
三人吃完饭,又一起走了一段路,到了路口,鸣人和两位老师道别,迅速往家赶。平时,他都是要吃两碗以上的拉面,今晚,特意吃了一碗,还能继续陪家人吃饭。
鸣人惊讶地发现他家二楼客厅的灯亮着,但屋顶上站了个身形瘦长的男人,离得远只能看个大概,那人的头发和衣服随风飘舞,鸣人感觉还挺仙的,但,很快他便担心起来,佐助竟然没发现那人,还是......
木叶相亲大会的缘故,村子里来了不少外国忍者,佐助做叛忍时,可没少得罪人。鸣人想着,心也悬了起来,快步往前冲去,手也摸向绑腿里的苦无,真是,好几年没有打过架呢,混蛋,敢伤害我的家人,我绝不会放过你。
那人显然也发现了鸣人,在鸣人加速奔跑没多久,他便飞身跳下屋顶。鸣人一惊,便改为凝聚螺旋丸,但,头顶传来一句“吊车尾的,你还知道回来啊?”
“咦?混蛋佐助,怎么是你?”
“废话,还有别人站咱们家屋顶吗?”转瞬,佐助跳到鸣人面前,右眼开着写轮眼,不悦道,“连我都认不出来,我很失望!”
“那么远,谁看的清楚啊,再说了,远处看时,头发衣服舞啊舞的感觉很仙,谁知道竟是你这大混蛋啊。”
“连自己男人都认不出来,就别找借口了。喂,我说过的吧,让你早点回来……”
“切,我干嘛非要听你的啊……呃……你抓我肩膀干嘛?”
“当然,你是火影,没必要听我的,但,我是你丈夫吧,夫比天高一家之主,你说你要不要听?”
“我也是夫……”
“你确定?”佐助空出的手按在鸣人丰满的胸前,“夫会有这个吗?”之后,手滑到下面,“你这里可是没有的,所以,你不是夫,只是妻。”
“你这个无耻的大混蛋,”鸣人拍开他的手,生气道,“不想和你胡扯,我要回家了。”
佐助偏把手放他肩膀上,而且还是两只手,伸着头凑近鸣人,本要教训他一番,结果,闻到了拉面的味道,“好啊,吊车尾的,俩孩子饿着肚子等着你回家一起吃饭,你却丢下他们独自去吃拉面……”
“我我我不是。因为我回来的路上遇到了卡卡西和伊鲁卡老师,他们邀请我一起去吃拉面,上次聚会之后,就没有一起吃过饭呢。”
“……这样啊,那就原谅你好了……等等,不对劲,他俩的房子,没一个和我们家同路吧,你居然会遇到他们……呵,我明白了,你们是在去一乐的路上遇到的吧,嗯?”
“……也也也不全是好不好?我,我解决了志乃的事情,是去一乐的。走到一半时,我我后悔单独去吃拉面了,真的,要折回来时,遇到他们的……我只吃了一碗……不相信的话,你可以去问问他们的……”
“回去了,小孩还在等你。”
“……佐助……”
佐助牵了他的手,“大白痴,走了,我们的孩子都要饿坏了。”
“对不起啦,佐助助助助。”
“……哼!快走了,笨蛋。”
*
佐助真是觉得鸣人笨到爆啊,志乃拿走了浴衣的照片,那证明他也看上了浴衣,只是不好意思对鸣人讲罢了,而鸣人竟然还把自己气了一顿。佐助一边数落他,一边用手指戳他额头,提醒他明天去火影塔了,让鹿丸把志乃和浴衣的名字都划掉。之后,两人又聊了卡卡西和伊鲁卡要小孩的事情,佐助表示明天就给大蛇丸去信,并让兜先做着准备。
别人的事情都有了着落,佐助开始办自家的事,他提醒过鸣人的,回家晚了会有惩罚,自然也是言出必行。鸣人绝对不要以女性的身体和佐助亲近,于是,两人在床上推搡的撕扯互相打压到半夜,最后以佐助的写轮眼迫使鸣人消停下来。
“大混蛋,你要硬来?”
“你不是还有意识的吗?只是没法再动手打架罢了,呐,鸣人,试试吧。”
“不要不要,我不要怀小孩儿。”
“其实,再有一个孩子,还挺不错的。我是这么觉得,你呢?”
“如果我怀小孩了,臭佐助,我要让大蛇丸把小孩移到你肚子里。”
“行,只要大蛇丸能够办到。”
事后,两人不好意思地别过脸,好大一会儿后,鸣人伸手戳戳佐助的肩膀,“喂,佐助,什么差别?”
“不都是你?”佐助侧过身子,依着鸣人睡,伸手抚上他的脸,“是不是,比我们以前的初次,更痛?我看到流血了……”
“差不多吧,反正都痛,感觉不是自己的身体了,没关系啦,明天就会好的。”
“那,会不会每次都要流血?”
“混,混蛋,我怎么知道,你这段期间不是有查过书吗?”
“书上是说初次会流血,但,漩涡一族不是和普通人不一样嘛,所以,我想,以后是不是每次都要这么痛。”
“明晚再试验一次不就好了?”
“鸣人,你这是在邀请我吗?”
“我只是做实验,你这个混蛋,我要是不小心怀孕了,绝对把小孩移到你肚子里。”
“我答应你的事情,也绝对会说到做到的。”
两人聊了一些少儿不宜的话题,之后又做了一堆后续工作,直到凌晨一点,这才相拥而眠。
新的一天开始了,依照以往惯例,欢愉之后的第二天,佐助无条件早起为全家人准备早餐和便当,然后,再喊鸣人和孩子们起床,今天也不例外。
鸣人的身体恢复很快,昨晚的痕迹全都消失不见,他迅速起床梳洗换衣服。以布缠胸这件事,他已经做的很熟练了,不再需要佐助协助也可以搞定一切。
佐助见他和平时无异,心下思忖,每次都要痛一次吗?超强的恢复力本是一大优势,但,漩涡一族的女性,岂不是活的很痛苦?
最终,经过佐鸣二人的亲身实践证明,漩涡一族的恢复力确实是无人能力,但,女性的特殊地方除外。因此佐助之前完全是杞人忧天,这也意味着他可以放心地和鸣人滚床单了,当然,这句话绝对不能让鸣人听到。
事实上,佐鸣没等到鸣人怀孕,鸣人便成功地解除了忍术。佐助在惊愕和忍术成功开心之余,更多的是恼自己的多事。
鸣人能够解除忍术,基本全是佐助的功劳,事情是这样的。
*
“青年忍者联谊会”,也就是“青年忍者相亲大会”的前两天,大蛇丸带着年幼的儿子见月,下属香磷、重吾和水月来到了木叶。本来,后三人是佐助的“鹰小队”成员,佐助回归木叶后,“鹰小队”解散,但,因四战立功,各国不再将他们划分叛忍,当时执政的五代目千手纲手,给予他们特权,可以自由出入木叶,当然,他们也可以和大蛇丸、兜一样,自愿选择做木叶忍者。因此,现在的香磷、水月和重吾,虽在大蛇丸手下办事,但,也归鸣人管辖,他们像普通的木叶忍者一样接任务,不定期做任务汇报,倒也过得十分惬意。大蛇丸是来帮佐鸣和卡伊的,见月自然是跟着家长走,至于香磷他们,也是来相亲的,虽然他们更多的是抱着旁观美女帅哥一饱眼福的心态。
火影办公室里,大蛇丸等一见到鸣人的新形象,都没忍住,一下子笑了出来,连重吾都不例外。水月和香磷更是激动地跑到鸣人面前,伸着手指摸鸣人的胸部,鸣人也一副好好的表情,更是助长了那两人的气焰,一边摸一边笑说,“好软好软啊,跟真的一样,重吾,大蛇丸大人,你们要不要摸摸看?”
重吾贯彻非礼勿视非礼勿摸的原则,满头黑线地立在原地没动,心道,他俩都没看到佐助周身散发的黑气吗?是不是都嫌命长?
正当重吾以为大蛇丸大人曾被佐助杀过一次,绝对不会干那种蠢事的时候,大蛇丸几步跨向前,戳了戳鸣人的胸,而重吾觉得他简直在戳佐助己的眼睛一样的严重与可怕,之后又听到他阴兮兮的笑,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鸣人君,听说你曾经变成这个模样色**诱自来也,嘻嘻,变不回来了吧,报应。”
“够了!”佐助挥剑将三人和鸣人隔开,他们也立刻把乱摸的手拿开了,佐助气愤地看了鸣人一眼,恼他不躲避,还跟着瞎起哄,一点自觉都没有,现在可是实打实的女人,被咸猪手袭胸什么的,简直无法容忍。之后,他又愤怒地看着那三人,“大蛇丸,你儿子还在场呢,你不怕教坏了?”
大蛇丸一挑眉,没所谓,小孩子只当是好玩了,然后莫名其妙地说了句,“遗传这么东西,就像天赋一样,有时候,再怎么努力也改变不了。”
鸣人他们是没有听懂大蛇丸的意思,但,感觉大蛇丸好像突然有些感伤,当然,他很善于隐藏,那表情仅是一闪而逝,快的让人误以为是看错了。
后来, 大家都聊了些“联谊会”的事情,还有卡伊的小孩之事,期间,鹿丸喊来了兜,萌黄则叫来了卡卡西,至于上课的伊鲁卡,暂时还没法到场。大蛇丸、兜和卡卡西单独到隔壁的房间聊造小孩的事情,其他人则八卦大蛇丸的孩子见月的另一位家长。
鸣人瞧见坐在沙发上安静地吃东西的银发小孩,拉过水月小声地问,“水月,你和见月什么关系?”
水月立即反驳,“没我什么事儿,别乱八卦,我也不知道他为什么是银发。”
“是兜吗?”佐助问道。
香磷推了推眼镜,肯定地说,“不是,他俩除了发色像,没有丝毫的相同之处,我可是能够感知的。”
“话说,我还真没有在音忍发现银发的陌生人,”重吾坚定地说,“四战后,大蛇丸大人回到音忍后,我们都一直在做医学研究,或者是做任务。”
萌黄挠挠头,“莫非是六代目?”
“对啊对啊,会不会是啊......”
“喂,鸣人,”鹿丸忍不住打了个哈欠,“虽然很麻烦,但我还是要说一下的,自从鸣子出生,大蛇丸就被你追杀的没敢回木叶,而六代目执政期间,也没有出过木叶村。现在,你做了两年火影,但,这个孩子可是四五岁了呢,怎么也对不上的吧。”
众人一听也是这个道理,而香磷也表示,见月和卡卡西确实没有发色以外共同之处,很快,众人又陷入了迷惑。他们把四战后还在世的知名银发忍者,不分男女的全都数了一遍,比如现任雷影达鲁伊。正在大家数人名的时候,鹿丸脑中灵光一现,心道,也许未必在世呢,否则,那个人不用大家猜,怕是早就站了出来,呵呵,大蛇丸啊。
大蛇丸、兜和卡卡西离开火影塔去了实验室,萌黄则带着见月和香磷等人参观忍者学校,大蛇丸曾表示,他家孩子今后要在木叶读书。
佐鸣和鹿丸继续埋头工作,后来,红豆老师、佐井和大和队长执行任务归来。首次见到鸣人新形象的红豆老师,先是笑岔气,之后又把咸猪手伸到了鸣人的胸脯上,按了几按,“嘛,嘛,手感不错啊,想当年你参加中忍考试时,我一度感觉你的声音像个女孩子,原来,还真是啊。”
鸣人火大,“才不是呢,我是男人。”
“男人的话,更让人嫉妒啊,发育的这么好,尤其是小樱,嫉妒死了吧。”
大和他们心想,这话幸好没让小樱听见,如果她在场,估计都要在地上开个洞出来。
“不,她才不嫉妒我,她躲我还来不及呢,所以,现在逃过水之国采药草了,还不敢回来。”
“这么说,暴力女就错过了相亲大会?那不是很可惜?以后不是要做老处**女了吗?嗯,真是奇怪呢,货真价实的女人,竟然嫁不出去,而像鸣人你这种冒牌货,”佐井又换上了招牌假笑,伸着右手食指和中指也在鸣人胸脯上戳了几下,“连胸都是假的女人,竟然总和真女人抢男人的关注呢,不过,现在的你,确实是比我见过的女人都漂亮,难怪......天......佐助君......”
佐井在伸手戳鸣人的胸时,鹿丸就知道要出事儿,但,佐井的性格,那是不吐不快,自然,吐了出来,就要承担后果,尤其是聚会之后的佐助,甚至反感佐井接近鸣人的时候。
佐助的剑这次直接拔了出来,挥向佐井的手腕,真是恨不得把他的手给砍下来,幸好佐井躲得快,而红豆也唏嘘不已,心道这个佐助真是不客气啊,他这是吃醋了吧,真恐怖啊。
佐井也不客气,拔了背后的刀,和佐助碰上了,顿时,火影办公室成了战场,期初,大家都挺想看看作死的佐井吃个教训的,但,两人打着打着,佐助居然用上了千鸟。众人一看情况不妙,佐井显然不是对手,鸣人的影分身抓住了佐助的手,鹿丸立即用了影子束缚术,红豆的潜影蛇手,三人一起束缚佐助,而大和则用木锭壁护着了佐井。
“佐助,”鸣人本体看着眼前的阵势,头都开始痛了,双佐一直处不好关系,佐井的嘴巴毒,平时一副调侃鸣人的小贱样,而佐助又正好受不了他的言行举止,两人偏偏还是上下级关系。鸣人叹了一口气,道,“嘛,不要打恼了,玩笑而已。大家都下去吧,佐助留下。”
众人离开后,办公室里仅剩下佐助、鸣人和影分身,鸣人解除了两个影分身,坐在椅子上看着暗部着装的佐助,他的左上臂还有暗部的纹身,感觉又帅又男人啊,再一看自己,长发大胸脯,怎么看都是个女人,顿时就蔫了。
佐助收了剑,但,怒气并没有消去,他转身看到趴倒在桌子上的鸣人,说道,“你一点自觉都没有,一个小时里,你都被五个人摸胸了,你还任他们摸,丝毫没有退避阻止的意思,鸣人,我告诉你,我很生气。”
“这又不是真的,大家都当玩笑的好嘛......还是佐助你内心里是把我当做女人的?如果这样的话,那我也很生气。”
佐助愣了下,他是挺好奇鸣人这样是否可以怀上宝宝,但,并没有忘记他本身是个男人的事实,而今,鸣人气愤又受伤的表情,却是真实地刺痛了他的内心,他的本意不是让鸣人受伤。
“对,对不起,我并没有那个意思,我只是,不想让别人碰触你,男人女人都不可以。我们要尽快解除忍术,我可以去水之国寻找小樱。或者,我们可以再试试,就是,你回忆下,你那天结印的情况,或许,场景模拟的话,也能找到解决办法,也说不定呢。”
本来打算大吵一架,甚至出去打一架的鸣人,听到佐助服软的话,竟是一时没有反应过来,直到佐助走近了,对他头上给了一下子,他才嗷的叫着跳起来,扑到佐助身上,“混蛋,你不喜欢他们开玩笑摸我,你可以对我讲的嘛。”
“大白痴,你别突然扑过来啊,”佐助口中这么说着,心里却是愉悦的,忍不住弯了嘴角,伸手把鸣人抱的更紧,“呐,鸣人,什么时候开始?”
“现在现在,我可不想后天的时候,在大会上还是这个模样现身,一点威仪的感觉都没有的好吗?”
之后,鸣人回忆当时的场景,闭上眼睛,依照记忆结印,而佐助就开着写轮眼,记录着他的结印。鸣人反复演示了好几遍,当然,最后一步错误结印,他已经不记得了。佐助只能靠他倒数第二步的结印手势,与小樱原本的最后一步正确手势相结合,再推断他的出错之处。
两人奋斗了一个下午,中间又有来汇报工作的忍者,又接见了星忍村的人,最后,佐助通过推算和指示鸣人试验,总算是找出了鸣人的错误结印,且,通过逆向结印,成功解除了女版鸣人的忍术。
佐助看着鸣人兴奋的手舞足蹈,虽然,身上的衣服都成了七分长短,裹胸布也掉到肚子那里,隔着衣服,就像是怀孕了一样,十分滑稽,但,鸣人开心,他也不由地欣喜,还十分自豪帮助鸣人解除了忍术。
据说,三天后,大蛇丸用鸣人的错误结印,让伊鲁卡变成了一个女子,经过检查,具备女子所有的孕育条件,后来,一个月多后,女版伊鲁卡就传出了喜讯,成功有了卡卡西的宝宝卡小西。佐助得知后,和鸣人商量着,让他再结印变一次试试,但,鸣人拒绝的十分艰巨,而佐助真是悔不当初啊。他嫌自己多事,心软,不然,就可以看到鸣人怀宝宝,会有第三个孩子,然而,宇智波家的人,绝不会那么轻易就说放弃的。
事后,卡卡西再次感叹——鸣人真不愧是意外性第一的忍者啊,今后,男男结合什么的,再也不用担心人类灭亡了。与此同时,大蛇丸、兜和小樱则又开始了另一项研究——女女生子,想想也是醉了。
鸣人解除了忍术,这对他来说,绝对是头等大事,于是,招来暗部,让他们通知所有在木叶的同期和老师们、纲手婆婆,再加上我爱罗勘九郎、奇拉比和大蛇丸父子及鹰小队,今晚一起去烤肉Q吧,他请客。
佐助默默地摸了下口袋,还好,钱包带了,嘛,大家聚聚也好啊,毕竟,这样的机会不多,而且,面麻的事情一来,那才叫真的忙到没空吃饭吧,回想打斑和辉夜,就知道未来的局面有多严峻了。
~~~~~~第7章完毕。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