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采涵

爱情不是一厢情愿,而是两情相悦。
相爱的才叫爱情,一厢情愿的只是叫单恋。
——送给火影大结局


唯有爱可写!

【佐鸣】我们共同的家 13

佐助怎么也想不到,才几个小时不见而已,他同岁的爱人,竟然变成了比他的女儿还小的孩子。当影分身找到他,并传达“5岁鸣人”的消息,一时间,他是头晕眼黑几乎站不稳,当然,他只是轻描淡写地说天太热有些中暑。
大蛇丸说鸣人的身体不大,力量却是25岁一样的强大。然而,他小小的身子不足以承受这么大的力量,不可调动查克拉发动忍术,否则容易暴走,变成一个可怕的人形兵器。因此,变身术什么的,想都别想,在他找到解决方法之前,鸣人只能乖乖地当个5岁孩子。
火影变成小孩这件事绝不可泄露出去,尤其是在这个特别时期。大蛇丸让佐助迅速将五代和六代火影,再加上兜、鹿丸、萌黄和木叶丸一起聚在实验室。
接下来的几天,木叶丸将变成鸣人的模样,代他在联谊会上露面。这样安排的原因,一是两人性格很像,又是师徒,二是木叶丸比较有经验(鸣人的就任仪式上,他睡过了,木叶丸通过变身术,代鸣人参加仪式)。纲手还特意给木叶丸吃了维持变身,且干扰感知忍者对查克拉感知的药丸。
联谊会结束后,七代火影可以找个合理的借口,让六代火影代为执政。各岗位一切正常运行,这期间,大蛇丸纲手和兜,再加上小樱,将全力投入到恢复鸣人正常年龄的药物研究。
一切工作安排妥当,之后,众人转向椅子上沉默懊悔的罪魁祸首,看着他皱成一团的小脸,感叹着“作死啊”,然后全都不厚道地笑喷了,除了佐助。
佐助坐在大蛇丸的办公桌上,全程没说一句话,只是直直地望着鸣人,他已经被气傻了。从忍术失误变女体,再到贪吃“巧克力豆”变为五岁,前者误打误撞地成了忍界福利忍术,但,这个变回五岁是个什么鬼?两人足足差了20岁,他和鸣人站在一起,别人只会当他俩是父子,认为小鸣人是他和大鸣人的小儿子。
鸣人在佐助的热切注视下,浑身不舒服,他愧疚地低下头。本来想知道伊鲁卡老师的身体情况,没想到,竟给大家惹了一大堆麻烦。漫长的暑假到来了,俩孩子再加上自己,佐助一个人会忙疯的吧。
联谊会期间,小鸣人不宜露面,因此,佐助头疼之余,还是考虑起了他的安置问题。他的本体要跟踪面麻,影分身留在火影身边,把鸣人放在家里或者宿舍,都无法令他安心。万一有居心叵测之人感知到了,对鸣人不利怎么办?
“真是,太蠢了,”佐助终于说了一句话,“你称第二,没人敢称第一。”
“……”鸣人先是愣怔,随后怒道,“我这只是意外,意外!你个混蛋!”
佐助眉头皱的更深,怎么声音也变成了小孩子,“那你变回来啊!”
“……”
鹿丸显然也即刻注意到了问题,“大蛇丸大人,为什么鸣人的声音也变了?”
“毕竟是小孩子的身体,声带也会随着改变的,这不是问题。啊,小鸣人不宜露面呢,呵呵,”大蛇丸笑得促狭,鸣人掉了一地的鸡皮疙瘩,“佐助君有一堆事情要忙,怕是分身乏术啊,况且还要常在公众场合露面,你不可能呆在他身边。两个选择,暂时住在我这里,或者,跟着伊鲁卡和卡卡西。你不能指望没有静音在的纲手,能够养的活你,她多数时间可以以酒代饭,你不行。”
绝不要给大蛇丸当实验品!
本着这种想法,鸣人选择了跟着伊鲁卡和卡卡西。一想到要慢慢地长大,他都要火冒三丈,但,自作自受的人,根本没有发火的资格,他只能暗自埋怨自己。
*
还记得当年给鸣人送青菜的卡卡西吗?这下,鸣人算是完全落在了卡卡西手里,而他也完全遵照玖辛奈的遗言,每顿饭都少不了各种蔬菜,逼着鸣人吃。至今,鸣人到卡伊家已有五天,他感觉自己的脸也快变成蔬菜色了。
五天里,联谊会结束了,火影举办招待联谊会员的晚宴也成了过去式,就连情侣组的度假也剩下最后一天了。所有的这些活动,全是木叶丸代鸣人出面,竟是全部顺利通关了。
夜晚,鸣人盘腿坐在床上,看着外面的星空,这个时间,佐助和孩子们都睡下了吧。
五天里,佐助来看过鸣人三次,第一次是送衣服和生活用品,都是面麻五岁时的衣服。佐助说,二十五年里,他只听过儿子捡爹幼时的衣服,还没听过爹捡儿子幼时衣服穿的,而今,鸣人用实际行动证明了一切皆有可能,真是活久见。
第二次是面麻鸣子参加完活动的那天,佐助特意带着两孩子来拜访卡伊,实际是让鸣人看看他们,只是鸣人全程只能躲在房间里。
第三次就是今天了,佐助说,这两天都是木叶丸下班的时候小心翼翼地陪着俩孩子,在他们睡下后再离开,但,他非常担心面麻的写轮眼发现了破绽。佐助会在后天接鸣人回家,他们已经想好了说辞,火影去妙木山修行新忍术,六代暂时代为执政。鸣人要以新的身份回去,关于名字和来历,佐助都已经想好了,只是,暂时不方便告诉鸣人。
究竟要多久才能研发出新药啊?鸣人苦恼不已,抱着头倒在床上,大蛇丸干嘛老执着于长生不老啊?啊,就算追求长生不老,你也不要把药制成巧克力豆的模样啊?这次,漩涡鸣人大爷,算是被你给坑惨了。
每顿饭都有蔬菜,每晚都要让老师帮忙洗澡,还不能回家看佐助和孩子们,这样的日子,何时才是个头啊?鸣人痛苦地想着,还要躲着不知情的朋友和熟人,如果药一直研发不成功,那他,岂不是一辈子要躲大家一辈子吗?他比同期的朋友年轻20岁,比自己的孩子都小,如果,最后大家都不在了,他,又要变成孤单一人了吗?不,不要,绝对不要这样。
“纲手婆婆,小樱酱,大蛇丸和兜学长,我可是把全部的希望都寄托在你们身上了啊。”
*
联谊会正式圆满结束,据鹿丸拿来的名单来看,牵手率接近30%,而且,有情人之间的情分,可不会随着联谊会而结束。比如鸣人最担心的天天,联谊会后,日向敬已开始正式追求她,雏田和花火亦是拼命地做红娘。
鸣人和伊鲁卡老师讨论着同期伙伴,又谈到几位老师,比如,红豆和鹿效正在热恋,大和队长也有追求卯月夕颜的迹象,他也曾两次写夕颜的名字。
大和与夕颜在少年时相识,在暗部任职,同属于卡卡西小队。木叶忍者里,除了卡卡西,他俩算是认识最久的朋友了。
秽土转生后的月光疾风,在最后时刻挣脱术的束缚,被夕颜刺死,他希望恋人夕颜能够勇敢地寻找幸福。鸣人连续五天劝说夕颜,最终,她答应参加联谊会,也是抱着游玩的心态去的。只是,她怎么也没有想到,好朋友大和可是抱着找对象的态度,三次与她组队。
木叶丸来访,他已恢复了本来面目。据说,他已经以七代火影的模样,送走了各国忍者,且已向佐助面麻和鸣子正式告别。鸣子可是哭的稀里哗啦,搞的木叶丸都差点痛哭流涕了。一切都按照计划行进,唯有小樱还不知道鸣人变小之事,估计,纲手婆婆已经去知会她了。
木叶丸走后不久,佐助就来接鸣人了,他一手抱鸣人,一手提背包的造型,再有鸣人一脸悲催的表情,伊鲁卡没忍住笑了出来,这下,他们家会更热闹啊。
“佐助,你怎么对孩子介绍我啊?”
佐助一路的沉默,鸣人终于忍不住了,他有些忐忑,面麻会认出自己吧,真是的,佐助一点也不肯透露。
“鸣人,我特想把你揍一顿,你知道吗?”
“……”鸣人吞了口口水,“呐,呐,我又不是故意的。”
“唉,恢复前,凡事必须百分百听我安排,否则,搞砸了,后果可是会很严重。”
“啊,知道了,”佐助一脸恨铁不成钢的表情,鸣人很不爱看,但,由于理亏,他也就乖乖地闭了嘴。
之后,两人又是一阵沉默,直到回了家里,面麻打开门,鸣子惊问,“爸爸,这就是你说的小鸣弟弟吗?啊,好可爱啊。”
啥?小鸣?弟弟?鸣人猛地看向佐助,怎么也得是个叔叔吧?
佐助也是无奈至极,“白痴,你才五岁,还想怎样?说好的听我的话吧?波风鸣,记住你说过的话。”
“……好,好吧,”鸣人抬手和两孩子打招呼,装作初次见面的模样,“你们好,我叫波风鸣,快6岁了。”
“啊,我先说我先说,我叫宇智波鸣子,暑假过一半时,我就7岁了,你可以叫我鸣子姐姐叠巴哟。”
鸣子,姐姐?鸣人满头黑线,这称呼,真是让人心情超级复杂啊。
“漩涡面麻,暑假结束时8岁。”
“哦,你们好!佐助,放我下来啊。”
“哟,小鸣弟弟,你要对爸爸喊‘佐助叔叔’,知道不?”
佐助叔叔?呵,鸣人做梦都没想过佐助会变成他叔,真是,要被佐助提一辈子的黑历史啊。
佐助呵呵笑了起来,讽刺中带着愉悦,看着鸣人敢怒不敢言的模样,他的笑声又大了些,“小鸣侄儿今后就和我家俩孩子玩吧,不可以忘记我说过的话。如果暑假过完还这样的话,那我还是把你送到忍者学校比较放心啊。”
宇智波佐助!小鸣侄儿是个什么鬼?
佐助把鸣人放到地上,鸣子马上跑过来牵着了他的手,开心地说着,“小鸣弟弟,我带你看看我们家吧,跟我来哦。”
“啊,小鸣去吧,”佐助揉揉鸣人的头发,小孩子时期的鸣人,头发更柔软啊,“别带头捣乱啊。”
鸣子拉着鸣人跑走了,面麻也只得跟了过去。他特意不明白啊,爷爷(四代火影波风水门)家的远方亲戚,怎么可以和妈妈长这么像啊,比鸣子更像呢,感觉小鸣才是妈妈的孩子一样呢。
佐助揉揉太阳穴,一人带仨孩子的日子,究竟要持续多久啊?这才第一天的好吗?小鸣人的确很可爱,可是,只能看不能吃什么的,让人十分困扰啊。
目前,佐助只有希望大蛇丸他们尽快研发出新药,暂且不说一下子长到实际年龄,就是长到15或者20岁也行啊。
“唉!”
这几天,佐助把面麻小时候的衣服,全都重新洗了一遍,晾晒后,折叠的整整齐齐,放到他们主卧的衣柜里。他又给鸣人买了几双新鞋,还买了玩具,没错,是玩具,要装就装像点啊,至少骗过其他人。
佐助觉的这一定是上天对他的惩罚,他错过了这个时期的面麻鸣子的成长。所以,上天就来了个意外,把鸣人变成这个年纪,让他好好地体会一把。
一定是这样的。
佐助放好鸣人的东西,从房间出来时,看了看围在一起看相册的仨孩子。主要是鸣子在给鸣人讲解家庭相册,并介绍她的妈妈漩涡鸣人,面麻时不时做几句补充。
嘛,先准备晚餐吧,佐助快步走下楼梯,明天要去上班了,他们三个在家里,可以的吧?以前,鸣人怎么安排小孩子的暑假来着?果然还是要问下5岁鸣人啊,可是成年人向幼稚园刚毕业的儿童请教问题,传出去很丢人吧?
*
鸣子是个非常善良热心的孩子,晚餐时,她问过鸣人喜欢的食物后,不停地帮他夹菜舀汤,鸣人撑的都想求救了。
洗澡的时候,鸣子非常想尝试帮鸣人洗澡,这自然是不可以的,佐助承诺将来有了妹妹,会让鸣子帮妹妹洗澡的。
“混蛋佐助,你不要胡乱承诺啊,”鸣人边脱衣服边说道,“妹妹什么的,怎么可能会有?”
“谁知道呢,以你的意外性而言,一切都不是问题吧。过来,我帮你洗澡了。”
“不要!我自己洗!你们都别把我当小孩子啊,伊鲁卡老师和卡卡西老师都这样,真是的!”
“别磨蹭了,我洗的时候,不就顺便给你洗了吗?”佐助一把将鸣人拉过来,“你现在本来就是小孩子的好吧?”
鸣人不置可否,也不再抵抗佐助给他洗澡,大人心幼儿身,真是十分憋屈啊。
两人沉默着洗完澡,佐助又把鸣人的头发擦到半干。鸣人表示他要自己穿衣服,总是被人照顾的感觉,真是超级不适应啊。话说,当年真正5岁的时候,他都已经开始独自生活了。(三代给鸣人生活费时,鸣人五六岁的模样。)
佐助愣了下,5岁就开始独自生活了吗?随即,他想到鸣人的诞生日,也是四代夫妇的忌日,一出生就变成了孤儿。三代照顾了几年,之后,他便一个人生活了,自然不会像他,更不会像面麻鸣子一样,凡是都有父母打理。佐助不吭声,硬要给鸣人穿衣服,既然重来一次,那就把他之前所没有体会到的关爱,全部给予他。
“对了,鸣人啊,我明天要去上班……”
“你放心啦,我会看着他俩的。”
“……你现在的模样,看得了谁啊?以前,你怎么安排他俩的暑假?”
“嗯……一般,早饭后,小樱他们几个女孩子,会轮流过来接孩子,然后送到鹿丸家。大部分时间都是手鞠和吉乃阿姨帮忙照看,再有就是伊鲁卡老师和卡卡西老师了,最后就是纲手婆婆啊。那时候未来也还小,红老师不执行任务时,也会帮忙的。晚上也是小樱她们接回来,再帮忙做晚饭,基本就是这样的。”
两人思忖片刻,显然,从前的方案,放到现在已经行不通了。手鞠在半年前就开始执行当日往返的任务,吉乃阿姨照顾一个小孩就够了。伊鲁卡老师也是今非昔比,他还忙着怀孩子,而纲手婆婆呢,她忙着帮鸣人研究药呢。
“放心啦,佐助,交给我吧,他们都已经懂事了。只要不出村就没问题,况且,想出村也得有火影开的出村证明啊。你要是不相信的话,可以试验两天啊。”
“……好吧。明天早上,我会把你们的午餐也做好。凉了之后,你把午餐放进冰箱里,中午热一下就好了。热饭的话,你够不到的,指导面麻去做。”
“喂,佐助,我可不是小孩子啊,再说了,这种事情,面麻已经会做了,你别跟个老妈子似的啊。”
两人洗漱完毕,看了下睡着的面麻和鸣子,这才又回卧室休息。
鸣人不知道佐助忽然发什么疯,竟然要给他读睡前故事。其实,佐助是想到鸣人五岁就一个人生活了,不会像他一样,有母亲或者哥哥讲睡前故事。佐助的本意是补偿给鸣人曾所缺失的关爱,但,鸣人不这样想啊,他整个人都不好了,他可不是小孩,而佐助这是真把他当5岁孩子养了吗?鸣人毫不犹豫地拒绝了佐助提供的服务,趴在床上闭眼装睡。
“鸣人?”
“……”
“吊车尾?”
佐助伸手按在鸣人的头发上,又一路向下滑去,这是5 岁的鸣人,曾经的自己,所不曾在意的模样。当年,这个年纪,他们都入了忍者学校,成了同学,可是,忍者学校并没有让他们结下丝毫的情谊。宇智波佐助,不论是拥有完美的家庭,还是灭族之后,他没有在忍者学校交到一个朋友。甚至,除了一个整天挑衅他,并和他干架的吊车尾,他几乎没有和其他同学说过话。即便是吊车尾,也还有逃课四人组,一起被伊鲁卡老师追的到处跑,一起罚站。
佐助想了下,他发现忍者学校给他的记忆,除了和吊车尾干架,并没有其他突出的东西。
鸣人扭了几下幼小的身子,试图把佐助放在他背上的手甩开,“手拿开啊,超痒的好吗?”
听鸣人这么一说,佐助非但没手拿开,还滑到他的臀部,并恶劣地拍了几下,呵呵一笑,道,“原来你的屁股小时候都很弹啊。”
“……混蛋,你真是恶趣味啊,我可是才5啊!”
“……白痴,你不是不承认吗?这会儿怎么自动宣布5岁?”
“哼,以为我想啊,”鸣人抬手,到底还是把佐助的手从他臀部上抱开,“佐助你明天要早起做饭,还要洗衣服的对吧?所以,你确定还要继续耍流氓?”
“……什么叫耍流氓?我是你男人的好吧,我摸自己的老婆都不行?”
“打住!”鸣人翻身坐了起来,双目紧盯着佐助,“我怀疑你现在这个是影分身,不是本体!”
佐助一听顿时皱了眉头,生气地说,“你是笨蛋吗?”忽然,灵光一闪,道,“明天,我留影分身在家。”
“不要影分身,你的影分身,简直和恰拉助一样恶劣,总是对我动手动脚,讲话也超级肉麻。”
佐助眼角抽搐几下,他曾听鸣人小樱讲过进入月读世界的经历,也曾听说天天陷入无限月读时,遇到性格完全大变的佐鸣二人。可是,影分身的记忆回到本体后,似乎并没有调戏鸣人的经历,自然,佐助才不承认他的影分身会和恰拉助一样的性格。
“哼,不相信算了,反正,我没有撒谎。说不定是你这混蛋怕丢脸,故意不承认呢。”
“……绝对没有,鸣人,我敢发誓……”
“喂,要不要这么较真啊,反正,都已经过去了,好了好了,我困了,佐助,晚安啊。”
鸣人直接躺倒了,而佐助也觉得没有争论的必要了。他关上灯,挨着鸣人小小的身子躺下,手就那么稍微一用力,就把鸣人整个人抱进了怀里。
“晚安,鸣人!”
*
一身暗部装扮的佐助离开后,面麻鸣子先是写作业,鸣人安静地翻看着面麻的书。说起来,当年的自己,理论知识完全不擅长啊。还好,俩孩子比较像佐助,尤其是面麻,每次都第一名,作为父母,超自豪的说。
每天的作业量完成后,依照老师的要求,还需到图书馆借书,暑假要完成两本课外读物,还要练习手里剑投掷,开学可是要测试的。
面麻锁好门,转身跟着鸣子鸣人一起走了,他们要去图书馆借书。路上,小鸣人很快引起了村民的注意,大家纷纷向面麻询问。
得知答案后,年长的村民不由地感叹,“四代大人的远亲吗?难怪呢,和七代大人小时候,简直一模一样啊。”
鸣人无语,本来就是同一个人好不好,但,他也只能装作初次见面的模样,和大家友好地打招呼。
“哟,天天阿姨哎,那个叔叔是谁?日向家的白眼哟。”
日向家的白眼?
鸣人心里咯噔一下,完蛋了完蛋了,日向家的白眼,面麻的写轮眼,可以立即让他无所遁形的好吗?
日向敬和天天约会吧,鸣人想着,天天是很喜欢这家店里的芝麻丸子,日向敬此举,无疑会增加他在天天心目中的好感度。平时的话,鸣人会在好奇心的驱使下,偷偷探查下两人的进度,可是,今天,时机完全不对路啊。
“我们,还是不要打扰他们了,天天,阿姨会害羞的,所以……”
“鸣子,我赞成小鸣的话,走吧。”
“好吧,哎,他们是不是在约会啊,哥哥?”
“啊,是吧,走了。”
面麻伸手牵了鸣子,带着两个牵在一起的人,轻手轻脚从丸子店门口穿过,而天天二人尚不知情。
没发现没发现,真好啊,鸣人小小得意了下,再走远一点就更好了。
“面麻君!鸣子酱!”
鸣人的心脏差点吓停,这声音,不是井野吗?比起对他不是特别熟的日向敬,还有经验不足的面麻,井野才是更可怕的存在。她连卡伊的恋情都能第一个发现,更何况此刻不能使用忍术的鸣人,她可以瞬间操控他的精神世界,探知到真相。
~~~~~~~第13章完毕。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