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采涵

爱情不是一厢情愿,而是两情相悦。
相爱的才叫爱情,一厢情愿的只是叫单恋。
——送给火影大结局


唯有爱可写!

【佐鸣】开在心口的向日葵 13 (现架,年差,养子梗)

【阅读提示:火影中的金和多由也,出场不多,但都非常地毒舌,因此,阅读时,如有不适,可点叉❌,不过,本章毒舌的是金。】
13.
鸣人尚未开学,在家里闲来无事,佐助嫌他在家惹事,其实是怕他跑到萨拉家中,硬是把他带到公司里。鸣人有自己的小心思,他想着见见音集团的金,直觉告诉他,金是佐助的菜,毕竟,听闻佐助幼年的时候,非常崇拜他黑长直的鼬哥哥。
那次帮佐助跟多由也“相亲”乌龙后,鸣人和多由也都有了对方的号码,这几天也从多由也那里了解金的情况。单身,23岁,黑长直,而且她的头发非常长,快到脚腕了,发尾绑了个大大的紫色蝴蝶结。鸣人记得佐助有好几件紫色的衬衣,跟金的紫色蝴蝶结,不是一般的相配啊。
餐厅吃午餐的时候,鸣人大声地喊多由也一起坐,水月调侃他,替佐助相亲不成,自己喜欢上了御姐,被佐助给恶狠狠地瞪了一眼。
多由也会意,带着金一起过来了,彼此介绍后,又是同一个公司,也就自然而然地认识了。女性很容易聊到一起,香磷跟多由也本就认识,现在跟金也没有怎么见外,至于鸣人,他悄悄地观察着佐助和金。佐助的确有看金,他觉得这头发长度,跟玖辛奈有得一拼了,不过,一想到玖辛奈,他有些不舒服了。
放眼鸣人周围的女生,萨拉,雏田,井野,天天和小樱,除了雏田,每一个都比鸣人年长一些。平时,鸣人所接触到的其他女性,香磷,玖辛奈,红莲,现在的多由也,也都比鸣人年长许多,佐助担心鸣人有恋母情结。
别人可能因为早年对母亲的依赖而产生这种情感,而鸣人则是因为缺失母爱而产生这种潜在的补偿性心理的情感。总之,这对佐助来说,鸣人的问题有些严重了,尤其是萨拉家搬在隔壁单元。
听闻金喜欢音乐和绘画,鸣人立即发现了突破口,以后可以在绘画方面多多请教,还成功地拿到了金的联系方式。佐助有些郁闷了,鸣人怎么总是交往些年长的女性?
当晚,鸣人就选了几幅画发给了金,而金也发了自己的作品。对于绘画,两人的共同点倒是挺多的,开学的前一天,恰好是周日,金还邀请了鸣人一起去看画展。
*
那天,佐助说他正好闲来无事,便送鸣人过去,其实是想知道鸣人跟金到底了解交流到什么程度了。他想不明白,金看着也是个冷酷成熟的女孩子,怎么会和鸣人这样的小弟弟说得来?
鸣人给金说了佐助也要过去,金那边则是跟多由也一起去的,依照多由也的计划,他俩中途离场,给佐助和金创造机会。然而,意想不到的是鸣人看到了佐井,一个他在拉面店认识的的插画家。鸣人跑过去找佐井了,佐助要过去看情况,但被多由也拦住了,她让佐助放心地把事情交给她后,也离开了,给佐助和金留下独处的机会。
多由也跟过去的时候,佐井和鸣人已经小声地聊开了,她从背后拍了鸣人的肩膀,“喂,跑这么快干嘛?”
“我看见了熟人,呐,就是这位佐井大叔,他是个插画家。”
“你好,”佐井的脸上挂着微笑,朝多由也打招呼,“我是佐井。”
“……你好,多由也,你跟佐助长得挺像的。”
“是吧,我也觉得和我爸长得像,”说着,鸣人靠近多由也,轻声说道,“你说他俩会聊得来吗?”
“不好说,鸣人,不过,两人话都不多,可能,这也算是共性吧。”
“听起来,好像是你们俩,在跟谁牵红线似的,”佐井看着两个人,所谓的悄悄话,他都能听见呢,“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听到的!”
“嘿嘿,没关系,告诉你也无妨,我在给我爸找媳妇呢。”
“……呃,挺少见的,儿子给父亲找媳妇。”
“不然他老不行动啊,都已经做了30多年的光棍了。”
多由也汗颜,“这样说自己的父亲真的好吗,鸣人?”
佐井温和地笑着,“他们不认识我,让我去给你们把把风怎么样?”
鸣人跟多由也对视一眼,异口同声地问,“可以吗?”
“当然。”
佐井说到做到,他还真的去了,跟在佐助和金不远不近的地方。不过,佐助对画并无兴趣,他时不时地东张西望,似乎在寻找什么。佐井怕他注意到自己,也只好掩饰一番,装作看画的模样。
大概是无巧不成书,井野跟小樱也来到了画展,她们刚进来就看见了一头金毛的鸣人,以及红发的多由也。不过,多由也背对着门,二人以为她是萨拉,走过的时候,小樱还拍了下她的肩膀。
多由也被拍的莫名其妙,她转过身,皱眉看向一金一粉两个妙龄少女,而小樱的手还没有拿开的。
“……抱,抱歉,认错人了。”
“哎哎哎,井野和小樱也来了啊。”
“既然是鸣人的朋友,那就没什么了。”
井野笑说,“鸣人,不介绍下这位漂亮的姐姐吗?”
“她是我爸的同事,也是我的朋友了,名字叫多由也,”鸣人又对多由也介绍了井野和小樱,“你们怎么也来了?”
“我喊小樱一起来的,对了,萨拉怎么没来?”
“萨拉陪她妈妈见朋友去了。”
一两个人看画展还能交流一二,人多就是打混了,不过,鸣人的心思都在佐助和金那里,而佐井还没有反馈信息,他有些心不在焉。
鸣人他们换了几个位置,最终还是跟佐助和金碰头了。
“跑哪里去了?”佐助皱着眉头,鸣人只说看见了熟人,他只看见了井野小樱在鸣人身旁,想来熟人指的是她俩了。
“就那边了,老爸,”鸣人心虚地回答,悄悄地跟不远处的佐井对暗号,对方摇了摇头,意思是毫无进展,他顿时泄了气。
小樱见金跟佐助并肩而立,刚才两人一直独处的样子。她想着鸣人曾说的“后妈必须要大他7岁以上”,她不知道金的年纪,但见她成熟的衣着打扮,想来是符合鸣人条件的人选。另外,金还有着黑长直,据说佐助非常喜欢长发,而她努力了那么久,也没有留到很长,心里非常的不舒服。
佐井的忽然出现,一下子吸引了佐助的注意力,黑色的短发,与他相像的模样,特别像当年把鸣人送给他的那人。佐助无心其他,说了句“失陪了”,拉住鸣人就追着佐井去了。
小樱不顾井野的阻拦,对着金脱口而出,“鸣人的新朋友嘛,头发倒是挺长的。”
金是个冷酷傲气的女孩儿,哪里听得小樱的语气,她当下就哼了一声,说,“鸣人朋友的话,肯定是和他一样大吧。这发质看着比我的还好,装扮也很精心,有时间打扮的话,还不如多花费些时间学习,考个好学校。佐助鸣人都走了,多由也,我们也走,这个女人真是莫名其妙,她是喜欢佐助啊,还是喜欢鸣人,还是说,父子俩个,她都喜欢,难以抉择?”
“喂,你胡说什么?信不信我揍你啊,”井野抬手就要跟金打架,但,多由也把金拉走了。
金和多由也走开后,现在只剩下了小樱和井野。小樱的脸色一会儿白,一会儿红,非常难看。井野叹了一口气,揽住了她的肩膀,心疼地说,“小樱,别听她胡说,她根本什么都不知道。你的成绩也是一级棒,绝对会考上最好的木叶大学,到时候让她无话可说。”
小樱推开了井野的手臂,她也是个骄傲的女孩,不论是能力和人品,绝不容他人质疑。虽然出生于普通家庭,但她凭着自己的学习成绩和社交能力,和宁次雏田井野鹿丸等大家族的孩子成为了朋友。此时此刻,她春野樱发誓,将来的她,也会更加的努力,不论学习或者事业,定会大放溢彩,让那些看不起她的人,都睁大眼睛看着她吧。
*
佐井似乎有意为之,他一路走出了展览馆的正门,佐助拉住鸣人快步跟了过去。如果说一开始只是猜测,他现在已经确定了,这人绝对是鸣人的亲生父亲。
“爸,走这么快干嘛啊?嗨,佐井大叔。”
“跟我走就是了。”
“鸣人君,”佐井停下脚步,转过身来,笑眯眯地看向佐鸣,“喊我有事吗?”
佐助讶异,“……你们,认识?”
“对啊,之前不是给老爸说过吗?我们在一乐吃饭时,遇到的插画家,跟老爸好像的。”
确实像,佐助看着佐井,心下了然,当年,小小的鸣人对着初见的他喊“爸爸”,他心一软,把鸣人收养了。现在想来,不是他多么具有亲和力,让鸣人感觉到了亲切感,归宿感,而是鸣人认错了人,将他当成了佐井,多么美好的误会。
或许,那时候的鸣人看来,谁照顾他不重要,重要的是长得像佐井就行了,他以佐井替身的身份,为佐井养了十几年的孩子。他带给佐助的快乐和担忧,换个环境,同样可以带给别人,他并非是独一无二,不可替代的,他并没有那么重要。佐助想着这些,越发觉得不甘心,看鸣人也没有之前那种“儿子是自己的好”的感觉了,好烦躁。
“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外面去吧,宇智波先生!”
鸣人看着佐助突然了脸色,好烦躁好痛苦的感觉,他不明白怎么回事,也不敢多言,只是紧紧地抓住佐助的手。

――――本章完――――

评论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