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采涵

爱情不是一厢情愿,而是两情相悦。
相爱的才叫爱情,一厢情愿的只是叫单恋。
——送给火影大结局


唯有爱可写!

【佐鸣】我们共同的家 15

香磷三人不在,据说是去孤儿院帮兜照顾小孩了,大蛇丸让儿子见月负责招待两位小朋友。
佐助抱着鸣人,跟着大蛇丸去了他的书房,三人也不耽搁,开门见山,鸣人把完好的右臂伸给大蛇丸。
大蛇丸仔细检查了鸣人的手臂,满脸的惊愕,他还从未见过这种事情,即便是他实验室的机器,也只能告诉他们,这绝对不是义肢。
大蛇丸研发的药丸里,初期确实有香磷主动贡献的血液,后来则是寻找了替代药物。漩涡一族又称长寿一族,也是他主要的研究对象。可是,再怎么强大,也只是将相连的部分粘合,恢复成原有的面貌,但,绝不可能让断离身体的手臂再生。九尾的性质和漩涡血统一样,因此,鸣人的手臂,绝不是这两种作用所致。
大蛇丸已知的范围内,有两种方法可以达到创造再生,一是成为十尾人柱力,二是使用阴阳遁。
显然,这两种方法,鸣人没办法用到,他体内的九尾基本在睡大觉。其他尾兽的查克拉量非常少,而且,佐鸣决战后,鸣人再没调用过尾兽查克拉。
至于阴阳遁,随着佐鸣二人断臂之后,那部分力量也随断臂离他们而去了,因此,两人绝无可能再用阴阳遁,除非,六道仙人再现。
鸣人的情况难住了大蛇丸,他思忖这次回木叶,鸣人带给了他很多的惊喜和新的研究方向。拥有漩涡鸣人的地方,想不意外都不行啊。
佐鸣二人基本一无所获,领着俩孩子和大蛇丸父子告别后,也就回家去了。
时间尚早,也不似来时那般焦急,于是,悠闲地步行回去,顺便在街上逛逛,还遇到了参加家庭聚会的猪鹿蝶小组。
佐助一身暗部装扮,却没有带面具遮脸,这在暗部是不该有的事情。然而,忍界都知道宇智波佐助是木叶村的暗部总队长,尤其在木叶,全村人都认识佐助的身形和发型,他的脸遮与不遮区别不大。不过,这身打扮,非常引人注目就是了,而且还带了仨孩子,打招呼的村民络绎不绝。
仨小孩在前面走着,说着孩子间的搞笑话题,不时地发出笑声。佐助看着走在中间的鸣人,真是笑得比谁都开心,完全没把眼前的危机当回事的样子。
这家伙不会是当小孩上瘾了,不想恢复成从前的模样吧?只是一个假设,却也瞬间毁了佐助逛街的好心情,尤其是前面的仨小孩边走边聊,自己像个保姆似的跟着,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的时候。夏夜热闹的街道,前方热闹的孩子,佐助看在眼里,却有种整条街道上只有自己一人的错觉。
佐助超级不爽,几步走向前,拦在三人面前,一把抓住衣领将鸣人提了起来,鸣人和两孩子都愣怔了,这是要干嘛?
“聊的很开心嘛!”
“当然啦,当然开心。”
“你是不是忘记了什么?”
“……”鸣人歪着头想了下,道,“没有吧,好像该问大蛇丸的都问完了呢。”
“……与大蛇丸无关,”佐助将鸣人拉近了,皱眉咬牙地说道,“给我好好想想。”
“……真是的,”鸣人伸手拽了佐助的头发,气乎乎地说道,“你这人真是讨厌,你不说,我怎么知道啊,让我想,好歹给个提示吧。”
面麻鸣子惊异地盯着鸣人拽佐助头发的手,心中暗叹,除妈妈外,居然还有人敢拽爸爸的头发,小鸣真是好勇敢!!!
“……白痴,手松开啊,你拽的好痛……”
“你还拎着我衣领呢,我也不舒服的好吗?”
“……那我抱着你……”佐助另一只手就那么一圈,把鸣人抱在了怀里。
“滚!”鸣人松开了佐助的头发,一手按在他的肩膀上,还有一只手被佐助的手臂箍住了,于是双腿对着佐助踢啊踢,这家伙的脸皮真是越来越厚了,“放我下来啊,混蛋!你发什么疯啊……大家都在看你呢……”
真幼稚,居然和五岁小孩子闹成这样,大家都在看这边,好丢脸。佐鸣刚才的举动,颠覆了面麻对佐助的认知,其实,只是他没见过佐鸣的独处罢了。
平日里,佐鸣二人约定在小孩子面前尽量少争吵,拒绝动手,一切向成熟稳重看齐,但,装的特辛苦。这不,一不小心就露馅了,只是在目前的面麻看来,丢人的只是佐助罢了。
“爸爸,我们要先回家了,走,鸣子。”
“……哎,哥哥,不等爸爸和小鸣吗?”
“不必了。”
面麻拉起鸣子便走,不想再被路过的村民注视,真是的,自家父亲还有这么幼稚的一面,真是开了眼界,但,这种场景下,也真是够丢脸啊,当然是逃的越快越好。
“哎哎哎,你俩别走啊……混蛋佐助,快追上去!”
“还费什么事儿。”
这种程度,佐助轻哼一声,抱着鸣人追了过去,直到回到家里,他还不知道俩孩子把他和鸣人扔在大街上的原因。
影分身佐助早已把家务做完了,还把面麻和鸣子的作业检查了一遍,尽职尽责,就像是佐助本人保持的良好习惯一样。
*
日子不紧不慢地过着,每天佐助上班后,面麻就带着鸣子和小鸣在家写作业看书练习忍术,或者是玩游戏看电视。有时候也会外出逛逛,但,木叶村里的孩子,除了班上的同学,没有相熟的同龄伙伴,再加上他们是火影家的孩子,自然没有同龄伙伴敢来找他们玩。
鸣人每周一封信,夜里写完,再交给佐助,次日下班后,佐助再把信拿给孩子。至今已三封信了,可是,大蛇丸他们的研究离目标还千差万别。
除了鸣人没有恢复身形和年龄,因联谊会而逗留木叶村的外国人少了,伊鲁卡成功怀孕,似乎一切没什么变化。只是佐助感觉面麻看他的眼神有点怪怪的,带着点嫌弃的意味,而且还学会了顶嘴。从前,他说一,面麻可是不敢说二的,他开始反省自己的教育方式,是不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
7月23号,佐助26岁生日,但,28号是面麻的8岁生日。于是,大家在佐鸣家给父子俩合办了庆生会,带了一堆食材和酒水,还带了礼物。
来的人很多,不止有木叶同期,五六代火影,凯老师等人,大蛇丸和香磷他们也都来了。香磷是个超强的感知忍者,且非常熟悉鸣人的查克拉,因此,佐助等人知道瞒不了她,便早早地对她说了鸣人的情况,以免在庆生会上弄出乱子。
依照事先既定规则,成年人除了寿星佐助,每个人都要做一至两道拿手菜。食材会有女孩们提前清洗好,至于切成条还是片之类的,就由做菜的人自己动手了。
小孩子们在猿飞未来的带领下,坐在客厅的地板上玩游戏。鹿丸看着坐在一起的鸣人和鹿代,瞬间感觉像是看到了小时候鸣人和自己,他让佐助给孩子们拍了照片。
佐助拍完后,再看鸣人和鹿代,和鹿丸一样的感觉,就像看到了童年的鸣人和鹿丸。他回想起童年的事情,鸣人和鹿丸关系的确很不错,还有丁次和牙,逃课(损友)四人组,在忍者学校时,可是没少让老师们头疼。长大后的鸣人,结交了更多的朋友,如我爱罗、佐井、小樱等人,但,佐助觉得,再多的朋友,包括自己,都无法取代逃课四人组在鸣人心目中的特殊性。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他们三人,对鸣人才是真正的不离不弃,始终陪伴。
现在的鸣人,不用担心遭人欺负,不用为三餐发愁,不会因喝过期的牛奶拉肚子,白天有面麻和鸣子的陪伴,晚上有按时归来的佐助,无忧无虑,简直是重新感受了一把童年时光。
凡事都有两面性,就像鸣人开始了无忧无虑的童年生活时,佐助却是满腹郁闷无处发泄,他害怕鸣人就一直这样慢慢地成长下去。
大蛇丸他们的研究简直可以说是毫无进展。对此,纲手表示,从前的她和大蛇丸,几十年里都在研究延缓衰老或者长生不老之术,可是从未想过与之相反的极端――加速生长。现在的研究,要推翻他们之前全部的成果,说不定等药研究出来,鸣人都已经自然长到25岁了。
10月10日就是鸣人26岁生日了,佐助算着两人20年的年龄差,等鸣人长到他现在的年纪,那他不是要变成老头子了?到时候,鸣人会嫌弃自己太老吧,会的,一定会的,思及此,佐助的心一点一点地往下沉,难道,自己要跟大蛇丸拿药去?
肩上一重,佐助侧目,见是鹿丸的手拍在他的左肩上,他搞不懂对方的举动,却是听他说道,“意外性第一的忍者,总会再带给你意外的,所以,不必忧心。”
四战时,佐助就亲身感受到了鹿丸的聪明之处,此时,再来一次,他依然惊愕,这家伙会读心术嘛,他就是对着小孩子多看了两眼而已。
“……嗯,谢谢。”
鹿丸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竟一语成真。鸣子的生日聚餐上,在服用大蛇丸等人研发药物失效3天,大家都觉得毫无希望的情况下,漩涡鸣人在自家女儿对着蛋糕切第一刀时,“嘭”的一下就变大了。众人惊愕之后,女孩子们尖叫连连,场面一度失控,小樱更是一拳打了过去,因为,漩涡鸣人竟然在众目睽睽之下光着身子出现。
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佐助面麻生日会现场,大家轮流去厨房做拿手菜,不过每人的拿手菜都是做自己最爱吃的菜。比如,卡卡西做的是盐烧秋刀鱼和味增汁茄子,不过,他还帮伊鲁卡和鸣人鸣子做了他们最爱吃的拉面。
餐桌上的菜品逐渐增多,佐助总算看到了他和面麻这对大寿星喜欢的食物,据说番茄炒蛋是五代目纲手做的,饭团出自小樱几个女孩之手。
眼见着菜快上完了,木叶丸他们开始摆餐具和酒水饮料,佐鸣家的桌子和餐具全都用上了,不够,只好拿一次性的餐具凑数。椅子自然是不够的,那只有席地而坐了,规定可以相互走动,夹自己喜欢的菜,不必拘束,热闹就好。
开饭后,大家先给寿星们敬酒,以后便是吃东西和拼酒量。纲手大蛇丸和卡卡西以及老师们那桌,更是除了伊鲁卡,全都加入了行酒令。
丁次和牙看着盘子里的肉,抢吃两块后,不由自主地停下筷子,总觉得有些不畅快。平时有鸣人一起抢,三个人闹得热火朝天的,现在这个欢聚时刻,只剩下了他们两,感觉肉也不似从前那样好吃了。
两人互望一眼,牙叹了口气,说道,“佐助,鸣人什么时候回来,有说吗?”
其他人也都看向佐助,不知情的都想知道答案,知情的倒是担心穿帮。佐助愣了一瞬,随即说道,“没有,不过,要是回来,他会提前通知大家的。”幸好事先有准备,用了纲手的药,不然,牙早就闻出了鸣人的气味。
“唉,真是的,那家伙,真没口福啊,这会儿又在妙木山吃虫子吧。嘛,丁次,来来来,我们把这吃完,把鸣人那份也吃掉。”
“啊,那是必须的吧,鸣人那份,送我啦。”
丁次把筷子伸到盘子里,不料,佐助的筷子也伸了过去,一下子夹走了五六块肉,他微微一笑,“鸣人不在,但,小鸣在啊,他也爱吃这个。所以,现在还是三个人,我会帮他抢,你俩考虑清楚,能不能有我动作快。”
“我靠,不是吧,”牙惊叫,“一个负责抢,一个负责吃,简直欺负人啊,我想喊赤丸……”
“禁止使用忍术,不然,丁次的超倍化之术会把我家房子毁掉,今晚怕是要累死半醉的大和队长,”佐助把肉夹到鸣人碗里,“拼手速。”
“好,谁怕谁,不用倍化之术,我照样赢。”
“赢的是我,”牙也不甘示弱,伸着筷子和丁次抢开了。
牙和丁次瞬间带动了气氛,现场热闹了起来。只是,不久之后,李拿错了杯子,喝了浅川婧杯里的酒,耍起了酒疯,几乎掀了桌子。大家纷纷上来制止李的行动,在他被按住之后,面麻更是抢先一步用写轮眼将李催眠了。
“真不愧是宇智波佐助的儿子啊,”手鞠抚摸着面麻的头发,笑说,“写轮眼用的很娴熟嘛,好厉害啊,面麻君!”
手鞠的夸奖,面麻很不好意思,他轻声地道谢。
“你可比这个年纪的佐助还强的多呢,”牙嘿嘿地笑着,“厉害,牙叔叔当年可没夸你爸爸,因为,他没你招人喜欢,我们班男生都讨厌他。”
“你怎么不说全班女生都喜欢他呢,牙?”卡卡西不紧不慢地接话,“我可是每天都看着你们班呢。”
那个时候的暗部卡卡西,依照高层的命令,执行保护和监视九尾人柱力漩涡鸣人的任务,作为四代火影的弟子,他是最适合这个任务的人。
“也不是全班女生吧,”佐井笑眯眯地说着,“我记得,雏田小姐幼年开始喜欢的就是鸣人君。”
此话一出,全场静寂,当事人雏田、鸣人,再有牙和佐助,全都尴尬的很,小孩子们全都好奇地盯着雏田看。
“……佐,佐井……”雏田的脸红的几乎滴血。
“佐井!”小樱果断给了他一拳,这个不看场合的,牙和雏田,他居然没看出来,笨蛋,小樱尴尬地说着,“喝醉的人闭嘴。”
“我才喝了三杯而已,呃,就是你打的我有点头痛了……”
“哟,生日会吧,要不,改为集体爆料大家暗恋的人算了,”纲手把酒杯一放,“我先来,大蛇丸暗恋自来也!!!”
“啊?!!!”
这个消息太劲爆了,瞬间改变了刚才的尴尬气愤。众人一致看向大蛇丸,连他的儿子见月都紧盯着他看,但,大蛇丸仍然是一副泰然自若的表情。
“哈哈哈哈哈,”纲手豪爽地笑开了,随后伸手拍了大蛇丸的肩膀,笑说,“看吧,我就说,这个玩笑一放出去,保证让你立即成为众人瞩目的焦点。我赢了,大蛇丸,罚酒三杯。”
“什么啊,竟然是假消息,”牙第一个叫起来,“真不爽!”
“不然呢?”纲手给大蛇丸倒上酒,“三杯,不能少,其他人,把小李放沙发上,继续喝。”
生日会在喧闹中结束,至少三分之一喝醉,其他人也喝的差不多。佐助把众人送出去后,对着一堆的杯盘碗碟发愁,面麻主动帮忙,佐助拒绝了,他只好结印出两个影分身,但,不准小孩跟到厨房。影分身真是好用,不过,佐助不想让性格多样的影分身被其他人看见,即使亲生儿子都不行。
*
小樱本打算赶在井野前面结婚,不料,鸣人这事儿一出,她不得不整日埋头药物实验,药物还没研究出来,倒是井野和丁次的婚期快到了。
猪鹿蝶是三人小组,而今,鹿丸手鞠已婚已育,算是把“鹿”这一部分给传承了下来。井野和丁次的结合,意味着他俩要生两个小孩,才能凑成新的猪鹿蝶。不论是山中还是秋道家族,都在背后催着,还拿佐鸣和鹿丸做例子。丁次井野考虑到未来的艰巨任务,而且年纪跟鹿丸的小孩还不能相差太大,也就答应了家人的提议。
丁井的婚礼定在8月28日,他们期待同期都能参加,催着佐助联系鸣人,问他的归期。或者能否先回来,婚礼过后再去妙木山,毕竟,使用逆通灵术还是很快的。
佐助只好催着大蛇丸的五人小组,最终,经过五个顶级医疗忍者的共同努力,历时50天的研究与反复实验,总算有所收获。
纲手拿出蓝色的药水给佐鸣看,10毫升的剂量。他们在对参加研究的五岁以上的动物做实验时,所需剂量仅为3毫升,而且效果显著,仅需5到30分钟。鸣人是人柱力,又是漩涡体质,抗药性比实验体强的多,通过对鸣人和实验体的数据对比分析,鸣人至少需要2.5-3倍的剂量。
纲手明确表示,即使此药物对鸣人有效,也不敢保证他恢复到本来的年龄体征,他可能是20岁,15岁,也可能是10岁。
众所周知,漩涡鸣人不怕死不怕受伤流血,就是怕小小的注射器。少年时期曾因逃避注射某种抗病毒药物,五代目纲手和徒弟静音动用了大批医疗忍者和暗部。最后还是因为他躲错了地方,不小心躲进了佐助的病房而被抓。
鸣人看着大蛇丸手里拿着的粗壮注射器,第一想法还是逃。不过,大家早有准备,而佐助抓了人,坐到椅子上,将鸣人按趴到腿上,一把扒掉了他的短裤。
“来吧!”
“佐助佐助,你你你你……”
鸣人又气又恼又羞,脸色通红,话都说不好了,这里还有三个女性的好不好?
大蛇丸等人皆是一愣,随后,小樱吼叫,“胳膊胳膊,不是屁股,谁告诉你是扎屁股啊?”
“啊?!!”
天才宇智波佐助傻眼了,小孩子生病不都是扎屁股的嘛。虽然,他家小孩的漩涡体质基本不生病,但,他小时候生病,可都是扎屁股,难道,以前医疗忍者弄错了?
“噗!”纲手一下子笑喷了,“哈哈哈哈!”
“难怪成了一对,原来本质上都是呆子,”大蛇丸也丝毫不掩饰笑意。
其他人也都笑得前仰后合,宇智波佐助一向占有欲超强,绝不允许别人看到不该看的东西,这次竟然在众人面前,亲自把鸣人的裤子扒掉,虽然大家也只是看到鸣人挺翘的屁股。
“混蛋佐助,你个大笨蛋……”
“啊,对不起,鸣人,我,我不知道啊……”
佐助手忙脚乱地帮鸣人提裤子,也顾不上瞪那边笑作一团的五位医忍,这事儿,估计要被记一辈子。
终于,五人笑够了,大蛇丸将药剂注射到鸣人体内。大家又开始了30分钟的等待,佐助还特意给鸣人穿了他带来的大衣服。
后来,30分钟过去了,1小时过去了,2小时、3小时过去了……等的大家都饿了,漩涡鸣人还是一个小小的模样,穿在超大的衣服里,非常滑稽。
毫无疑问,药物对漩涡鸣人无效。
失败了!
――先带回家吧,药物研究,继续!
纲手等人进去实验室前,她对佐助说的最后一句话。
~~~~~~~第15章完毕。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