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采涵

爱情不是一厢情愿,而是两情相悦。
相爱的才叫爱情,一厢情愿的只是叫单恋。
——送给火影大结局


唯有爱可写!

【佐鸣】我们共同的家 14

鸣人准备先跑到前面等两兄妹,无奈井野已经发现了他,且惊讶地喊出了他的名字,那一刻,鸣人感觉自己的心脏都快停跳了。
“哟,井野阿姨,他是小鸣弟弟,不是和妈妈一样的名字,爸爸说他是爷爷家的远亲哦。”
“……四代大人吗?”井野蹲在鸣人面前,惊愕地打量着他,揉揉他的金发,扯扯他的脸蛋,啧啧称赞,“真像啊,太像了,太可爱了,和鸣人小时候一模一样啊。话说,四代大人的亲戚,都是金发蓝眼吗?或者都有六道须痕胎记吗?”
面麻和鸣子互望一眼,面麻只有蓝眼和六道须痕胎记,而鸣子只有金发蓝眼,所以,井野的猜想,不足为据。
“天啊天啊,太像了,简直就是小鸣人啊。哇哇哇,鸣人去妙木山了,等他回来了,不知道有多震惊呢。我敢保证,他回来了,绝对要收你为徒,然后教你超~级厉害的忍术,你也一定可以像鸣人一样优秀的。”
井野惊叹间,天天和日向敬也走过来了,正准备给小孩子分丸子的天天,瞧见了井野面前的鸣人,嗖地跑了过来,惊问,“鸣人的私生子吗?”
这么一声喊,把原本好奇的人都聚了过来,鸣人好想翻白眼,出门忘看黄历了。
大家都感慨小鸣像鸣人,再加上天天那句开玩笑的私生子言论,原本坚信小鸣身世的兄妹俩,心里别扭起来了。他们想着小鸣与自家妈妈超像的容貌,再加上爸爸昨晚和小鸣一起睡,爸爸都没有这么对他们的。瞬间,两人都觉得小鸣的身世有问题,爸爸一定隐瞒了重大信息。
十几分钟后,终于出现了一个救星――小樱!鸣人从未像此刻一样感激小樱的到来,而她凭着医疗队长身份和暴力值超高的名气,一声吼“都围在这里干什么”,吓散了除井野天天日向敬以外的所有人。
小樱本是去鸣人家里看看情况,不料,竟在半路上遇到鸣人他们,而且,看情况,大家对小鸣人特别好奇啊。
“啊,都在啊,”小樱打过招呼后,眼神就钉在鸣人身上,带着似笑非笑、听似羡慕实则嘲笑的口气,说着“小~鸣君真年轻啊,好羡慕啊。哎,真好啊,小鸣君总是有办法制造新奇呢”。
“……”第一次还不是你的错,有脸提起来,鸣人轻轻地哼了一声,刚才要感谢你的我,果然是个蠢货啊。
“耶,小樱认识小鸣君?”
天天第一个问道,其他人也迫不及待地想知道答案,尤其是小兄妹两个。
“啊,见过不少次呢,这可是鸣人,的亲戚,”小樱走过来和井野天天蹲在一起,她伸手捧着鸣人的脸,恶劣地揉了又揉。嘿嘿嘿嘿,想怎么欺负就怎么欺负的感觉真好啊。她无视了鸣人眼中的怒火,“简直就是鸣人的缩小版啊,超好玩啊,你这么小,得对我们喊叔叔阿姨了,是吧,小鸣君?”
“樱姨,小鸣是妈妈的孩子吗?”
面麻的疑问,成功引起了鸣人以外四人的兴趣,齐刷刷地看向了小樱。鸣人则望向自家儿子,这家伙,相信了天天的话,开始怀疑自己的身份了?
小樱看向发出疑问的面麻,先是好笑他怎么会有这种想法?随即,她想到小鸣和鸣人超高的相似度,瞬间明了,他是在害怕,于是认真道,“当然不是。小鸣君的爸爸有一头金发,妈妈可是红发,我见过他的爸爸,也见过他妈妈的照片,不过,很遗憾,他们都不在了。真是的,小孩子想那么多,头不痛吗?”
获得想要的答案,面麻和鸣子瞬间轻松了许多,之后又为误会父母而小小的内疚了下,最后是惋惜小鸣的身世,甚至做好了要小鸣一直住在他家里的打算。
井野和天天立即追问,“你真的见过啊?什么时候?我们怎么没听你说过?”
“啊,有段时间了,”其实你们也见过啊,真是的,干嘛刨根问底啊,小樱认真地说道,“前段时间,我不是去采药……”
“哦,然后你遇到他们了是吗?这么说,小鸣君的消息,还是宽额头你带回来的吗?”井野自行脑补了一些片段,比如,小鸣君父母的逝去,临终托孤之类的,把自己感动的直掉泪,原来,是个孤儿,好可怜。她一伸手把鸣人捞在怀里,抱的紧紧的,鸣人差点没法呼吸。
唉,就让她误会好了,小樱也不再做解释,等井野抱过后,又是天天的母性大发。他追问了一堆问题,比如喜欢的食物和玩具,忍具之类的,可以全都告诉她,她会时常买给小鸣。
“以后再慢慢聊啊,顶着个大太阳,都不热吗?啊,对了,小鸣君,你们在街上瞎逛什么?”
“面麻和鸣子要去图书馆借书。”
“这样啊,那你们就赶紧去吧,但是,不准乱跑,下午,我再去你们家。”
总算可以离开了,鸣人松了一口气,跟着俩孩子向三人道别。一想着躲过了写轮眼、白眼和山中一族的秘术,就觉得自己好幸运。
路上,鸣人感觉到孩子们明显高涨的同情心,还有邀请他一直住在家里之类的,他不敢给出确切答案。如果药物研发失败,他自然是与兄妹俩住在一起,共同成长。如果成功了,那就是鸣人回来了,小鸣消失了,到时候,小鸣不变成不守信用的人了吗?俩孩子也会伤心失望的吧?
不论怎么样,鸣人不可能“躲”在妙木山一辈子,所以,小鸣和鸣人比起来,自然是小鸣消失更好些。
面麻和鸣子各借了一本书,又帮鸣人选了儿童画册。鸣人翻着手中的书,心情十分复杂,这么幼稚的书,可是,又不得不收下他们的心意。
书拿到后,三人也没做耽搁,直接回了家,中途,面麻给大家各买了一份冷饮,边吃边往家走。
养孩子的这些年里,鸣人第一次拥有被孩子全程照顾的体验,自豪和感动里,又带着身心愉悦的享受,他竟然萌生出一直这样也不赖的想法。
*
午饭是面麻热的,餐具也是他负责清洗,紧接着是一个小时的午休。面麻与鸣子都争着和鸣人睡,最后是三人一起睡在主卧的大床上,鸣人左右两边各一个。面麻和鸣子入睡的时候本是平躺着,等鸣人醒来的时候,全侧向鸣人睡,且一人抱了他一条手臂。
说起手臂,鸣人猛然间意识到一个问题,右手的义肢竟然也跟着变小了吗?他从面麻怀里轻轻抽出右手,举到面前看了看,惊愕地发现他的手并非苍白的义肢,而是正常肤色,简直就是年幼时自己的手。
怎么回事?大蛇丸的长生不老药,还有长手臂的作用吗?这也太神奇了吧!如果这样,佐助是不是也要吃一颗试试?鸣人很想知道那药的成分,怎么感觉和尾兽跟漩涡体质似的?四战时身体分为两半的纲手婆婆,曾被漩涡绝穿透腹腔的香磷,一边战斗一边咬自己的手臂治愈腹部的伤。超强的愈合能力,强大到几乎瞬间长内脏的节奏,难道,大蛇丸的药,也有和漩涡体质一样的效果?
鸣人又想到同是漩涡一族的自己,他从未有过咬自己的手臂,吸食自己的查克拉疗伤。从前是因为他有九尾帮他做这些,而他也从不知道漩涡体质的好处。四战后,他知道了香磷漩涡体质的能力,但他再也没受过伤,也从未试过自己是否拥有这样的能力。
要不要划个伤口试试?
鸣人很快又否决了,这样的做法,在其他人漩涡族人身上或许有意义,而他就未必了。他是漩涡体质和九尾的双重拥有者,伤口出现后,估计不等他做什么,就会自行愈合,也很难实验出什么来。目前,他唯一想知道的是右臂怎么不是义肢了?
下午的时候,面麻和鸣子读过课外书,就到屋子后面,对着木桩练习投掷手里剑。鸣人盘腿坐在树下观看,面麻的命中率达到百分之百,比当年的佐助还厉害,越是这样,他越不放心啊。
面麻“哥哥”和鸣子“姐姐”的热心教导下,鸣人也开始了投掷手里剑的学习。他努力做到了全投偏,两孩子却是很有耐心,对他讲解手里剑的投掷要诀,并鼓励他多多练习,还承诺教他提炼查克拉和忍术修炼。鸣人想到大蛇丸的交代,决心还是多花点时间练习手里剑投掷吧,忍术什么的,不要去想。
练习结束后,三人已是满头大汗,面麻“呼”地一下把T衅给脱了,拿衣服擦头上的汗珠。
鸣子一见也要脱,鸣人一把捉住了她掀衣服的手,“不可以哦,鸣子是女孩子,不能在男孩子面前脱衣服的,很羞的,知道吗?”
“哦?哦!”鸣子应了,不过粗心大意的她,也没追究5岁的小鸣弟弟为何懂这么多。面麻只顾着擦汗,想着回屋子里吃西瓜解喝,倒也没留意这些细节。
下午五点左右,小樱来了,还买了菜,她是来帮忙做晚饭的,顺便嘲笑下鸣人这个作死的倒霉蛋。
鸣人也不甘示弱,特意对着小樱喊阿姨,和她讨论井野雏田她们的时候,用的称呼却是姐姐。这成功地引爆了小樱的怒火,鸣人说完就跑出了厨房,气得小樱拿着菜刀在后面追,直追到屋外。
两小孩正在玩跳房子的游戏,眼见着鸣人从门里冲出来,小樱举着菜刀紧随其后,两人郁闷的很呢,他俩这是在玩什么游戏啊?
“你确定一直举着菜刀追我吗?”鸣人边跑边喊,“佐井在哪里?佐井!佐井!”
“他来了也是挨打的份儿!”
“樱姨樱姨,”面麻迎着鸣人跑过去,还把鸣人拦在身后,不悦地问道,“为什么拿刀追小鸣?如果,小鸣惹樱姨生气了,我可以让他道歉。”
“对啊,小鸣弟弟很乖的,”鸣子又跑过来,和面麻一起挡在鸣人前面。
“切,鸣……小鸣君,如果你一天喊我一百句‘姐姐’的话,我考虑原谅你这个听起来很乖的熊孩子,嗯?”
鸣人躲在面麻和鸣子身后,先是装出认真考虑的模样,随后对着小樱灿然一笑。在小樱以为他诚心接受条件时,只听他大声说道,“看着比纲手婆婆还老的你,喊你‘阿姨’已经算是便宜你了,”又作死的对着小樱夸张地做鬼脸!
“……啊啊啊啊……Na~ru~to~我要杀了你你你!”
小樱具象化的怒火,再加上“啊”的几个前奏,把面麻鸣子吓愣住了。可是,鸣人依旧不怕死地激怒她,“再发火也不是纲手奶奶啊,听说你才A-罩杯。”
胸小是小樱的硬伤,尤其是和纲手雏田站在一起的时候,真是倍受打击。鸣人为了自救,也是拼了,但,目的达到了,因为小樱瞬间熄灭了火气,整个人都蔫了。
面麻和鸣子看着这样的小樱,很是疑惑,樱姨这么害怕纲手太婆吗?
“嘿嘿嘿嘿,佐井说的果然没错,只要这么讲,小樱立即就没脾气了。”
小樱迅速听出了有用信息――佐井,难怪,难怪鸣人会这样对她讲话,原来是那个欠揍的混蛋。她猛地抬起头,双眼冒火,大喝一声,“佐井!!!”
随后,三人只听见头顶上“嗖”的一声,很快,身后又是“铛”的一声。等他们回过神儿,小樱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而他们家的菜刀,横插进了树干里。
幸好刀砍到树上啊,鸣人后怕地抹抹汗,小樱的怪力真是好可怕啊,不过,“话说,晚饭没法继续做了呢。”
鸣子叹了一口气,道,“我在想,明天的时候,我们还能不能认出佐井叔叔。”
面麻一言不发,快步走到树旁,变身术长高后,握住刀柄,微微调出查克拉,把刀拔了出来。
“我来做饭,还有,暗部还没有下班呢,爸爸也在的,樱姨不敢动手。”
鸣人慢悠悠地纠正道,“错了哦,他俩不在一个办公室。”抱歉啊,佐井,不小心出卖了你。
“那,佐井叔叔不是超级悲惨吗?”
“他也不是没挨过,反正几天就好了,担心什么,还是先做晚饭吧。”
面麻一副习惯了的表情,拎着菜刀朝屋子里去了,另外两人只得迅速跟上,打打下手也是可以的。
*
鸣子在看电视,面麻在做饭,鸣人不放心,就站在门边看着。其实,他有些后悔气走小樱,这无关做饭的问题,而是他的右臂问题,他本来是打算问问小樱的。
还有佐助的那个影分身,和本体性格相差太大了。鸣人觉得有些蹊跷,不论是依照理论还是往日经验,影分身解除后,记忆要汇总到本体处。可是,佐助居然没有影分身的部分记忆,而且佐助向来不会骗他。
实在太不寻常了,难道影分身还会自行删除记忆吗?鸣人真是百思不得其解,也许那个对忍术有搜集癖的大蛇丸,可能给出答案。
佐助回来时,晚饭已经做好了,有菜有汤,最主要的是他儿子亲手做的。做父亲的七、八年里,他还是第一次吃到儿子做的饭,心情不是一般的激动。
“感动吧,面麻的手艺可是很不错的……”之前有帮过我几次,鸣人差点说漏了嘴。
感动,但,佐助会说吗?他只是在喝过一口味增汤后,说了句,“挺意外。”
佐助惜字如金且性格别扭,面麻小的时候不知道,但,近两年来从鸣人的口中,再加上最近一段时间的相处,他已深刻体会到了。比如刚才的“挺意外”,面麻知道他已是间接地夸奖了自己的厨艺,因此,心里是有些小小的得意的。
“爸爸,你有没有见到佐井叔叔?”
终于有人想起了悲催的佐井。
佐助疑惑地望着女儿,心里有些小小的介意,干嘛问起那个笑面虎啊,“上午见一次,下午没有。”
“啊,佐井叔叔岂不是会被揍成猪头?”
“……”佐助不解,“谁揍他?”揍成猪头才好。
“小樱啦,”鸣人大致说了一遍经过,随后问道,“你隔壁的隔壁办公室,真的没有异响吗?”
“那种事情,我怎么知道,我下午在火影办公室。至于佐井,”佐助犀利的目光看向鸣人,“不准听他胡说八道,更不要在小孩面前讲些奇怪的话。”
“……啊哈哈哈哈,”鸣人尴尬地笑着,挠挠头发,“我忘了。”
“……”佐助叹了口气,就知道是这样,“佐井那家伙,不会有大问题,毕竟,他是樱的男朋友,顶多挨几拳头。”
“小樱的拳头,一拳下去可以打碎石头的好吗?”
佐助听罢,马上接了句,“你心疼?”
“……混蛋佐助,我挨过的好不好?”
面麻和鸣子“唰”地看向对面的鸣人,随后异口同声地问道,“小鸣怎么和妈妈的习惯用语一样?”
“……”
“……”
不论是面对25岁鸣人,还是5岁鸣人,佐助都会轻易的被带入鸣人的氛围里,冷静理智什么的纷纷不认识。同样的,鸣人总是轻易地被佐助激的炸毛,忍不住和他斗嘴,甚至是打架。
两人想努力地掩饰鸣人的事情,可是,习惯成自然,还是不由自主地泄露了。
“是,是吗?”鸣人不自然地挠挠头,随即又摆出一副小孩子的可爱表情,眼睛亮闪闪地看着对面的俩孩子,“抱歉,我欺骗了你们,”就在佐助全身戒备着,准备应对随之而来的家长信任危机时,又听鸣人说道,“其实,我是认识你们妈妈的。”
“咦?”
“……”
“啊,因为我们是亲戚啊,所以,所以,我们认识的。我记得他总是喊‘混蛋佐助’什么的,很好玩啊……”
“哟,一点都不好玩,小鸣可不要跟妈妈学,你不能那样说爸爸的,要喊‘佐助叔叔’,做个懂礼貌的乖孩子哦。”
“鸣子说得对,不可以那样讲。”
佐助愣愣地望着对鸣人说教的两孩子,简直不可思议,鸣人居然会撒谎?而且还是脸不红心不跳的模样?他运气也太好了点,还有,鸣子好骗也就罢了,怎么面麻也这么容易骗?小孩子是真单纯啊,和平年代长大的孩子,以后出去做任务,让人怎么能够放心。
晚餐在兄妹俩对小鸣人的说教中结束,佐助负起清洗餐具的任务。
孩子们看电视去了,鸣人呆在厨房里,跟佐助说起他右臂的奇怪事情。一向心细如发的佐助,竟然是在鸣人的提示下才注意到这个问题,他简直不能原谅自己的疏忽。
其实,岂止是佐助,就是大蛇丸等人也没有注意到这些。佐助也不洗碗了,当务之急是见大蛇丸。
佐助对着水龙头冲去手上的泡沫,解下围裙,结印出来一个影分身,围裙朝他怀里一塞,“你洗碗!”
“……嗯!”
佐助牵着鸣人快步走出去,对着看电视的兄妹俩交代了一声,抱着鸣人便要离开。
“等等,佐助,”鸣人想起了影分身丧失部分记忆的事情,太匪夷所思,他对影分身佐助,不敢全心地信任。
“怎么了?”
“带上他们。”
“……”
“我说带上他俩,你听我的就是了。”
“好,好吧,面麻鸣子也一起去,要跟上我。”
佐助猜想鸣人不放心影分身在家陪孩子,毕竟,影分身遭受外界的袭击,便会自行解除。目前,木叶村里还有不少外国人逗留,虽然对木叶的经济发展十分有利,但,对村子的安定可是没有半点好处。
自宇智波灭族后,木叶再无警卫队,自团藏逝去,木叶再无根组织。火影直属的暗部,虽然收纳了根成员,人员增加了,但,任务也是翻倍的。暗部既要负责村子的巡逻戒备,又要出村执行特别任务。
目前,巡逻的任务由丁次和牙主要负责,出村的任务则由佐井大和共同担当。出村任务依照内容分析,如果对手非常强大的,那么,佐助需要亲自出马。佐助外出游历的时间里,这种特殊任务,已接过一大批棘手的,该处理的都处理完了。因此,自他再次归来,尚未拿到这种任务的机会,当然,将来,他也不希望这种机会降临到他头上。
~~~~~~~第14章完毕。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