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采涵

爱情不是一厢情愿,而是两情相悦。
相爱的才叫爱情,一厢情愿的只是叫单恋。
——送给火影大结局


唯有爱可写!

【佐鸣】开在心口的向日葵 5

鸣人紧随佐助进门,只听见屋子里传来一声,“我愚蠢的弟弟,不要太冲动,吓到两个孩子就不好了。”
两个孩子?
佐助和背后的鸣人都有些懵,两个孩子是什么意思?
“来,阳希,”鼬朝客厅沙发处招招手,一个三四岁的黑发小男孩兴冲冲地跑了过来,“喏,黑头发的大人是你叔叔宇智波佐助,后面金色头发的男孩是你的鸣人哥哥,以后要好好相处。”
“佐助叔叔好,鸣人哥哥好,我是宇智波阳希,初次见面,请多多指教!”
小孩很可爱,弯腰鞠躬,头都快低到地上了。虽然不明白怎么回事,但,佐助不可能跟个孩子计较什么,他勉强挤出些笑容。
“也请阳希多多指教!”
鸣人还在懵着,鼬伯伯有孩子了啊,他和鬼鲛大叔的孩子吗?许久,直到阳希走过来,主动地打招呼,拉住他的手,鸣人才回过神儿来,看着阳希,心想,幸好长得不像鬼鲛大叔。此时此刻,他完全忘记生理课内容了,男人和男人之间,根本生不出来小孩。
“鸣人,麻烦帮伯伯带下阳希,我有话跟你爸爸说。”
“哦?哦,”鸣人正要牵着阳希回房间,忽然想起来一件事,他担忧地叮嘱,“你们俩不要再吵架。”
“啊,当然不会吵。”
鸣人带走阳希后,佐助瞪了鼬一眼,鞋子都没换,径直去了书房。虽然阳希黑发黑眸,模样好看,但,那头发一点也不像鼬那般服帖,再说弯了的男人还能直回来吗?孩子都领养了,想来是铁定了心,和鲨鱼脸过一辈子吧,佐助愤恨地想着,早晚,他和鼬要打一架,暂时看看鼬要耍什么把戏。
“有话快说,我时间可是很宝贵的,”佐助坐在他的办公椅上,把公文包放在了桌子上,朝着鼬嗤笑一声,“听你刚才的话,似乎打算把孩子搁我家养的意思?”
“对,”鼬也不客气,坐在了佐助对面的椅子上,“暑假结束,我回来把他带走了。”
“凭什么要帮你?”
“因为他是你的亲侄子。”
“啧?宇智波鼬,你当我三岁小孩子吗?相信你的连篇鬼话?”
鼬直接岔开了话题,“我要去救止水,带着孩子不方便……”
“谁?”佐助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止水。”
“别扯了,止水都死20年了,你得臆想症了吗?”佐助记得止水是鼬的挚友,他很喜欢撩鼬的辫子,止水死后,鼬就变得沉默了许多。
“不,止水一直在活着,他所谓的死,不过是掩人耳目。然而,现在,他的处境非常危险,我必须去救他,也只有我能救他。”
“止水活着是好事,然而,你这样非常无耻,”佐助想到了鬼鲛,“一下子舍弃两个,阳希和鲨鱼脸都好可怜。”
“并没有,我只是把阳希暂时寄养你这里罢了,至于鬼鲛,作为搭档,自然跟我一起去。”鼬顿了下,说,“纠正一下,佐助似乎误会了什么,鬼鲛只是我的搭档,不是那种关系,自始至终,止水是唯一的。”
“从前,你也没有否认。”
“事实胜于雄辩,否认,还是承认,在你看来,差别并不大,因为我的本质没改变,还是喜欢着男人。”
论口才,佐助知道,他一直都说不过鼬,有时候,他觉得鼬非常适合做传*销,专门负责给人洗脑。思及此,他想起了刚才忽略的事情,20年前,止水诈死,现在又陷入危险,为什么?止水做什么工作的,听着跟特工似的。
佐助直接问了鼬,关于止水的工作和现状,不过,很遗憾,鼬拒绝回答。
“宇智波鼬!”
“你有问的权利,但我并无必须回答的义务,佐助,这个世界上,也不是每个问题,都可以获得一个正确答案。其他的事情我也不多说了,今晚,我就离开木叶,代我和止水照顾阳希。我已经对阳希交代过,他很听话懂事,辛苦你了,佐助,办完了事情,我会立即回来接阳希。如果家里不是发生关于生死的大事,不要联系我。”
“我*,宇智波鼬。你到底做什么的?”
“你和鸣人身上有一乐拉面的味道,晚餐,我就只做我们父子俩的了。”
鼬完全在岔开话题,这让佐助非常愤怒,然而,鼬已经起身走了出去。说来可笑,作为亲兄弟,十几年来,他完全不知道鼬的职业,鼬的生活状况。鼬几乎每次回来都带点轰炸他三观的事情。
鼬从国外读研回来,告诉佐助,他喜欢上了男人,兄弟俩大吵一架,鼬离家出去数年。再回来时,鼬表示他已经弯了,直不回来了,两人继续吵架。第三次,鼬带鬼鲛回来了,见到真人的冲击,远比言语大,这次不仅吵架,还差点打起来了,最后,佐助在家摔了不少东西。上次回来,鼬没有进屋,只见了鸣人,佐助还是从鸣人口中得知鼬回来过的消息。这次好,终于,鼬的恋人不是鲨鱼脸了,结果,竟是20年前举行过葬礼的族兄止水,还带回一个称是他“亲侄子”的孩子。
*
一番谈话过后,不知道的还是不知道,佐助很烦这种情况,对手把他识透了,他却连人家的基本信息都没有获知。
挫败!
从小到大,面对鼬的时候,佐助都是这种感受。鼬是个超级天才,心思缜密,目光长远,处处比佐助强,自然被父亲和家族寄予厚望,鼬的光环下,佐助黯然失色,显得微不足道。现在,整个家族只剩下他,鼬和止水,那种比较是没有了,但,佐助的童年心理阴影,可能是一辈子也抹不去。
佐助独自坐了一会儿,后去了鸣人房间,鸣人正带着阳希玩电脑游戏,佐助不爽地想,接受得倒挺快的,他不该对陌生的孩子抵触一下的吗?鸣人正玩的嗨,阳希看的也专注,两人完全没有注意到佐助来了。
阳希呆在家里的话,意味着鸣人不能继续暑期补习了,或者,佐助把阳希带到公司,就像从前带鸣人一样。鸣人很小的时候,佐助已经替他规划到了大学,他对教育非常的重视,为了木叶大学,鸣人必须参加假期补习,即使阳希来了也不可能中断。那么,佐助只有一个方案可选了,带阳希去公司。
鼬离开前的叮嘱中,佐助才知道阳希已经5周岁了,由于是7个月意外出生的早产儿,个子比同龄人看着低,顶多4岁的样子,而且阳希肺部功能发育不完全。闷热或者无风的狭小空间,都会造成阳希的呼吸不畅,医生说他长大后会好些,但和足月出生的孩子相比,还是有差异的。
佐助盯着跟双目含泪跟鼬告别的阳希,心里添了几分痛惜,这么小的孩子,长到5岁,也太不容易了。不过鼬是个非常细心的人,也亏的是鼬照看阳希,换了人,佐助都怀疑阳希活不过三个月。鼬说阳希也知道自身的情况,他一般会主动寻找适合的环境,这些也不用佐助和鸣人过分担心。
阳希的事情,让佐助想到了两岁多就和父亲分别的鸣人,养子况且细心呵护,更何况亲生的孩子?当年那人身受重伤,以为自己要死了,迫不得已才把鸣人交给他,十多年来,忍受着骨肉分离之痛,想必已是生不如死吧。
佐助再次开始期待暑假结束了,不过,这次,不是急于找那人争取鸣人,而是商量个两全之策。
*
阳希不像鸣人那样挑食,给什么吃什么,而且吃的很开心。佐助想他的父母一定是非常开朗的人吧,反正,和宇智波族的通病沉默内敛不同。
佐助跟阳希说明,他必须要一起去公司,但他没有时间陪着玩,因此,为了打发时间,阳希可以选择他喜欢的玩具和图书一起带过去。阳希只拿了鸣人送他的青蛙套组,还有一本神话故事书,佐助很想吐槽那套愚蠢的青蛙玩具。鸣人都15岁了,外出时看到青蛙类的玩具图画饰物等,也是激动到不行,基本看到都要买回来。青蛙套组送给阳希一套,也算是鸣人送出的厚礼了(牙找他要都没给的)。
一般情况下,鸣人自己乘公交车上补习班,今天,佐助送鸣人过去,鸣人下车后,挥手道别过就跑掉了。佐助正要发动车子时,看见奈良家的鹿丸背着书包下了公交车,非常震惊,智商200+的天才鹿丸都开始上补习班了?于此,佐助更坚信他送鸣人读补习班是正确的选择。
*
鸣人进了补习班教室,发现气氛有些不一样了,往常老师来之前都是热闹无比的,今天安静到诡异的地步,连牙都没有大声喧闹。怎么回事?
鸣人快步走回座位上,去掉书包,随意地扔到桌子上,拉开拉链,取了便当盒,准备交给厨房阿姨。背后的牙却扯他的衣服,让他坐下来,他转过去问牙:“干嘛?我要去交便当盒。”
“喂,鸣人大白痴,你没发现今天不一样吗?”
“确实有些怪啦,你们都不讲话,我还以为老师提前来了呢。”
“那倒不是,我给你讲,”牙凑到鸣人耳朵旁,讲着悄悄话,“后排右边角落里,来了一个新同学,纯红色头发的大美人,名字叫萨拉①,听说是楼兰国来的呢。”
“我爸说楼兰国沉睡在沙漠之下,永远地灭亡了啊。”
“你笨啊,肯定有人逃过升天啊,喂喂,你看下,超美的。”
“得了吧,能比富士风雪绘②美吗?”
鸣人这么说着,却是依照牙示意的方向看了过去。红色的头发,全班唯一的红发。不知道是年幼时受香磷照顾的影响,还是昨天见到了多由也的缘故,亦或是早年梦境中红发女子朦胧的影像出现太多次,鸣人感觉萨拉的满头红发特别特别的眼熟。
曾经,鸣人对佐助讲起他朦胧的梦境,佐助说香磷是唯一照顾他的女性,所以,梦里出现的红发女子,一定是香磷。依照遗传学来说,鸣人的父亲是黑发,他本人是金发,孩子的样貌特征遗传自父母,很显然鸣人的母亲是位金发女子,佐助一直是这么认为的。
鸣人感觉萨拉让他有种莫名的亲切感,即便只是看个侧脸。大概是鸣人的视线过于炽热,萨拉竟然看了过来,灰黑色的大眼睛,鸣人浑身一滞,红色头发,灰黑色眼睛的女子……
梦中女子的形象瞬间清晰了起来,纯红色的长发,灰黑色的大眼睛,美丽的脸庞,温柔的表情,对他说着“对不起,鸣人”……鸣人确定那不是时常照顾他的香磷,而是一个从没有在现实中见过的人。他顾不上看萨拉,也顾不上送便当的事情了,唿地一下转回了视线,他想着梦中女子清晰的模样,开始从书包里翻笔纸。鸣人非常想知道她是谁,也许画了出来,佐助会认识也说不定呢。
牙注意着鸣人和萨拉的一切举动,他拍了拍鸣人的肩膀,笑的狡黠,眼睛看直了,这就是传说中的一见钟情吗?嘿嘿,突然转回视线,这是害羞了吗?想必现在心里正小鹿乱撞吧,补习班的岁月,也不是那么难熬嘛。

――――本章完――――

备注:
①萨拉,楼兰国女王,出自剧场版《失落之塔》,(四代和鸣人相遇的那部)红色头发,灰黑色眼睛,是个大美人。配合剧情,我决定还是让萨拉出场,之前考虑过剧场版《羁绊》里的阿玛鲁,但,她是蓝色眼睛,和鸣妈玖辛奈的样貌偏差太大,而且,发色有点太深。】
②富士风雪绘,出自剧场版《雪姬忍法贴》,雪之国女王风花小雪的艺名,鸣人是她的迷弟。他特别喜欢小雪演的《风云公主》,曾在电影院外看着海报表示,保护这样的风云公主,是骑士一生的夙愿(类似的话语)。

评论(4)

热度(28)

  1. 萌软煎炸凌采涵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