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采涵

爱情不是一厢情愿,而是两情相悦。
相爱的才叫爱情,一厢情愿的只是叫单恋。
——送给火影大结局


唯有爱可写!

【佐鸣】君心似我心之番外⑴—⑶(古架,鸣人性转)

阅读提示:
♚♚欲看正文,请在我的账号下文章,往前翻两篇
♚♚番外基本发生在涡之国,及前往涡之国的路上;
♚♚番外有鼬的cp,鼬长(鼬和长门)较冷,但绝非无迹可寻,脑洞来源于秽土鼬与鸣人重逢,以及奇拉比无限月读梦境的剧情;
♚♚还有自纲cp,水香cp,弥南cp,卡伊cp,着墨较少;
♚♚本文拆了原著鹿鞠cp(700话仅喜欢的两对cp之一,另一对双井——高颜值,为人义气。);
♚♚根据火影地图,火之国和涡之国的位置,博主参照我国和日本的位置,最近距离752km,查了宋朝前后的船只日航程50海里(92.6km)。计算后,大约需要8天的样子,博主这里可能会把单程写成10-12天吧,因为有涉及中途转换船只。总之,不是毫无凭据的胡诌就是了。




面麻首次离开木叶村,心情本就激动,更何况是乘坐着千人大船去涡之国?启航后,面麻在甲板上跑来跑去,东看看西望望,就差对着大海狂吼一通了。
佐助他们几个男人也在甲板上远眺,闲聊,手鞠和鸣人嫌早上的海风吹的凉,坐在船上茶室喝茶聊天。
手鞠向鸣人打听了鹿丸的现状,鸣人也一一对她说了。鹿丸十五岁时,跟邻村的村花定亲,后来跟鼬等人一起开店。十九岁时成亲,现在两人育有一对儿女,长子七岁,女儿四岁。鹿丸本人知足常乐,还说他散漫的性格,就喜欢这种家人平安,儿女绕膝,闲适平稳,还能跟鼬几人一起下将棋的生活。
鸣人听手鞠说,鹿丸这种老头子战的生活方式,在木叶村居住真是再适合不过了。她也觉得现状对鹿丸来说是最好的,讲完之后,鸣人觉得不太对劲啊。手鞠跟鹿丸,总共才见过四次,其中一次还是十六年前,这三次,怎么如此关注的呢?第一次是十六年前,另外上次也是昨天加上今天的告别了,鹿丸跟其他人的出场差不多吧?莫非……
“手鞠姐有几个孩子?”
“也是两个。”
“嗯,儿子还是女儿?”
“大的是女儿,八岁,小的是儿子,三岁。”
“姐夫为人如何?”
“祖母在我十六岁时,给定的,人嘛,什么都好,就是比较粗心吧。”
“跟手鞠正好互补,很好啊,就像我跟佐助一样,他心细如发,相反,我粗心,从前他常说我心粗跟我家的廊柱似的。我有时候觉得我俩长反了,我应该是男人,他是女人。”
“你们俩青梅竹马,分别十年,不改初心,真是非常难得的感情。”
“相信手鞠姐和姐夫也很恩爱。”
“比较顺着我。”
“喜欢才会宠着你,顺着你,不舍得你不开心,如此说来,手鞠姐还是非常幸福的,刚才你特意问鹿丸,我还真为你捏了把汗。”
“我不否认,的确,当年印象最深的三个人,你,佐助和鹿丸。排除掉你和佐助是我爱罗的救命恩人这一条,最主要的是你头发比我的颜色亮,脸上特别的胎记,眼睛也比我的蓝,而且我是首次见到单眼皮的大眼睛,所以印象特深。对于佐助,则是觉得这男孩模样真俊啊。至于鹿丸,我注意到的不是他的样貌,而是他的性格,浑身上下都透露着懒散,毫无干劲,还总是一副睡不饱的表情,真是让人非常的意外。”
“所以,由关注到喜欢?那手鞠姐,为什么一声不吭?”
手鞠摇摇头,说道,“没办法,鸣人,首先,我和你母亲,还有你的身份不同,没有知道你们是公主,甚至你自己都不知道。我呢,大家都知道了,普通人的生活,怕是很难融入了。其次,我母亲生我爱罗时难产而死,我是家中长女,有义务去关心两个弟弟。最后,则是国事了,朝中出了叛徒,父亲被暗杀,况且外有强敌,政权不稳,我不放心国家,更不放心我爱罗和勘九郎。所以,当时我就告诉自己,现实点吧,不要做白日梦,先保命,保住风之国吧。”
“好姐姐,好女儿,好公主,除此,我不知该怎样形容了,但,手鞠姐,你后悔过吗?”
“早些年,局势不稳的时候,总是打仗,就像佐助说他参战的感受一样,不知道能不能看见明天的太阳。不过,跟他忙累到没空想别的不同,我累到极致时,完全睡不着,开始胡思乱想。那时候,我便会短暂后悔自己的决定,如果,和鹿丸在一起,留在木叶村,肯定不会经历战争的。然而,第二天起床的时候,我又是威风八面的女将了。”
鸣人很惊讶,她没有想到我爱罗他们还经历了战争,当时,他们只说回国路上遭到伏击,丝毫没提别的事情。十二三岁的她,安逸地生活在木叶村,同龄的我爱罗三姐弟,经历着随时送命的战事。她更多的是心疼。比起他们,她觉得自己的十年,真是微不足道,她抬手握住了手鞠的手,“我没有经历过战争,但,八岁那年的台风,我父母和许多村民丧命,随处可见东倒西歪的尸体,很绝望,很无助。相比较而言,每天在战场上出生入死的手鞠姐,我爱罗和勘九郎,一定更痛苦,更绝望,更无助,你们能够走到今天,真是太不容易,太强大了。”
“必须强大啊,不然,估计早就化为尘土了,今日的重逢也不可能实现。好了,不提那些残酷的事情了,说点别的吧,比如,你姐夫。其实他还是我的救命恩人,也是当时的元帅,在军中,我还得听命于他。”
“哇,元帅啊,那他武功一定超厉害。”
“当然,风之国第一勇士,平时大大咧咧,战场上可是毫不含糊。那次,我被近百敌军包围了,本以为会成为刀下亡魂,或者俘虏。反正哪一种的结局都不会好了,但,他竟然单枪匹马地冲了过来,一口气斩杀了包围我的所有敌军。天,我只知道他强大,没想到这么强大,大概是他不顾自身安危救了我,或者是他击败敌军立下赫赫战功,然后,祖母把我许配给了他。”
手鞠不知道的是她的婚姻,并非祖母主动牵线,而是她的夫君努力四次的结果。手鞠的夫君长她六岁,祖母以自古以来,男人的平均寿命短于女人为由,他比手鞠年长,更是不可能陪伴手鞠一生,拒绝了他一次。后再以他长了一双多情的桃花眼,肯定不会是专一的男人为由,拒绝了第二次。再后来,祖母又以他长的太好看,容易遭女人惦记,拒绝了第三次。最后一次,祖母又以他功夫太高,手鞠不是他对手,万一家暴,手鞠很吃亏等。
尽管如此,他也没有放弃。他还告诉祖母,关于年纪,他确实比手鞠年长,很可能早手鞠离开,但,他会努力地让自己长寿,也会好好教导孩子,总之,绝不会让手鞠孤单。关于他天生的桃花眼和样貌,他对祖母立下军令状,只娶手鞠一人,且绝不会有二心,否则可以让我爱罗和勘九郎杀了他。其实,从手鞠很小的时候,就关注她了,所以,心里容不下手鞠以外的人。关于武功,他会用自己的功夫保护手鞠,也会帮助她提高,绝对是骂不还口,打不还手。如此种种,祖母被他感动了,才答应了他的请求。
后来的日子,手鞠的夫君也像他对祖母承诺的那样,包容,疼爱,宠爱着手鞠。
手鞠本人也很知足,很爱她的夫君,只是,鹿丸毕竟是她在艰苦岁月里的精神支撑,是心头的白月光。现在的她,鹿丸都过得挺好的,不说绝对理想,至少是上天最合理的安排。
手鞠和鸣人不知不觉间聊到了午时,还是面麻跑过来喊两人一起用午餐。大约计划下午钓鱼,船行的慢,钓鱼还是非常不错的消遣活动。

轮船的空间毕竟有限,像我爱罗都是住两人间的卧房,勘九郎做他的护卫,将领三人居一室,士兵六人。鸣人他们来后,被安排在两人居的卧房,面麻被安排跟鼬一起睡。
面麻不大乐意,他想跟父母一起,在家的时候,他们都是一起睡的。不过,他也没说出来,仅是提了小包袱,不情不愿地跟鼬回房了。
两人居的卧房,也就是两张单人床,一人正好,两人太小,佐助把两张床并到了一起,他们要在我爱罗船上住四晚,这还是保守的行程计算。
“面麻不是很开心啊,佐助。”
“他已经十岁了,鸣人,该是独立的时候了,再说了,他跟我们睡,根本不方便。”
两人都十年没有见了,这两晚上,面麻总跟他们一起睡,根本没有机会亲近。因此,佐助下定决心让面麻自己睡,先从跟鸣人分开起步。
佐助坐在床上,看着鸣人取下发簪耳环等物,头发散下来,他不觉得看的呆了,他的鸣人,怎样都耀眼。
“一下子分开,他会不适应的。”
“不适应也是你给宠的,我不到五岁的时候,就自己睡了。”
“才不是,我也没宠他啊……”
鸣人较真起来,佐助向来只有认输的份儿,他连忙说道,“好好好,你没宠他,没宠,睡吧,鸣人。”
鸣人靠近床,刚坐下就被佐助按倒在身下,她朝着佐助的脸上咬了一口,“混蛋,独臂大侠,动作倒是矫健嘛,刚才是对你的小小奖励。”
“是吗?那为夫也想奖励下你的夸奖。”
佐助低头吻在鸣人的额头上,然后是嘴唇,脖子……一路向下,鸣人被他吻的浑身痒的受不了。
“滚蛋佐助,别闹,太痒了,不行了。”
“我们给面麻生个弟弟或者妹妹吧,鸣人?”
“不要……”
“为什么?”
“不要现在,我怕这里隔音不好,被听见的话,太尴尬了。”
“我查过,隔壁是值夜的两位副将,晚上不会回来。”
“另一个隔壁呢?”
“床没有挨着墙,影响不到的。”
“呐,动静不要太大,当年在京都的时候,你简直太恶劣了。”
鸣人想到刚成亲那会儿,佐助精力超级旺盛,再加上京城的贵族大少爷总是派人监视他们,导致佐助变得更恶劣的,他们总是被人敲墙壁提醒。
佐助笑出了声,当然不会忘记,因为他故意的,烦死那个对鸣人穷追不舍的大少爷了,“今晚,我会注意的。”
次日一大早,面麻就跑来敲门了,两人惊醒,匆忙穿了里衣,相视而笑。佐助开了门,面麻箭一般地冲了进来,站在鸣人床前,一副委屈的小模样。
“为什么这么晚开门?”
“刚醒嘛,抱歉了,儿子,”鸣人伸手抱抱面麻,“昨晚睡得还好吗?”
“不知道好不好,总是醒过来。”
“是吗?那晚上还跟娘……”
“面麻,你需要锻炼一下,男子汉要学会独立生活,你已经十岁了,不能总跟娘一起睡,”佐助毫不犹豫地截断了鸣人的话,绝对不能给出承诺,很难收回,“你不是想学武功吗?到时候,你的师父,也会要求你独立的,现在就是适应时期啊,你应该把握锻炼的机会。”
佐助睁着眼睛胡诌,鸣人配合地点头,面麻最相信鸣人的话,所以,也就信了佐助的说法。他问弥彦跟我爱罗,谁最厉害,佐助却说了长门,至少目前来说,长门的功夫,无人能敌。
面麻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要知道,他看着长门舅舅一副清秀柔弱的模样,除了个子高,其他的方面,总让他觉得像是女孩子。他甚至觉得自家的娘亲,看着都比长门舅舅强大,可是,父亲居然说他是天下第一的强者,怎么可能?
这个疑问,直到长门教授他功夫时,面麻才真正相信了父亲的话,挥手间石柱碎成齑粉,宝剑拿在手里,直接从尖到手柄化为粉末……不过,这都是后话了。
此刻的面麻,自然不怎么相信佐助的,却还是央求他多讲点长门舅舅的战斗事迹。
航行的第三日,船遭遇了暴风雨,尽管努力地躲避,损坏了些东西,航程也延长了两日,还不得不在一个岛上进行补给。除了守卫的将士,其他人都下了船,在海上采购物资,四处闲逛,鸣人他们还找到了一家口味堪比木叶一乐的拉面店。

第六日早上,鸣人他们跟我爱罗等人道别,在一个岛上等候通往涡之国的船只。
巧合的是佐助遇到了水月和重吾,他们曾是大蛇丸身边的人,现在只是前往涡之国找香磷。因为漩涡长门重建了涡之国,四处派人找寻漩涡族人,恰巧的是香磷的母亲,是长门的姨母,所以,她被接回涡之国了。
鸣人的母亲也是长门的姨母,如此说来,那位香磷,跟鸣人还是表姐妹。
鸣人还是很想见见香磷的,只是听佐助说过她红发红眸,脾气火爆,会武功和医术,她非常期待跟香磷的见面。
水月听鸣人喊“佐助”时,他惊叫,原来须佐是个假名字。重吾看白痴一样地看了他一眼,当年,他就知道这是假名字了,水月竟然才知道。
前往涡之国的船只,共有四艘,每隔三日一趟对开的船,他们在岛上等了两日,才赶上下一次开船。
民船自然不能跟我爱罗的船相比的,卧房非常拥挤,多是三人间,面麻跟父母住到了一起,鼬则跟水月重吾住。
白天的时候,水月向面麻说自己很强大,我爱罗弥彦都不是他的对手,也就长门可以跟他分庭抗礼。面麻不知道真假,在水月的坑蒙拐骗下,成了他的徒弟,还说绝对会把面麻培养成天下第一。
面麻开心地讲给佐鸣,鸣人的话,轻而易举地当了真,恭喜面麻找了个厉害的师父。佐助不以为然,他在大蛇丸那里的时候,常看见水月因嘴欠和吹牛被香磷揍的面目全非,不过,也许因为他打不还手吧。然而,别说水月,就是重吾,大蛇丸和君麻吕,佐助也不觉得他们是长门的对手。他亲眼见过这几人的战斗,别人一次对付不了几个,但,长门是一招倒下一片人,不计其数。当然,水月教面麻这样零基础的孩子,自然是绰绰有余,只是别把他往莫名其妙的方向带就好。
成为武功高手是他这几个月以来的梦想,面麻想,现在,拜水月为师是第一步,只要开个头,还怕没有成功的时候吗?小孩心里藏不住事儿,面麻兴奋地乱翻,佐鸣二人也不点破,只提醒他不要翻到地上。
这一趟非常顺利,风平浪静,佐鸣一行六人,于第四日中午抵达涡之国。海防很严,之前刚进入这片海域时,有水军前来检查,现在查的更严,通关文牒,必不可少。
六人前往涡之国,事先并没有通知这边,故而,没人前来接应,皇宫也不是那么好进去的。为今之计,先找住处,之后前往都城,再找朝中官员的府邸,到时候,通过对方传达给长门,弥彦,或者小南便可。
涡之国不像木叶村多是黑头发的人,这里基本都是彩色头发,像三个宇智波这样的纯黑发,特别的少见。这里的人,有的是涡之国原居民,听闻复国,从四面八方赶回来的,有的是跟着长门出生入死,后来留下来定居,也有不少生意人。总之,巧合的是大家多是彩色头发,赤橙黄绿青蓝紫,看着非常亮眼。
步入涡之国的第三天傍晚,鸣人一行人到了涡之国都城。眼下天色已晚,只能先入住客栈,明日再去找传信的人。
住宿做登记时,面麻忽然拉住鸣人的袖子,轻声说道,“看到一个白头发呢,比师父的头发还白,真少见。”
鸣人也顺着面麻的视线朝外看去,一位高个子的老爷爷,头发全白了,正站在街上,背对着客栈门,跟一个小哥聊着什么。这身高,这随意一束的发型,脚踏的木屐样式,怎么这么眼熟呢?
“好色仙人!”自来也说自己是仙人,但曾被鸣人逮住他偷看村里女孩洗澡,从此,便叫他好色仙人。
鸣人试着喊了声,对方还真的转了过来,双方皆是一愣,之后,自来也朝鸣人等走过来,他惊喜地问道,“小鸣人?你出来了?宇智波那群老不死的肯让你来这里了?还是说他们都死了?”
“都不是啦,是佐助回来了。”
“嗯,佐助回来了啊……什么?佐助回来了?他不是死了吗?鸣人你没事吧?哎,鼬也来了?啊,你是面麻吧,长这么高了,真好。”
“……”
鼬和面麻向自来也礼貌致意,佐助站在鸣人侧后方,被忽略个彻底,水月不厚道地偷笑,肩膀一颤一颤的。其实,不怪自来也忽略他,主要是他俩只见过一面,而且还是十五年面前,之后,再也没见过。
“这就是佐助,他当年被大蛇丸救了,”鸣人扯过佐助的手臂,把他从后面推到自来也的面前,“呐,所以,我才能来这里见长门哥哥。”
自来也对着佐助打量一番,说道,“嗯,小伙子命挺大啊,不过,大蛇丸救过你?我这几年跟大蛇丸见过不少次,怎么从未听他提过你呢?大蛇丸对木叶村的人,应该印象很深才对啊,毕竟,木叶也是他故乡,他很在意的地方才对。”
“我没报真名,”佐助说道,朝自来也鞠躬,“所以,他没什么印象了吧,再者说,那已经是十年前的事情了。我在大蛇丸那里见过您……”
“佐助怕你认出断手且自暴自弃的他,所以,他连夜从大蛇丸那里逃走了……”
佐助半是埋怨半是宠溺地望向鸣人,真是个没城府的家伙,竟然说了出来,就不会换种好听的说法吗?比如,他有自己的打算,故而,从大蛇丸那里离开了,也比逃走好听啊。
自来也听闻六人打算住客栈,马上说住什么客栈,既然到了这里,孙女自然要跟着爷爷住的(原著有一个片段自来也喊鸣人为孙子,博主也一直当两人祖孙,特有爱的师徒。),因此,立即牵着鸣人朝他住处带,让其他人跟上。
长门曾计划给自来也建一座府邸,他拒绝了,对于习惯了云游四海的他来说,连故乡就很少回,别说涡之国了。他只是暂时帮助长门罢了,之后还是要走的,故而,现在他住在弥彦和小南夫妇的宅子里。
自来也跟鸣人前面走着,其他人不紧不慢地跟在后面。面麻曾见过自来也三回,第一回是佐助海难后的某天,由井野抱着面麻给自来也看。第二回是面麻四岁,他跟鼬一起见的自来也,第三回是三年前,也是跟鼬一起。每次,自来也在村里待的时间不超过三天,听说他要去寻找一个人,也不知道找到没有。
自来也还说带鸣人见两个故人,让鸣人猜是谁,她毫不犹豫地猜了卡卡西和伊鲁卡。当年,在鸣人七岁的时候,两人一夜之间从木叶消失不见了。后来,听村民传言两个男人好上了,被两个村民发现了,这在木叶村是禁止的,要受到处罚,他们告到了村长水门那里。水门是卡卡西的老师,于是,两人不想水门为难,双双离开了木叶村,至今音信全无。
“非也,不是他俩,是另外的人,大美女,我跟你说,其中一个是原木叶村的村花,纲手。多年不见,纲手依然美貌动人明眸善睐,跟个小姑娘似的,啊,我们快点去。”
鸣人还真的不知道纲手,也没有听村民提过,那纲手肯定比她大一些吧,“她离开木叶村好久了吧?”
“啊,快五十年了。”
“什么?快五十年了?那应该不会比好色仙人小太多吧?”
“比我年长一岁。”
“比你年长?那你还说小姑娘?那可是老婆婆了好吗?”
“你还别不信,我跟你说,小鸣人,见了你就知道了。”
“说破天都不信啊,好色仙人你都六十八了,这么老,头发全白了……”
“我天生白发,和你的金发是一个道理,祖传的血统,跟年龄无关……”
“反正那位纲手婆婆也不是你说的那么夸张……”
祖孙俩争论个没完没了,一直争论到弥彦跟小南的府邸,门房把自来也和鸣人一行请进门。自来也边走边对他们介绍这府里的情况,正说到美妙处,一位气势汹汹美貌金发女人,步履飞快地过来,在自来也腹部打了个措手不及。众人愕然,她谁?竟然敢打皇帝的师父?
“好色仙人你怎么样了?”鸣人见自来也痛苦地捂着腹部,她马上怒了,捋着袖子就要冲过去,“你这个可恶的女人,你是谁啊,居然敢打好色仙人,想干架是不是?”
佐助等人本着好男不跟女斗的原则,站在自来也和鸣人背后一言不发,却是准备好了随意干一架的架势。
“哼,就你这瘦弱的小模样,”金发女人左手叉腰,右手食指毫不客气地指向鸣人的额头,她不屑地说道,“一根手指压的你爬不起来。”
“别说大话了……”
“小小年纪不学好,你旁边的男人马上都七十岁了……”
“喂,什么我不学好,你打人才叫不好吧?”
“啊啊啊,误会误会,”自来也一手拉住鸣人,一手对着纲手使劲地摆手,“纲手老太婆,这是我常给你提起的那个孩子,水门和玖辛奈的女儿,鸣人。”
“鸣人?”
“纲手,老太婆?”
纲手和鸣人异口同声地说道,其他的人再次震惊了。这样貌这身段这声音这气质,不过是二十出头的年纪,自来也刚才真的没有故意诋毁她?
“臭丫头,说什么呢?你要叫姐姐!听到没有?”
“不要,你都七十了,这么的(老)……唔……”
“啊哈哈哈,鸣人说你这么好,保养的这么好,青春不老,”自来也捂着鸣人的嘴,使劲地夸奖纲手的青春美貌。之后,他又小声地劝鸣人,不要提纲手的年龄,否则会被打死的。
自来也的一番解释后,澄清了误会,纲手和鸣人也都不是小气的人,很快就和解了,还非常聊得来,后来,纲手还把徒弟静音介绍给大家认识。


⑴——⑶更新完,下次一口气将番外更完。

评论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