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采涵

爱情不是一厢情愿,而是两情相悦。
相爱的才叫爱情,一厢情愿的只是叫单恋。
——送给火影大结局


唯有爱可写!

【佐鸣】我们共同的家 20

面麻的记忆里,佐助在他入读幼稚园之后离开木叶时起,再也没有和他一起睡过,如今竟是有点不适应。佐助在洗澡,面麻盘腿坐在书桌前写日记,大概是幼年听了太多的睡前故事,导致他现在想象力非常丰富,写作的欲望异常强烈,于是,按照鸣人的提议,面麻每天晚上都要写日记。
今天的主要内容是丁井的婚礼,还有父亲要和他一起睡的事情,只感觉有些不正常,猜测是否发生了严重的事情,他没有直接说出来心中的不适应,唯有在日记里写了出来。
佐助穿着睡衣进来时,面麻已经收起了笔记本,还把父亲的枕头等寝具摆好了。佐助还是蛮欣慰的,面麻性格独立,自理能力非常强,总之,如果不是体内三个灵魂的事情,他根本不需要父母操心。
面麻的猜测很快变成了现实,佐助关了门,伸手按了开关,熄了灯,沉声说道,“面麻,爸爸有话和你讲。”
“……”面麻没讲话,抬头望向佐助,点了点头,跪坐在自己的位置上。
佐助走过去,盘腿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两人的位置相对,中间仅隔一肘的距离。他洗澡的时候,已经想过去,有些事情,必须要让面麻知道。比如,他曾射杀了自己的妹妹,曾出让身体,给鸣子下幻术,刺激她开写轮眼。
“鸣人大概给你们讲过我俩的过去,但,我今天讲的话,并不算是重复他的讲述。我想告诉面麻,我的孩子,其他的东西:守护重要的人,才是获得力量的终极目的。”
“我和雄宪这么大时,我和鸣人的关系一点都不好,在学校里总是打架,而且,那时的我,唯一的想法是得到父亲的关注。然而,达到这样的目的,需要获得力量,打败我的哥哥,也就是你们的伯父宇智波鼬。”
“鼬是超级天才,7岁从忍者学校毕业,8岁开写轮眼,11岁加入暗部,13岁做了了暗部队长,而且是整个暗部最年轻的队长。他是父亲的骄傲,也是我崇拜并且期待超越的对象,可是,比他小5岁的我,样样不如他,没有让父亲关注的资本。我像面麻你这么大,8岁的时候,我最崇拜的哥哥鼬,成了我最痛恨的人,因为他灭了宇智波全族,甚至包括父母亲,唯独饶过了我。之后,杀掉鼬,成了我人生中唯一的目标,为了获得杀掉鼬的力量,我不惜付出一切代价,鸣人的,我的,生命。”
“12岁从忍者学校毕业,我和鸣人、樱分到了同组,卡卡西带领的第七班。试炼的时候,我甚至把他们俩当成是累赘,当然,这对于当时的上忍卡卡西来说,他有足够多的修理我们的手段。很显然,试炼下来的结果惨不忍睹,鸣人先是掉进水里,再是被绳捆着一只脚倒掉在树上,再是我被卡卡西按到了地下,只有脑袋露在地上,至于樱,她没出手,就被只剩下一颗头在地上的我吓晕过去了。卡卡西对待我们糟糕的团队合作非常不满意,但最终还是因为某种原因,通过了试炼,成为了下忍。”
“下忍的我们,和在忍者学校一样,我和鸣人还是不停地吵架打架,但,平时修炼时又共同进步,任务时逐渐学会了配合。”
波之国的任务里,为了与白对抗,佐助为救鸣人升级为双勾玉写轮眼,而鸣人为了佐助首次暴九尾。那一战让佐鸣的关系大大改善,彼此已经成为对方嘴重要的朋友。可是,后来回到木叶村,随着中忍考试的开始,大蛇丸的突然出现,再加上抓鸣人的鼬对佐助的重伤和刺激,佐鸣天台对决,而佐助被鸣人的快速提升刺激到了。佐助为了寻求力量而追寻大蛇丸的组织,叛离了木叶村。
“五代火影派了鸣人、鹿丸、丁次、宁次和牙前去营救我,对了,志乃也主动追了过去,甚至刚做完手术正在恢复期的李,也溜出医院跑过去援助,后来,我爱罗三姐弟前来协助。可是,我去意已决,绝无返回木叶的可能,到了终结之谷,只剩下了我和鸣人两个人。我从鸣人被称为‘吊车尾’的时期就开始关注他了……他的成长速度是令人难以自信的……也因为因为我在他身边一直看着他,所以我知道……他有一股很强的力量……甚至有时候还会让我觉得恐怖……然而,想到鼬灭族的夜晚,曾告诉我说的话,开启万花筒写轮眼的条件是杀死最亲近的人,对我来说,那个人正是鸣人。”
“于是我们两个打了一架,一个拥有写轮眼和天之咒印,一个拥有尾兽,终结之谷瀑布两侧的岩石,被打的千疮百孔。我还用千鸟对着他的胸口贯穿两次,呵,如果不是九尾,或者如果不是漩涡血统,他大概就命丧于终结之谷,且是我亲手杀了他。一个心中只有复仇的人,唯有堕入黑暗才能获得强大的力量。而鸣人他是太阳,是光明,对于复仇者的我来说,恰恰是最该避免的。我不能再被他影响,他会弱化我复仇的意志,况且,为了升级万花筒写轮眼,我必须要杀了他。”
黑暗中的佐助想起那天之后的事情,那是入了晓之后,听绝说起的,还是有些后怕的。受伤昏倒的鸣人躺在雨中,绝就在旁边,但,处于晓组织抽离尾兽的计划尚未完善,他没有带走鸣人。佐助想,他是不是要感谢绝的自信,以为三年后还可以轻易抓住鸣人,否则,鸣人根本等不到卡卡西的救援。
佐助一口气讲完了他和鸣人的过往,以及万众一心的四战,“战争胜利的那天,是鸣人的生日。作为九尾人柱力且出生便父母双亡的鸣人,从没庆祝过生日,他也从来不敢告诉别人,因为那一天,是木叶的集体哀悼日,同样的,也是鸣人双亲的忌日。”
佐助想起战场上四代向鸣人祝贺生日的事情,而他,之前也仅是从带土和鸣人的对话中,获知鸣人的生日。
那之后,便是他俩的终结谷二次决斗,而且还都失去了一条手臂,差点流血而死。当然,如果不是想着快死了,两人又怎么会那么坦率地吐露心声,尤其是佐助,真的是那种撞了南墙也不会回头的人。
第一次终结之谷:
――你为什么要对我如此执着?
――因为你是我好不容易才有的亲人。
――若是这样,那这亲情,我一定要切断它。
铁之国重逢:
――你为什么要对我如此执着?
――因为我们是朋友啊。
――我不会改变……也不打算跟你相互理解,并且,我不会死……死的人,将是你……
第二次终结之谷:
――为什么要与我纠缠到这地步?
――因为我们是朋友啊。
――这个之前就听过了。对你来说……这究竟意味着什么?
――每次看到你痛苦的身影,我也会――我也会感觉到痛苦。
当然,这些特别的话,佐助不可能告诉面麻的,他在心里暗暗地补了句:其实,我对你的喜欢更早,鸣人。
等佐助停下话头时,三个小时已经过去了,这次的话,大概是佐助一生中,说的最多的一次了。
面麻曾听鸣人讲过往事,但,鸣人没有讲佐助的黑暗过去,还总是朝他夸耀佐助是个外冷内热心思细腻的人,即便是好心帮助他,也毒舌地讲着刺激他发火的话。鼬的灭族,鸣人说是为了木叶的和平,所做的无奈之举,让佐助误会、痛恨,也不过是为了佐助变强,强到足以保护自己,守护木叶村。鸣人没提过佐助把他打成重伤之事,确切地说,他从未提过从前的苦难生活,完全忘记是不可能的,只能证明鸣人不想再提过去不开心的事情了。甚至佐鸣两人各自断掉的手臂,他也是从其他人口中得知的,但,除了佐鸣、卡卡西和小樱,其他人全中了无限月读,压根儿说不出个所以然来。而今,从佐助口中知道了鸣人曾有意或者无意漏掉的过往,他震惊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面麻的世界里,他的父母是一直相爱相守护的,虽然也吵架,几次差点动手,但,相杀这种事情,他从没想到曾属于自家父母的过往。从互相看不顺眼到成为信任的同伴、朋友,之后忽然又变成了立场对立的双方,然后联手打败强大的敌人,可是,最后还是免不了大战一场,每人损失一只手臂。
“当时的我们,决斗之后各自断了一只胳膊,但,还好,以后再也不用打了。那个时候,我们已经获得了足够强大的力量,甚至,我俩的名字,就是力量的象征。不论是鸣人,我,还是面麻你,获得力量的终极目的基本都是一致的,那就是为了守护重要的人。可能是亲人、朋友、木叶的村民、整个忍界的人,关键看你自身对重要之人的定义。”
“鸣人说过吧,面麻体内有三个灵魂,除你之外,另外两个彼此斗争。轮回眼的那个,仅是其中之一,另一个人,我们尚且不知道他的能力,但,绝对和轮回眼不相上下,只是不知他为何始终没有出现。面麻已经无意识地出让了数次身体主控权给轮回眼,而且在他的操控下,面麻已经伤害到了家人的性命。”
佐助自认为不会成为他的父亲一样的严父,但也绝不会是像四代和鸣人一样的慈父。对于佐助来说,男孩子的成长,势必要经历痛苦的淬练,这倒不是要面麻经历他和鸣人的痛苦过往,而是要他直面自己的痛处和责任。
面麻猛地抬起头来,之前,关于是否射杀了妹妹的事情,他不知道是该相信鸣人的劝慰,还是该相信那个轮回眼。鸣人说他只有鸣子一个妹妹,所以,不要胡思乱想,杞人忧天,他没有伤害到任何一个人。可是,他在轮回眼那里亲眼见到了被自己射杀的孩子,满地都是血,轮回眼说是他的妹妹。而今,佐助也说他在被操控的情况下,伤害了家人的性命。
面麻已经不知道该相信谁了,是“妈妈”鸣人,还是爸爸佐助和那个轮回眼?他究竟有没有射杀妹妹?此刻,他整个人都混乱了。
*
知子莫若父,佐助明白面麻的情况,完全不知道该相信谁,他伸手按在面麻的头发上,轻轻地揉了几下。
“究竟该相信谁,面麻也不必忧虑,再等一段时间,你就会知道答案的。”
面麻疑惑地望着佐助,“?”
“相信爸爸绝不会骗你的,明天起,爸爸的影分身会长时间跟着你,同时帮你和鸣子修炼忍术,幻术和体术。还有,作为哥哥,你有保护妹妹的义务。真正的强大,不止包括身体和力量,还有你的心理和意志。面麻意识空间里,面对那个轮回眼,一定要意志坚定,绝不可再出让你的身体。明白吗?”
面麻点了点头,既然,父亲让他等答案,他就等吧,总会有知道的那一天的。至于轮回眼,如果他说的话是真的,面麻更不能原谅他的欺骗,害他误杀了妹妹。他一定要好好修炼,绝不会让轮回眼得逞的。
“不早了,睡吧,”佐助拍拍面麻的枕头,“明天还要上课。”
“嗯,爸爸晚安。”
“晚安,面麻。”
面麻侧向佐助躺了下来,佐助拉了薄毯盖在他的腹部,后在自己的铺位上睡了。他也侧向面麻,对于写轮眼的视力来说,昼夜并无区别,他看着闭着眼睛侧向他躺着的面麻,根本就是毫无睡意。
忽然,佐助想起了一件事,他轻轻地起身,走到柜子旁边,俯身拿了那只绿色的小恐龙,放在面麻的手里。
“爸爸……”
面麻睁开了眼睛,先看了小恐龙,抓紧了,再看向佐助。面麻从小到大,睡前故事可以没有,小恐龙绝对得有,不然睡不着。
“睡吧,”佐助也躺了下来,伸手抚摸面麻的小脸,这是他和鸣人的孩子。如果那件事情无法避免,他会考虑带面麻离开木叶,到一个无人的地方。他要避免面麻做出伤害他人的事情,避免他被视为全忍界敌视的对象,大概,这算是个两全之策吧。
第二天开始,佐助本体跟着鸣人,或者解决暗部的事务,影分身则随时跟着面麻。面麻上课的时候,影就在外面的树上坐着等,放学了就和兄妹俩一起回去,顺路买了菜,回去还要带孩子修炼,陪着孩子写作业,忙的不亦乐乎。只有佐助鸣人都到家后,佐助才会解除影分身,好好休息几个小时,等到他和鸣人准备睡觉时,他会再次找影分身去陪着面麻。鸣子追问爸爸用影分身陪伴他们的原因,佐助只说是想好好照顾他们。
时间在大家的忙碌中,飞快地度过了,眼看着明天就是一月之期,一想着睡一个晚上,就可以解除忍术恢复真身,鸣人就开心的睡不着。熄灯很长时间了,他还在床上滚啊滚,闭眼假寐的佐助终于忍不住了,伸手抱着他,禁锢在怀。
“吊车尾的,睡不着的话,我们就做点有意义的事情吧。”
“不要,谁不知道你没安好心?”
“是吗?我怎么不觉的?”
“你见过坏人承认自己坏的吗?”
佐助的手臂抱的更紧,但,他立刻就遭到了鸣人反抗,不过由于某些原因,他也不坚持,只说,“鸣人,我们再生个孩子吧?”
“哈?佐助你脑子没病吧,当我可以自己怀孕呢?再说了,就算可以让大蛇丸帮忙,你有时间带小孩吗?”
“还好,带个小孩也不是问题,再说,现在算是比较稳定的时期了,不需要怎么外出。”
“说的跟真的似的,你倒是生啊。”
“不还是得你配合才行啊,我一个人办不到。”
“切,少来,我拒绝,谁知道大蛇丸和兜是不是躲在某处偷看?”
“……关键我也不给他们机会。啊,对了,鸣人,最近,你有没有发觉伊鲁卡老师有什么变化?”
“变化?有吗?话说,最近不都是你的影分身在接送面麻和鸣子,我都没怎么见到他呢。”
“嗯。鸣人,”佐助也不知道是否中奖,但,有鸣子的时候是一次准,这次,他没少努力,应该不成问题吧?明天一早,鸣人变不回去了,他绝对会先震惊后苦恼,最后拼命想办法解除忍术的。大蛇丸说,一旦怀孕是没法解除忍术的,直到把小孩子生下。他思忖着怎么对鸣人讲,“鸣人。”
“嗯?”
“你说,如果你用这个忍术变成的女人,怀孕了,你会怎么办?”
鸣人一惊,佐助今晚怎么回事,老说些不可能的事情?不料,很快,他想到佐助肯定是在调侃他,毕竟,多年都是这么过来的,于是,他也就顺着佐助的话说,“那不正好?你不是答应给鸣子生个妹妹,让鸣子负责照看,帮忙洗澡的吗?”
“……”这么快就想通?佐助深感不可思议,既而,他又说了句,“你还记得解除忍术的事情吧?”
“当然。”
“那你试着解开吧。”
鸣人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么好?”
“嗯。”
“太好了,那我解开了,佐助把你手松开。”
佐助即刻松开了手,他开着写轮眼看鸣人结印,每一个动作都没有丝毫差错。如果鸣人解不开忍术,证明他怀孕了,反之,亦然。
“咦?”
鸣人疑惑不已,他没错啊,确切说他一辈子都不可能忘记解除这个忍术的方法的。他又试了一遍,仍然没法解除,不死心的他猛地坐了起来,继续奋斗。
“佐助,我解不开了啦,怎么办?”
“没事,”佐助坐了起来,暗自高兴,却是得忍住,安慰说,“我不会嫌弃你的。”
“我明明没有记错,上次就解开了,这次怎么不行了呢?”
鸣人一心在于忍术的解除上,无心听佐助的安慰。他想不明白,这个忍术,难道,每用一次,就要换一次解除方式吗?简直太任性了。
“不会是你怀孕了,所以,解不开吧?”
“你是笨蛋吗?男人怎么可能怀孕?”
“可你现在是女体啊,万一忍术有这功能呢?秽土转生都能把死者灵魂拉回来,更何况是个区区男变女的忍术?再者说,在你之前可没有男人用这个忍术呢。”
“……”
瞬间,鸣人担忧起来,任何忍术都有不好的一面。比如,秽土转生时,脸上有裂纹,眼睛变色,还有就是以牺牲活人为代价。如果,这个忍术的副作用是怀孕,那么,鸣人想着这个月的事情,脊背发凉,他和佐助可没闲过几晚啊。如果,他真的怀孕了,那么,会被人当成是怪物吧,像小时候一样……
“不,不行,才不会是怀孕,我不是怪物,不是,不是……”
“鸣人,”佐助惊愕,他看着鸣人忽然抱住双膝,头也埋在膝盖里,蜷缩成一团,口中委屈地辩解着“我不是怪物”。他胸口猛地一痛,把鸣人紧紧地抱在了怀里,不住地安抚,“没有,你不是怪物;你是漩涡鸣人,木叶的英雄火影,忍界的救世主;你是我宇智波佐助至爱之人,还是面麻和鸣子的爸爸,从来都不是怪物。鸣人,鸣人……对不起,我只想着再要一个孩子,却没想到让你想起伤心的过去,对不起……鸣人,不论怎样,这次,有我陪伴你,绝不会让你孤单一人,鸣人,我爱你!”
鸣人沉溺在自我情绪中不可自拔,佐助不停地安抚下,他逐渐走出过去的阴影,却也听懂了佐助的另一层意思,佐助似乎知道他会怀孕。于是,宇智波佐助被漩涡鸣人一把踹到了床下,再被骑在身下暴揍,面麻房间的影分身都消失了,吓得面麻跑到父母房里看情况。
“……”
面麻先是目瞪口呆地看着鸣人骑在佐助身上揍他,后是恍然大悟地说道,“总算明白影分身消失的原因了。不过,原来爸爸你是吹牛,根本打不过妈妈,还骗我们说你们俩打平手。”
鸣人立即住了手,惊愕地看着面麻,继而笑了,最喜欢听佐助打不过他了,简直想抱着面麻狂亲一番。佐助呢,他在儿子心中的高大形象轰然倒塌,威名受损,颜面不存,先是黑了脸,后,轻哼一声,道,“好男不和女斗。”
“哼哼,你是打不过我吧,才这样说……混蛋,宇智波佐助,谁是女人?你才是女人,你全家都是女人!”
佐助看着鸣人由得意瞬间转为暴怒的脸,没忍住,笑了,“咱们是一家,笨蛋。”
“哼,谁和你一家,你姓宇智波,我姓漩涡,我要跟你离婚,面麻,你跟谁过?”
“别闹,大白痴,面麻回房睡觉”佐助再次结印出影分身,“把面麻带回房间睡觉,顺便把门给关了。”
佐助把鸣人抱住压在了身下,把后者弄了个措手不及,鸣人惊叫,“混蛋,你想干嘛?”
“你觉得我能对一个孕夫怎样?大白痴,不这样的话,你会让我起来吗?”佐助起身,把鸣人抱起来放到了床上,“大白痴,你现在是两个人,不能再随意动手动脚!”
“还不是你那个混蛋,我要杀了你,混蛋混蛋混蛋……”
鸣人说着,脚又上来了,佐助赶紧按住了,“你已经打了我几十拳,把我影分身都打消失了,还抵不过我的欺骗吗?你放心,以后你的衣食住行吃喝拉撒,为夫全都包了,绝不会让你受累。”
“混蛋,为何你不怀啊?我也可以包你衣食住行吃喝拉撒。”
“可是,我更喜欢照顾你啊,”佐助伸出两指,按在鸣人紧皱的眉头上,轻轻地揉着,“鸣人,你放心,我绝对说话算话。”
“哼,甜言蜜语谁不会说?”
“我何时食言于你?”
“哼!骗子!骗我,怀,肚子里有个小孩子,你是个大混蛋!我堂堂的火影大人,还是个男人,挺个大肚子,算是什么事儿啊?”
“放心,有人陪着你。”
“……谁?”
“伊鲁卡老师。”
“伊鲁卡老师?!!!”
“嘘,小点儿小点儿声,鸣人。”
“到底怎么回事啊?你这个混蛋,好像什么都知道的样子,你给我全都说清楚!!!”
“啊,遵命,火影大人,咳,事情还是因你而起,就是……”
佐助从鸣人结印错误开发新忍术,到伊鲁卡怀孕之事,一一讲给了鸣人听,把他听得一愣一愣的,最后,没忍住一拳打在佐助的腹部。
“果然,你这个混蛋,故意的,再也不要理你了。”
“唔……好痛,大白痴,明天我要请假,因为身心受伤已经起不了床,火影大人你看着办吧。”
“不准,你个混蛋,一年365天,你别想逃1秒钟。”
“不会逃1秒钟的,我想逃1天。”
“滚!”
结果,宇智波佐助真的在床上滚了一圈,鸣人瞬间无语了,拉了薄毯盖在身上。他不想理这货了,这货和外界的传说相比,简直不是一个人。
“我要睡觉了,别吵!”
从前这话可是佐助的台词,而今却是让鸣人给说了,佐助一惊,这是真的生气了啊。他倒也不气馁,侧身就抱着鸣人,轻声道,“对不起,鸣人。”
鸣人没说话,却也没拒绝他的拥抱,他计划明天去问问伊鲁卡老师。毕竟,他看伊鲁卡并没有什么变化,头发没变长,也没有丰满的胸部(主要是伊鲁卡没练过色*诱术,自然,不会变出鸣人那么诱*惑的身材。出来混总是要还的,鸣人曾用色*诱术,后宫术和逆后宫术坑过不少人,上到辉夜姬三代火影自来也,下到根部监视者,现在却把自己坑了。),怀疑佐助忽悠他。
“睡了,”鸣人握了佐助的手,事已至此,也不是打一架吵一场就可以解决的。他要做的是确认佐助所说的怀孕之事,还有了解伊鲁卡老师的实况,“反正我不懂,看你自己。”
“嗯,好,全都交给我。”
“烦躁,你个混蛋,他们知道了,估计笑死我。”
“有伊鲁卡在前面,你怕什么,大蛇丸帮你做检查。”
“他不笑伊鲁卡老师,会笑我。”
“他敢笑你,我再杀他一次。”
“……过了,佐助,打一顿就好了。”
“没事,红豆老师还有天之咒印,我还可以把他复活。”
“……但是,没有白绝了,怎么办?”
“……那,送他一个天照。”
“太残忍了,还是杀了吧。”
“嗯,听你的。”
两人聊着聊着,最后竟不知不觉地睡去了,再醒来时,已是次日清早。佐助说到做到,起床给全家做早餐和午餐便当去了,虽然,外出归来后,基本都是他做饭,鸣人则继续睡懒觉。
这天,鸣人先去找了伊鲁卡,得知佐助所言属实,并且他都已经快三个月了。鸣人又在佐助的陪伴下,找大蛇丸做检查,大概是大蛇丸早有心理准备,倒是没笑鸣人。不过,他表示从未做过接生,所以,那事情只能让纲手静音和小樱去做。
这让鸣人瞬间泪奔,所谓男女有别,居然让女人给他接生,没搞错吧?
“不是说,男女授受不亲的吗?”
“卸货前,你可是货真价实的女人,呵呵,佐助君不是最清楚吗?”
“……”鸣人一愣,随后,脸色爆红,他一把拉住佐助的胳膊,指着大蛇丸气愤地说,“佐助,昨晚你说的,他敢笑我,你就杀了他。”
佐助和大蛇丸均是一滞,之后,大蛇丸又是呵呵一笑,“难怪我昨晚总是打冷战,原来,二位在商量着杀我啊,呵呵。不过,这么血腥对孩子可不好呢,做父母的人了,这样可不够成熟呢。好啦,鸣人君,佐助君,不开玩笑了。你们赶紧去图书馆借书补补课,向有经验的妈妈们取取经,准备迎接小宝宝吧。到时候,可记得请我喝满月酒啊。”
最终,佐鸣二人依照大蛇丸的嘱咐做了。佐助跑了图书馆,借了一堆的孕妇手册之类的书籍。鸣人则对着鹿丸旁敲侧击,他不好意思明说,可也不适合耍心眼,不多时,便被聪明绝顶的鹿丸推出了真相。
~~~~~~~第20章完毕。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