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采涵

爱情不是一厢情愿,而是两情相悦。
相爱的才叫爱情,一厢情愿的只是叫单恋。
——送给火影大结局


唯有爱可写!

【佐鸣】我们共同的家 28章(原著向)

阅读提醒:
本文作者,Fiona菲奥娜214  的百度贴吧账号无故被封禁屏蔽,所有文,暂时都处于查找不到的状态,故而,让先在lofter代发第28章,等百度贴吧账号解封,再持续更新贴吧里的文。
*
*
28.  
鹿丸作为会议支持,首先让萌黄将文件发给与会者,既有鸣人和木叶丸的会议纪要等,也有鹿丸的释义总结文件。
“木叶丸班遇袭事件,虽然从未公开讲,相处诸位业已知晓,所幸的是孩子们都平安归来了。”
鹿丸的话音刚落,除了知情人,与会者均和左右两侧小声讨论起木叶丸班遇袭事件。四战之后的十三年来,还从来没有人敢明目张胆地劫杀木叶忍者,更何况被劫的还是火影的弟子和孩子。这都直接欺负到火影头上了,简直不可饶恕。
“咳,肃静!”鹿丸不得不说维持会议现场的秩序,“文件已下发,诸位阅览的时候,我先说下经此一战,木叶增加了一双万花筒写轮眼战力。尽管我一点也不想用‘战力’这个词语来形容,然而,我们是忍者,不可避免。”
“鸣子酱吗?”有人问道。
“正是。”
木叶在添一双万花筒写轮眼战力!
佐助和鸣人组成家庭生育子女的缘故,现在的木叶人,对宇智波的忌讳和惧怕,几乎不存在了,大家听到这个消息,均是欣喜不已。
当年同意宇智波佐助跟漩涡鸣人在一起,果然是正确的决定。仙人眼和仙人体的结合,能力定然超过先辈,如果升级了永恒万花筒,那么,到时候,木叶增加两双轮回眼,也是指日可待。两位年逾九十本已退休的老顾问想着,也知道七代火影邀请他们参会的目的,无非是证明给他们看,首次多国会议的圆满结束,忍界的和平终会到来。
他们已经老了,无法肯定自己一定能够看到明天的太阳,也许做过错事,但,几乎一生都奉献给了木叶,至今也不例外。从一战走到现在的老人了,也无观念老旧,但他们也不想打仗,也期盼着和平,只是各国间一次次地失信,发动大战,他们见太多了,对所谓的“和平协议”抱着质疑的态度。他们担心等各国完全恢复国力之时,也是五次忍者大战开战之日,如此,对木叶来说,高级别的写轮眼战力,当然是越多越好,有备无患。
“这次会议,几乎每个有忍者体制的国家都有参与,甚至中立的铁之国武士也在场,到会人士,诸位都可以在纪要里看到姓名。”
鹿丸拿起一份文件,接着说道,“我个人认为协议上的方案可行,首先是忍者学校的历史课本,这个早就该修改了。毕竟,十多年来,各国及忍村未发生冲突,反倒是合作共处,再以敌国,敌忍,敌人之类的称呼对方,确实不合适。和平的思想和理念、征程,应该从娃娃抓起,这样,成长为栋梁的他们,才能够守护这来之不易的和平。”
“逐步废除暗部,改为警务部,依然是火影直属部门,工作透明公开化。当然,这是相对公开,并非抓个犯人,都要提前公示抓捕方案之类的愚蠢行为。”
“再有是忍界联盟的建立,不论是提到的相关律法制定,执法部门的设立,人员的挑选等,个人觉得是非常好的方案。当然,最终怎样,还是要看诸位的意愿了。”
鹿丸说完,和鸣人佐助对望一眼,大家都还在看文件,还有的用笔做标记,这关系着忍界新体系的建立,每个人都非常慎重。
这个会议可能要开到很久,鸣人让萌黄给每个人都端了茶水。趁大家读文件期间,佐助像终结谷决战后那样,进入了鸣人的意识空间。
“?”鸣人讶异,两人的座位本就相邻,佐助有什么不能说的,居然“入侵”他的意识空间?
——怎么了,佐助?
——忍界联盟的建立提议,乃重中之重,只要通过了,其他的都不在话下。
——是的,我也这样认为,只是,到时候,哪个国家适合设立这个组织呢?我们派谁前去做主导工作?再派那些人前去协助较好?
——至于那个国家适合忍界联盟,那是需要各国一起商讨的,但,木叶派去做主导工作的忍者,却是我们自己做主。名声在外,综合实力强劲头脑灵活善于外交且能够服众的忍者,代表木叶负责主导工作,其他人,搭配着来较好。
——……这么多条件的话,只能是纲手婆婆,卡卡西老师和鹿丸了?
——鹿丸不行,他是你的军师,和你一样,不能随意地离开木叶。
——那只有纲手婆婆和卡卡西老师了呢,可是纲手婆婆说她想周游世界,况且她年纪也大了,虽然看着不老,但四战对她的身体损伤太大了。
——卡卡西吧……
——这样的话,伊鲁卡老师,和卡小西也要跟着去吧?
——这个要看具体情况,如果是周边的邻国,距离不远,就不必跟过去,相反,就得过去了。
——这样啊。
鸣人还是有些私心的,伊鲁卡作为木叶的中忍,第一个认可他的老师,对鸣人来说是亦兄亦父般的存在。伊鲁卡在忍者学校任职后,再也没有出过任务,他去别国生活,鸣人担心他不适应。
——现在不要想那么多,鸣人,这是你的意识空间,我可以听到你的心声。
——……呃,尴尬了。
佐助觉得鸣人窘迫的样子很可爱,抬手就要捏捏鸣人的脸,却被他给躲过去了。佐助不依他,愣是扣住了鸣人的后脑勺,强迫他靠近自己,逗笑般地跟他额头互抵,还趁机吻了他。果然,鸣人想起外面的会议,几十个忍者在场,顿时,脸色爆红,迅速地退出意识空间。
——混蛋,我走了。
——呵呵,鸣人你也不必担心,忍界联盟总部放在离火之国非常近的雨之国也说不定呢。
外面的人完全不知道鸣人意识空间的情况,只是偶然抬头间,觉得七代大人的脸红彤彤的,怎么回事啊?难道生病了吗?
面对大家关切的眼神和言语,鸣人只能推说天气太热了,不知情的萌黄,立即将空调调低了几度。佐助则心下偷笑,逗鸣人的感觉,特别美妙,尤其是外面一堆人的时候,感觉跟当初的告白一样的感觉,他仿佛回到了17岁般的愉悦。
“我看诸位也都看的差不多了,有不少人看完了,那就开始讨论第一个,更改忍者学校历史课本的方案吧。诸位可以畅所欲言,完全不用忌讳。”
鹿丸说完,大家你看我,我看你,谁也不肯第一个发言。差不多一分钟后,忍者学校校长惠比寿,打破了会场的沉默压抑气氛。
*
*
惠比寿陈述了他的想法,历史课本的更改不是件难事。然而,思维不跟着改变,仅更改历史课本是没有意义的。老师的学校教育,跟父母长辈的家庭教育,两者截然不同,孩子们先疑惑了,怕是到了最后,本末倒置。
其他人也先后表示跟惠比寿的想法差不多,毕竟,这么多年来的思维,不是只凭一朝一夕的学校教育,能够完全更改的。
“这个问题,我们已经有了相应的解决措施,七代大人会在村内发公告,给予忍者学校提供绝对的支持。相信在四战中,与他国并肩作战同生共死的那部分忍者,即木叶的中坚力量,肯定会首先响应,支持这个决定的。如此一来,参与的人员增多,”
“参谋大人,这点,我个人来说,确实是支持的,但,我们木叶照做了,别国并不真正执行怎么办?”有上忍担忧道,虽然,四战的参战国之间的友谊值得信赖,目前看来利益一致,目标一致,友谊牢不可破,然而,其他的那些未出力只享有胜利果实的国家呢?
“这个啊,自然是有监督机构的,”鸣人回答了这个问题,“那就是忍界联盟,违反约定的国家,首先会收到联盟的制裁。”
“七代大人,不论历史课本的更改,还是暗部的逐步废除,改为警务部,这些在现在的潮流来看,不是难事。然而,”转寝小春首次在会上开口讲话,“关于忍界联盟,只怕是名存实亡,毕竟,众所周知,没有兵权,联盟的存在,监督制裁等,没有任何实质性的意义。”
大家都看向小春顾问,老人家要么不说话,要么开口就一阵见血,她说出了大家的心里话。
“对,一开始,大家确实这么担忧过,包括我自己,在会上也有跟别国领导人研商过。因此,为了保证忍界联盟发挥真正的作用,我们的方案是给予忍界联盟实权,实打实的兵权,可以独立行驶职权,不受任何国家和个人干预。”
纲手也讲了她的想法,“也就是说忍界联盟拥有自己的部队,然而,部队的兵力,按上面提到的,依照既定忍者登记数量的比例抽调吗?如此一来,岂不是战力雄厚的某一个国家,可以对忍界联盟适应独裁统治了吗?”
“不不,倒不是这样的,纲手婆婆,各国派往联盟的忍者数量是固定的,而非依照比例抽取。如果依照比例的话,即便是经过四战的洗礼,五大国的忍者数量,依然是忍界排名前五的国家。如此,现有的忍者体系,并未发生任何改变,之前的会议也没有任何意义了,不是吗?”
纲手又问道,“嗯,鸣人,联盟建立的地点在哪里?派遣忍者数量多少?实力呢?”
“联盟地点和忍者数量需要进一步的研商,至于实力,中上忍资历,并且带头人的话,最好在忍界有一定的知名度。说下我跟佐……暗部总队长和参谋的看法,联盟地点,不宜放在五大国,最好是选在忍界中心位置的某个国家,比如,鸟之国,雨之国,草之国,川(或有的翻译为 河)之国,【有地图显示为彼之国、此之国】或者泷之国等。如果大家有更好的选择,也可以畅所欲言,至于最终结果,将在后期的多国会议上以投票等方式决定。”
萌黄打开了投影仪,大家都看了过去,上面展示了一副忍者地图①。鹿丸跟鸣人互望一眼,他接着萌黄递过来激光笔,站了起来。
“我个人倾向雨之国,原因是它的特殊地理位置,周边有六个邻国,其中有火,风和土三大国,另有鸟、川(河)与草之国。再加上这里诞生了晓组织,有着非常重要的象征意义。大家不必惊愕,晓组织的确给各国造成了难以磨灭的伤害,但,本质上,弥彦,长门和小南等人,也是为了忍界的和平而建立的组织,只是中途发生了意外。这个意外,涉及面较广,国家和人物较多,不再我们会议的讨论范围。”
鹿丸依次指出地图上的国家给大家看,继续说道,“往东北方向,连着数个国家,先是草之国,再是泷之国,铁之国,音之国,霜之国和雷之国。与此同时,这些国家,除了雷之国和霜之国,均是我们的邻国。如果雨之国成为联盟所在地,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们自身也更方便跟联盟互通有无。”
鹿丸说的隐晦,他的本意是可以凭借火之国的地理优势,和木叶村的实力,给联盟传消息,对违反忍界联盟协约的国家或者忍村给予制裁。在座的也都心照不宣,方案的确不错,但联盟能否顺利建立,只能看今后了。
“从初代和斑建立木叶以来,短短数十年,忍界发生四次大战。第一次忍战,木叶失去了二代火影千手扉间。第二次忍战历时5年才结束,没有明确谁胜谁负,但,这次战争,四个著名的战争孤儿——长门,弥彦,小南和赤砂之蝎(蝎的父母死于二战时卡卡西父亲朔茂之手),对后世造成了影响,不言而喻。第三次忍战,由四代火影大人引导着走向结束,火之国算是胜利国,但,四代大人的弟子宇智波带土“战死”,结果,带土发动了四战。风火水雷土铁六国有八万人参战,最终回来的不足半数,整个忍界差点灭亡。”
当然,这也有药师兜的事情,只是作为生者,且已经改过自我,致力于战争孤儿的养育。鸣人他们三人商议后,一直认为不能提起此事,免得节外生枝。
“战争势必造成损伤和死亡的伤痛,而伤痛则会滋生和催发了仇恨,仇恨的集结最终带来斗争,甚至像以往那种大型战争。这是一个恶性循环的怪圈子,如果不打破,它将会像诅咒一样,永远盘旋在每个人的心中。”
如何打破呢?
最终,还是要走上佐助所说的“改革”之路,当然此改革,非彼改革,共同之处是打破旧的忍者体系,建立新体系,而今,只不过是才走上第一步罢了。【佐助的改革,从杀掉五影,让尾兽们完全消失等开始。】
鹿丸一番讲话后,大家都沉默不语,有人回忆起过往的战争,有人想起因战争而失去的亲朋好友,几乎毁灭的村子和世界。战争是一把双刃剑,不论胜负都必然伴随着伤痛,除了所谓的战胜一方的物质、领土等的收获,实则是两败俱伤。
鹿丸坐回位置上,和鸣人相互示意后,鸣人接着说道,“我们每个人都是血肉之躯,都有父母儿女,兄弟姐妹和同伴好友,如果不是形式所迫,谁愿意被卷入战争呢?在座的各位,如小春顾问和门炎顾问,曾参加过一战;纲手婆婆参加过二战和四战;丁座大叔,卡卡西老师,凯老师等人都参加了三战和四战。剩下的大多数,参加过三战,亦或四战,木叶丸同期及后辈们,即使没有上战场,也亲身经历过木叶的几次灭顶之灾。”
“最近十几年还是不错的,如果忍界一直如这般平和安稳,不说别的忍村,单说木叶吧,肯定不止现在的模样,不论是城市的规模,亦或是人口的数量,忍者的平均寿命。现在,各国之间的交流增多,不说别的,单是跨国婚姻,每个忍村都有很多,甚至还有不少忍者匹配普通人。这样下去的直接结果,就是后代中的继承查克拉的概率降低了,久而久之,忍者终究会成为历史。”
“与此同时,忍者的生活范围以外,已有不少大蛇丸那样的专注于研究的人。不论是武器,还是交通工具,通讯设备,都十分先进。记得12岁时,我,佐助,卡卡西老师和小樱,执行一个保护雪之国女王风花小雪的任务。那个时候,他们已经有了火车,铁道线贯穿整个雪之国领土,当时的我,速度方面仅取胜它大概1秒钟。【鸣人背着一个比他大4-5岁的风花小雪】而今,时间过去了仅20年,想来,火车的速度,提升了更多吧,普通人都毫不费力地比我们跑的快了。所以啊,我们也要改变了,维护忍者的和平,把时间和精力花在有意义的事情上,而非战争冲突上,好跟上时代的发展,而不是时代淘汰的措手不及。”
“大家有什么想法,不必忌讳,畅所欲言,毕竟,这件事情十分重大,关系到每个忍者,忍村,整个忍界的未来。我们每个人都有发言权,也许一个小提议,都能发挥出重大的作用。”
片刻后,有人说话了,“前几日到别国执行任务的时候,他们普通人之间的联络方式,不是依靠忍鹰,而是直接用一种叫做电话的东西。也不是我们的查克拉无线电,它们有线连着,不受距离限制,只通过拨号就可以了。”
“这个东西,我也有在大蛇丸那里见过,”佐助首次开口,“是挺方便的,这次的多国会谈后,我们也会尽快普及。大蛇丸对这些技术的掌握,想来不会差了。之前,不是听说他连机器鸣人都可以制造出来吗?机器鸣人的技术,想来应该比电话和火车的技术更先进。”
“只要是为了木叶的发展,”水户门炎也首次发言,“我本人没有异议,像七代所言,没有人愿意打仗,我也一样。”
“方案不错,看多国会议吧,本次会议,我无异议。”卡卡西也首次发言,他还有别的想法,而且,他感觉这件事非他不可,“不论你们怎么做,只要是为木叶和忍界做好事,我都会鼎力相助。”
佐鸣同期自然是毫无异议,可以说只要是鸣人的想法,他们都会尽全力支持,今天也不例外。
门炎和卡卡西及同期们的表态后,与会者也陆续对方案表示支持,只看多国会议最终达成的协议了。
会议比预期的顺利多了,佐鸣和鹿丸很欣慰,会议的最后,甚至对暗部的废除,警务部的重建,初步拟定方案。
*
*
会议结束的时候,早过了下班时间,其他人离开了,但三位火影,几位暗部领导,火影参谋和秘书,校长惠比寿等人,开了个小型会议。待最终结束,几个人离开火影塔时,已是晚上8点多了。
佐鸣跟着卡卡西一起去他家接三个孩子,然而,距离卡卡西家门口还有好远时,小鼬就兴高采烈地跑了过来,手里还提了什么东西。
天黑的缘故,鸣人和卡卡西看不清,佐助说小鼬提了一串红辣椒,鸣人和卡卡西面面相觑,小孩子要辣椒做什么?
“爸爸爸爸,我在屋子里就感知到你们了。”
“哇,太棒啦,鼬,”鸣人朝前小跑一阵,俯身接住了扑过来的小鼬,抱在怀里,开心不已,“感知?鼬怎么会懂感知啊?”
“香磷阿姨回木叶的时候,有教过哦。”
“哦,香磷啊,难怪呢。”
“小鼬已经会使用查克拉了啊,真棒,”卡卡西笑眯眯地说着,抬手揉揉小鼬的头发,他想起了另一个超级天才宇智波鼬,心道,又一个超级天才啊,好,还是坏呢?
佐助正要说什么的时候,鸣子跑了过来,面麻和伊鲁卡老师也出现在门口,后面跟着卡小西。
“爸爸,卡卡西大人(自从面麻得知卡卡西和鸣人的辈分十分混乱后,面麻他们改喊卡卡西大人了),”鸣子蹦蹦跳跳地窜到鸣人面前,一把抓了鼬手里提着的东西给鸣人看,“呐呐,我们一起做的鞭炮,不过,没有火药的哦。”
“鞭炮啊,哇,好漂亮,好喜庆的大红色……咦,佐助,你怎么看成红辣椒的?”
“……”
佐助挑了下眉毛,暗自切了一声,小鼬提着的时候总是晃悠,不易看清楚吧,再者说了,他也没有仔细观察,仅是扫了一眼。不过,把鞭炮认成红辣椒这种低级的错误,简直对不起他的轮回眼,有点丢脸,他想绕开这个话题。
“鸣人,不要耽误时间了,小鼬已经打扰了老师两天。”
“啊,哦,是哦,卡卡西老师,伊鲁卡老师,我们就先回家了……”
伊鲁卡连忙喊道,“等等,鸣人佐助,我给你们三人都留了晚饭,吃完再走吧,免得再回家做饭了。”
“一起吃晚饭吧,”卡卡西也说,平时佐鸣工作忙,难得有机会一起吃饭,“陪老师喝两杯怎么样?”
“呐,佐助,就在老师家吃饭吧。”
“……谢谢款待。”
面麻见父亲们留下来吃晚饭,他也就没再朝前走,仅是问候了三位长辈。鸣人想到他生鼬的时候,面麻和鸣子之间的差别表现,面麻一点也不像鸣子那样嘘寒问暖,更不会给他个爱的亲亲,总之,儿子没有女儿贴心啊。
走到面麻跟前时,鸣人伸手按在面麻的头上,使劲地揉了几下,发泄着小小的情绪,面麻像鸣子一样就好了。
热闹的晚餐后,佐鸣他们告别卡西一家。鸣人的酒量不怎么样,刚才陪着卡卡西多喝了几杯,本就有些头晕,待夜风一吹,瞬间感觉天旋地转,差点把怀里的小鼬摔了。
“面麻抱着弟弟,”佐助把小鼬塞到面麻怀里,他则把鸣人横抱了起来,“回去了,面麻鸣子跟上。”
佐助用了忍步,从村民的屋顶上走,他的速度非常快,面麻和鸣子也赶紧跟了上去。兄妹俩不是怕落下,而是暗暗较劲,想知道他们跟父亲的差距有多大,当然,这样的结果,自然是被打击的体无完肤。
鸣人吐了一回,佐助把他抱到浴室清洗,转身出来的时候,就看到鸣子拿着扫帚等过来,准备清理鸣人的呕吐物。
“放在那里就好,一会儿爸爸清理。你们三个,睡觉的时间到了,面麻帮小鼬洗澡,今天小鼬跟哥哥睡,因为鸣人爸爸喝醉了,爸爸要照顾他,忙不过来。”
“哦,”小鼬还是有些失落的,昨晚,他都没法得到鸣人爸爸的晚安吻,今晚又泡汤了,“晚安,爸爸,还有鸣人爸爸。”
“嗯,晚安,都早点洗澡睡觉。”
大概是平时的话较多,也藏不住心事的缘故,跟醉酒变话唠的佐助不同,醉酒的鸣人反倒安静的很。看样子他像是在发呆,又带着晕晕乎乎的感觉,似乎随时都有睡着的可能。
佐助给他洗澡时,也是前所未有的顺从,放在平时,他绝对要自己动手,不准佐助靠近,否则总要发生点什么不可描述的事情。依照佐助的说法是小孩子都在家,浴室比卧室更安全之类的,鸣人都自动翻译为佐助有特殊的*癖好。
“吊车尾的,不能喝就不要逞强嘛,本来就傻,喝醉了不仅傻,还很呆。”
“……”
“人家小李喝醉了,好歹耍耍醉拳,你呢,就跟中了月读似的。”
“……”
佐助继续说了一大堆话,鸣人还是没有丝毫的反应,他只顾着讲话给鸣人清洗,一抬头发现对方竟然垂着头睡着了,两只手还扒着浴缸的沿。
“……真是个……吊车尾的,居然,睡着了?!”
鸣人早上用了飞雷神,从沙隐到木叶,那么远的路程,还带了那么多的人,查克拉消耗量非常大,回来还一直在开会忙碌。佐助叹了一口气,真是个逞强的吊车尾,结印出一个影分*身,拿了浴巾过来,他抱了鸣人出来,影*分身则负责擦拭头发和身上的水珠。
“你把客厅打扫一下,动静不要太大。”
“嗯。”
佐助本想说让影分*身帮忙看下孩子们,但,这种事情,说到底,他还是想亲自去做更有乐趣。
“晚安,你先睡,我去洗澡,然后再去看过孩子们,就来陪你。”
佐助一吻落在,感觉不怎么对劲,猛地看向没有拉上帘子的窗户,阳台的栏杆上蹲了个人。他几乎想立即来个千鸟锐枪,捅死外面的人,也不知对方看了鸣人多少。
不论何时,佐助对佐井的感觉,永远不可能跟对其他人一样地随意。
~~~~~~~第28章完毕~~~~~~~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