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采涵

爱情不是一厢情愿,而是两情相悦。
相爱的才叫爱情,一厢情愿的只是叫单恋。
——送给火影大结局


唯有爱可写!

【佐鸣】我们共同的家 12

刚才从楼上一闪而下的身影,好像是鸣人叔和佐助叔呢。小鹿代边朝嘴巴里送饭,边望着窗外想,大概是我困了,眼睛都花了。虽然佐井叔做的晚饭,远远比樱姨做的午饭好吃,但,我只想睡觉啊。
鹿代的眼睛都有些直了,小樱总算注意到了,她示意佐井赶紧吃饭,然后带鹿代洗澡休息。小男生什么的,去个厕所都不让她看啊,想当年,她照顾面麻的时候,还给洗澡呢。不过,面麻也是脸超红啊,五岁时就坚决不让女性洗澡了。
额,结婚之后也要有自己的小孩,如果是个女孩的话,像我俩都没问题啊。如果是男孩,那最好像佐井啊,不然,粉色的头发,长大后再有个粉色的胡子什么的,好像超级不协调啊。小樱想到了自家父亲的独特发型和粉色的胡子,总之,二十多年来,虽然看习惯了,但还是欣赏不来啊。
佐井率先吃完饭,已经去浴室放洗澡水了。小樱陪着鹿代把饭吃完,之后给他拿睡衣和毛巾牙刷等洗漱用品,吉乃准备的很齐全。
鹿代只需几分钟就陷入了沉睡,小樱的半个故事都没读完啊。想当初,鸣人加班太晚的时候,她们几个女孩子轮流照顾佐鸣的两个孩子。鸣子也像现在的鹿代一样,很快就睡熟了,但,另一侧的面麻就超难搞了。他怀抱着绿色小恐龙躺在被窝里,睁着无辜的蓝眼睛,一口气听四五个故事也未必会打一个哈欠,一般情况下,没有十个故事,他不会放心地入睡的。最关键是他不听重复的故事,小樱她们能把图书馆的儿童故事书全借光,又到书店寻找新书。最后她们不得不自己编写故事,现在计算下来,每人都写了一本厚达三厘米的儿童故事书。
这次,小樱给鹿代读的故事,就是她当年为面麻写的,她一直当做纪念品放在家里,没想到这次竟然派上用场了。当然,这本故事书,以后也还会继续效劳的。
其他情侣或许正在陪孩子玩,哄睡觉什么的,小孩睡下的都在谈情说爱什么的,但,佐井和小樱已经在谈他们的婚事了。
小樱明确表示绝对要比井野先结婚,所以,要成为这次大会第一对结婚的情侣,大会结束就登记,佐井默许了。
此刻,佐井樱要谈的是婚后的居住问题,和小樱父母一起住,还是住宿舍,亦或再买房?方案一,家人在一起比较热闹,但,房间少,且小樱的房间面积小,人多会比较拥挤。方案二,房子面积大,房间多,但,离同期的朋友不是一般的远啊。方案三,积蓄至少要拿出大半,而且,一时间还未必找得到合适的房子。
两人经过比较筛选后,决定选择方案二,先住宿舍,这样既可以解决家里住房拥挤问题,又可以拥有舒适的二人世界。等找到合适的房子后,再搬出去,况且卡卡西和伊鲁卡这两位有房人士都一直住宿舍的,以后可以成为邻居,依然会很热闹。
两人坐在客厅絮絮叨叨地聊到深夜,准备各自回房睡觉时,佐井突然问了句,初吻还在吗?
小樱愣怔片刻,随后脸色微红,不好意思道,“没了。”
“……佐助君吗?”
“不,是鸣人。”
佐井倒也不意外,曾经,佐助尚未回归时,他看得出来,小樱已经非常喜欢鸣人了。只是那时候的鸣人整日忙于修炼和带佐助回来,再也没有提过追小樱之事。
“其实,我曾期待,我的初吻对象是鸣人君的,事实上,”他在小樱脸色改变之前,伸手揽了她,吻在了小樱的唇上,“给小樱你似乎更好些,啊,至少不用吃佐助君的千鸟啊。”
“……混蛋,”你干嘛加最后一句啊,小樱真是又生气又好笑,完全把之前的羞涩盖过去了。这家伙真不是一般的不通人情世故啊,离开根这么多年,至今还是没完全学会看场合说话。她伸了右手食指戳了几下佐井的额头,纲手曾多次这么戳鸣人,她自然也学了去,“期待初吻对象是鸣人之类的话,佐助君会揍你,从今往后,我也会揍你。”
“……真是……”爆力啊,佐井捂住了嘴巴,幸好及时啊,不然,真要挨拳头的节奏啊,“你放心,我的吻,今后只会给你。啊,我要回去睡了,你,要不要一起睡?”
小樱还没来得及对他的承诺感动,又听到他贱兮兮的欠揍话语,“佐井!”
佐井赶紧瞬身跑掉了,一进房间立即锁门。鹿代正在睡觉,小樱追到房门口,气的咬牙切齿却是无可奈何,把算账的事情推到明天。
*
佐鸣怎么也没有想到来人会是李,原本两人都以为是我爱罗的。毕竟,作为风影的他,离开砂隐的时间已经接近十天,而且最大助手勘九郎也来了木叶。目前,砂隐虽由马基坐镇,但,若遇强大敌手,必然还得我爱罗出面解决。
砂隐无事,鸣人安心了不少,我爱罗一年里也难走出砂隐几次,这次来木叶,是他难得的休闲时刻,说不定可以解决终身大事。不过,李的出现,且决定退出联谊会,鸣人深感意外,作为朋友,他也希望李能够找到女朋友,然后在合适的时间结婚,然后拥有一个幸福的小家庭。小樱和佐井成了一对,李已经没有了机会,鸣人希望这件事带给李的伤害能够尽快结束。
“浓眉小子,为什么要退出?因为小樱酱吗?”
“不,不是的,”李连忙摇头,又有些不好意思,“鸣人君不要为我担心啊,我不是因为小樱酱退出,而是,吉乃阿姨给我介绍了一个非常好的女孩。今晚我们一起吃了饭,聊了下,感觉,彼此都挺合适的,所以……”
“哟,是谁是谁啊?吉乃阿姨介绍的人,那我们肯定也认识啊,”鸣人十分期待李的答案,“那家的女孩?”
“大白痴你能不能别追问的那么急啊,都不给李说完的机会。”
“啊啊啊啊,不好意思,我太激动了。”
“没关系,鸣人君,佐助君,”一向热血的李,此刻竟像变了人似的,越来越像面对鸣人的雏田,他挠挠头,“啊,就是,面麻君幼儿园的浅川老师,听说,和你们是同学。”
那确实认识,而且由于面麻的缘故,他们还十分熟悉。佐鸣互望一眼,不由自主地想起了棕色头发的浅川婧。大眼睛,性格温婉,虽然她放弃了做忍者,却成为了木叶幼稚园最受小朋友和家长喜爱的幼教。
“浅川老师确实是个非常优秀的女孩,而且,听说她家店里的咖喱饭,配方都是出自她手啊。浓眉小子,你俩都觉得合适的话,并且你也做出了决定,那我就同意你的退出了。本来,这次大会的本意就是解决青年忍者的单身问题。还有啊,恭喜你啦,李,虽然你退出了,但,到时候的温泉度假,你们也得参与进来啊,记得跟浅川老师讲下啊,对了,还有纲手婆婆之前的承诺。”
李惊问,“啊?还可以吗?”
“当然啦,”鸣人大力地拍了李的肩膀,当年,两人不同界,却都是名符其实的吊车尾。多年后,两人都用实际行动,向世人证明――吊车尾不可能永远都是吊车尾。他们已是优秀的忍者,新时代的中坚力量,“话说,你有没有告诉凯老师和天天?”
“呵呵,还没呢,我马上去和他们分享这个好消息。”
说着,李就要离开,迄今为止只说了一句话的佐助,伸手拍了李另外的肩膀,“恭喜你,李,还有,空闲了,比试下体术。毕竟,当年败给你这件事,让我至今不爽啊。”
“……?!!”李惊愕不已,继鸣人君认同自己的力量之后,佐助君也认同了自己吗?若如此,他灿然一笑,兴奋地说道,“好,光是想想就很激动人心啊,我很期待和佐助君的比试。”
“嗯,联谊会后吧。”
“好,那我就先去凯老师和天天那里了。”
两人送走了李,心里也默默地计算着同期的伙伴,只差天天了。宁次离开后,木叶新十二小强,更应该珍惜相聚的时刻,永不分离。
*
我爱罗他们队伍抽到的任务是照顾孤寡老人,同一区域的六位老人。从买菜做饭到洗衣扫地,凡是他们有需求的,队员们都要去给予帮助。
晚上,该做的事情都做完了,该是收队回去的时候。队长我爱罗做完了自己的事情,就去事先约定的大树下等人。
十五分钟后,只差蕖一个人了,她是独自照看一位八十多岁的老奶奶。
据说,老奶奶是和三代同期的忍者,丈夫和子女均死于战争,她本人的左手也受伤,抓东西时会突然掉到地上。平日里,会有专门派遣的忍者帮忙买东西,做家务之类的,也会有热心的街坊邻里前来帮忙。
我爱罗让其他人先行离开,他亲自去看看蕖那边的事情。
我爱罗站在离老奶奶家近百米处,借着灯光,看见老奶奶家的大门还在开着。他看见蕖端着一个盆子朝外走,离开房子十几米处,她把盆子里的东西倒出来,而后又返回屋子里。我爱罗也没再朝前走,站在原地等她一起。
昨天上午,我爱罗带着蕖见鸣人,也获知了她姐姐芙的下落。
蕖比他和鸣人所想的要坚强的多,她说,自从知道了什么叫人柱力,知道了晓组织,她已经做好了随时失去芙的觉悟。芙自己也知道难逃晓组织之手,但,她并没有因此就放弃了努力、放弃出村认识别的忍者。
四战打响时,小国没有参战的实力,却是密切关注战事。那个时候,蕖已经知道她姐姐永远不可能回来了。她不知道芙有没有交到一百个朋友,但,她一定要做到,也算是一种缅怀吧。
我爱罗看见蕖再次走了出来,身后跟了那位老奶奶,两人在门边道别。之后,蕖走了,老奶奶在她走出去很远后才关上门。
蕖走到一半的距离就认出了我爱罗,他的葫芦实在太显眼了。昨天见鸣人时,也听说过我爱罗有换过挂在腰间的那种小葫芦,但,一般情况下,他还是更喜欢这个大的。因为他用大葫芦的时候,能够感受到母亲的时刻守护,他会更安心。
两人打过招呼便沉默前行,我爱罗本来话少,而蕖是个内向的女孩子,一见我爱罗沉默,更不知道怎么开口了,直到蕖想起老奶奶向她打听的人。
“宇智波,带土?”我爱罗诧异地望着蕖,“为什么问起他?”
“啊,老奶奶问我的,她说,带土是木叶的写轮眼英雄,小的时候时常帮助她。后来,四战后,她听人说带土发动了战争。她不相信那么善良单纯的孩子,会那么做,而且带土死于三战,她认为那是别人冒充带土。她问了本村的忍者,但他们都不肯向她透露消息。这次,遇到外村的我,希望我能够给她描述下四战带土的模样,她就知道那是真是假了。真可惜,我没有参战,也没有给她答案。我爱罗你作为五影之一,定然是知道的吧?”
“是的,”而且还大战一场,我爱罗沉默片刻,说道,“那确实是带土,当年的他并未死去。不过,最后,他还是帮助我们赢得了战争的胜利。带土他依然是个英雄,木叶慰灵碑上的英雄。”
之后,两人静默,各自想着心事,我爱罗曾因带土死过一次,蕖的姐姐芙也因带土而死。然而,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带土也是受斑的欺骗,斑又是受黑绝的的欺骗,黑绝是希望复活自己的母亲……对与错本没有明显的界限,只是所守护的东西不同,导致立场和利益的分歧。
后来,我爱罗他们参与的这项活动结束后,队员们自费请老人家一起吃饭,大家聊的非常开心。饭后,送老人家回去时,蕖照顾的老奶奶不停地夸她,说蕖不怕脏,还帮她洗脚。
性格不同,本性都是一样地善良热心,乐于助人,我爱罗暗想,也许,鸣人和手鞠,可以放心了吧。
*
鸣人看完统计出来的名册,噗嗤噗嗤地笑得肩膀乱颤,佐助忍不住走过来敲他桌子,皱眉道,“笑什么?”
“鹿丸不是说,蕖当初写了我爱罗的名字嘛,所以把两人放在一队了。现在,我爱罗那家伙说不太放心砂隐,故而提前退出活动。可是,蕖居然跟他一起退出了,哈哈,这么一致,有情况啊。我爱罗早上便启程了,我都没请他吃饭的,不过,蕖还在等她的同伴,我们就单独请蕖吧。”
佐助嘴角弯起,“好啊,当然可以。”虽然,我爱罗找了个金发,但,只要不是他家的金发鸣人就行。眼见着佐井和我爱罗都找到了相伴终身的人,佐助也稍稍放下了心,终于,不会再打鸣人的主意了。
“还有啊,茉莉她一直崇拜的是我爱罗呢,可是,她竟然写的暗恋对象是勘九郎,当时超意外的,关键是两人还真成了。”
“笨蛋,偶像,不一定要占有,只要用来仰望就好了。丈夫却是要实实在在一起过日子的人,茉莉认识我爱罗三姐弟十几年,自然知道她最想要的是什么,所以,我一点都不意外。”
“吁,不要说的你什么都看的很明白似的。”
“当然,”佐助挑衅一笑,“因为我比你聪明。”
“混蛋!看在你是影分身的份上,暂且饶你一拳。”
“呵,多谢了,老婆。”
“滚!!!谁他妈是你老婆啊?”
佐助赶紧朝后跳开,“早餐时候,老板娘不就说你是我老婆吗?况且,自从你变过一个月的女体,全世界都知道你是我老婆吧。”
“混蛋,你可真让人恼火,看我今天不打爆你这个影分身!”
鸣人发现佐助影分身,性格和佐助本体的差别不是一星半点,表情多,话也多,而且比本体讲话更腻歪,还总是偷吃他豆腐。若不是他对女孩子没有挤眉弄眼,鸣人真当他是月读世界里拿着一朵玫瑰花,四处去招惹女孩子的恰拉助。
影分身只有一个时间是正常的,那就是佐助本体在场的时候,规规矩矩地讲话做事,仿佛和鸣人独处时的他不是同一个人似的。这让鸣人连状都没法告,佐助肯定不相信自己的影分身性格有问题的,除非活动结束,佐助解除忍术,影分身的记忆回到本体上。
影分身自然不想快速消失,他瞬身逃掉了,鸣人本欲追过去,但,敲门声传来,他只好先放过影分身佐助。
来人是萌黄,她来取名册,分配新的小组任务,还要去幼稚园挑选孩子。
暗部汇报了情侣组的情况,整体还是不错的,大多数情侣在照顾孩子方面,都是商量着来,也有几对脾气不好的,争吵到需要暗部和负责人介入。四位负责人,尤其是两个女孩子和志乃,关键时刻讲话是头头是道,自然把争吵到几乎动手得情况,劝说的心服口服。目前的情况,情侣组完全不用担心,小孩子自然而然地起到了桥梁的作用。
新的分组宣布出来,除了退会的李、我爱罗和蕖,情侣组也有近十对,其中有勘九郎和茉莉,红豆和奈良鹿效。
鹿丸宣布名单的时候,笑得合不拢嘴,他想着我爱罗和蕖八九不离十了,勘九郎和茉莉已成定局,手鞠这下肯定十分开心啊。手鞠开心,他就好过的多,哪怕是懒散,也不会被责备啊。还有,红豆老师要成为奈良家的媳妇了,呵呵,这么说来,本次联谊会,最大的赢家是奈良一族啊。
各项都宣布完毕,一切都在按部就班地进行着。广场上的各队成员,几乎每队都有自己认识的一两个人。这也是鹿丸他们讨论过后的决定,他们发现熟人间成功的几率更大,像我爱罗和蕖、志乃和浴衣那样的仅有五对,那也是四战时期共同作战的大国忍者。因此,鹿丸调整策略,尽量把熟悉、距离近的忍者划分到一个组。还有那种单线的,两次都写同一个人的名字的,比如,日向敬两次写天天的名字,绝对要在同一组。
大蛇丸的儿子见月最终还是借出去了,特意分到红豆和鹿效那组,这下轮到大蛇丸忙着给小孩收拾东西了。大蛇丸特意去看了宿舍分配,和香磷他们是邻居,这下,一定会很热闹吧。
*
联谊会结束前的两天,忍者学校放暑假,于是,街上到处都是追着联谊会员看新鲜的孩子。忍者学校的老师们也拥有了长达两月的假期,伊鲁卡老师可不打算闲着,他要帮鸣人审查任务卷轴,再分发给各等级领任务的忍者。这两年多来的暑假,他都是这么度过的,他对粗心大意的鸣人,始终放心不下。
鸣人总觉得伊鲁卡老师某些地方有些不对劲,至于哪里不对劲,他却又说不上来。伊鲁卡老师还是朝天辨,还是忍者装,似乎也没有什么改变,鸣人只是疑惑了下,又投入公文中了。
影分身佐助从鸣人打量伊鲁卡的眼神里,他明白鸣人是觉察到了伊的不对劲,毕竟,他对伊鲁卡非常熟悉,又是个十分敏感的人。佐助敢肯定,鸣人一定没弄明白,否则,早就跳起来了。当然,佐助才不会告诉鸣人,此刻的伊鲁卡是个女体形象,只是不像鸣人熟练的色**诱术那般特意模仿女性的娇媚神态和嗓音。
次日下午,大蛇丸过来,说是伊鲁卡要去实验室检查身体,鸣人追问伊鲁卡老师是不是得了厉害的病?毕竟,鸣人知道当年的鼬,之所以死于佐助之手,是因为他早就得了不治之症。大蛇丸和伊鲁卡、佐助彼此交换眼神的动作,更是加重了鸣人的担忧。故而,不论大蛇丸怎么解释只是给伊鲁卡做例行检查,鸣人也不肯相信他,非要一起看个究竟,影分身佐助自然随行。
兜在教孤儿院的孩子忍术,故而,实验室这边仅大蛇丸一人。大蛇丸和伊鲁卡去里面做检查,鸣人和佐助留在外间办公室等消息。架子上摆满了卷轴,桌子上也全是瓶瓶罐罐的东西,大蛇丸常坐的桌子上,还算空闲一些。
佐助立在门边,双手抱臂,他思索着怎么继续隐瞒鸣人,而鸣人坐在大蛇丸的椅子上,正在努力打开一个玻璃瓶,里面还有一些花生米大小的巧克力豆。一定是见月吃剩下来的,鸣人想着,他也喜欢吃来着,偷吃几颗应该没什么问题吧?
鸣人隔着瓶子数了数,一共才十四颗啊,那,他思索着,那我只吃个零头好了,应该不会被发现吧,嘿嘿。他用力拔开了瓶塞,之后看了佐助影分身一眼,还好,他还在神游,不会注意到自己,于是,倒出四颗,一下子拍进嘴里。他担心佐助发现后嘲笑他,因此,他都没来得及嚼,直接吞了。
里间的门打开了,大蛇丸走了出来,他扫视了办公室,问道,“鸣人君先离开了吗?那么,佐助君,我就好说了……”
佐助微皱了眉,还没来得及开口,鸣人倒先反应过来,“大蛇丸你眼睛瞎啊,谁先离开了?”
佐助和大蛇丸同时看向办公桌后面,疑惑,人呢?钻桌子底下了?
“鸣人,你是有多幼稚,居然钻桌子底下。”
佐助影分身忍不住扶额叹息,即便性格和佐助差别很大,但,都一样的毒舌。他快步走过去,想把人踹出来,不料,当视线落在椅子上,他整个人都呆住了,这是什么情况啊,他用颤抖的声音喊着,“大蛇丸!!!”
“佐助君?”大蛇丸愣怔了一瞬,快步走过去看情况,靠近桌子时,竟也瞬间止步了,双目睁大。他不敢相信地指着椅子上的小鸣人,没错,很小的身子,顶多五岁的模样,坐在原来的衣服里,跟包个床单似的。“你,是不是,”他猛然扫见桌子上的玻璃瓶,一把抓了来,数了数,“四颗,你吃了四颗,天啊,你这臭小鬼,你怎么不吃五颗啊?吃了五颗,这辈子都得和我们说拜拜!”
“大蛇丸?”影分身佐助提醒大蛇丸解释,他还是靠近鸣人,把他小小的身子裹在衣服里,“吊车尾,大蛇丸的东西,能随便吃吗?”
“这是我发明的新药,每颗药年轻五岁,目前,还是停留在小动物身上的实验阶段。所以,我还不知道这药算不算成功,但,从鸣人君变小二十岁来看,应该成功了。”
“……啊,佐助,我怎么办啊?我还能变回来吗?”
“大蛇丸!”
“抱歉,我还没有往这方面想过,不过,今天起,要有新的研究方向了。”
“……那我(鸣人)呢?”
“佐助君就先带回家,等着我的新药,也把鸣人君慢慢养大吧。”
慢慢养大吧!
慢慢养大吧!
这五个字就像炸弹一样,把佐鸣二人给炸傻了,什么叫慢慢养大吧?他俩最小的女儿都比现在的鸣人大一岁的好吗?
~~~~~~~第12章完毕。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