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采涵

爱情不是一厢情愿,而是两情相悦。
相爱的才叫爱情,一厢情愿的只是叫单恋。
——送给火影大结局


唯有爱可写!

【佐鸣】我们共同的家 23

佐鸣下班离开火影塔之后便分开了,佐助负责买菜做晚饭,鸣人则去托儿所接鼬回家。
鸣人牵着鼬去买三色丸子的路上,村民们纷纷打招呼问候火影大人。路上用的时间有点多,等到了甜品店时,只剩下两串丸子。鸣人本想着给鸣子和鼬各买两串的,现在只能一人一串了。店家不肯收钱,而鸣人执意要给钱,他家的鸣子和鼬没少来这里蹭吃蹭喝。
鸣人把鼬抱起来,“我们得快一点回家,不然佐助又要担心了。小鼬要拿好丸子,你和姐姐一人一串哦。”
“嗯,妈妈!”
“小鼬~喊爸爸,再喊‘妈妈’可没有丸子吃。”
“爸爸说是妈妈的……”
“别听那混蛋乱讲话,小鼬记得要喊爸爸,明白吗?”
“哦,好吧。”
鼬说着咬个左手里的丸子,嚼了几嚼,嘴巴立刻撑成了小仓鼠,鸣人噗嗤一下笑开了。
“不要一下子吃一个嘛,小心噎着了。”
“唔唔唔。”
“好了,不要说话。”
此时此刻只顾着吃甜丸子的鼬,早就把鸣子姐姐的托付给忘记的干干净净。待鸣人和鼬回到家,佐助说明天不能放任鸣子出去疯,午餐没吃也就算了,天黑了还不知道回家,等他做好了晚饭,鸣子再不回来,就等着晚上面壁一宿吧。
鸣人也觉得该管管鸣子了,趁着面麻去砂隐,佐助才解除影分身一天,鸣子就跑出去疯了,真是让人生气。他把鼬放在客厅里玩,又脱掉了火影袍,便帮佐助一起做饭了。
佐鸣把晚餐端上餐桌,而鸣子还是没有回来的迹象,这让佐鸣是气愤又担忧。他们都不是感知忍者,而鸣人只有仙人、九尾、九尾仙人及六道模式的时候,才具有感知能力。鸣人静静地坐在椅子上,开始收集仙术查克拉。鼬见鸣人的眼皮逐渐起了变化,很是诧异,他想走向前摸一下,却被佐助拦着抱在怀里。
“我感知不到鸣子的查克拉,佐助,”已成仙人模式的鸣人,迅速感知全木叶的情形,凡是没有外出的人,他都可以感知到,唯独没有鸣子的。
“感知不到?”佐助瞬间皱了眉头,“她能去哪里?还能偷跑出木叶村不成?”
“怎么会?鸣子可从未出过村子的大门,再说了,村子有结界,她没有暗号出不去的。”
佐助把鼬放到鸣人的怀里,“你和小鼬在家里等,我出去找找看。”
写轮眼就这么五只(佐助只有一只),这在全忍界可是受欢迎的很呢。
这时,鼬总算想起了鸣子的交代,“爸爸……鸣子姐姐……”
佐鸣异口同声地问道,“怎么了?”
鼬一愣,随后继续说道,“对不起,我忘了,姐姐的信……”他一边说着,一边开始掏短裤的口袋,掏了左边,他表情一滞,没有?之后,他接着掏右边,小身子即刻僵住了――也没有,“我,我弄丢了!”
“……”
佐鸣亦是一愣,丢了,那不等于什么都不知道吗?可是,鸣人还是问道,“姐姐什么时候给你信的?”
“早餐后,爸爸妈妈去换衣服,姐姐给的。”
“……”
一整天了呢,对于一个喜欢爬高上低的三岁男孩子的短裤口袋来说,实在不适合藏信。佐鸣也不再多言,仅让鼬指他走过的路,一家三口寻找鸣子的信件去了。两人再结印出上百个影分身,满木叶地寻找鸣子的身影。
影分身们完成了木叶的搜寻,依然没有找到鸣子,便自行解除了忍术,搜索信息回到了两人的本体。而这时,距离三人开始找丢失的信件,已过了两个小时,佐鸣本体甚至顾不上脏,亲自翻了托儿所的垃圾桶。由于已是晚上九点多,手电筒的电池都耗光了,佐助为了找信,甚至用上了轮回眼。
“最好别让我找到,不然,我要是知道了疯丫头的位置,一定要拉回来揍她一顿屁股不可。”
最后是鸣子的离家出走信件没找到,面麻的通灵蛇把他的消息带来了。
“鸣子小姐变成绿色小恐龙,藏在面麻少爷的背包里。现在,她已被面麻少爷发现,正和面麻少爷他们呆在一起呢,他们都很安全。”
原来如此,难怪在木叶村找不到她的踪影。佐助握紧了拳头,堂堂的火影大人和暗部总队长大人,刚才可是在翻垃圾啊。关键是他们饿着肚子做的事情完全没有意义,“不知天高地厚,胆敢私自跑出去。传信给鸣子,这次任务归来,她整个暑假别想踏出家门一步,这是她私自离家应付的代价。”
“……是,佐助大人。”
通灵蛇呆愣之后连忙答应了,一阵白雾过后便不见了踪影。它可不会忘记万蛇的死法,这父子俩得罪哪一个都没有好下场。
“佐助,你带鼬回家,”鸣人伸手按在佐助的肩膀上,“'我去把鸣子带回来。”
“不用,即便带回来,她也不会甘心的,下次说不定变本加厉。现在,就让她体会一下出任务的艰辛吧,免得她身在福中不知福。”
“可是,万一面麻……”
“不会。鸣子的眼睛里,我有下针对面麻得幻术,还有这三四年来,他一直没再犯过,想来,他的潜意识已经能够做到保护自我了。再说,鸣子并非万花筒,所以,鸣人不必担心,回家吧。”
“哦,好吧。小鼬要自己走了,爸爸身上太脏了。”
“我可以走。”
待佐鸣洗完澡出来,鼬竟饿着肚子倒在沙发上睡着了。鸣人连忙抱着睡着的鼬去洗澡,佐助则去给鼬冲奶粉。平时,鼬晚饭吃的较少,睡前再喝满满一奶瓶的奶粉,这样,一整晚不需要操心他饿肚子的问题了。
大概是之前翻垃圾刺激到的缘故,两人面对可口的晚餐,竟是毫无胃口。最后,佐鸣很快收拾了碗筷,洗漱完毕,由于之前影分身四处寻找鸣子的疲惫感积累到本体,此刻已是疲惫不堪,也没怎么耽搁,便和鼬一起睡了。
*
木叶丸等五天抵达砂隐,从未出村的孩子们,全被风之国一望无际的沙漠,还有遮天蔽日的飞沙给震撼到了。我爱罗和勘九郎亲自在村口迎接木叶丸一行。
鸣子忍不住感叹道,“比我爱罗叔叔用忍术制造的沙子还多呢。”
我爱罗望着活泼的鸣子,温柔地笑着,“今天太晚了,明天,我带你们去看沙漠落日,风之国特有的景观。”
“好啊好啊,我爱罗叔叔说话算数啊。”
“当然,鸣子酱。”
同是鸣人的孩子,面麻和鸣子差别很大,先是面貌再是性格。鸣子和我爱罗互动的时候,面麻仅是一开始喊了句“风影大人”,在我爱罗的温柔注视下,又改为“我爱罗叔叔好”,之后就站在旁边看着了。
我爱罗也没再耽搁,带着木叶丸一行径直去了风影办公室。路上,鸣子问我爱罗,这次是小弟弟还是小妹妹。她一直期待有个可以完全让她照顾的妹妹,但,很遗憾,鼬是个弟弟,她有很多事情不能够按照想法去做。
四年前,我爱罗和蕖成为第十对拿到纲手特别贺礼的新人。三年前,两人有了个红发碧色眼睛的儿子,取了我爱罗舅舅的名字夜叉丸。现在的新生儿是个金发蓝眼的小妹妹,取了他母亲的名字加瑠罗。我爱罗表示可以让鸣子帮忙照顾加瑠罗几天,如果鸣子不介意的话。鸣子听罢简直开心地跳起来,她再三保证一定要好好照看加瑠罗妹妹。
待到大家看到小婴儿,鸣子兴高采烈地抱着加瑠罗时,我爱罗等大人们表示,鸣子和加瑠罗还真是很像呢,金发蓝眼圆圆的脸,表情丰富。
“小妹妹好可爱,她正在吃手呢……呐,她笑了。”
蕖揽着鸣子的肩膀笑说,“鸣子酱别回木叶了,留在砂隐给我们当女儿吧,到时候,你可以天天看到小妹妹咯。”
照看小妹妹的确是件开心的事情,但,鸣子还是舍不得木叶的家人,于是,她斟酌之后说道,“我也可以跟妈……爸爸学习飞雷神,然后,在这里留一个术式,这样,我每天都可以来看小妹妹呢。”
“哟,这是不乐意呢,那鸣子酱可以学习飞雷神了。”
“我已经在学了,暑假一定要全学会。”
“哟,真不错呢,飞雷神可是s级别的忍术。鸣子酱就多多加油了,你也可以先在加瑠罗的房间里留下术式,日后可方便来照看她。”
“真的可以吗?”
“当然。”
顿时,鸣子腾出右手,毫不犹豫地按在在摇篮旁边的地面上,灌注查克拉,留下了一个飞雷神的标志。
之后,孩子们围着加瑠罗逗弄了一会儿,茉莉便过来喊大家去用晚餐。
木叶丸一行被安排在风影府邸居住,两日后,他们要参加加瑠罗的满月宴。
晚上,鸣子和优衣同屋,面麻则和启太住在一起,木叶丸单独住一个房间。几日来第一次睡床,又在风影府邸,自然是毫无戒备的大睡特睡起来。
次日,我爱罗休假一天,和勘九郎、茉莉,领着木叶丸和五六个小朋友(面麻四人,再加上勘九郎、我爱罗三岁的儿子),在砂隐四处闲逛看风景,吃特色美食,还一起去看了沙漠落日,直到很晚才回来。
当晚,鸣子给她远在火之国木叶的爸爸们,还有可爱的鼬弟弟写了一封信。关于她在砂隐一天的见闻,还有加瑠罗小妹妹,以及他们和风影一家的合影。鸣子把信和一张合影塞进大大的信封里,之后通灵出蛤蟆龙的儿子蛤蟆金帮忙送信,又给了一些零食做报酬。
可爱的金色蛤蟆离开后,趴在床上看卷轴的卯月优衣问道,“面麻君的通灵兽是蛇,你的是青蛙,以后鼬君呢?”
“蛇,青蛙,或者我爸的鹰,也许是乌鸦也说不定呢,当然,也可能是尾兽,前提是他开写轮眼,级别比较高的那种。”
“你现在什么级别的?和面麻君比起来呢?”
“哥哥的更厉害,他是万花筒,我只是三勾玉。”
“据说,世界上只有五只写轮眼了,佐助大人一只,你和面麻君各一双,对吗?”
“应该吧,鼬太小了,还没有开眼,当然,也可能不会有写轮眼,我爸爸不希望他开写轮眼。”
“为什么?写轮眼这么厉害,为什么不希望鼬君拥有呢?”
“因为升级到万花筒之后,用眼过度会失明的,除非有别的万花筒写轮眼资源可以更换,再升级为永恒万花筒,才可以恢复视力。”
“……天啊,换眼的话,不是要把别人的眼睛挖掉?”
“啊,大概是吧,所以,宇智波一族,至今也只有两个永恒万花筒,一个是斑,一个是我爸。”
“那,他们两个?”挖掉了族人的眼睛?
“斑的眼睛是他弟弟泉奈重伤不治时,自愿给他的,而我爸的眼睛,是我去世的伯伯的,泉奈和我伯伯生前都是万花筒。”
“哦,可是,为什么佐助大人只有一只写轮眼?”
“因为……”鸣子想起佐鸣曾说的轮回眼的秘密,她犹豫了片刻,答道,“我爸的左眼失明了啊,全木叶都在说的啦,优衣姐姐居然不知道?”
“我是有听说啊,但,佐助大人换万花筒的话,不就是永恒万花筒了吗?那他该不会失明的啊?”
“如果受外伤的话,永恒万花筒也没用的啦。”
“哦,原来是这样,写轮眼也不是万能的啊。”
“当然,用眼过度还要承受身体和精神上的双重负担。不过,话说现在算是和平年代,也没有几次真正用到写轮眼战斗的机会。”
“确实如此,我爸说他12岁左右就外出执行暗杀任务,现在的暗部,忍术再好的忍者,只要不满16岁都不让进的。”
“是的,现在五大国都是这样。”
鸣子把她的信纸和笔都放进包里,又取了飞雷神的忍术卷轴,她现在对理论方面都掌握了,关键是没有实质性地操作过。忽然,鸣子生出一个想法,她想试验一下,且不说别的移动地点,就说最近的面麻那里吧。
面麻和启太住在走廊另一边的房间,和木叶丸住隔壁,距离鸣子的房间有十几米的距离吧。面麻身上带有飞雷神标志,只有鸣子发动她的忍术,不需飞雷神苦于再标记,可以直接过去。
“哈哈哈哈,我要做个试验。”
*
蕖正给小女儿加瑠罗喂奶,刚洗完澡的夜叉丸跑进来,跪坐在蕖的身旁,双手按在地上,伸手脖子看小妹妹吃奶。
“夜叉丸,你爸爸呢?”
“爸爸给我洗完澡又去工作了。”
“他补今天的工作。接下来三天,还有的忙呢。”
“为什么三天?”
“明天,各国的代表都要到了,风影大人是要迎接大家的,后天宴会,紧接着,大后天又要送客呢。”
“好麻烦。”
“别跟你姑父(鹿丸)学啊。”
“姑父他们会来吗?”
“你手鞠姑姑和鹿代哥哥会来。”
“太好啦,姑姑会带我去木叶吗?”
蕖挑眉问道,“夜叉丸想去木叶?”
“嗯,鸣子姐姐说木叶很好玩。”
“呵呵,果然是鸣子的原因呢,关于木叶啊,我也是知道的呢。木叶和砂隐不同,木叶到处都是花草树木,而砂隐多是沙漠,但,各有各的好呢。”
“我想去看看木叶……”
“哈哈哈哈,哥哥,看我的飞雷神……咦……啊……”
蕖和夜叉丸感觉眼前一闪,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就看到鸣子扑倒在加瑠罗的摇篮旁,两人惊愕地望着龇牙咧嘴的鸣子。
“鸣子酱,你怎么……”
“啊哈哈哈,弄错了,不好意思,蕖阿姨,我马上就离开!”
鸣子尴尬地笑着,她本来是要去面麻那里的,不料,忍术发动的时候,搞错了方向,竟然到了楼下加瑠罗的房间。因为速度太快,她到了这里才发现不对,再调转方向时,踩了自己的脚,扑倒在地。
“不,不必着急的,鸣子酱,你这是在练习飞雷神吗?”
“啊,是啊,嘿嘿……咦,你是在给妹妹喂奶吗?”
“嗯。”
鸣子飞快地从地上爬起来,她看着蕖疑惑地问,“是不是只有妈妈才可以这么做?”
“……是,是啊,怎么了?”
“嗯,是这样的,我妈妈,哦,他一直强调是爸爸,鼬小的时候,我可是有看到他给鼬喂奶的,但他就是不准喊妈妈呢。”
蕖听说鸣人用忍术实现生子,但,还不知道他还可以哺乳的,“……火影大人,给鼬喂奶?”
“是啊,尽管他每次都躲起来,除了爸爸,他不准任何人呆在房间里,但我还是偷看到了好几次呢。哼,我以后再也不喊他爸爸了。”
“啊哈哈哈,我觉得火影大人会很难为情的,鸣子酱。”
“可他本来就是妈妈啊,好了,蕖阿姨,夜叉丸弟弟,我就不打扰你们了。嘿嘿,这次,一定会成功的。”
“啊,加油啊,鸣子酱!”
“哦。”
鸣子再次发动忍术,等她落地时,第一眼看到的竟然是木叶丸。她愣了一下,随即大喊“又失败了吗”,喊完又要跑掉了。
“喂,鸣子你干嘛呢?”
面麻的声音,鸣子定睛一看,屋子里还有两个人,面麻和启太,她迷茫了一瞬,即刻问道,“木叶丸叔叔为什么在这里?”
“……啊,我们一起研究忍术。”
“哦哦哦哦,这么说我这次没有失败了?”鸣子一手叉着腰,得意地说道,“告诉你们哦,我可是练好了飞雷神,已经成功移动到加瑠罗房间,然后是你们这里,嘿嘿,我可都成功了。”
“鸣子酱真不错呐,你木叶丸叔叔我成为上忍后,才跟着鸣人大哥学会这个S级忍术呢。”
启太一听S级,激动不已,“哇,S级忍术哎,好厉害……”
面麻看着鸣子得意的小模样,就忍不住打击一下,“啧,鸣子,刚才,谁说的‘又失败了吗’,呵呵。”
“面麻哥最讨厌啦,每次都打击我,可恶,要不要出去比试一下?”
“那还不如节省时间再练习下你的飞雷神呢。你要知道,爸爸教过我们之后,我可是只用了三天时间就全部学会了,所以,你还差的远哦,鸣子。”
“你……”
“好了,鸣子,你赶紧回房睡觉,明天再比试,我们还要开发新忍术呢……”
“咦?开发什么忍术,我也要参加。”
“不捣乱?”
“嗯。”
“木叶丸老师……”
“啊,当然可以的,鸣子酱和鸣人大哥性格很像,关键时刻总是能够给出解决办法。那么,现在,鸣子酱你也坐过来,我来讲下我们的想法。”
“哦,好的。”
这个忍术对启太没什么用处,主要是使用螺旋丸的木叶丸、面麻和鸣子。木叶丸本人是风、火和阳性查克拉,他在使用火遁时,为了增加威力,可以用他的风遁助势。面麻和鸣子是全属性查克拉,可以和木叶丸一样,风助火,但,火遁需要结印,时间上有缺陷,战斗时会浪费掉难得的机会。【鸣人打三尾时用的复合忍术,蛤蟆龙吐油,蛤蟆吉火遁,鸣人风遁,必须配合一致,心意相通才行。】因此,对于拥有雷属性查克拉的两小只来说,无需结印的螺旋丸里加入无需结印的千鸟,比配合火遁使用发动的更快,而且威力更强。取名废之一的木叶丸,将加入雷属性查克拉的螺旋丸,命名为千鸟漩涡丸。
四人各抒己见,罗列了一堆忍术融合的猜想,直到等不到鸣子飞雷神之术修炼结果的优衣过来,大家这才结束了讨论,各自回房歇息去了。
接下来的一天,各国的代表陆续抵达砂隐,我爱罗没有闲过一刻。勘九郎等上忍不停地到村口接人。
手鞠和鹿代母子,浴衣和志阳母子,再加上奈良和油女家族各两名护卫,于午后抵达砂隐。手鞠和浴衣一到故乡,就忙开了,对于我爱罗的事情,她俩处理起来,比近年在我爱罗身边的新人熟练多了。
有人一辈子没有见过写轮眼,听说七代目火影和木叶暗部总队长的一双儿女(两双写轮眼)都在砂隐,便私下里打探消息,想一睹写轮眼的风采。也有人以木叶宇智波被灭族之事,判定写轮眼的实力被高估了。双方争论不下,最后,他们决定找机会试探面麻和鸣子,看看写轮眼到底有没有传说得那么可怕。
*
年纪相近又整天斗嘴打闹的面麻鸣子不在,而鼬一个小孩子是闹不起来的,顶多唱唱儿歌,看看电视,再有就是把玩玩具。家里一下子安静了很多,佐鸣都有些不适应了,他们超级想念往日的热闹氛围。木叶丸他们离开后的第七天中午,鸣人才再次收到那边的信件,也就是鸣子托蛤蟆金带来的信和照片。
鸣人看完信和照片,马上让萌黄去给蛤蟆金买了一堆零食,这是鸣子在信上的交代,而鸣子还等着鸣人的回信呢。
“鸣子酱的字不赖嘛,”萌黄抱着一堆零食放到了鸣人的桌子上,随后开始一袋袋地拆开。
“还行,不论信写多漂亮,这偷跑的账还是得算,一会儿把信拿给佐助,看他有没有回信。”
“好的。”
鸣人看着照片,“我爱罗和蕖的孩子,一个红发一个金发,分配的可真均匀呢。”
“你家也是啊。”
“才不是,两个黑发,尤其是鼬,外貌是完完全全的宇智波啊。”
“说不定下一个就是完全的漩涡或者波风呢。”
“怎么可能,才不要有下一个,我发誓……”
“哟,聊什么呢?”鹿丸推门进来,看到了正在吃零食的蛤蟆金,“哟,鸣人你怎么叫通灵青蛙了?”
“不是我,是鸣子的信到了。来,鹿丸,看看你侄女,和我们家鸣子还挺像呢。”
鹿丸快步走过来,接了鸣人手中的大合影,我爱罗一家四口,勘九郎一家三口,木叶丸小组和鸣子,而且,鸣子怀里还抱着加瑠罗。两个金发蓝眼圆脸蛋,靠在一起的时候,鹿丸感觉她俩简直互为对方的缩小版/放大版。
“确实很像呢,鸣子真是特别喜欢小孩子啊。”
“确切地说是她最喜欢女孩子,她一直期待有个妹妹,同为女孩子,这样,她就可以全权负责照顾了。”
“呵呵,你和佐助还年轻着呢……”
“说的跟你很老似的,对了,手鞠他们要在砂隐过暑假啊?”
“是啊,鹿代放假,难得的机会。其实砂隐一点也不好玩,稍一刮风,开口讲句话,都是满嘴的沙子,真佩服风之国的人,太强大了。”
“那你不还是去了好多次?话说,你真正想吐槽的是沙子遮天蔽日,挡住你看云了吧?”
“哈哈哈哈,我也觉得这才是鹿丸大哥的真正想法。”
“切,你们俩就知道合起来挤兑我,鸣人你给大名的文件签完了吗?萌黄你有去给兜的孤儿院送公主的捐赠资金吗?”
“啊哈哈,马上马上。”
鸣人和萌黄赶紧放掉无关之事,迅速进入工作状态,鹿丸这人要么不说话,要么能把人说死。所以,工作时间,鸣人和萌黄还是有些怕鹿丸的“念”功的。
鸣人暂时没法写回信,蛤蟆金吃完零食后,只好先回妙木山等候任务。
佐助看到了萌黄送给他的信,有三张信纸,鸣子多处用上惊叹的词语,表达她的激动和喜悦。她略微讲了行程,之后讲一天的游玩见闻,最后重点讲了小妹妹加瑠罗,言语里是各种喜欢、激动和期待。佐助看着看着也被女儿活泼的描述给感染了,仿佛小家伙正站在他面前,绘声绘色地讲述一般,他忍不住柔和了神色,弯了嘴角。
面麻臭小子都不知道写封信,佐助不由地拿儿子跟女儿比较起来,果然只有女儿才是父母的贴心小棉袄吗?好不甘心啊,他们可是有两个儿子,只有一个女儿呢,多吃亏的事情,真是超级不甘心。
暗部的事情不算多,佐助想了下,取了纸笔,给鸣子写起了回信。一口气写完一页纸,他才猛然发现,他的目标是要做个严父的,虽然,不是他父亲那种类型,但,也不能和四代、鸣人一样做慈父。于是,满纸的温情和父爱,被他瞬间烧成了灰烬,再提笔时,一张纸,仅写了几句话。
――事情办完后,尽快回来,私自出村之事,回木叶后,乖乖领受惩罚,绝不轻饶。若有一丝伤口,罪加一等。
佐助写完之后再读了一遍,感觉像是个严父会说的话了,于是,满意地收到口袋里,等和鸣人的信一起送过去。鸣子说的合影,他还没有看到,猜想着八成是鸣人粗心又给忘了。
鸣人的回信到快下班时才写完,洋洋洒洒两大张稿纸,对鸣子的叮嘱,木叶丸小组和我爱罗他们的问候等一大堆的东西。接近下班时,佐助又留了影分身,本体来到火影办公室,总算看到了鸣子信中所说的那张合影。我爱罗的女儿和他的鸣子幼年还真是很像,心中多少有些不爽快,“孩子是自己的好”,鸣子是他们独一无二的珍宝。
鸣人要看佐助的回信,但被他拒绝了,他不想被鸣人指责冷硬的句子吓孩子,只是催促着鸣人快点召唤蛤蟆金。
鸣人的信给了阿金,而佐助迟迟不拿出来,直到阿金说我要去送信了,佐助才取了信塞到阿金的嘴巴里。
“这个也是,拜托了。”
“哈,真是别扭的人啊。”
蛤蟆金笑眯眯地说完,一阵白雾消失了,鸣人和鹿丸都笑佐助,连年幼的蛤蟆金都知道佐助的性格,佐助果然是个别扭的人啊。
佐助哼了一声,一看下班时间到了,即刻催促鸣人下班,反正他今天的工作做完了,如果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忍者们直接到火影家汇报就可以了。
小鼬每天放学都要雷打不动地吃三色丸子,别的玩具和食物,他也从来不主动要,就是对丸子情有独钟。鸣人带他买丸子就要走大段的路程,一路都在村民的问候声中走过,时间会拉长很多,但村民们高兴能有和火影大人交流的机会。
晚餐时,鼬忽然问他的爸爸们会不会做秋刀鱼,得到肯定答复后,鼬开心地说,周末的时候,他要邀请卡小西等人来家里吃饭。
鸣人问道,“所以,你是要我们做给卡小西吃的?”
“啊,是的,爸爸,”鼬舀了一勺饭送入口中,不紧不慢地嚼着。
“小鼬和卡小西关系最好?美羽一郎等人呢?”
“嗯,他们都是好朋友,但卡小西是我最好的朋友。”
“哦,这样啊,那其他人呢,爱吃的菜你有记住吗?可不能只记住卡小西一个人的爱好啊。”
“……”鼬顿了一下,道,“我明天问一下。”
“哦,好的,最好写下来,爸爸我记性不好。”
“……我,不会写怎么办?”
“吊车尾的你有没有搞错,鼬才三岁,”佐助无语至极,能说完整且正确的句子已经很不错了,居然让他写字。
“啊哈哈哈哈,忘了,没关系,小鼬问过后给爸爸讲就好了。”
“哦。”
八岁就开始关注漩涡鸣人的宇智波佐助,此刻有点小小的担心,万一,鼬将来长大后,喜欢卡小西怎么办?毕竟,两边的爹们都是男男配啊,虽然,忍术已经解决了传承子嗣的问题,但,他还是希望儿子沿着普通人的轨迹走。不过,话说回来,鼬才三岁不是吗?
鸣人十几岁还在喜欢小樱呢,最后不还是和他在一起13年了?鸣人一开始就喜欢异性,后来喜欢同性的他,那么,鼬也许反着来,嗯,是这样的。不过,佐助还不知道的是某次卡小西摔倒哭泣的时候,鼬安慰他,已经主动送出了“初吻”。
鸣人想着鼬记得卡小西最爱的食物,心中莫名地升腾起醋意,他嘿嘿一笑,问道,“那爸爸我最喜欢吃什么,小鼬记得吗?”
“一乐拉面。”
“哦,还真记得啊,哈哈哈哈,来,亲一个。”
鸣人连嘴巴上的油一起印在了鼬的脸颊上,而鼬也浑然不觉,继续开心地吃饭。
佐助想鼬知道鸣人最爱的食物,也该知道他的,因此,他也想问一下,但,这种幼稚的事情,他怎么好意思开口呢?
“那佐助爸爸呢?”
鸣人竟然帮他问了,佐助低着头吃饭,耳朵却是时刻竖着等答案,绝不会漏掉一个字眼。
“番茄和木鱼饭团。”
“哈哈哈哈,答对了,哟,佐助,开心吧,给个奖励啊。”
佐助心中是万分愉悦的,但口中却说道,“……啧,幼稚死了,都赶紧吃饭。”
“明明你就是很开心嘛,嘴角都上扬了,真是不坦率……唔……”
佐助不想鸣人再说下去,夹了肉丸塞进他嘴巴里,堵了他的话,“给我赶紧吃饭,做好榜样。”
鸣人快速嚼了丸子,“真是的,你这么不坦率,我真是超想知道你给鸣子的回信内容啊,不会讲一些让人生气的话吧?”
“我是那样的人吗?”
“你不是那样的人吗?”
“行了,赶紧吃饭了。”
佐助分别给鸣人和鼬夹了他们最喜欢的菜,又改为一声不吭的低头吃饭了。明天可是加瑠罗的满月宴,后天,他们就可以返程了,再过一周时间,他们就要回到木叶了。思及此,佐助已经开始盘算着做孩子们最喜欢吃的菜了,庆祝他们完成第一个外出任务。
*
满月宴。
原本,除了早年去木叶参加相亲大会的忍者,其他人均没有见过七代目火影大人的儿女,但,鸣子被准许帮忙照看加瑠罗。于是,她要和风影我爱罗一家同时出场,被众宾客集体瞩目。
有见过鸣子的他国忍者,出于好意和欣喜悄声告诉随行的同伴,毕竟,写轮眼宇智波一族,有人一辈子都只是听到传说而已。这样一传十,十传百,很快,那些私下里打听并且准备试探写轮眼的人,也一下子认识了宇智波鸣子。
我爱罗可以通过沙子感知周边,却只能感知情绪,却不能像九尾化鸣人那样,可以感知刻意掩藏的恶意。身为风影,他自然一直警戒着每一个可能的安全隐患,但,众人普遍的喜悦和查克拉的温暖,影响了他的判断。
~~~~~~~第23章完毕。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