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采涵

爱情不是一厢情愿,而是两情相悦。
相爱的才叫爱情,一厢情愿的只是叫单恋。
——送给火影大结局


唯有爱可写!

【佐鸣】我们共同的家 24

众人打听到火影大人的一双儿女都在场,那么,只要找到木叶标志的护额便好了。这根本不算复杂的事儿,因为优衣的紫发和头上顶小狗的启太在人群中很显眼,再一看他们的木叶护额,自然很快发现了同桌还有两个木叶忍者。
排除了成年的木叶丸,那么剩下一个黑发蓝眸,且脸上有七代目相同特征――六道须痕的小鬼,必然是七代目之子无疑。目标已然确定,只等着之后的试探,写轮眼的威力到底有多强,不试一下还是不死心的。
众宾客为新生儿说着祝福的话语,风影大人携全家向宾客们表示感谢。之后,大家纷纷入席,品尝着风之国的特色美食,聊着各自的见闻。
满月宴圆满结束,没有我爱罗等担忧的安全隐患,甚至没有人醉酒滋事,这让我爱罗他们颇为意外。当年,夜叉丸的满月宴上,有的人耍酒疯砸了不少东西,还打了他国的忍者,最后还是佐助集体催眠了醉鬼们。闹事的忍者,回到本国也被各自的影们教育了一番,大概,这次他们学乖了吧,我爱罗思忖。
因受面麻的语言刺激,鸣子练忍术很勤奋。螺旋丸自然不在话下,雷遁千鸟她也会,关键就是风属性和雷属性查克拉的比例了,这和尾兽玉的性质一样。不过,她自出生起还没有见过尾兽玉,只能凭借一次次的实验,左手千鸟右手螺旋丸,特别耗费查克拉,却因风克雷的缘故,很难融合到一起。
满月宴结束后,鸣子就在风影的演习场修炼了,优衣坐在一旁帮她计算时间,都已经快五个小时了,鸣子还是失败失败失败。
“你看,太阳都快落山了,你先吃了晚饭,咱们今天早点休息,明天再练吧。”
“不要,明天就要出发回木叶了,没时间练习。总之,我一定要比面麻先炼成,看他还敢说我。”
真是要强的姑娘啊,优衣拿了旁边的便当,她快要饿死了,先填饱肚子再说。
晚上快十点时,我爱罗来演习场看情况,他想知道鸣子口中的新忍术。这时,鸣子的千鸟螺旋丸已初具雏形。她以千鸟包裹螺旋丸,中间又留出一丝肉眼很难看清的缝隙,避免两者相撞,风克制了雷。千鸟螺旋丸是先用千鸟把敌人电麻痹,接着再使出螺旋丸,两相配合,威力远远超过单独使用两种忍术的总和。鸣子希望单手可以使出新忍术,如果是两只手都被占着,很容易给敌人袭击的机会。于是,她再次不停地演练,试验,直到把自己累倒下。
“哎,鸣子酱?”
优衣冲过来时,发现鸣子已经躺在了一滩松软的沙堆上,她惊讶不已,哪里冒出来的沙堆?
“她只是体力透支昏睡过去了。”
优衣戒备起来,她居然都没发现附近有人,她猛地回头,看到我爱罗的身影走近了。原来如此,风影大人的话,她发现不了也正常。
优衣对着我爱罗鞠躬,“风影大人!”
“嗯,到沙子上来,我带你们回去。”
“哎?嗯。”
优衣走到沙堆上,跪坐在鸣子身旁,我爱罗看着她们,一语不发,缓缓地将沙子升到空中,而他本人则在另一堆飞沙上。
如此拼命,真是和鸣人很像啊,我爱罗忍不住心中感叹,鸣子作为当今最强的两个忍者的后代,超越父辈指日可待。
我爱罗把两个小女孩送回了她们的房间,鸣子则落在她的床上,浑身上下脏兮兮的,衣服还破了几处,不知道是千鸟电的,还是螺旋丸的缘故。
“我会让人过来帮她清洗。”
“不,不用了,风影大人,我一个人就可以的。”
“好吧,有什么需要帮忙的,楼下找我们。”
“好的,谢谢风影大人。”
待我爱罗挺拔的身影离开,优衣立刻到柜子里取鸣子的睡衣。她还是第一次见到能把自己修炼倒下的忍者,真是要强到不要命了。
另一侧房间的面麻,洗澡出来后,他看见我爱罗从鸣子房间离开,很是惊讶。待我爱罗走远,他跑过去敲开了鸣子和优衣的房门。
“鸣子,在的吧?”
“面麻君吗?鸣子酱睡着了!”
“睡着了?你们不是刚回来吗?”
优衣打开了房门,看着外面穿着睡衣,头发还往下滴水的面麻,脸色绯红,与往日的面麻大不相同。她有些不好意思,低头答道,“鸣子酱在演习场练新忍术,体力透支,当场就昏睡过去了。”
“一直练习到现在吗?”
“是的。”
“……那她没事吧?”
“没有,风影大人说睡一觉就好了,我也会照顾好她的,面麻君请勿担心。”
“……那就谢谢你了。早些休息吧。”
“不客气。”
面麻离开后,优衣就忙开了,前往卫生间端水,为鸣子清洗,帮她换睡衣等,忙完这一切,已是半个多小时以后了。
*
次日,各国忍者们陆续向风影辞行,返回各自的忍村,木叶丸一行也不例外。他们要在规定时间内抵达木叶,说什么也得比来时用的时间少。
我爱罗给鸣人送了不少风之国特产,全部放在储物卷轴里,由鸣子收进背包里。一行五人辞别我爱罗,沿着原路,风风火火地返回木叶。
路上,鸣子向面麻炫耀她已经完成了千鸟螺旋丸,只是昨晚太累了,才没能发挥出全部威力,等她回到了木叶,要给面麻他们好好展示下新忍术。
面麻看着鸣子得意的笑,忍不住“哼”了一声,其实,他还真的挺期待鸣子的展示的,这项新忍术,他还只是脑中推算模拟着,尚未开始实战练习。
两天一夜算是平安度过,第二天傍晚,临近火之国边界时,忽然下起了雨,五人不得不停止前进。夏天的雨较急,但,等下完后天也黑了,木叶丸迅速地找块较高的地势,五人一起支了两个小帐篷,当晚就在帐篷中歇息。
下雨对行路的他们来说非常不利,雨水和泥土的气息,将会掩盖掉其他忍者或者危险野兽的气味,即使启太和丽丸的鼻子也很难分辨。非但如此,雨声和雨帘干扰人的听力和视力,在四个孩子安睡的夜晚,木叶丸不得不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时刻警觉着周围的动静,防止野兽来袭。
木叶丸就着小小的火遁,看了下怀里的表,已经是晚上10点了。这雨都下了快5个小时,仍然没有停下来的意思,真是超讨厌啊,又不是春雨,干嘛那么绵长啊。
零点左右,木叶丸刚打了个盹儿,就听见东西扎进树干的声音,差不多同时有六声的样子。他一下子清醒了,猛地起身朝外走,与此同时,同帐篷的丽丸也急促地叫起来,睡梦中的启太惊坐而起,大叫一声“丽丸说我们被包围了”。
面麻一跃而起,跟着木叶丸出去了,外面的雨已经停了,对面帐篷的两个女孩子也慌慌张张地走了出来。
“怎么回事?”鸣子惊问,“我好像听到爆破符的飘动的声音。”
“没错,确实是爆破符,周围六棵树上都扎了挂爆破符的苦无,而且每只苦无上都系了一叠爆破符,”木叶丸呵呵一笑,“难怪雨下的这么突然这么久,原来是忍术所致啊。”
眼下的情况是爆破符外面的安全地带还有很多忍者,启太和丽丸的鼻子很快闻到了他们的气味,得知他们是宴会上的各国宾客,数量接近50人。最关键是他们至少都是中忍实力,这么多人一起,吊打木叶丸小组绝不是问题。
木叶丸小组想突破包围,除非有轮回眼天手力或者飞雷神之术,即便面麻会飞雷神,他一次只能带一个人,可是,时间上不准许他多次往返。
眼看着爆破符在忍者的操纵下即将爆炸,即使炸不死,也会受伤,然后,战斗上更无胜算了。
“我们会死吧,”启太吓的浑身发颤,“我还有好多事情没有做呢。”
“不会,我们绝对要活着赶回木叶,而且,不是还有老师我的吗?”
木叶丸的手中已经凝聚了一个小小的螺旋手里剑,他没有那么多的查克拉,也没法让伤口快速恢复,但,如果能够帮孩子们杀出一条路,毁一只手臂也是值得的。
“你们,为何要这么做?”
“留下宇智波的写轮眼。”
“呵,做梦。”
“木叶丸老师,”面麻一把在木叶丸手臂上拍了一下,拍散了他的小型螺旋手里剑,“你的手臂会毁掉的,看我的。”
面麻闭上眼睛,再睁开时,双目已变成万花筒写轮眼,黑夜里隐隐地泛着红光。之后,他低声说了句“须佐能乎”,爆炸声响起时,五人已置身于紫色须佐巨大的骨架内,但,受爆炸后树木倒地的影响,大家还是免不了被震的东倒西歪。
“面麻……”
“哥哥,这就是万花筒写轮眼的须佐能乎?”
“嗯,但,我刚学会还撑不了太久。所以,一会儿,我们出去时,大家要速战速决。”
优衣问道,“木叶丸老师,我们回木叶,还是返回砂隐?”
“当然是木叶,说什么也要回木叶,好了,大家打起精神,把你们所学都用上也不为过。这个地方,想找外援都难,所以,我们只能靠自己。”
须佐开路,伏击的忍者们还是第一次见这个奇形怪状的大家伙,还当是谁的通灵兽,纷纷上前攻击,但,还没碰到须佐,倒是先被他手中的剑砍中,登时毙命。须佐一剑下去就是一片,至少死三四个人,死者甚至来不及发声。其他人忍者们见状立刻分散开,朝须佐投掷武器,但均是攻击无效。
面麻也不恋战,他更不想杀太多的人,只是在朝向木叶的地方,突破了包围。面麻已在须佐前面移动,其他四人暂在须佐内部移动,但,外面的战况,他们也是看的一清二楚。除了木叶丸,三个孩子均是第一次看到忍者们之间残酷的厮杀,不免惊吓过度。须佐的光照下,他们甚至看到了忍者中剑时飞溅的鲜血,鸣子更是忍不住吐了。
面麻的须佐没有撑太久,刚突围就消失了,大家只得奋力战斗,木叶丸还要托着吐的直不起腰的鸣子。须佐能乎的使用,让面麻一下子消耗了许多的查克拉,再加上后来的战斗,以及天照的使用,他的眼睛流血不止,痛的睁不开。
“鸣子,你们几个,不要碰到黑色的火焰。”
丽丸由于保护启太而受伤,奄奄一息,而启太也没有好到哪里去,他的右臂骨折,痛的浑身冒冷汗。
优衣战斗之余,仅是帮启太简单治疗,还得避开敌忍的攻击。
面麻的眼睛流血,没法睁眼,他只能凭着气息和耳力判断敌忍的方向,再使用忍术或者体术进行攻击,眼睛看不见让他非常烦躁。
鸣子已经振作起来,她的体术不好,制作多重影分身根本不经打。好在她的查克拉量庞大,有大量的影分(百度)身,再加上三勾玉写轮眼,倒也没让敌忍捞到好处。写轮眼的开启,让她一下子看到了面麻流血泪的眼睛,她心下惊骇,担心面麻已经失明,却是不敢说什么,仅是护在他周围。
“优衣小心!”
正在打斗中,鸣子发现有敌忍挥着武器看向正给启太疗伤的优衣。她大声地提醒,并朝优衣冲了过去,但,已经来不及了,优衣还是背部受袭倒地。鸣子以为她死了,一怒之下使出了千鸟螺旋丸,将袭击优衣的敌忍电晕后砸飞。
结果,她一回身发现面麻也受袭倒地了,优衣已经死了,难道面麻也……
“不要……哥哥……”
鸣子冲了过去,不管三七二十一,多重影分身外加千鸟螺旋丸砸了出去。下过雨的泥土更利于千鸟的使用,凡是接触地面的,都被电了个遍,包括木叶丸和启太。木叶丸本身正在使用风遁的缘故,影响不大,而本来骨折痛到头脑发昏的启太,这次是真的昏倒了。
鸣子完全无意识地开了万花筒,并召唤了局部须佐,两只须佐的手臂杀向敌忍时,他们才意识到之前见到的大家伙不是通灵兽,而是写轮眼的瞳术。
反正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而且写轮眼如此稀少又如此厉害,他国忍者想着,不如捉了这两孩子,或者挖了他们的眼睛,于是,各自使出绝招对付鸣子。
眼下,敌方还有近20人,而己方仅有两个战力,木叶丸看着已经倒地的三个组员,还有和敌方战斗的鸣子,他只能祈祷杀退敌人前不会倒地不起。如果敌忍要的是写轮眼,木叶丸尽全力杀敌,想方设法靠近面麻。他不相信面麻会死,刚才的攻击,对他来说还没到杀死他的程度。
须佐能乎这个术是一把双刃剑,鸣子很快体会到了面麻在须佐消失以后带来的伤害,查克拉一下子消耗了大半,眼睛剧痛无比,根本睁不开。
敌忍的合力围攻下,木叶丸和鸣子被困在两个包围圈,有人还朝面麻身边跑去,企图夺走面麻的写轮眼。
“挖了写轮眼送过来,我们就放了你们。”
“虽然,我一向不怎么喜欢这双眼睛的血红色,但,这也是我的血统赋予我的珍贵东西,为什么要送给你们?”
“小小年纪还挺硬,不过,识时务者为俊杰,如果自行挖了写轮眼,我们还会饶你们的命。你知道的,这里地广人稀,又处于两国交界处,等你们死后,将你们焚烧成灰,谁也找不出你们的死亡证据,到时候,后悔可就来不及了。”
“反正,我们已经死了两个,剩余的也全在你们手中了,不是吗?写轮眼,我宁可毁掉也不会给你们的。”
木叶丸担心鸣子冲动之下做出什么事来,他立刻打断了他的话,“喂,鸣子……哎,各位,实话告诉你们吧,即便有写轮眼,不是宇智波族人,也根本驾驭不了。六代目火影,曾数次因写轮眼使用过度而躺进医院,你们比六代目火影如何?”
“……”
四战中赫赫有名的六代目火影旗木卡卡西,曾被称为“拷贝”忍者,可以用写轮眼拷贝一千种以上的忍术,但,曾因使用写轮眼过度而三次躺倒,最短一次是休息7天。关于六代目火影的资料,各国忍者们不会不知道,自然的,大家也被木叶丸的话给震住了。
不过,很快有人列举了团藏拥有一条手臂的写轮眼的事例,再加上鸣子的极力不配合,敌忍开始强行挖取鸣子的写轮眼。两个人捉住了她的手臂和肩膀,一个人抽了苦于走近鸣子,其他人围住他们。
木叶丸大吼一声想要冲过来,却被踢跪在地上,他愤怒地嘶吼,“我果然还是太弱了吗?谁都保护不了!!!鸣人大哥说的真正的忍界和平,真的会实现吗?”
鸣子张口朝那人眼睛吐了一口血沫,硬是拖着后面押他的人,抬脚又给了那人一脚,直接踢到要害之处。那人痛的倒地抽搐,上下两不顾,痛苦至极。
“想挖我的眼睛,做梦!你们再敢上前,我就用天照自焚,沾上了永不熄灭的黑色火焰,谁也别想逃掉。”
事实上,鸣子不会天照,但,面麻的天照放出的黑焰,至今还在燃烧。敌忍自然也是怕的,万一写轮眼夺取失败,还失去了生命,那真是太不划算了。
有人看到大家打起了退堂鼓,立即说道,“她现在几乎不敢睁开眼睛,证明还发动不了瞳术,所以,这是个机会,千万不要给她缓冲的时间。”
鸣子一愣,之前的局部须佐和千鸟螺旋丸的使用,她暂时的确用不了写轮眼。可是,她的眼睛也绝不要白白给人挖了去。
再积一点查克拉,一点就好,鸣子察觉到逐渐逼近的忍者,顿时僵直了身子。她的千鸟无需结印却必须配合写轮眼才能使用,螺旋丸也无需结印,但,不论是那种忍术,没有查克拉都办不到。
“写轮眼――黑色火焰之术!”
鸣子猛地睁开眼睛,说了这么一句并非瞳术的说法,但,成功地吓退了抓住她的两个人。也许他们对天照没有太大的反应,但是,写轮眼和黑色火焰,则是敌忍胆战心惊的所在,鸣子也只是放手一搏。
鸣子趁机纵身一跃,跳了出去,待敌忍反应过来时,她已消失不见,倒是原本躺在地上的面麻,笔直了站了起来。
“真是抱歉,我还没有瞎掉,我还得感谢你们给了我时间呢,你们这些混蛋……神威!”
木叶丸惊喜不已,“面麻!”
面麻没有说话,仅是把优衣、启太和丽丸收进了神威空间,敌忍们哪里见过这种招式,全都呆愣着看他把人转移不见。之后,面麻不慌不忙地从忍具包里掏出四代目的飞雷神特制苦无。他是在木叶丸提到六代目卡卡西的时候,才猛然记起佐助所说的神威,那是他早年练过的,之后再也没有用过。他趁着敌忍的袭击倒地,也算是装死休息一下,积蓄查克拉,等着发动神威。一定范围内,写轮眼之间是有感应的,血缘越近感应越强烈,因此,鸣子使诈跃出包围时,他趁机发动了神威,把鸣子转移到了神威空间。
“你们袭击我不行,袭击我妹妹更不可饶恕。爸爸曾经说过,作为哥哥,我有保护妹妹的责任和义务,你们想要挖她的眼睛,我只好要了你们的命。”
“……”
敌忍一阵紧张,纷纷摆出战斗的姿势,其实,经过完整须佐突破和局部须佐的追杀,再加上之前的厮杀,谁还有多余的力气?
“咱们比比谁更快吧!我爷爷是‘金色闪光’,我爸爸是‘新金色闪光’,呵呵,苦无影分身之术。”【来源于三代目火影的手里剑影分身之术,而且是实体的。】
面麻迅速结印,手中的苦无瞬间变成十数把,并被分散刺入众人外围的地上。那之后,敌忍总算领悟到先辈们对“金色闪光”的评价的真实性:凡遇到木叶的金色闪光可以即时放弃任务赶紧跑,不会受到处罚。虽然这个孩子只是金色闪光12岁的孙子,但,据说8岁便拥有万花筒写轮眼,这在宇智波一族,绝无仅有。
“面麻,停手吧!”
当面麻想把围着木叶丸的人也杀掉时,木叶丸挺身站在了他们的前面,他知道面麻的愤怒,可是,“杀光了他们,我们真是有理说不清了。留着他们,保留现场,还有,把黑焰熄灭,我想办法传信。”
“……”
面麻没回答木叶的话,仅是指着木叶丸身后的几个忍者,沉声说道,“你们自己绑,还是让我帮你们绑?别想耍花招,你们根本快不过我。”
几人见识到了面麻的厉害,也不敢造次,纷纷丢下武器,互相绑了。
面麻一语不发,结印召唤了通灵兽,一下子冒出了两条小蛇。
“麻烦你们一个前往木叶,一个前往砂隐,让两位影即刻带人赶到这里来。”
两条小蛇看着地上东倒西歪的尸体,还有身下粘糊糊的液体,整个蛇都不好了――好恐怖的面麻大人。之后,应了两声,便消失不见了。
“真是失算,忘了我们还有通灵兽。”
面麻挠挠头,他的通灵蛇,鸣子的通灵蛤蟆,真是的,原本不用这么惨的,不是吗?
木叶丸也不好意思地干笑两声,“啊哈哈,我也忘记了,不过,总算我们还活着。啊,对了,他们四个怎样?”
“鸣子仅是皮外伤,外加查克拉耗费太多,这会儿睡着了。启太骨折之后,被鸣子电晕了,这样也好,省的痛。优衣有些严重,背后受伤了,丽丸也非常不好,他们失血过多。木叶丸老师会医疗忍术吗?”
“我怎么可能会医疗忍术?不过,优衣的药箱里,应该有止血的药。”
“我先把优衣和丽丸放出来吧。”
“哎,地上脏。”
“我们的东西全被炸毁了,包括我爱罗叔叔给爸爸储存特产的卷轴。”
两人这么说着,却还是想办法找了相对干净的地方,木叶丸捡回了被炸烂的帐篷布,铺到地上。面麻把优衣和丽丸放了出来,而后,他也因体力不支倒在了破帐篷布上。
优衣背上的血还在流淌,木叶丸是个男老师,他只能拿着优衣的小药箱,找了止血的药粉洒上,别的也不知道怎么操作。倒是丽丸好办的多,木叶丸给它肚子上的伤口止血,包了纱布。接下来就是处理面麻身上的伤口了,但,大概是漩涡血统的缘故,他的伤口已经愈合了,木叶丸感叹下漩涡血统的强大,便处理起了他自己的伤口。
血腥味对木叶丸他们来说非常不妙,这会引来附近的猛兽。于是,为了保护现场和他们活着的人,木叶丸努力积蓄了查克拉,找了些半湿的死树枝,利用火遁在他们战斗区域的空地上,东南西北升起了四堆火。
受伤且失血过多的人十分怕冷,木叶丸想到这些,便再次到爆炸区域翻找东西,总算翻出一只还算能用的薄毯。他也不知道是谁的,只管盖到面麻优衣和丽丸的身上,便警觉地等待黎明和两影的到来。
~~~~~~~第24章完毕。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