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采涵

爱情不是一厢情愿,而是两情相悦。
相爱的才叫爱情,一厢情愿的只是叫单恋。
——送给火影大结局


唯有爱可写!

【佐鸣】君心似我心之番外⑷—⑹(古架,鸣人性转)

🌔这个符号让我想起了佐鸣封印辉夜得情景,月亮拥抱着太阳,跟佐鸣好符合啊,所以,我用这个做段落隔开符号啦;
🌔欲看正文和番外⑴――⑶,请在我的账号下文章,往前翻就可以了;
🌔番外基本发生在涡之国,及前往涡之国的路上;
🌔番外有鼬的cp,鼬长(鼬和长门)较冷,但绝非无迹可寻,脑洞来源于秽土鼬与鸣人重逢,以及奇拉比无限月读梦境的剧情;
🌔还有自纲cp,水香cp,弥南cp,卡伊着墨较少;
🌔本文拆了原著鹿鞠cp(700话仅喜欢的两对cp之一,另一对双井——高颜值,为人义气。);
🌔根据火影地图,火之国和涡之国的位置,博主参照我国和日本的位置,最近距离752km,查了宋朝前后的船只日航程50海里(92.6km)。计算后,大约需要8天的样子,博主这里可能会把单程写成10-12天吧,因为有涉及中途转换船只。总之,不是毫无凭据的胡诌就是了。
🌔番外非常流水账,而且并非以佐鸣为主,只想借此交代下其他cp。
🌔


弥彦和小南夫妇没多久也回府了,听闻鸣人来了,均十分欣喜。俗话说,无规矩不成方圆,若见长门和香磷,需消息传达后,等待召见才行,皇宫守卫森严,目的还是保证宫里的安全。
复国后,一系列的宫廷规矩,还是自来也帮助制定的,绝不能像从前那样,太过随意,否则,日子久了,必出问题。
当晚,弥南夫妇设宴,为六人接风洗尘。小南说,明日,弥彦去宫里传达消息,大家只需等在府里即可,如果不出意外的话,长门会亲自前来。鸣人他们既然来了涡之国,也不急这一时半刻,晚些时候也没关系。
水月最关心的是香磷也居于皇宫,这意味香磷还没有出嫁,代表着他还有机会,于是,难掩心中欣喜的他喝多了,被重吾扛回了管家事先安排的房间。
席间,纲手说了她出现在涡之国的原因。纲手跟鸣人有些血缘关系,主要是纲手的祖母漩涡水户曾是涡之国的公主,一些私人的原因,她来到了火之国木叶村,还跟纲手的祖父千手柱间结为夫妻。后来,直到涡之国灭亡,水户也没能再返回故国。
这次,长门复国,纲手在云游时,也曾听过不少消息。故而,纲手带着静音也来了,算是代她的祖母看一眼故国,了却遗愿。再有就是她得知自来也在涡之国,人老了,也没有什么是放不下的了,所以,她想在有生之年,和自来也见一面。
自来也和纲手本是恋人,两人快要成亲的时候,一个邻村的姑娘,在母亲和弟弟的陪同下,来到了木叶村。他们说姑娘怀孕了,腹中胎儿是自来也的,他必须对姑娘负责。那姑娘甚至将何年何月何日跟自来也做了什么事情,都说的一清二楚。
比如,某天,外出的自来也,路上救了个受伤的姑娘。护送姑娘回家时,天色已暗,姑娘的家人留自来也在家住一晚,次日再回木叶村。姑娘一家好酒好肉地款待自来也,当晚,自来也喝醉了。姑娘和弟弟一起送自来也回房休息,之后,姑娘来看自来也的情况,给他送醒酒汤时,被他给拉住了,发生了不可告人之事。
自来也记得有人送醒酒汤这回事,至于是谁,他也不清楚!还有姑娘说的自来也强迫她之事,更是毫无记忆,他记得早晨起床的时候,床上仅有他一人。然而,这种事情,女儿家要的是名誉,脸面,绝对不可能自取其辱,跑到木叶村让自来也负责,甚至选好了黄道吉日。因此,纲手一怒之下,带着身为孤儿的徒弟静音离开了。
之后不久,姑娘相好的小伙怒发冲冠地跑来木叶村,站在村口喊着自来也的名字,说是自来也抢了他心爱的女人,他要杀了自来也。他还说准岳母嫌贫爱富,见到自来也的包袱里有很多钱,她不但拆散他们俩,还想把他的亲生骨肉让给自来也,天下哪有这么好的事情。
木叶村的人,这才知道自来也是被冤枉的,而他本人一怒之下,抓住那小伙暴揍了一顿,后连忙收拾了东西,离开木叶村,寻找纲手去了。自来也寻找了几十年,期间,错过了很多事情,大徒弟水门的婚礼,鸣人的出生,卡伊的离村,师父和水门玖辛奈的去世,宇智波家族的海难等。
回想因误会而错过的几十年,自来也和纲手确实都后悔过,遗憾过,但,至少,最终没有错过彼此。
纲手说她已独自旅行很多年了,因为静音已有了家庭,这次,静音也是特意陪她来涡之国,不久后,还是要回自己家的。纲手还说她和自来也要回木叶村,以后,还指望鸣人给他们养老送终呢。
言外之意是纲手跟自来也和解了,鸣人也听懂了她的意思,连声说,养老送终这种事情,包在她身上好了。佐助悄声说鸣人终于机智了一回,结果腹部被鸣人的胳膊肘猛撞了下。
这晚,除了不可以喝酒的面麻,基本都喝大了,再加上多日的劳累,宴后,大家便早早洗漱休息了。
面麻单独住一个房间,新床,且是一个人的缘故,他根本睡不着。床很大,足够数个面麻在上面打滚,直到深夜才睡着。
次日,如小南预料的一样,长门得知鸣人他们的到来,带着香磷亲自来了。
🌔
彼此介绍完毕,香磷的目光在鸣人跟面麻佐助之间切换个没完没了。之后,她觉得佐助好眼熟,她一时没想起来哪里见过,只觉得佐助鸣人太配了,天造地设的一对金童玉女。她那看起来个性十足的外甥,完全遗传了两人的样貌特征啊,哎呀真好,十岁了呢…她好不甘心啊。为什么,妹妹的孩子都十岁了,作为姐姐的自己,还是孤身一人呢?不行,必须要尽快嫁出去,至少得在长门之前才行,她不要成为最后一个。
水月一直在等待机会,但,香磷只顾着她的表妹和外甥,根本看不见别人似的。好不容易被香磷喊到名字,他马上走近了,结果别香磷劈头盖脸地骂了一顿,其他人全都看过来,而水月整个人都是懵的,他都不知道何时得罪了香磷。
后来,香磷说了句,“你很厉害吗?听说你功夫已到了跟长门哥分庭抗礼的地步了啊,那就比试一下呗。”
“……”
水月噎了下,他找到被骂的原因了,马上看向面麻,而后者是满脸的错愕加疑惑,还带着三分的无辜。他只是不想被小瞧了,才说能够跟长门分庭抗礼的,只是没想到面麻这个实诚孩子,居然说给了香磷。
“嘿嘿嘿,我和重吾来这里,主要是找你的。”
“哼,重吾找我,那是同伴情谊,对于每天跟我吵架的你来说,找我干嘛?”
“这不是不习惯吗?再者说了,香磷你的医术,多棒啊,战斗的时候,有你在,我们永远不会有后顾之忧。虽然现在无仗可打,但我们可以结伴闯荡江湖嘛,到时候,你和重吾协助我,让我混个武林盟主当当也不赖。”
“我只想留在这里,别处不想去。”
“是吗?不过,这里很不错啊,街上的人,头发五颜六色的,特别明亮特别温暖。最重要的是女孩子的样貌是我走过的国家里,整体最漂亮的了,而且身材也婀娜多姿,胖瘦适宜,简直妙不可言,每一个都比你好看多了……唔……好痛,我的头……”
水月正说到得意处,被香磷一拳打到了头上,他抱着头痛叫着蹲下来。不说别人了,连昨天刚打过自来也的纲手,都被她吓了一跳。
香磷生气不已,居然敢在她面前大肆夸奖别的女孩子,而且还特意捧别人踩她,这怎么能够忍得下去。
“没事吧,水月?香磷,你怎么能对他头打呢?万一打傻了怎么办?”
“哼,本来就不聪明,鸣人,你不必管他,装的,这种程度,才伤不了他分毫呢。”香磷也是控制了力度的,她知道轻重。
“师父,你受伤了吗?”
面麻也蹲了下来,水月还在抱住头嗷嗷,疼倒是不怎么疼,他只想香磷关怀他一下。
不远处,重吾告诉大家说,水月来这里,其实是为了追求香磷,只是不知道该怎么开口。他觉得按照现在的进度,两人相处一年,也未必会有个结果,所以,希望长门帮忙,从中间牵线。长门表示他不知道怎么做,这方面也没有过丝毫的经验。
“依照现在的情况,私以为香磷也是在意水月的,只不过女孩子脸皮薄,故意岔开话题罢了,”从未有过感情经验的鼬说道,“长门陛下可以直接指婚,毕竟,他俩都是在意对方,放不下对方的,只差捅破最后一层窗户纸。”
“这是个好提议,长门,”自来也说道,“水月这小子嘴巴欠点,人不错的,我在大蛇丸那里,见过他数次,了解不少。他功夫也不错,还是水之国前朝皇室末裔,跟香磷也是门当户对。最重要的是他们十二岁相见至今,一直是搭档,有着深厚的感情基础,而且知根知底。”
“好的,回宫后,我就着手此事。”
长门朝着自来也和鼬点了下头,上次见面,长门和鼬一起吃了两顿饭,聊了些鸣人小时候的事情,但,鼬的言谈举止,对自身、鸣人和面麻未来的规划,已让长门对他刮目相看了。长门觉得鼬在木叶渔村实在是埋没才能,然而,出于自私点的想法,他希望鼬成为鸣人的归宿,而不是一生困于宇智波宅不得自由。现在,佐助平安归来,长门觉得他请鼬留在涡之国做官,他应该不会特别拒绝吧,毕竟,鸣人和面麻母子,有佐助在,鼬不用忧心。
🌔

长门回宫,把大家也都接去了,包括弥彦和小南夫妇。弥长南三人都是孤儿,五六岁时,父母去世的长门,被小南救了,从此,三人相依为命,后来遇到自来也,被他收为徒弟,传授知识。
长大后的长门计划复国,弥彦和小南亦是鼎力相助,生死相随。现在,复国成功,弥彦和小南才有时间成亲,居住于宫外的府邸。多年来,三人首次分别,彼此都觉得非常不适应,这次,长门趁此机会将二人也接到宫里,至少三人都度过适应期啊。
面麻惊叹于皇宫好大,比弥彦的府邸大的多,他惊喜地四处乱窜,最重要的是他要寻找自来也提及的皇室武功秘笈。然而,满含期待地去,无比沮丧而归,连晚宴的时候,都是闷闷不乐。
其实,涡之国灭国之后,皇宫也损毁了不少,早不复往年的辉煌。复国后,长门为了节省开支,放弃修复损毁严重的宫殿,只把贵重些的物品转移,且拆了完好的材料,用以修复损毁较轻的宫殿,空出的地方,全都被种上了花草药材粮食果蔬。虽然大家都觉得长门的作法特别的奇怪,但,不得不说这几项可为国库节省不少开支。
【写完这段后,我想起了一段中国的历史“丁渭修皇宫”,北宋真宗年间皇宫毁于一场大火,丁渭负责修皇宫。他通过挖皇城的大路为河道,解决了取土烧砖瓦的问题,那些河道连通汴水,解决了物资运输问题,皇宫修复后,又将建筑垃圾填入河道,恢复成从前的大路。丁渭在历史上的评价褒贬不一,但,修复皇宫的解决方案,绝佳。】
长门获知面麻想要学武功的想法后,立即表示他要收面麻为徒,而且会将毕生所学都传授于他。面麻激动不已,毕竟,他爹佐助对长门舅舅的评价非常高,如果能够成为他的徒弟,那自己肯定也会成为武功高手。
水月有些不爽长门抢徒弟的行为,然而,鉴于长门刚给他和香磷赐婚,他绝对不会惹到大舅哥导致其收回成命的。
从此以后,面麻总是往长门宫里跑,逮着机会就让他教授功夫。
鼬对皇宫里的藏书很感兴趣,而长门有意留鼬在涡之国为官,准许他可以随时出入皇宫藏书的文华院。长门闲暇的时候,也会召鼬一起喝茶下棋,讨论国事。鼬并非涡之国人,不受长门管辖,也不怕得罪长门,故而,从来都是畅所欲言一针见血,提出了不少好的建议,也分析了涡之国现今的局势和不足之处。除自来也,弥彦小南外,长门很难从其他人口中听到这些,自然的弥足珍贵。
与此同时,鼬也觉得长门是个难得的明君,也是鹿丸以外最棒的棋友,最关键的是两人兴趣相投,都是安静的人,喜欢看书下棋书法绘画。平日里,长门下朝后就是批阅奏折,召见重臣议事,之后便是教授面麻功夫,前去探望鸣人等,除此之外,和鼬相处算是最多的了。长门高高瘦瘦的,人很温柔,不讲话的时候,看着十分的弱气,但,一旦开口讲话,精神特别好,而且拥有超强的功夫,可以说长门拥有个容易蒙蔽他人的外表。总之,长门是个非常不错的人,鼬觉得如果他不是帝王,两人可以成为知己,挚友。
【题外话:查了下资料,弥彦小南竟然同天出生:2月20日,长门9月19日。不得不说,长门真的好瘦啊,175.5的身高,居然才40.1kg,小南169.4身高,45.3kg也好瘦,弥彦176.5身高,57.2kg,也是偏瘦型的啊。】
🌔
弥南有孩子的时候,佐鸣的第二胎也悄悄地来了,这直接导致他们回木叶的计划被搁置。
长门趁着鸣人他们也在涡之国,赶紧让水月香磷成亲,但香磷成亲,花轿必须要抬出宫。时间不太宽裕的缘故,长门派人将香磷祖父母的府邸修复后,作为香磷水月婚后的住处。
水香成亲那天,纲手,自来也,弥彦,小南,长门,鼬,重吾,佐助,鸣人和静音,本是娘家人,却也只能远远地看着,冬日里,身子骨冻得冰凉。然而,因为他们的孤儿身份,不能走在新郎新娘的前面,只有等迎亲队伍离开后,他们才能出发前往水香的府邸,否则被视为不吉。现在,只有面麻一人,以水月徒弟的名义,昨晚住进水月那里,今日穿了喜庆的衣服,坐在花轿里负责压轿,算是给了香磷一点安慰。
长门见花轿将香磷面麻抬出了皇宫,心中感慨颇多。复国后的数月,弥南成亲,水香成亲,现在弥南有了孩子,佐鸣还有了第二个孩子,而他仍是孑然一身,就像重吾,就像鼬。
自来也拍了拍长门的肩膀,悄声说道,“你也得抓紧啊,长门,已经落后太多了,如果有心仪的姑娘,你不好意思说,为师可以出面啊。”
长门有意无意地望了鼬一眼,答道,“并无,师父,有心仪姑娘的话,徒儿一定会讲的。”
长门另一侧的鸣人没有听完整,马上惊喜地问道,“长门哥有心仪的姑娘了,她是谁?”
鸣人本就大嗓门,这一嗓子喊出来,不论是鼬等人,朝臣,还是侍卫宫女,全都看向长门,如果是他心仪的姑娘,不出意外的话,那就是涡之国的皇后。长门有些窘迫,心中恼鸣人没听完整的话,还害的他被大家误会了。
“没,没有……”
“哈哈,不要不好意思啊,我和小南私下里一直愁你的终身大事,既然你有了心仪的姑娘,不好出手的话,可以让我们出马。”
“弥彦,别听鸣人瞎说,没有的事情。”
“我可没有瞎说,你亲口说的……”
“鸣人!”佐助凑近鸣人的耳边,轻声说道,“别再说了,你哥都不好意思了。”
除了自来也,重吾和鼬,其他人都在追问长门和鸣人,但,鸣人只顾得上佐助的事情。
“有吗?”
“……你看呢,耳朵都跟他的头发一样红了……”
“……是哎,可是,鼬哥的耳朵怎么也红了?”
鼬站在自来也的身后,即长门的右后方,而鸣人站在长门的左侧,她看长门时,眼睛余光也可以扫到鼬。
佐助听鸣人那么一说,也就装作不经意地望向鼬,的确,鼬的耳朵也红了,他心里咯噔一下,总感觉要发生些什么事。这几个月来,鼬和长门走的特别近,相处的时间特别多,他们一起吃饭时,聊天话题也会不知不觉地拐到长门那里。从前,他觉得是面麻的缘故,现在想来,根本原因在于鼬。
鼬一直没讲话,只是安静地站在原地,等大家哄闹过后,长门说出发去水香府邸时,鼬才跟着一起行动起来。
一路上,佐助都在想鼬和长门的事情,宇智波家对男人的管束,相对还是比较宽容的。鼬和男人在一起,也不会掀起多大的风波,毕竟,富岳这一脉,有佐助撑住,他在子嗣方面没什么家族压力,或者,佐助的孩子过继给他,也是可以的。如果鼬真的对长门有意,佐助绝对会全力支持的,可是,长门不一样。他是一国之君,漩涡家族这代唯一的男丁,他需要皇后和妃嫔为他诞下储君为皇室开枝散叶,这种事情,鼬可没办法。如此一来,鼬绝对不会被涡之国文武百官接受的,所以,他俩根本没法在一起。
佐助心不在焉的模样,鸣人看在眼里,很想问他原因,但,马车里还有重吾静音在,不太方便问,她只好找别的机会。鸣人将身上的披风裹紧了些,佐助发觉怀里的动静,便将鸣人抱得更紧了。重吾见状,仍是面无表情,静音却是有些不好意思,她不该跟他们俩同车,两人的脸都贴到一起了。
喜宴前,佐助逮着机会和鼬单独相处,他先是试探哥哥有无心仪的姑娘,得知答案无,他笑了下,鼬感觉佐助有些怪异。之后,佐助还说,不论鼬对谁有意,哪怕是个男人,他都会支持的,大不了将来把孩子过继给鼬一个。鼬先是发愣,继而红了耳尖,看来,佐助是看出什么来了。
鼬绝对不会告诉佐助,他和长门之间,该发生的都发生了,尽管是以酒后意外为开端。
那天,两人小酌几杯,谁知酒不醉人人自醉,夕阳映衬下,微醺的长门,脸比他的头发还红。鼬觉得长门脸红红的,跟害羞的姑娘似的,很有意思,也很,可爱。没错,那刻,他就是觉得长门可爱,醉酒后更安静,还有些呆,眼睛都不聚光。鼬朝他眼前挥挥手,他望了鼬一眼,说了句“我头晕”,然后,朝后一仰,倒在了地上。
鼬吓的不轻,慌忙过去扶长门,而长门却拉住了他的手,问,“你跟佐助是双胞胎兄弟,面麻都十岁了,你为什么,还没成亲?难道是你也喜欢鸣人?”
鼬沉默了一瞬,继而反问,“你跟弥彦小南同年,为什么也没有成亲?你也喜欢小南?”
“大概十四五岁的时候,对小南有好感,她是救命恩人,人也非常温柔善良。可是,后来,我发现,弥彦也喜欢她,非常喜欢,如果因为争抢小南而失去弥彦,我觉得自己更痛苦,因为我们不只是朋友,更是一家人。逐渐成长后,我明白了,对小南只是一种依赖,那种感觉跟依赖弥彦一样,毕竟,我是三人中看着最弱气的、生活自理能力最差的一个。我确实喜欢小南,就像喜欢弥彦一样,但,不是男女之间的喜欢。我说完了,你呢,我知道你是聪明人,想要你的答案,肯定要交换。”
“我喜欢鸣人很多年,但,佐助和鸣人彼此喜欢,哪怕佐助离开的十年,她也始终不渝。所以,在你之外,我从未承认过对她的喜欢,不想给任何人带来困扰。”
“你还会继续喜欢下去?”
“对,像小南在你心中的位置一样,鸣人于我也是至亲的家人,你能够明白吧?”
长门望了鼬片刻,忽然,他抬手按住了鼬的后脑勺,凑过去亲了他一下,“几个月来的相处,我发觉,你是不一样的。”
鼬愣了下,他的确对长门超出友情外的想法,刚才更甚,然而,没想到的是长门也是一样的心思。长门的唇好软,跟他本人温柔的性格一样……鼬想着这个难得的机会,赶紧回到正题上,他没有接长门的话,而是把看着瘦抱着更轻的长门放到了内殿的龙床上。
“长门,你也是,”不一样的,鼬撩着长门的额发,叹了一口气,“你是皇帝,终究要纳妃,生下储君,不是吗?”
“有鸣人和香磷,而且,这个皇位本该是鸣人的,她的外公生前是储君,我和香磷的外公只是亲王。我曾想过终身不娶,皇位还是要归为鸣人那一脉,面麻,或者是下一个孩子。”
“你会后悔的。”
“不会,我的目的只是复国,让漩涡一族重聚,不用再隐姓埋名四处漂泊,让涡之国的百姓,重回故土,过上安稳的生活。”
“如此,我便答应帮你好了,但,我们宇智波,从古至今都遵循一夫一妻的传统,丈夫或者妻子不死,绝不可再娶或者改嫁。”
“恰好,我们漩涡一族也是。”
……
鼬不由地想起两人的初(捂脸)次,长门红着脸躺在他身下的模样,心跳有些太快了。他丢下一句“与其瞎猜我的心思,不如多陪陪面麻,愚蠢的弟弟”便走掉了。
佐助在他身后呵呵地笑起来,鼬这是默认了。论起过继孩子,佐助觉得他和鸣人的孩子,过继给鼬是最合适不过得了。因为鼬和长门分别是他和鸣人的哥哥,两边都是至亲,亲疏对等,他俩绝不会因孩子之事闹矛盾。
🌔
弥南的孩子,比佐鸣的二胎要早一个月左右,然而,鸣人的腹部明显比小南的大,胳膊腿还非常的纤细,几乎所增的体重都集中的腹部一样。
当年,鸣人有面麻的时候,腹部也比其他的孕妇要大,白天行动不方便,晚上也睡不安稳,后来,面麻出生的时候,个头大,特别胖。佐助想这一个只会比面麻更胖,木叶村生活的这些年,几乎每隔两三年,就有一个难产而失去生命的产妇。他非常担心分娩的时刻,鸣人只会比上次更痛苦,更加危险。最后一个,佐助想,绝不会再生了。
这边,佐助担心着鸣人的安危,那边,鸣人半躺在摇椅上,看着面麻展示他今日所学招式。她开心地拍手称赞,她恨不得自己也能跟着耍耍,丝毫不像个孕妇,佐助特担心椅子翻过去。
再看面麻,佐助单手支着额头,叹了口气,心中更是烦恼。自面麻跟长门学功夫起,除了吃喝拉撒,他基本都在练功,连走路都在练轻功。每天回来,他都要对父母展示当日所学招式,梦话都是心法口诀,他已经完全痴迷了。长门说面麻开始的晚,但进步特别快,简直是武学奇才。鸣人特别开心她儿子的优秀,佐助就不这么想了,他担心回到木叶后,面麻会惹事,比如,找村里欺负他的孩子报仇,失手打伤对方,或者别的,怎么办?
大概是鸣人腹中的小宝宝也受到鸣人的感染,今天提前活跃起来。到了晚餐时,鸣人数次被踢到胃,疼的她连饭都吃不下了,于是早早地躺在床上。结果小崽子太过兴奋,鸣人说她的痛感,跟快要分娩似的。佐助想着小南都没到时间呢,鸣人怎么会提前这么多,早产吗?他立即让宫人去请了纲手。
纲手过来检查了下,即刻让宫人准备热水和婴儿衣物襁褓,说是孩子要提前生了。
🌔

佐助之前关于鸣人可能出现难产的担忧并没发生,相反,这次非常顺利,鸣人的腹部大的非比寻常,并非是胎儿大,而是双胞胎。纲手表示多胞胎提前出生的情况较多,鸣人的情况,严格来说不算早产,所以,两个孩子也都非常健康。
新生儿是一对相差仅一盏茶功夫的龙凤胎,红发黑眸的哥哥,黑发蓝眸的妹妹。鸣人非常的不甘,因为她的金发没能被孩子遗传下去,弥彦说她跟佐助还可以再要一个,金发的可能性较大。
长门给两孩子赐名,男孩朝阳,女孩优月,作为舅舅,他希望给予外甥(女)们最好的一切。之前,佐鸣等人计划孩子满月后,便回木叶村,然而,长门希望他们在涡之国的时间可以长一些,他列出了一堆的理由。比如,面麻的功夫不能半途而废,鸣人的身体不适应长时间奔波,龙凤胎太小,不宜外出等等。因此,回木叶之计划再次被搁置。
龙凤胎出生的这几天,长门每天都到鸣人宫中两三次。他很喜欢他们,也羡慕着佐助,可是,从他选择跟鼬在一起的那刻,注定不会有机会做父亲了。
每次,鼬都会悄悄地观察长门,而佐助也观察着鼬,他需要做些什么了,不然,以鼬的性格,可能会动摇,即便自身痛苦,也会和长门分开。
某日,鼬长门带着面麻一起去练功后,佐助跟鸣人提到鼬和长门的事情。如他料想的一样,鸣人毫不知情,却也对香磷出嫁时,鼬和长门耳朵红红之事,瞬间了然。佐助提到两人的结合,没办法诞下储君,肯定会遭到满朝文武的反对,最终还是要分开。
长门和鼬都是兄长,鼬非亲生却胜于亲生,勿论昔年,亦或今日,鼬皆为她及家人付出了许多。多年来,鸣人始终感念在心,却无以为报。曾经,鸣人担忧鼬因她和面麻之故而孤独终老,内心非常愧疚担忧。而今,鼬有了心仪的人,虽是同性,且是她的兄长,但,只要两人心心相映,同性又怎么样呢?继承人什么的,仅是漩涡血统不就行了吗?
鸣人想到了她和香磷表姐,这对两姊妹来说,不算难事,兄弟姐妹之间过继子嗣,实乃常事。她想着自家的情况,依照血缘来说,鼬长门的话,选她的孩子更合适一些,鼬的侄子,长门的外甥,完全对等的关系,绝不会厚此薄彼。当然,储君也是未来的帝王,这种事情,牵扯到皇权,也需慎重考虑,至少她和长门香磷要讨论一下。
🌔
长门三兄妹聊了一番,孩子这种事要靠缘分的,有无孩子,数量几个,都很难预测。香磷刚有孩子,而鸣人已经有三个了,况且鸣人的孩子跟鼬也有血缘,相比较而言,长门觉得选鸣人的孩子更合适,香磷鸣人均无异议。
面麻和朝阳之间只能选一个,鼬长门不适宜参与,全凭佐鸣做主。朝阳太小,没什么可谈的,关键是面麻,后者听完父母的陈述,先是惊愕,许久,才问了一句“如果不给长门舅舅当儿子,还能学到他的武功吗”?佐鸣表示这跟做不做长门的儿子没有关系,当然,面麻的话,也意味着他做出了选择。
最终,朝阳过继给了鼬长门,而他纯红的头发,黑色的眼睛,及偏向佐助的样貌,简直像鼬长门的亲生儿子。两人欣喜非常,承诺一定会好好教养朝阳,只要佐鸣来涡之国,朝阳就跟他们一起生活。长大后,他也可以前往木叶村探望父母家人,不论何时,朝阳都是佐鸣的儿子,面麻和优月的兄弟。
朝阳的缘故,鼬长门顺利成亲,对于涡之国的臣子来说,拥有漩涡血统的储君都有了,一切都好说。

🌔
🌔
番外完!!

评论(1)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