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采涵

爱情不是一厢情愿,而是两情相悦。
相爱的才叫爱情,一厢情愿的只是叫单恋。
——送给火影大结局


唯有爱可写!

【佐鸣】我们共同的家 6

鸣人可以用变身术变回原来的模样,但,那需要一直使用查克拉维持变身才行,而且,遇到偷袭或者受伤什么的,还是要立即变回女版的模样。鸣人很苦恼,他不得不在佐助接俩孩子回来的前一刻,变成原本的模样,一家人吃了饭,又陪着小孩写家庭作业,待小孩洗完澡睡着后,他的变身术也撑不住了。他赶紧回了房间,解除变身术,趴在床上休息一会儿,胸前的两个多余的东西,实在很不舒服,他趴着睡硌的慌,躺着睡又压的呼吸困难。
“女人为什么要长这些东西啊,”鸣人在床上翻来覆去,怎么睡都不舒服,索性拿了睡衣去洗澡,他一脱掉衣服,看着镜子里的女性身体特征,真想把小樱拉过来暴打一顿,“小樱,你等着!”
佐助从孩子们的房间回来,鸣人正坐在椅子上擦头发,一边擦一边咬牙切齿念着小樱的名字。漩涡鸣人几时干过这种窝囊事啊,跟个女人似的,他气呼呼地一阵猛擦,“我明天就要去把小樱打一顿解恨。”
“吊车尾的,你会舍得?”佐助口气酸酸的,当初小樱刺杀他反被杀时,鸣人救下了小樱,导致自己的脸被毒苦无划伤,还抱着她在水上跑,躲避佐助的追杀,佐助是不会忘记的。他抢了鸣人手里的毛巾,轻轻地压在他的长发上,“有你那么擦头发的吗?你想变成秃子?”
“反正还会长出来。”
“那也会痛的好不好,白痴?”佐助说罢,顿了下,继续说道,“明天,我和你一起研究破解忍术的方法,任何忍术都是可解的,所以,也没必要气恼,再说了,你这样,也不影响什么,话说,还更像一个妻子。”
“妻子个屁,我是丈夫,妻子是女人才会有的称呼。”
“......也许吧,”可你现在就是个女人啊,当然,这后面一句话,佐助没敢说出口,不然,肯定又要和鸣人辩驳很久。他没再说话,只是认真是擦着鸣人的头发,盘算着接下来要做到的事情,首要任务是解除鸣人的变身术,然后,才能去拜访大蛇丸,当然,这中间,还有鸣人开发报复小樱的新忍术。
睡觉时,鸣人在床上翻翻翻,怎么睡都不舒服,佐助已经让给他很多位置了,可是,丝毫不够用的样子,终于,佐助忍不住了,伸手按住了他,“女人不都有胸的嘛,难道都像你这样,那不是要痛苦死?”
“我怎么知道啊,我是突然有的好不好,超不适应,呐,呐,佐助,我不会一辈子都这样了吧?”
“......笨蛋,谁让你开发那些奇怪的术,不然的话,小樱怎么会找你,都不找别人的?”佐助恶意地戳了戳鸣人的胸脯,笑说,“挺软的,像抱枕。”
“混蛋,别乱戳,真是恶趣味,讨厌到爆,你再乱戳,我戳你小弟弟。”
“你是嫉妒吧,因为你现在没有......呃.....白痴,你来真的......”佐助捂着自己的特殊部位,“吊车尾的,你是想守活寡吗?”
“哼,我这是警告你,大混......你干嘛......唔......”鸣人用力推压着自己亲吻的佐助,但,后者捉住他的手臂放在了头顶上。
“我很好奇你这样,到底会不会怀孕。”
“大混蛋,我是男人,怎么会怀孕,就算外面是女人,里面也是男人。”
“不试怎么知道啊,嗯,试一下啦......呃......”佐助的头被鸣人给撞了一下,顿时有种眼冒金星的感觉,他把脸埋在鸣人的金发里,“你这个,大白痴......我流鼻血了......”
佐助从鸣人身上跳下床,捂着鼻子去了浴室。鸣人也吓住了,这么不经撞,居然流鼻血了,他摸摸自己的,丝毫没有流鼻血的迹象,但,他担心佐助,还是开了灯,跳下床,抓了桌子上的纸巾去了浴室。
佐助仰着头,一手按在水池上,一手捏着鼻子,而眼前的水池里,还有不少血迹。鸣人连忙把纸巾按在了佐助的鼻子上,他没想到会这么严重的,当初,他用头撞守鹤化的我爱罗,用的力气比这大了好多倍,也只是把我爱罗彻底撞醒罢了。【他是忘记两人的脑袋都撞出血了。】
佐助坚持仰着头好一阵子,鼻子才没有继续流血。他清洗之后,接过鸣人搓的纸条,塞进鼻子里,鸣人看了看,噗嗤一下笑了,“我想到了大象。”
“那你要不要给我搓个1米长的纸条?”
“如果你需要,我自然会的。”
佐助白了他一眼,再次洗了手,说了句“回去睡了”,率先走了出去。鸣人撇撇嘴只得跟上去,心里思量着,佐助撞一下就流鼻血的娇嫩体质,才该变成女人吧。
鸣人还是睡不着,又在床上翻来翻去,佐助无奈,对他用了写轮眼,终于消停了。佐助抬手抚上鸣人的脸颊,这样的鸣人,确实娇美了许多,但,还是原本的模样更顺眼,他在鸣人唇上落下一吻。明天,还是先找小樱比较好,取了她的忍术开发卷轴,才能在她的忍术理论基础上找出破解之法。
次日清早,佐助起床给全家人做早餐,还要准备两个孩子的午餐便当,他一时忘了鸣人的情况,像往常一样走开,忘记锁门了。他刚把早餐端上餐桌,楼上便传来鸣子的尖叫声,他瞬身到了楼上,鸣子站在床边,指着长发女版鸣人尖叫,而鸣人被吓醒之后,还没有完全清醒,他已经忘了忍术的事情,只是疑惑地望着鸣子。
“哇,你你你你是谁啊?你为什么在爸爸们的床上?”
“鸣子,他是鸣人,”佐助蹲下来,揽着小女儿,望向鸣人的时候,忍不住又加了句,“所以说,鸣人是你们的妈妈啊,这就是他原本的样子,看,鸣子是不是特别像妈妈?”
鸣人正待发怒时,只见鸣子“嗷”的一声后,挣脱佐助的怀抱跑掉了,在两人还没有搞清楚状况时,鸣子扯着还穿着睡衣、嘴巴一圈牙膏沫的面麻来了。
“看,妈妈的长头发,还有咪咪,兜伯伯说的是真的耶,鸣人爸爸真的是妈妈呢。”随后,鸣子朝着鸣人扑了过去,鸣人连忙伸手接了她,“妈妈妈妈,今天你和爸爸一起送我和哥哥去学校吧。我跟同学说你是妈妈,同学都不相信,他们总是偷偷叫我‘小骗子’,我要证明给他们看。”
“......”
“......”
佐鸣两人愣怔片刻,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平时,兜对面麻和鸣子讲过鸣人是他俩的妈妈。俩小孩一直是半信半疑,而且,还试探过鸣人几次,无奈鸣人坚决不承认。
七代目火影漩涡鸣人是个男人,这是众所周知的事情。可是,鸣人若不去忍者学校,并且承认他是鸣子和面麻的妈妈,那么,同学的眼中,鸣子就会一直被同学暗自称为“小骗子”。
如果鸣人承认了他是妈妈,他想想都头皮发麻,虽然,他是鸣子生物学上的妈妈,但他不是女人,怎么承认?
鸣人拼命地摇了摇头,如果承认了,那他以后会被朋友们、木叶村民天天开玩笑揭黑历史吧?可是,他无法忽略鸣子祈求的目光,他敢肯定,只要他说个“不”,鸣子绝对会伤心地大哭。可能,她也不会再和他分享秘密了,再也不会把他当成靠山,鸣人一想到他可能不再被自己的孩子需要,心便抽痛了一下。
“好吧,我答应你,但,鸣子,不准有第二次。”
“嗯,”鸣子重重地点了点头,随后又用小手紧抱着鸣人,开心不已,小脸红扑扑的,小声地说道,“谢谢妈妈,我爱你。”
“啊?啊,爸……妈妈也爱鸣子。”
面麻没像鸣子那样激动,但,心情确实非常愉悦的,因为他再也不用疑惑自己的出身问题。小孩子的认知里,正常的家庭都是有一个爸爸一个妈妈,他们的同学家里都是这样。拥有两个爸爸却没有妈妈的事实,也困扰了面麻很长时间。他和鸣子无意间告诉了兜,而兜告诉他们,鸣人就是妈妈,所以,才会有两人联合试探鸣人之事。而今,他亲眼看见鸣人的“真面目”,他和鸣子一样,瞬间相信了兜的话。
佐助抬手拍拍面麻的头,“面麻接着洗漱,然后换了衣服,快点下去吃早餐。鸣子已经准备好了,就直接下去吃饭,今天特例,准许你们先吃饭。”
孩子们开开心心地跑掉了,鸣人一下子瘫倒在床上,有气无力地说着,“我这脸,算是丢光了。”
佐助轻叹一口气,却是没再接话,他去阳台上收鸣人的新衣服,不怎么干,他只好用了个小小的火遁。
鸣人的新衣服比较中性,就是一套运动装,和少年时期的衣服款式相同,但,颜色却是深蓝色,衣服上绣着漩涡的家徽。佐鸣虽然结婚了,但,作为火影的鸣人是不可能跟着佐助姓的。同时,两孩子中的面麻姓漩涡,原因是鸣子姓漩涡的话,容易和鸣人混淆,但,两小孩又都是宇智波家族的衣着打扮。
“忘了一件事!”
“什么?”鸣人一把扯掉睡衣,丰满的胸部一下子弹跳出来,他本人却毫无自觉,抓了自己的忍者网衣就朝头上套,却被佐助抢了过去,“混蛋,抢我衣服干嘛?”
“你,你前面那两个怎么处理啊?需要穿女士内衣的吧,不然,会晃,吧,但是,我忘记买了。”
“女士,内衣?”鸣人无语至极,“我又不是女人。”
“你现在的特征是女人,”佐助扶额,“总得考虑别人的感受吧,你这样出去,那些男人们会受的了?”
“……混,混蛋,有布没?拿布来。”
“怎样?”
“缠着就不会晃了。”
最后,鸣人在佐助的帮助下,用布缠着了胸,虽然不会再晃动了,但还是很丰满。他套上忍者网衣,又穿了外套和裤子,至于头发,不可能整成装嫩的双马尾,鸣人想了下,扎成了鼬的发型。佐助挑了挑眉毛,倒也没说什么。
*
佐鸣站在两边,中间牵了俩小孩,从家里出去不久,便引起了街上邻里的注意。他们讶异,七代目大人怎么没一起送孩子?不对,那个金发蓝眼的女人是谁?她怎么会从火影家出来?她怎么那么像七代大人?众人心里疑问重重,却也只是简单地打了招呼,直到他们走远了,这才聚在一起讨论起来。
鸣人笑说,“他们肯定以为我是你娶的小老婆呢,哈哈哈哈。”
“那为夫今后就叫你‘小老婆’好啦。”
“滚。”
“不是你说的吗?”
“我说和你说不一样。”
“有什么不一样啊?反正不还是咱俩?还能把你喊变成其他人不成?”
“我是……”
又遇到了惊愕不已的村民,当然,也包括被女版鸣人的美貌迷住的男人,鸣人只好住嘴,看着佐助他们和他熟悉的村民打招呼。一路上都是这样,而鸣人只是沉默地站在一旁,这种感觉,只是别扭死了。
终于到了学校,鸣人才知道,刚才那些都不算事,重头戏在后面等着呢。鸣子开心地拉住鸣人进教室,站在讲台上,大声地对同学和班主任介绍她的妈妈,也是木叶村的七代目火影。
“孩子们好啊,”鸣人常来学校看孩子们的学习情况,也常和他们打成一片,但,他是第一次以女版形象出现,他感觉全身的血液都在往上涌。他不知道脸有没有红,只是轻咳一声,缓解一下紧张且尴尬的现状,“咳,那个,我是你们的七代目火影。嗯,也是,也是,也是,面麻君和鸣子酱的,的,嗯,妈妈。那个,孩子们今后,可不能,再讲鸣子酱是‘小骗子’啦,鸣子酱为此很伤心的。”他瞥了一眼门外的佐助和面麻,见佐助以手握拳抵在嘴巴偷笑,面麻则兴奋的小脸泛红。他又气恼又不断地自我催眠――我只承认是妈妈,可没承认是女人。之后,他又飞快地说了句,“孩子们要好好学习啊,我就先走了”,话音未落,他便用瞬身术离开了。
“啊!”
鸣子的班主任也是佐鸣当年的男同学,还曾经欺负过幼年的鸣人。他和其他村民一样,现在对他们的英雄火影超级崇拜,但,他的男同学漩涡鸣人竟然是个女人,一下子颠覆了他二十多年的认知。
孩子们一边惊愕他们的火影是女的,而且还很漂亮,一边则对鸣子道歉,不该私下喊她“小骗子”。
――咱们的英雄、七代目火影是个超美的女人,她是鸣子和面麻的妈妈!
消息像长了翅膀一样,飞快地传遍整个校园,又迅速传遍木叶忍村。
“啥?七代目大人是女的?”
“怎么可能,我们从小看到大!”
“你们见过他初生的模样吗?反正我是没见过。”
“……也是,恐怕只有已逝三代大人和两名护卫见过,但,无从求证了。”
“听说人柱力只能是漩涡一族的女性担当,比如水户大人和玖辛奈大人。所以……”
“所以,七代目大人也是女人。”
“这么说,七代目大人从小到大,衣服都穿的很保守,原来是为了怕暴露身份啊。”
“原来面麻君和鸣子酱不是忍术所生啊,天!!!”
……
整个木叶村都在热议鸣人的性别问题,传到朋友们耳朵里,他们大叫不可能。因为男孩子曾多次和鸣人一起洗澡的,但,马上有人指出,也许那个是鸣人的影分身加变身术。朋友们顿时闭了嘴,男性们,可都被鸣人的影分身看光了呢,不过,话说回来,女版鸣人可真漂亮啊。
『这么多年,我暗恋的人竟然是个女孩,真是……』雏田感觉一阵头晕眼花,随后,竟是晕了过去。
鸣人快被外面的热议淹没了,朋友们也争先恐后地跑来询问情况,鸣人对他们解释,还告诉他们可以问小樱、鹿丸、木叶丸和萌黄。可是,那几个人全都不在场啊,尤其小樱,她早就躲了起来,当然,他们可以去求证。佐井点头叹道,原来鸣人真的没有小鸡鸡啊,这种全世界只有自己看透真相的感觉真不是一般的好。很快,志乃又发问了,那他为什么在忍者学校承认他是面麻和鸣子的妈妈,这可没谁逼他吧。
鸣人又是一阵解释,打发走了满腹疑问的朋友们,转眼间发现他家周围有不少好奇的村民,他们都想看看女版鸣人的模样。一开始,佐助还只是觉得好笑,但,到了晚上,面麻和鸣子都睡了,那些人还是伸着头朝他家窗户里巴望时,他的心情真是瞬间差到极点。他讨厌私生活被人窥视,所以,他让佐井把暗部都撤走了,而今,这些村民的举动,比起单纯保护火影及家人的暗部令他更加烦躁,他无法做到视而不见。
佐助提着剑朝外走,但被鸣人拦住了,“混蛋佐助你干嘛,他们只是好奇而已,你不会要把他们杀掉吧?”
“我只是吓吓他们。”
“你确定?再说了,反正现在已经这样了,全木叶都在传我是女人,我再说什么,他们也未必信,我想好了,躲着根本不是办法,明天,我就去上班,兴许还可以和聪明绝顶的鹿丸讨论下解决方案。我告诉你哦,要是你伤害了无辜的村民,我不会原谅你的。”
佐助不悦地挑了挑眉,倒也没反驳什么,鸣人的心里,木叶村是他的命,他比谁都清楚,因此,将剑插入剑鞘,沉声道,“我明天去把小樱揪出来,对了,你的仙人模式,不是可以感知的吗?”
“没用的,小樱知道我的招式。”
“......休息吧,我设结界。”
“嗯。”
*
次日,佐鸣照常送面麻和鸣子去学校,特意慢悠悠地走在大街上,如他们的猜想,必经之路上偶遇大批的木叶村民,当然,必须当做不知情。之后,佐助背着剑去找小樱了,鸣人则回了火影塔,开始了一天的工作。
佐助把木叶村翻遍了,也没能找到小樱的踪影,仿佛她不在村子似的。鹿丸的提醒下,鸣人才想起来,几天前就批准小樱去水之国采一种罕见的药草了,只是,变身术的缘故,小樱提前启程,躲避灾祸去了,至少需要一个月的时间才能回来。
佐助听到鸣人的转述,顿时火冒三丈,他可是辛苦了一天,结果被告知做了无用功,怎能不发火?他问鸣人是否在小樱身上留有飞雷神术式,鸣人摇头表示没有,他曾经是想过留飞雷神术式追小樱,这样,他随时都能到小樱身边,但,和佐助一战后,没多久,两人就开始交往了,他自然也就忘记了小樱的事情。
等待小樱归来的期间,鸣人已经逐渐习惯当“妈妈”,木叶村民们早已没了好奇心,不再围观他的新形象,总之,忍术虽然没有解除,但大家一切安好,除了佐助。自从鸣人变成了女版形象,坚决拒绝佐助的求欢,原因是他怕自己内在也变成了女人,会像女人一样生小孩,那样,他会崩溃的。
各国来木叶相亲的适龄忍者们已陆续抵达木叶,把鹿丸萌黄忙的不可开交,鸣人只好把卡卡西老师、乌冬、井野、天天等人也调过去帮忙,安排众人的食宿。这些人本来是来木叶相亲的,但,每个人都问接待人员一个共同的问题“七代目火影大人真的是个大美女,不是男人吗”。鸣人的忍术没法解除,接待人员只说这是火影大人的私事,但,这种说法,显然是勾起了他国忍者们更大的好奇心。
奇拉比带着徒弟和雷之国的相亲忍者也来了,不过他不是来相亲的,他是来看美女,并且验证外面关于“漩涡鸣人是女人”的传言是否属实,当看到鸣人束在脑后的长发,胸前的丰满,他激动的手舞足蹈,“YOYO~原来鸣人真的是个beautiful woman ~YO~咪咪和纲手的一样大......”
“比大叔!”鸣人气恼,“你该庆幸纲手婆婆不在这里,不然你现在早飞出去了。”
“YO~她不在哦~你的咪咪是真的还是查克拉构造的YO~”奇拉比向前走了一步,伸着一根食指戳了下鸣人丰满的胸。虽然隔着衣服,鸣人也没觉得有什么,反正他不是女人,但周围的人呆愣了,这不是当众调戏良家妇女吗?尤其是佐助,他当场就怒了,伸手把鸣人拉到身后,怒视着奇拉比,而奇拉比还后知后觉地说道,“感觉像真的YO~很软~!”
“奇拉比,信不信我立即杀了你?”
“嗯?”比疑惑。
“干嘛啊,佐助,比大叔都没有追究你以前的断足之仇(章鱼脚),你干嘛要杀他啊,混蛋,真是的,”鸣人又把佐助拉到身后,仰头对奇拉比说道,“别和佐助一般见识,他最近内分泌失调,所以人有些神经质。比大叔,我让乌冬带你去住的地方,等我忙完后,再去拜访你啊。”
奇拉比还没走出火影塔的大门,鹿丸带着风影我爱罗和勘九郎、徒弟茉莉、浴衣一起来了,佐助的神经立即绷紧了,在他的心中,我爱罗是特大号情敌。四战开始的动员大会,我爱罗那段震撼联军的演讲,佐助没在场,却是从周围忍者口中得知了全部,鸣人和我爱罗的关系好到让他嫉妒。此刻,鸣人还关起门,和我爱罗独处一室,佐助和大家一起站在走廊里,听着茉莉和浴衣小声地议论着“火影大人是男人的时候就好帅了,现在变成了女人,好漂亮啊,是个男人都会被她迷倒的”,更是气恼地握拳,恨不得破门而入。
——吊车尾的,你到底有什么重要事情要谈,还要单独谈?
一刻钟后,我爱罗出来了,看了佐助一眼,微微点了点头,之后,看了眼浴衣,便对鹿丸说道,“我们住你家,走吧。”
“啊?好,”正在神游的鹿丸连忙点头应了,开玩笑,这是自家两个小舅子,他敢反应慢了,准备回家领教自己老婆的那把大扇子吧,“那就先回去歇息吧,佐助,我们走了。”
佐助仅是点头示意,随后,不待我爱罗他们离开,便一步跨进门内,关上门,快步走向鸣人,后者正在翻看文件,见佐助走近了,他挑了下眉毛,“咦,佐助,你怎么没去送送我爱罗?”
“有必要那么多人去送吗?”佐助双手按在桌子上,俯身看向鸣人,满脸的不悦,“吊车尾的,有点自觉好不好?”
“什么呀?”鸣人疑惑不解,抬头望向佐助,两人离的更近了,佐助贴过去,在他唇上吻了一下,“你这家伙……”
“我先去接孩子,路上会顺道买菜,你下班后直接回家。若是四处乱逛,招蜂引蝶,晚上小心点,大白痴。”
“凭什么,你个大……”
佐助不等鸣人吼完,他已瞬身离开了,鸣人拍着桌子吼,“发哪门子的神经啊,我还要找志乃,给他牵红线呢。回家迟一点是必然的吧,我都让暗部约了志乃。”
――哼,我就偏不听你的。
~~~~~~第6章完毕。

评论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