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采涵

爱情不是一厢情愿,而是两情相悦。
相爱的才叫爱情,一厢情愿的只是叫单恋。
——送给火影大结局


唯有爱可写!

【佐鸣】我们共同的家 22

“大蛇丸!”
鸣人一声吼,把佐助重吾吓了一跳,小鼬都被他吓的哇哇直哭。
佐助抱着小鼬哄,“吊车尾的,怎么了?突然就大喊大叫。”
“你赶紧去问问大蛇丸,我为什么无法解除忍术,伊鲁卡老师都可以的。”
“有这事?”佐助惊愕地望着鸣人。
“我都试了好几遍了,还会有错吗?”
“重吾,”佐助也有些担心了,虽然,女体鸣人是个软妹,但,他还是习惯那个时常炸毛的男版吊车尾,“你速去把大蛇丸找来。”
“好的,马上。”
伊鲁卡是在卡小西出生7天后,成功解除了忍术,而大蛇丸之前曾说,卸货后便可以解除忍术的。
佐助的注视下,鸣人又试了十几遍,急得满头大汗,脸色煞白。佐助担心他刚生完,身体承受不住,强行让他休息,等大蛇丸过来做检查。
大蛇丸来的倒是很快,他给鸣人做了一系列检查,也亲眼看着鸣人结印解除忍术,却是找不到原因。依理说,伊鲁卡生完后,可以顺利解除忍术,鸣人没有失败的理由。
“我想,鸣人君和伊鲁卡之间,唯一的差别便是尾兽了。可是,九尾在沉睡,生产时这么大动静,他都不曾惊醒,更没有干涉的理由吧。”大蛇丸围着鸣人走了数圈,手摸着下巴,思考着问题的症结,突然,他皱了下鼻子,疑惑地问道,“你们给小孩冲奶粉了吗?”
佐鸣对望一眼,鸣人唰地一下红了脸,一旁的老实人重吾说了句,“应该没有,我送来的奶粉,还没有取出来。”
“这样啊,可是,我闻到了……”
“母乳,”佐助面瘫着脸说了句,“有什么关系吗?”
大蛇丸惊愕地望着佐助,再看向脸色爆红的鸣人,大声说道,“原来,鸣人君还有奶水的啊?”
“……大蛇丸!!!”
“呵呵,也许,这就是你和伊鲁卡的区别了。不过,具体的,还要问下卡伊,重吾,你再跑一趟吧,问伊鲁卡是否有过奶水。”
“……好的。”
震惊不已的重吾反应过来,打开门出去了。
十几分钟后,重吾回来,他表示卡伊都不知道还有这种情况的,所以,伊鲁卡自然没有对孩子进行过哺乳。
“呵呵,”大蛇丸笑的开怀,“果然啊,对于女性来说,自然生产的4个小时内,便会有乳汁。当然,48个小时内,婴儿没有吮吸出来的话,就再也不会产生乳汁了。伊鲁卡呢,从生产完,从未给孩子哺乳过,自然,等乳汁回去了,他体质恢复正常,顺利地变回男体。鸣人君恰好相反,所以,我想,鸣人君需等到完全没有乳汁的时候,才能解除忍术。如果这样的话,从现在起,一周之内,不要给孩子哺乳了,当然,你要忍受一下断奶带来的痛苦才行。呵呵,这个忍术可真有意思啊。”
鸣人气的双眼喷着火望向佐助,原本,小鼬没有吸出乳汁的,都是大混蛋佐助的错,他想要杀了佐助。
佐助赶紧朝后退了几步,严防鸣人随时扑过来。
大蛇丸看着他们,了然地笑笑,“我仿佛知道了什么。呵呵,那就,不打扰你们了,我还要回去给我儿子做饭。”
大蛇丸笑着离开了,重吾继续取东西,按照香磷的交待,给鼬冲奶粉。对于佐鸣夫夫的剑拔弩张,他当做看不见,反正,他也劝不了。
不过,没多久,佐助影分身带着面麻和鸣子过来了。鸣人只得压下心中的怒火,看着两个大的连书包都忘了取下来,兴高采烈地围着佐助,和他们的鼬弟弟打招呼,拼命地介绍着自己。
重吾把奶瓶递了过去,佐助一手抱着孩子,一手拿着奶瓶喂奶。面麻和鸣子一左一右地站着,好奇地盯着小鼬的嘴巴。
“哟,弟弟怎么不吃呢,爸爸?”
鸣子见小鼬把奶嘴吐了出来,十分吃惊。
“他不喜欢吧,”面麻皱着眉头接上去,“也许他喜欢吃番茄。”
佐助也很惊讶,以前,面麻和鸣子都没有这种情况的。他不死心地试了几次,小家伙不但吐了出来,还怒了,当即毫不留情地大哭起来。
一旁观望的重吾,看了眼床上侧躺着的七代目火影大人,幽幽地说了句,“佐助,我想鼬君是吃过母乳的缘故。”
佐助恍然大悟,随即看向鸣人,后者用被子把自己裹成了一个粽子,怒道,“混蛋,别看我,我也没办法让他吃奶粉。”
佐助咳了一声,“重吾先带面麻和鸣子回家去,暂时先照顾他们一下……”
“不要,”鸣子立刻打断了佐助的话,“影分身爸爸说,妈妈和弟弟要好几天才回家,那我们不是要见不到了吗?”
“那你们放学后,也可以来玩一会儿的嘛。听话,鸣子,先回去吃饭写作业,还有你们的修炼,不可忘记了。”
鸣子低头沉思片刻,问道,“那我们早上的时候,也可以跑来看一下吗?”
“那你们至少要提前半个小时出门才行。”
“没关系,”面麻说道,“明天早上,我们就会过来的。”
“回去吧。”
鸣子连忙跑到鸣人的床边,凑过去亲了他一下,开心地说,“妈妈,我们明天早上再来看你。”
鸣人超级不爽啊,儿子和女儿的差别出来了。面麻只会关切地看着他,而鸣子就直接多了,又是亲亲又是道别,果然是他的贴心小棉袄,“嗯,回家去吧,要早点睡。”
“哦。”
佐助催促着重吾把两个大的带走了,他赶紧锁好门,把哇哇大哭的小鼬抱到鸣人的身边,温言软语地劝说一番。鸣人禁不住小鼬的哭声,只得再次哺乳,但,他说“下不为例”,并让佐助想办法,必须让鼬喝奶粉。
于是,接下来的时间了,佐助想了一堆让小鼬顺利喝下奶粉的方法,甚至故意把喂奶时间往后延迟。然而,小鼬也是坚决的很,添加了各种辅料的奶粉,他碰都不碰一下。
“饶了我吧,你这个小~混~蛋,”鸣人忍不住戳了小鼬的脸颊,孩子皱皱鼻子就要哭,他又赶紧哄了一番。
*
小鼬出生的第七天,任务归来的大和队长与夕颜暗部等人前来探望时,无意间问了句“鼬君的眼睛是什么颜色”,佐鸣等人才猛然想起来,鼬自出生以来,尚未睁开过眼睛。
房间里瞬间安静了下来,落针可闻,宇智波一族以眼睛――写轮眼著称于世,而且斑和佐助还开启了轮回眼。可是,鼬出生7天了,还没有睁开眼睛,实在是太不正常了,不会是他的眼睛有问题吧?
佐助马上让影分身喊来了香磷,但,她检查后得知,小鼬没有睁开眼睛的原因,不是他自身的问题,而是人为的。他的眼睛似乎被药物粘合了一样,导致他上下眼皮分不开,没法睁眼。
香磷的话吓到了大家,谁会对一个尚未开写轮眼的小婴儿下手?更何况,小鼬一直和鸣人呆在一起,由佐助亲自照顾。即便是回到了家里,佐助也没有假于他人之手,毕竟,面麻是个不定时炸弹。
佐助思忖间,脑中有什么一闪而过。后来,香磷提醒他可以请纲手和大蛇丸过来时,他猛然想起来,小鼬出生后,曾被纲手他们抱出去检查两个小时。
这也是小鼬唯一一次离开佐鸣。
写轮眼、忍术和长生不老,曾是大蛇丸几十年的追求。可是,现在的大蛇丸,没有这么做的理由。再者说,纲手,千手一族的人,五代火影,把鸣人当亲孙子一样疼爱的人,她更不需要这么做。
毫无疑问,纲手和大蛇丸拥有最好的医术,鼬的眼睛,佐助知道唯有他们二人可以给出解决办法。
纲手住处较远,故而,佐助先去了大蛇丸住处,而后者正在院子里教他的儿子见月忍术。大蛇丸见佐助风风火火地跑过来了,却毫无惊讶之色,就像是他早就预知了一样。
“哟,好像是本体,”大蛇丸让见月自行练习,他呵呵一笑,“佐助君此来何事?让我猜猜,一定是鼬君的眼睛,对吧?”
佐助立在屋顶上,身子一僵,猛地看向大蛇丸,皱着眉头问道,“你怎么知道?”
“当然,”大蛇丸双手抱臂,仍然笑隐隐的,“不过,不必担心,时间还没有到,等到了第15天,鼬君就会睁眼了。我和纲手、兜可是实验了几百只小动物,做出来的药物呢。”
“……”
佐助一时语塞,他刚才还以为大蛇丸变回从前那样呢,可是,鼬的眼睛有什么问题吗?大蛇丸他们为什么要给他用药?
“为什么?大蛇丸,我儿子的眼睛怎么了?”
“啊,这样的,鼬君的视力不好,有严重的近视。听说佐助君你换眼前,视力非常差,几乎不能视物。”
佐助想起了以前的事情,他和团藏一战,由于用眼过度,在桥底下,鸣人追过来时,他甚至看不清鸣人的脸。
“你的意思是我超差的视力,遗传给了鼬吗?”
“是的。”
“可是,面麻和鸣子的视力很正常啊。”
“大概是他俩受鸣人君的影响比较多,不然,怎么会是蓝色的眼睛呢?对了,鼬君是黑色的眼睛,外貌特征是一个绝对的宇智波。”
“……这样啊,那他,视力会恢复正常吗?”
“那当然。对了,佐助君,温馨提示:等鼬君睁开眼睛后,尽量不要惹他发火。”
佐助不解,“这对他视力也不好吗?”
“嗯,回去吧,不用担心,记得请我喝满月酒。”
佐助望了大蛇丸一眼,没吭声,他用瞬身术离开了大蛇丸的住处。
――呵,还是一样的好骗呢,就是不知道能骗多久。
佐助把大蛇丸的话,传达给了鸣人他们,这让大家都松了一口气,只盼着小鼬睁开眼睛的那一刻了。
新生儿的睡眠时间较长,一昼夜24小时,鼬至少睡上20个小时,因此,没有视力对他也毫无影响。
鸣人一心想着令他郁卒的“哺乳”问题,目前,这件事仅有五个人知道,而且还有一个是婴儿鼬。他仍然坚持不懈地查找并实验“断奶”的办法,直到得知鼬的糟糕视力,顿时打消了给鼬“断奶”的全部念头。
小鼬出生的第15天下午,在大家的期盼中,他总算睁开了眼睛。如大蛇丸所说的一样,和佐助一样的黑色眼珠,漆黑如墨。鸣子一头金灿灿的发,在小鼬面前晃来晃去,而小鼬的目光也一直追随着她。不过,新生儿的视力仅有成人的1/30,小鼬经过检查,视力已恢复正常,全家都开心不已。
*
木叶村的六代火影在当奶爸,七代火影在当奶妈,所以,卸任数年的五代火影,被迫再次上任,纲手真是无奈至极。
小鼬的满月酒后,伊鲁卡和佐助已回到了工作岗位,六代和七代则时常抱着孩子,坐在一起喝茶聊天交流育儿经验。有时候凯老师也会加入,他一身绿色衣服,深的孩子们喜欢,每次过来时,小孩子都伸着手让他抱,然后,对着他的衣服又是看又是摸。
没多久,小团体里加入了丁次和井野,而且,他们还是龙凤胎宝宝。棕红色头发的哥哥,淡金发的妹妹,毫无疑问,依照发色定姓氏,哥哥姓秋道,全名秋道一郎,妹妹姓山中,全名山中葵。
再后来,小樱、浴衣和浅川婧分别抱着女儿春野美羽、儿子油女志阳和梅塔尔·李先后加入。至此,鸣人和卡卡西的小团体,成员已达到15人。
纲手和大蛇丸远远地望着他们,再看向火影岩,上面已经刻了7个头像。
“老头子的玉,木叶的玉,”大蛇丸微微一笑,“木叶的未来,是属于他们的。”
“这将会是最强大的一代,”纲手转向大蛇丸,目光犀利地看向他,“大蛇丸,你的儿子,哪来的?”
“你已猜出了答案,再问没意思。”
“和面麻的情况一样?”
大蛇丸不置可否,他望着夕阳,说道,“我得去忍者学校接儿子了,下次再见,纲手。”说罢,他用瞬身术离开了。
纲手也不在意,她只是想着见月,一个早慧的孩子,这点,真是太不像那个家伙了。
*
鸣子天天惦记着照顾鼬弟弟,每次,只要她在家,只要小鼬醒了,鸣子一定是第一个冲过去。她围观佐鸣给鼬洗澡、换尿片、换衣服,偷偷地学习着。
一般,面麻是帮忙递东西,至于全权照顾弟弟,他做不来,确切地说是对一个生活完全无法自理,且不会说话的娃娃束手无策。不过,后来,鼬在地上乱爬什么的,他会帮忙看着,不让弟弟爬到危险的地方。
鼬半岁的时候,鸣人总算给他成功“断奶”,但,他不准佐助提起“哺乳”这件事,不然,他可是会杀人的。
鸣人已经成功恢复男儿身,他发誓再也不会变成女体,连他之前的色*诱术等忍术,也一起弃之不用。
后来,鼬会讲话了,只会说“爸爸”。之后的半年多时间里,佐鸣先后牵着他参加了五场婚礼,静音和炫间,牙和雏田,水月和香磷,天天和日向敬,红豆和奈良鹿效。这时,鼬已经满地跑了。
鼬周岁后,鸣人已正式恢复火影工作。平时,佐鸣把鼬送到木叶托儿所,下班后,基本是鸣人负责接鼬,佐助负责全家的晚餐。
鼬的性格还好,说不上外向,但也不内向,笑的时候特别温柔,不笑的时候是个小面瘫。
鸣人曾说,大概是名字相同,又都是黑发黑眸的缘故,他总觉得小鼬越来越像他的伯伯大鼬了。
一开始,佐助还反驳说一点都不像,他的面瘫哥哥鼬,怎么会有儿子鼬软糯可爱。可是,后来,小鼬越来越大的时候,他也不得不承认,确实很像大鼬,除了发型和两道泪沟。
佐鸣一度觉得小鼬是大鼬的转世,却又找不到证明的方法。两人一直疑惑着,却也从未对他人提起过。
小鼬即将升入幼儿园时,面麻恰好从忍者学校毕业,成为了一名具备上忍实力的下忍,负责上忍是猿飞木叶丸。
七代目火影特别规定,所有入读忍者学校的孩子,毕业年龄为12岁,任何人不得提前毕业。鸣人这样做的目的很简单,他想要孩子们多享受一些童年的美好时光。
鸣人想着卡卡西带土凛凯红阿斯玛红豆等人早年的经历,他不想让悲剧重演。现在没有战争,也不需要让年幼的孩子,尤其是天赋极高的孩子提前毕业,奔赴战场。更何况,依靠战争并不能带来真正的和平。唯有人与人之间的相互理解,才能迎来真正的和平时代。
*
面麻开始了琐碎的下忍任务,看孩子遛狗捡垃圾插秧拔草,这次又是寻找大名夫人志治美的宠物猫阿虎。
佐鸣家的晚餐时,鸣子问起今天的任务,面麻不满地说了句“寻找肥胖的志治美夫人的肥猫阿虎”。
“咦?那只猫怎么总是丢?”
“如果你是阿虎,主人恰好是那位大名夫人,你也会总是丢的。”
“咦?为什么?做大名夫人的猫,不是很棒吗?”
面麻是眼角嘴角一起抽了几下,“等你明年做了下忍,你就知道有多棒啦。”
“说起来,鸣人,那只肥猫,从我们到木叶丸,现在到面麻,全都找过它。当年我们12岁,现在都30岁了,那只肥猫的寿命可真长。”
“嗯,是啊,估计全木叶的忍者都找过呢,”鸣人想了下,“不会是从老爸他们开始,就在抓那只肥猫吧?”
“估计三忍时期就开始了。”
“喂,佐助,大名夫人没那么老吧?”
“谁知道?胖人没皱纹,看不出来实际年龄……”佐助一语未了,看到鸣子拿着她的三色丸子喂小鼬,连忙说道,“鸣子不要喂弟弟吃丸子,他还太小了,会卡着。”
“可是鼬已经三岁啦啊?过了三岁的话,没问题的吧,佐助?”
“是吗?那鼬一下只能咬一点。”
“噢。”
全家继续吃饭,讨论着面麻的任务,而对于执行下忍任务的当事人面麻来说,他像当年的佐鸣一样,早已经厌烦了琐碎的D级任务。于是,面麻思忖着走个后门,向做火影的父亲要求级别高一些的任务。
“可以不再做D级任务吗?C级也行啊,最好B级以上,可以给的吧,妈……爸爸?”
“那么着急干嘛?再做一段时间的D级任务再说吧,再说了,除了D级的,也没有别的适合下忍的任务啊。”
“真的吗?可是,我听说我爱罗叔叔的孩子,马上就要满月了,爸爸你们要送贺礼的,不是吗?不如,把任务给我们木叶丸班吧?”
“你们从来没有出过村,”鸣人担心的是面麻的眼睛,离开佐助后,那个灵魂再和他抢夺身体主控权怎么办?
“木叶丸老师出过村就可以吧?他是你的弟子,我是你的儿子,你不至于这点自信也没有吧?”
“怎么可能呢?你个小混蛋,少来激我。”
“那爸爸你,到底同不同意吗?”
“没关系,鸣人,”佐助右手按在鸣人端碗的左手上,朝他点了下头,“不必担心,当年的你也是12岁,三代力排众议准你去波之国执行任务(人柱力不准出村子),你可以成功归来,面麻也可以。你要相信他,鸣人。”
鸣人相信佐助这么做自有他的道理,也只好答应了,“好吧,但是,不可胡来。”
“嗯,那面麻先谢谢爸爸啦。”
鸣子一听面麻的任务邀请成功,而且还是去我爱罗叔叔那里,立即请求面麻带些风之国的特产回来。
“我给你带沙漠里的落日回来,怎样,鸣子?”
“沙漠里的落日?有这种特产吗?”鸣子疑惑地道,随后,发觉面麻故意逗她,也不介意,只是幽幽地说了句,“那当然可以啊,关键是你带的回来啊。”
“呵,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佐助看着面麻吃瘪的表情,忍俊不禁,“依照行程推算,送贺礼也就这两天的事情,准备一下吧。”
“需要几天吗?”
“最快3天,”鸣人回想起当年营救我爱罗之事,他们拼命赶路,用了3天时间。如果是刚升了两个多月的下忍的话,速度肯定不会像他们那么快,路上需要休整,从木叶赶到砂隐需要5-6天,“我给你们的单程以7天时间计算,当然,提前赶到最好不过了,相信木叶丸会安排好一切的。”
“没问题,爸爸16岁时不休不眠,3天赶到砂隐的话,那我加上休整,4天半可达。”
“别忘了你的下忍同伴,不能只顾你自己赶路,你们是一个团队。”
“啊,知道了,爸爸,这些天,你已经说过很多遍呢,我有记住了,不会丢下他们不管的。”
鸣子一直觉得做忍者执行任务,是一件很酷的事情,她期待着毕业,像面麻一样做任务。因此,每次,面麻任务的时候,如果赶在她的休息日,她会偷偷跟过去的。这次,恰好赶上春假,鸣子计划变身随行,她想去砂隐玩一番。
鸣子怎么也没有想到她这次的鲁莽行为,让她差点失去了眼睛。
*
木叶丸班的下忍,是本届实力最强下忍,但,第一次出村做任务,家长们还是很不放心,躲在暗处偷偷地看着他们出村。
孩子们第一次出村,个个兴高采烈,迫不及待地出发。木叶丸要求大家检查一遍背包,他把要求护送的储物卷轴放进了面麻那里。如果发生意外,他的职责是战斗,做掩护,而实力达到上忍级别的面麻,可以带着卷轴和另外两名学生去往安全之处。
面麻的背包里出现了两个绿色小恐龙,这让他一阵愣怔。面麻是有过两个小恐龙,但,第一个在他读幼儿园的时候,被同学撕碎了。第二个,面麻一直放在卧室里,这次出远门,他把小恐龙也带上了。可是,现在怎么会有两个呢?面麻是百思不得其解,最后,他猜想这个新的小恐龙,是父母找不到他原有的那个,特意买了一个新的塞进他背包里的。
木叶丸班除面麻外,还有一男一女两个下忍。男孩是犬冢一族的人,拥有棕黑色头发黑眸的犬冢启太。女孩是紫发褐眸的卯月优衣,父亲是暗部,母亲是医忍,姑姑也是暗部,即卯月夕颜。
启太和牙一样,脸上有红色的倒三角脸纹,习得家族秘术,拥有灵敏的嗅觉。启太有一个隐密的心事,那就是他喜欢同伴面麻的妹妹鸣子。另外,启太有一只漂亮的白色雌性忍犬丽丸,不过,除了启太之外,丽丸最喜欢的人是七代目火影和宇智波鸣子。丽丸一心期待拥有金色的皮毛,为此,一直在努力修炼,做着改变,争取变身的时候,可以变成金色的皮毛。
优衣本身是医忍,并且和她的父亲和姑姑一样,善用剑,修炼木叶流剑术。她成功通过下忍试炼后,夕颜把已逝恋人月光疾风的剑送给了她,从那之后,优衣一直随身携带。
木叶丸班基本一天无休,当然有和当年的卡卡西班比较的成分在。木叶丸曾让他们悠着点,匀速前进即可,免得明天缓不过来,但,三人明里答应,却暗地较劲。
天快黑时,木叶丸找了一处地方,供大家休息。猿飞一族和宇智波一族均会火遁,生火毫不费功夫。四人各自取出了包里的寝具和食物,围着火堆坐下来吃晚餐。
“今晚老师值夜,明晚开始排值夜时段,没问题吧?”
三人异口同声地答道,“没有。”
“嗯。”
晚餐吃到一半,四人均听见奇怪的声音,待仔细听时,什么也没有了。只要他们一低下头吃饭,声音又出现了。四人里面没有感知忍者,唯有靠搜索型忍者犬冢启太和丽丸,凭借灵敏的嗅觉辨别周围的可疑气味。
木叶丸等都看向启太,他努力地嗅了嗅,说道,“我和丽丸都闻到了鸣子酱的气味,但,非常淡,近似于无。”
“鸣子?”
木叶丸和面麻惊讶地互望一眼,鸣子不会真的跟过来了吧。之前做任务,他们都有发现跟踪的鸣子,故意没有拆穿她。
“会不会是距离很远?”木叶丸问道,“如果很淡的味道的话,应该是距离太远的缘故,但,那样又不会听见声音了,很奇怪。这样吧,你们在这里等着,让丽丸和我一起返回去找找鸣子。”
“好的,木叶丸老师,丽丸,去吧。”
面麻像是想到了什么,他连忙阻止了木叶丸和丽丸。之后,他把晚餐朝地上一放,一把抓了背包,飞快地拉开了,拿出两只绿色小恐龙。
“宇智波鸣子,考虑清楚,要不要我把你扔到远处,你才肯解除变身术?”【原著:鸣人变佐助,护送大名的亲戚奈保,因此,鸣人的变身术,可以维持很长时间,只要他愿意。可能是他查克拉量比较足的缘故。】
“啊啊啊,不要不要,我马上解除忍术叠巴哟。”
木叶丸等震惊地看着其中一个绿色小恐龙,一阵白雾过后,变成了金发蓝眸的美貌少女宇智波鸣子。丽丸兴奋地叫了几声,马上奔到鸣子身边,围着她转个不停。启太真是太羡慕丽丸了,可以这么直接地表达喜欢,他却是紧张的不敢对视。
“鸣人大哥的变身术可以维持很长时间,我是知道的,原来鸣子你也可以做到。不过,改变气味,你怎么做到的?”
鸣子兴奋地答道,“当然是纲手曾祖母的药,我爸爸外出执行任务时,有时候会用到,他备有很多,我只是吃了一颗备了一颗罢了。”
“原来如此,不过,鸣子显然是偷跑来的吧,鸣人大哥和佐助大哥找不到你的话,会非常担心的。”
“呐呐,不会的,我有留一封信,在鼬拿着,爸爸去接他的时候,鼬就会把信拿给他们看的。”
“鸣子,你太胡来了,”面麻脸色暗沉,“鼬仅是一个三岁的小孩子,如果玩起来忘了送信的事情,爸妈还不是要把木叶翻遍?不行,我要通知妈妈,让他过来把你带回来。”
说着,面麻就把护腕捋了上去,露出了飞雷神术式,打算注入查克拉,这样,鸣人就会感应到,随时可以赶回来。
“哥哥,放心了,鼬办事向来可靠,我敢打赌他不会忘记的。所以,就让我跟着你们吧,你要是不放心,也可以让你的通灵兽再送个信啦。我都没有出过木叶的,这是第一次呢,哥哥。”
面麻最终敌不过鸣子的耍赖卖萌,再说鸣子的能力比他的两个下忍同伴高多了。可以说,鸣子和他的根本差别,仅是写轮眼的级别和体术。
写轮眼方面,面麻是万花筒,鸣子仅是三勾玉。体术的差别,首先是鸣子四体不勤,只要佐助不在,她就想办法偷个懒。其次就是两人的境遇不同,面麻需要与体内的两个灵魂相博,所以,使命感和危机感迫使他努力修炼。鸣子出生以来都是无忧无虑,从来不知道外面的危险程度,也不知道自家哥哥的情况,自然修炼的积极性和自觉性就差多了。以上两点造成的后果是她的体术跟面麻差了一大截。
木叶丸也知道鸣子的实力,可以说是给队伍添加了一大助力。更何况,鸣子正在放春假的,反正已经到了这一步,就当是随队旅游好了。
面麻只得通灵一条蛇,让他给家里传信,告知鸣子的情况。
“没带食物吧,”面麻准备从包里取食物给鸣子,另外就是寝具了,他只有一个呢,那自然也是给鸣子了。
“我有准备,嘿嘿,”鸣子说着,从后面的小包里,取出了一个卷轴,无不得意地说,“我有跟天天阿姨请教过使用储物卷轴,所以,我把路上所需的东西,依照哥哥整理的,全都备了一份呢。”
面麻无奈地翻了个白眼,和大家一起看着鸣子蹲在地上,打开卷轴解开其中一个封印。背包出现了,她开心地说道,“这里装有食物和寝具,还有备用的苦于和手里剑。其他的封印里,还有水,兜伯伯的解毒药丸,梳子镜子等生活用具。”
“果然是有备而来啊,”木叶丸感慨道,“储物卷轴的学习,用了多久?”
“一整天吧,不过我回到家里后,也有偷偷修炼呢。”
“难得有用心的时候,”面麻无语至极,把他的小恐龙收到背包里。
鸣子开心不已,连忙对大家鞠了一躬,“以后,请大家多多关照了。”
宇智波鸣子,火影大人和暗部总队长的千金,她就像当年的纲手和木叶丸一样,木叶村无人不晓。再加上她开朗活泼爱笑有礼貌,在木叶村简直是人见人爱。自然,木叶丸班都对她熟悉的很,大家也不客气,彼此问候过,继续用晚餐。
晚餐结束后,天还没完全黑下来,木叶吩咐两女孩先去树丛后的水边洗漱,然后是面麻和启太,木叶丸本人排在最后。
白天疯狂赶路的缘故,面麻等迅速入睡了,而鸣子虽然没走路,但是一直维持变身术,耗费了不少查克拉,她也早早睡觉,好积蓄查克拉。
木叶丸看着入睡的孩子们,面麻和鸣子挨着睡,启太和优衣各自睡在一处。不由地想起12岁的自己,追着16岁的鸣人学新忍术,而今,鸣人的长子都12岁了,时间过的可真快呐。也许,面麻将来也会做负责上忍,那个时候,木叶丸想,他的孩子大概也12岁了吧(虽然还没结婚),或许正好是面麻的学生。到时候,该轮到面麻感慨时光飞逝了,他呵呵一笑,站起来舒展下筋骨。这次任务回去,向萌黄求婚吧,鸣人大哥和佐助大哥的家庭,他还真的挺羡慕的。
~~~~~~~第22章完毕。

评论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