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采涵

爱情不是一厢情愿,而是两情相悦。
相爱的才叫爱情,一厢情愿的只是叫单恋。
——送给火影大结局


唯有爱可写!

【佐鸣】我们共同的家 10

次日清晨,大家陆续醒来,跑到水边洗漱,还时常遇到其他队的人,鸣人他们也早早施展了变身术。
鸣人的队伍,吃的早饭是昨天购买的食物,吃完后,一起收拾了帐篷和睡袋,放进了储物卷轴,收在了卡卡西的背包里。
鸣人的队伍是最晚出发的,他们不想走在前面,被其他人早早发现。昨天,他们之所以这么快追上其他人,除了本身对地形的熟悉,还有佐助、大蛇丸和兜通灵蛇驼着大家走的缘故。今天,每个人都需要自己走,包括两个小的,为防止大家支撑不住变身术,鸣人临行前还特意找纲手婆婆拿了药丸,变身之后,每人各服一粒,变身术可以多维持四个小时。
鸣子不服气面麻变身之后还比自己高的事实,她问面麻为何一直比自己高。面麻回答说因为他是哥哥,比鸣子更大一些。
鸣子仰头问旁边的佐助,“爸爸,我想当姐姐,要比哥哥高。”
佐助轻轻一笑,小孩子天真啊,出生的先后,谁能控制?他抬手抚上鸣子的头发,她现在是散开的红色长发,和香磷一个颜色,“面麻七岁你六岁,他比你先出生,自然是哥哥。”
“可是我现在想做姐姐,我想要8岁怎么办?”
“呵,鸣子,那你也可以和面麻商量,你俩换换年龄不就好了?”
佐助本是开开玩笑的随口一说,鸣子却当了真,小跑着追上前面的鸣人和面麻,非常认真地和面麻商量换年龄的事情。
面麻不可思议地望着鸣子,这么幼稚的想法,估计也只有自家妹妹想的出来,于是,毫不犹豫地拒绝了。
“面麻君拒绝了鸣子酱,其实,等于嫌弃佐助君的想法啊。”
大蛇丸嘻嘻地笑着,惹来佐助的白眼,他也不在意。他想到自家的儿子,时常问他类似的幼稚问题,纵使聪明如大蛇丸,也不能让答案令儿子完全满意。
卡卡西走在最后面,他看着前面争辩的两小孩,还有佐助鸣人的劝说场面,感觉这一家人四口,真是热闹啊。
“兜和乌鲁西的孤儿院,想必天天如此吧,大蛇丸桑家里也这样?”卡卡西问前面的三人。
“差不多,不过,都是水月和香磷在闹,我家孩子坐在一旁,边吃东西边看戏。”
“可真是深得遗传啊,如此淡定的个性。”
兜说道,“话说见月君一出生就很安静呢,不是很像他父亲呢……”
大蛇丸飞速望了兜一眼,后者立即噤了声,而卡卡西也瞬间明白了。这个见月,原来和面麻一样的出身,大蛇丸的那位确定是个男人,但,他是谁呢?
“卡卡西桑家里,以后也会很热闹的,”兜又说道,试图岔开话题,“咳,不过,佐助君说,先别告诉鸣人君。”
“为什么不让告诉鸣人?”卡卡西思忖了下,忽然说道,“佐助想要新的家庭成员了?”
“嘛,嘛,是吧。”
“够呛,某些时候,鸣人还是很难骗的,何况,他可不是从前的吊车尾啊。”
“佐助君不是有写轮眼的吗?”
“……”卡卡西无语,不会是来个月读啥的吧?他望向前方的鸣人,忍不住叹息,鸣人这一辈子,是要被佐助吃的死死的啊,“水门老师,玖辛奈师母,我,对不起你们啊,没能够及时阻止他俩在一起。”
“嘛嘛,四代和玖辛奈大人,未必能够阻止的了啊。说不定,玖辛奈大人还会助推一把呢,听说她和宇智波夫人是好姐妹。”
“是啊,美琴夫人比师母大三岁,他俩本来不认识的。老师有个宇智波的同桌,师母和老师恋爱后,两人也时常会去宇智波族地,和那个同桌一起玩。久而久之,师母在宇智波族地认识了美琴夫人,两人成了好朋友。”
乌鲁西问道,“四代大人的同桌是富岳大人?”
“不是,”大蛇丸接道,“富岳比水门和玖辛奈大8岁,玖辛奈来木叶时将近9岁,富岳都已是独当一面的忍者了,连美琴都已经是个下忍了。”
“哦,原来是这样,难怪鼬桑比同是头胎的鸣人大人那么多。”
卡卡西几人讨论着过往,佐助鸣人一家争论着现在,最终,面麻和鸣子交换了年纪,但他拒绝喊鸣子为姐姐。
两个小时后,各团队陆续抵达中央塔。鸣人他们也一直保持着变身术,作为男女比例严重失调且高颜值的最后一支抵达的队伍,全场都不由自主地关注他们,人群中爆发出惊叫声。
“看,就是他们,”佐井对着小樱几人小声说道,“各个都是好样貌吧。”
“我感觉,”红豆不由地皱了眉头,她脖子里还有大蛇丸的天之咒印。虽然,不会有什么影响,但也不可能除去,只要大蛇丸出现,她都会有所感知,“大蛇丸大人好像在呢。”
“怎么可能?”天天说道,“他应该和火影大人他们在一起。那个棕色头发的人,感觉在努力憋笑的样子。”
“那个红发女孩好漂亮啊,眼睛好大好亮。”
鸣人他们听到人群里传来的议论声,也不搭话,径直走到楼梯处,之后,在众人的注目下,走到了二楼观礼台。
香磷望着他们,推了推眼镜,心下已经明了,呵,果然!
“大家好,各队都到了吧?”棕色头发的青年男子,声音洪亮地问道。除了香磷和我爱罗,再有因为感觉到熟悉感悄悄开白眼看查克拉的花火,众人都在议论,那是谁啊。鸣人也不在意,“啊,忘了说了,解,”一阵白烟过后,变身术解除了,“不好意思,大家好啊!”
“啊?!”
小樱第一个尖叫起来,这个超帅又有气度且带着些许冷酷的男人,竟然是鸣人的变身术。她好想说“不要解除,就这样保持着”,但,一想到自己的前科,立即闭了嘴。如果,棕发的是鸣人,他左后方的黑发面瘫,不就是佐助了?红发的美女是谁啊?井野吗?不对,她正在工作,莫非是雏田?那么,其他人,那戴眼镜的黑发男是谁啊,志乃还是兜?剩余的……
“什么?火影大人!”
“火影大人不是已婚吗?”
“好伤心啊,居然是已婚的火影大人!”
……
台下的议论声此起彼伏,鸣人连续说了几句“安静”,下面的议论声才逐渐压了下去,“大家,这两天还不错吧?不好意思,我们只是想知道大家的情况。嘛,整体还不错了,就是某些队里,队员之间有点小摩擦,不过也并非大事。好了,接下来,我就代奈良参谋宣布下一个活动吧。”
“你们的队伍全都要打散,若不舍得意中人分到其他队伍里,请在晚上六点前,前往火影塔会议室向参谋和助理做登记。我们下一个活动的规则是这样的,双方互为意中人的,将参与特制的活动,负责人是犬冢牙,日向雏田,油女志乃和浴衣。剩下的成员将会打乱重组,参加下一个活动,且,单方面确定意中人的忍者,将会和意中人编在同一个队伍。明早上午十点,大家前往火影塔前面的广场,开始下一个48小时吧。好了,大家……”
『鸣人!鸣人!新情况!』
鸣人的意识里立即传来井野的声音,他在意识里问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鹿丸,快来解释!』
『啊,虽然有点麻烦,我还是转达一下纲手大人的话,她说……』
鸣人听了鹿丸的话,兴冲冲地朝大家打了个响指,之后,大声地宣布道,“五代目火影纲手大人让我给大家带个话,她将会用千手家族的财产,给前十对结婚的新人各送一份大礼,不分国界。哎哎哎,大家先别激动啊,纲手婆婆虽然赌运差,总是输钱,但,她也是一个大富婆啊,向来都是大手笔。所以,大家,努力冲向结婚前十名吧!!!”
大蛇丸轻声说道,“真是不容易,纲手竟然没输光家产。”
“哟,大蛇丸,我纲手婆婆已经近十年没赌博了。哎,话说,我这里还有好色仙人的巨额财富没动过呢,我一直不知道该怎么操作他的财产,要不要也做点什么啊?好色仙人一定会很开心的。嗯,做点什么呢?要不,孤儿院,医院,学校,然后,活动结束后,请成功牵手的人参加温泉度假?”
“很好的决定,自来也会开心的,这四件事,都是在为大家造福。”
随后,鸣人立即宣布了他的设想,将三忍之一自来也大人的遗产进行捐赠,惠及木叶和本次牵手成功的忍者。后来,鸣人以火影的名义,向全木叶村民告知此事。大家都感动不已,多年来,他们也始终铭记这位一生都献给了木叶村的自来也大人。
事情宣布完毕,佐助等人纷纷解除变身术,又引得众人一片惊叫。当发现还有火影家的两小孩,刚才对着面麻和鸣人蠢蠢欲动的众位,此刻真是倍受打击,纷纷感叹,火影大人太坑了!
简单的汇合结束后,暗部人员的带领下,一行人浩浩荡荡地往回赶。不过这次走的是幻术隔开的林中捷径,行进速度自然快的多了。
鸣人的队伍,我爱罗小樱和香磷他们的队伍,走在最后方。卡卡西通灵出最大只的狗,给面麻和鸣子当代步工具。一路上,大家讨论着接下来的活动,猜测那些人会先脱单,好不热闹。
*
次日上午,火影塔前的广场,众人再次聚集,又有村民放下手中的工作,前来广场上围观。
“大家好,我是火影参谋奈良鹿丸,旁边是火影助理萌黄。下面,由我俩来公布分组名单,先是双方均互生好感的人员名单,我会将两人都念到一起的。”
众人都很期待,又很紧张地等着名单公布,据说,这份名单的全部内容,即使火影大人都没有看到呢。
“哟,不少熟人啊,果然是日久生情吗?奥摩伊和卡茹依,比大人的两位徒弟啊,真好,欢喜冤家啊。”
人群里一阵欢呼与掌声,纷纷给予二人祝福。
“YO~原来轻和重私下交往~让我这师父很是心伤~为何不提前对为师讲~”
话虽如此,奇拉比还是很开心的,同门变情侣,亲上加亲啊。
暴力卡茹依难得露出小女子情怀的一面,害羞地低下头,跟在奥摩伊身后,走向雏田四人的面前。
鹿丸一口气念了二十七对说道,“啊,挺多的嘛,很好,差不多每支队伍都出一对啊。这么说来,如果没有这次的联谊会,不是要有很多对双向暗恋却没法走到一起的人?真是不敢想象啊,那样该是多么遗憾的事情。不过,貌似,名单上就这些了呢。大家,遇到心动的人,记得勇敢点啊。呵呵。”之后,他低头向下面看了看,佐井的脸色真是更白了啊,这一吓,还真有效果呢。
“咳,大家,其实还有的啊……哟,都别‘切’我啊……下面,我接着读啊。大家认真听,我只念一遍。”
剩下的人全都竖着耳朵听名单,尤其是已有目标人物的,省怕漏过了自己的名字。集体紧张的手心出汗什么的,恐怕一生中也只有这么一次吧。
“春野~樱!”
小樱猛地抬起头,之后又“唰”地一下看向佐井,后者紧张地吞了口水,是自己吧,一定是自己吧。
鸣人“哦”了一声,之后紧张地等着鹿丸继续念名单,他想知道小樱的幸福是谁。此刻,小樱的父母都在场上等待着,鸣人默默地祈祷,希望,那个人是本村的,这样,大家就不用分开了。
“佐井!佐井!佐井!”
鹿丸一下子喊了三遍,省怕大家听错了,佐井听到自己的名字,竟是有瞬间的眩晕感。
――一定是晒太久太阳的缘故!
“哦,小樱酱!佐井!”鸣人比当事人还激动,佐井虽然嘴欠,但人品没得说,目前来说,他俩真是再合适不过的了。不过,喜欢了小樱十多年的小李,应该很伤心吧。
小樱的妈妈几乎喜极而泣,她心中的大石头终于落地了,再也不用担心小樱嫁不出去了,而且还是同队的优秀男孩,真好。
卡卡西摸着下巴,看了眼旁边的佐助鸣人,再看向下方的小樱佐井,感叹道,“嘛,都要成家了呢,卡卡西班没怎么分开,真好啊,就差天藏了。”
木叶的朋友们都很为两人开心,尤其井野,她是直接从塔顶跳了下去,抱着小樱不住地流泪。早年两人一起喜欢佐助,后来,佐助离开了,大家长大后,小樱和鸣人关系超好,她对鸣人也是体贴有加,一度,井野觉得小樱也喜欢上了鸣人,和鸣人在一起也是非常幸福的事情。不料,最终的结局竟是佐助和鸣人在一起了,真是让人万分震惊,却又找不出丝毫的反驳理由。毕竟,他俩之间的关系,第三个人完全无法介入,也只有他俩才能配的了对方。
小李在原地愣怔了片刻,先是佐助,再是鸣人,最后是佐井,早知道的结局。他们每一个人都比自己优秀,获得小樱酱的关注也很正常,而我,努力的还不够。
“李,”天天抬手拍在小李的肩膀上,悄声说道,“今天一起去看看凯老师吧,”小李最听开凯老师的话,如果是他安慰的话,一定更有效果。
“嗯,天天,可以的。啊,小樱酱和佐井君都那么优秀,真配啊。”
“李,你也很优秀,像凯老师所说的一样,努力型天才,我们都认同你了。”
“谢谢你,天天。”
李等人目送佐井牵着小樱的手走向雏田他们面前,默默地祝福二人。
井野对小樱比着口型,宽额头,加油,争取做第一个结婚的啊,不,不能比我早,你只能比他们早。
哼,绝对比你早,活动结束就结婚,我还要拿下师父的大礼呢,小樱也对井野比口型。
鹿丸看向最后一组,他叹了口气,真是好为难啊,怎么陈述呢?
“大家,安静下啊,下面要念的这组,比较特别,我特别说一下,大家不要乱想。他们同甘共苦十来年,几乎从未分开过,他们是最好的朋友,也是最亲的家人。未来,他们也不想分开生活,因此,接下来的活动,他们也希望一起参与。他们是三个人,大家不要想错了,其中两人互相好感却又时常干架。男孩毒舌女孩暴力,那一拳打下来啊,普通人肯定是脑浆四溅,还好,男孩不是普通人啊。他们还有一个高大内向却心细如发的好友,他说‘我本因他俩而参加活动的,我知道他俩都来这里做登记了。我不想离开他们,所以,希望和他俩一起参与剩下的活动,不然,我只能退出,在外面等他俩了。’我想说的是,他们三位一定不知道吧,各自交上来的登记表,填写的均是三个人的名字。啊,想必大家知道他们是谁了吧,呵呵,掌声送给三位一直同甘共苦的朋友。天秤重吾,以后,那对欢喜冤家鬼灯水月和漩涡香磷,还劳你多费心啊。”
台下掌声雷动,三人亦是很感动,鹿丸想,所谓的不抛弃,大概就是这样吧。
佐助、大蛇丸、兜也都微笑着看向他们,十一年了吧,他们分开的时间不足半年。重吾容易失控,水月香磷总是内讧,但,这么多年来,他们始终都是一个坚不可摧的整体。
“真好啊,香磷。”
鸣人看着香磷火红的发,不由地想起意识空间的母亲,还有师兄长门,他血缘最近的族人。当年,他努力地帮助鹰小队免除叛忍头衔,不仅因为他们的功劳与佐助的关系,他还希望救下唯一的漩涡族人。
“鸣人,谢了!”
“嗯?”鸣人看向佐助,他今天没戴面具,但,此刻跟戴了没区别,脸上看不出面瘫以外的东西来,“突然说这个干嘛?”
――让他们能够公开站在这里,不受外界的排斥。眼下的忍界,还不错,所以,我要谢谢你,
鹿丸只好数次喊话让热烈讨论的众人安静下来,之后开始进行下一项,由他和萌黄宣读新组名单。
两人一口气念完了所有人员分组,大家发现,别说是原队伍成员了,就是本村的人,都很难碰到一起。比如我爱罗,他看了一眼其余七人,全是外村的,一个都不认识。大家都没戴护额,很难分辨出所属忍村。我爱罗见队友们都像初次见面的样子,瞬间明了,八名成员来自八个忍村,那位姐夫,把人分的可真开啊。
活动是明天才开始的,我爱罗打算和队友告别,去找勘九郎。他比自己幸运,至少有个熟悉的茉莉做队友。他正要转身时,旁边传来一声,“风影大人请留步。”
声音似乎听过了,我爱罗微微侧目,见是一个金色头发戴眼镜的女孩喊自己。他依然面无表情,心中想着,这种联谊会,真是的,对自己根本不起作用,手鞠真是多此一举。思及此,面色又冷了几分,“请问何事?”
女孩子似乎被他冰冷的神色吓到,再加上周围新队伍好奇的打量,她更不好意思了,只是连忙鞠躬,话也说不流利了,“谢,谢谢相救。我是蕖,来自,来自泷隐村,我们的,的的村长是飞沫大人,请,请多多关照!”
我爱罗眼睛微睁,原来昨晚是她,难怪声音像是听过,“没关系,举手之劳而已,换作别人也会的。以后同队,也请多多关照了……对了,你认识芙吗?七尾人柱力。”
“……”蕖的表情一滞,随即,头低的更狠了,小声说道,“她是我的孪生姐姐。”
“……”
我爱罗非常惊讶,这么巧嘛,他不由地打量蕖。一身长袖海蓝色长裙,金色的头发,颜色介于鸣人和手鞠之间,偏白的肤色,戴着一副近视眼镜,黑色的瞳,样貌清秀,却是和芙一点都不像呢。
“一点都不像。”
“嗯,听村里人说,我比较像父亲,芙像母亲,所以,我们一点也不像。”
“……这样啊,”我爱罗迅速从她的话里听到关键的信息,芙蕖姐妹俩是孤儿,没见过自己的父母亲。他不由地又想起了同是孤儿的鸣人,微仰着头看向火影塔顶。那人也恰好看过来,如此说来,他也像手鞠一样,希望自己早日成家立室吧。“蕖,我和你姐姐芙是朋友,她是个很善良的女孩子,活泼开朗,忍术也很强。”
“是吗?不过,我姐姐不满17年的岁月里,只出过一次村,我想,一定是那次认识风影大人您的。只是,我没有等到她回来,所以,也没能听到她说起新朋友。”
我爱罗曾听鸣人说过,芙在他的意识空间对他说,芙是在参加完木叶和砂隐合办的中忍考试,返回泷隐村的路上,遇到了晓的角都和飞段。他们二人杀掉芙的同伴,带走了重伤的芙,抽离了尾兽。
“蕖,随我去见一个人,他也是你姐姐的朋友。”
“嗯?好。”
“那么,各位,明天十点,我们在这里汇合吧。”
“是,风影大人。”
“今后在队伍了,你们叫我的名字就好,我爱罗。”
“……是,风……我爱罗。”
我爱罗前面走着,蕖小心翼翼地跟在他身后,猜想着姐姐的另外一位朋友,男孩,还是女孩?哪个忍村的?她期待着又有些忐忑。
*
李和天天买了东西去看望凯老师,顺便一起吃晚饭,由于凯的双腿行动不便,他的宿舍被安排在一楼。同期和晚辈们时常来看望他,不过,凯可不是个无法自主生活的人,他只是双腿不能长时间行走,而且他的体术还是在的。他只是为了维持正常的体力,才选择坐轮椅。
两人讨论着各自的新队伍,天天说队伍里只有一个认识的人,日向敬,上忍,与他们同岁,当时还一起参加四战。李表示他队伍的成员,一个都不认识,全是外村的人,期待明天自我介绍后,大家能够熟络起来。
聊天中,两人大致知道了朋友们的组队情况。静音和炫间在一队,红豆和鹿丸的族兄鹿效同队,大和与卯月夕颜恰好同队(夕颜之所以同意参加,可是鸣人连续五天努力的结果),其余则全是外村人,除了参加过四战的,基本都不认识。至于雷同、伊瓦西,还有乌冬和花火等人,队伍里全是外村人。乌冬还好一些,至少认识同队的勘九郎和茉莉。
两人去凯那里,恰好路过木叶幼稚园大门,此刻正好是放学。不少父母亲或者祖父母牵着欢快的小朋友和老师同学道别。
鹿丸的母亲吉乃和儿子鹿代也在其中,鹿代的老师是浅川婧,也是面麻当年的老师,佐鸣的同班同学。
天天和李与三人打招呼,问及手鞠怎么没来接孩子。吉乃表示手鞠这几日一直在给联谊会帮忙,她就负责接送鹿代上幼稚园。提到联谊会,吉乃立即问有何收获,两人摇头表示,除了佐井小樱,都还单着呢,只等着接下来的活动了。
吉乃一听,看了浅川一眼,随即,让天天帮忙看下鹿代,她拉着李到一旁叙话了。天天和浅川都很讶异,心想他俩会有什么秘密啊,竟然还避开了她们?
“奶奶是要给李叔叔说媳妇吧。”
“……”
“……”
小鹿代语出惊人,天天二人呆愣片刻,随即哈哈大笑起来,问鹿代知道什么叫媳妇吗?
鹿代带着一副嫌弃地望着二人,道,“妈妈是爸爸的媳妇,鸣人叔叔是佐助叔叔的媳妇。我三岁的时候就知道了,现在已经四岁。”
天天和浅川听罢,两人一对头,真是崩溃至极。这孩子,要不要这么早慧啊,他知道自家父母也就罢了,还能知道佐鸣的属性,太可怕啦。话说,他一个小孩子,怎么分辨出来谁是夫和妻啊?
鹿代再次嫌弃地看了两人一眼,漫不经心道,“鸣子姐姐告诉我说,鸣人叔叔是他们的妈妈,如果是妈妈的话,那肯定就是媳妇了。”
“真是和鹿丸一样的聪明啊,遗传的真彻底,”天天几乎要对鹿代的智商膜拜了,忽而,她转向浅川,“这样的学生,难搞吗?”
“还好,据说比起鸣子酱,好搞多了,鸣子酱才是我遇到的最难搞的孩子。她有一堆稀奇古怪的问题,比如,月亮挂在天空,万一掉下来怎么办?大家会不会被压扁?太阳是个燃烧的火球,万一它往地上掉火怎么办?大蛇丸大人到底是男是女?她时常让她的老师抓狂,偏偏找不出任何不合理的地方。”
“……没看出来啊,我们的小天使,在幼稚园,竟然是个让老师抓狂的小恶魔啊。”
“还好,就是问题太刁钻,问得人措手不及。想当年,鸣人君也只是上课睡觉捣乱,挑战佐助君,也从来没有这样过啊。至于佐助君,在学校基本不说话啊。”
“这么说,一定是佐助刻意压制的结果,他在自己家,肯定是鸣子酱那样,只是我们不知道罢了。”
“嗯,也许吧。”
两人聊着佐鸣和鸣子,那边的吉乃和李也在聊着他们的秘密,鹿代站在原地,无聊至极,只有抬头看天空中的云。
差不多15分钟后,吉乃总算想起了她的孙子,和李谈话结束。之后,三方道别,各自去做自己的事情了。
天天感觉李的脸色有些泛红,便问了他们谈了什么,李挠挠头,不好意思地说,“吉乃阿姨说,她要给我介绍一个女朋友。”
“咦?竟然是真的?”天天惊愕不已,鹿代真是好厉害,“呐,是那家的女孩?”
“一乐拉面斜对面的那家咖喱饭,店老板的女儿。”
“那个玲子大婶吗?我记得她的丈夫也是忍者,一个中忍,曾经是丁座大叔的部下,四战时牺牲了。不过,他们的女儿,我倒是从未见过的,只听大婶说,她家的咖喱饭秘方,是她的女儿配制的。”
“其实,你见到的,天天。”
“哦?”
“你今天还和她讲话的。”
“今天?”
天天回忆了今天打交道的女孩,早上是小樱他们了。总之,好像都是常打交道的人呢,而且,大家的家庭情况,她都是了如指掌。
“再给点提示吧,李!”
“哟西,李,天天!”凯坐在轮椅上给门前的花儿浇水,看到两位爱徒抱着食材朝这边走,非常开心,“不要买东西啊,上午的时候,暗部才帮买过,每天都有人帮忙啊,你们以后就别买了。”
“凯老师,没关系的,你可以慢慢吃啊!”李连忙抱着大包的食材跑过去了,“浇水也是一种锻炼啊,我也来。天天,晚饭交给你了!”
“唉,就知道会这样啊。凯老师,你今晚想吃什么?只要食材有,我可以做出美味来的。”
“都可以,没有讨厌的东西,怎么喜欢怎么做吧,天天,多谢了。”
“嘛,嘛,谁让我是徒弟呢。”
天天抱着两大包食材进了屋子里,凯的宿舍很宽敞,一室一厅一卫,再有个开放性的厨房。木叶的忍者基本都有自己的房子,只是,很多年轻且未婚的忍者,喜欢热闹,又为方便工作,就从家里搬出来。改为住宿舍,直到结婚的时候,他们才会搬回自己家里,比如夕日红,她和女儿现住在猿飞家族的宅子里。
木叶十二小强里,只有佐井住宿舍,他的邻居是大和。两人较特殊,属于没有家人且不知出生地的情况,而且,团藏的老部下,有不少这种情况的,都住在宿舍里。木叶针对特别情况,重建的时候,也备有更大的宿舍,即使结婚了,一家人也足够居住。
整体来说,战后重建,通过六代卡卡西的过度,到了现在,再由鸣人的治理,鹿丸等人全力的辅助,村民的齐心协力,自建村以来,此时的木叶村算得上是最繁荣强大的时期了。木叶所有人都相信,在七代目火影的带领下,木叶的未来会更美好。
――联谊会结束的话,我们都会找到相伴一生的人吧,然后结婚生子,组成一个幸福的小家庭,就像鸣人佐助他们家一样,会的吧?
~~~~~~~第10章完毕。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