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采涵

爱情不是一厢情愿,而是两情相悦。
相爱的才叫爱情,一厢情愿的只是叫单恋。
——送给火影大结局


唯有爱可写!

【外网评论】如果佐助和鸣人之间没有爱的话 翻译by1么me么1

如果这都不算爱情,☀围绕地球转好了。

Becky酱:

那么佐助一开始就不会为了救下鸣人而不顾自己的性命。

鸣人同样不会为了救佐助而愿意一起赴死。

鸣人就不会在自己的房间里为佐助担心,也不会在所有人都反对佐助的时候还坚持站在佐助这边,更不会担心佐助心痛到无法呼吸。

鸣人就不会在雷影面前下跪,哭着求他们放过佐助。

鸣人就不会在流星下为佐助许愿。

鸣人就不会因为自己的风属性能增强佐助的火属性而欣慰。

那么佐助和鸣人就不会分别对应阴阳。他们就不会从灵魂到宿命一直互相联系,注定要与彼此相遇。

佐助就不会说鸣人是“我的半身”。

佐助就不会在他注视鸣人的脸之后选择离开他,天知道他那样看着鸣人看了多久。

佐助就不会觉得杀掉鸣人——杀掉这个自己最重要的羁绊——是最能刺激自己的写轮眼发展的方法。

那么鸣人和佐助就不会经常暗示自己“对方是自己最重要的人。

鸣人就不会是唯一一个让佐助对离开木叶感到犹豫的人。

佐助就不会对鸣人露出他最多的微笑。

鸣人就不会在别人把佐助说得像是自己的东西时频频炸毛。

鸣人就不会从不背叛佐助,哪怕佐助曾真心想杀掉他。

鸣人就不会为了佐助而挨打。

鸣人就不会在佐助离开木叶之后还感到孤独。

鸣人就不会是佐助心中“最接近于朋友的存在”。

佐助就不会为鸣人没回来吃晚饭而担心。

佐助就不会大半夜的出去找鸣人,和他一起一直呆到第二天的黎明。

他们的血,就不会在698,联系在了一起。

他们最后的一战就不会名为“爱与力量的战斗”。

鸣人就不会拥有直男以外的信号—-他的后宫之术可不仅只有女孩子,他还能变化出一大票男人,而且是自己觉得“非常性感”的形象。

佐助就不是第一个走近鸣人的同龄人。

他们就不会不动声色地默默承认彼此。

鸣人就不会觉得佐助很帅—他就不会直接说出“佐助比他帅多了”,然后试图掩饰自己确实说出口了的话。

佐助就不会在和水月一起看着“鸣人大桥” 时微笑出来。

佐助在最后的大战中就并不会只想着保护鸣人, 也不会在自己的计划中只考虑到鸣人的作用。

佐助就不会在700以前不对任何一个女性表现出兴趣,佐助和鸣人就不会在包装图上表现出心灵相照的样子,他们的项链上有彼此的画像。

鸣人就不会仅仅因为想起了失去佐助的可能性而陷入恐慌。

鸣人和佐助的联手就不会造就忍者世界里最强大的忍者了。(如果这不是爱的话)。

九喇嘛就不会说佐助如果杀死鸣人的话佐助自己会后悔的。

鸣人和佐助就不会把初吻献给彼此,佐助就不会在以为自己要死了的时候回想起这个初吻。

岸本早期就不会说出 “小樱和鸣人在某种意义上也是对手”这样的话来。

。鸣人就不会说,“我还未满二十,不能喝酒,我也不知道和女孩子之间有什么乐趣”。

大蛇丸就不会说鸣人“改变了佐助的心”。大蛇丸就不会警惕这个可能会干扰自己的计划的鸣人了。

(如果这不是因为爱,那么)鸣人就不会坦白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挽回佐助。

鸣人就不会对佐井承认 “我确实曾经很讨厌佐助,可他离开之后我才发现有他在身边真的很快乐…,” “他是最能接受和认同我的存在的人”。

佐助就不会在鸣人说自己有话要说时留下来等他说完。

他们就不会在动画的ED里注视着彼此,眼里倒映出对方,互相之间距离那么地近。

佐助就不会说自己除了鸣人之外不会接纳任何人。

第二次终结谷之战中鸣人就不会在醒后看着佐助,问他这里是否就是天堂。💗

评论

热度(189)

  1. 荆芥Becky酱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