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采涵

爱情不是一厢情愿,而是两情相悦。
相爱的才叫爱情,一厢情愿的只是叫单恋。
——送给火影大结局


唯有爱可写!

【佐鸣】彩云易散终有聚 中(2)

注:

彩云易散: 美丽的彩云容易消散。比喻美满的姻缘被轻易拆散。比喻好景不长。

♚♚

设定:(现代架空,私设较多)

①第一世:神仙佐×神仙鸣

②第二世:大学生佐×大学生鸣

③有面麻,有鸣子

④本文是突发脑洞,前世梗来自于《西游记》中奎木狼星君和百花羞公主的cp,但本文佐鸣有做改变。

⑤以博主的性格,这文肯定要有副cp的。

⑥欲看上篇和中1篇,请往前翻两篇。







鸣人真切地郁闷至极,因为,他被尾随了。鸣人自认他在木叶还是挺低调的,从来不炫富,上学上班都是老老实实坐公交车,好色仙人习惯的住处还是老宅子,一点也不高档,做人还算本分,应该不会成为仇富分子的目标才对。另外,他好歹身高一米八,一般的人,想打劫他,也不是那么容易吧?

不会是冲着鸣子来的吧?鸣人有些怕了,鸣子长得好看,年轻,用牙的话说鸣子是广大男性的梦中情人。也有可能对方尾随鸣子失败,转而改为尾随跟鸣子非常相像的他碰碰运气呢?

鸣人对自己的推理能力赞叹不已,他假装没有发现尾随者,后来,在鹿丸家门口的廊下躲了起来,准备等尾随者过来,打他个措手不及。他摸遍全身,惊讶地发现,除了一个钱包,一部手机和一张公交卡,竟然没有一件武器。

近了,对方的脚步声清晰地传了过来,这是赶着投胎呢,这慌张的脚步声,鸣人一边吐槽,一边握拳准备,等尾随者在他的攻击范围内时,拳头毫不犹豫地朝对方脸上砸去。

对方显然也不是吃素的,动作迅捷地伸手挡了鸣人的拳头,而鸣人的另一只手也攻击了过去,对方赶紧躲了,还伸手扯鸣人的衣领,鸣人也顺势扯了对方的衣领。两人你来我往,几番进攻防守后,打到了鹿丸家门口的花圃带,鸣人脚下踩了个硬物,再被对方一推,当即站立不稳摔倒在地,即便如此,鸣人也要拉个垫背的,拼命把对方朝下拉。

鸣人这么一拉不要紧,初吻都献了出去,更可恨的是个陌生人,一个不怀好意的尾随者,对方仿佛更震惊,整个人都僵住了。

攻击的好时机,鸣人抬手一拳打在对方脸上,怒吼,“还我的初吻!!!”

“……”

对方被打了个措手不及,翻倒在地,待鸣人骑到他身上,还要再打过来时,惊问,“吊车尾的?”

“吊车尾你妹啊吊车尾,还我的初吻,今天我要把你打的连你妈都不认识你……”说着,一拳落下,直击对方面门,他还要再打时,手被握住了。

“不要再发疯了,我也是,初吻……”

“关我什么事情……啊啊啊啊,你是宇智波佐助?”

“……不要不听人说话啊……竟然现在才发现是我。”

“那你干嘛尾随我?”

“没有,我可没有那癖好。”

其实,佐助并非尾随鸣人,他为了跟鸣人岔开走,还特意错后5分钟离开的,他一路都在想着怎么跟鸣子解释半夜来她家的事情,也没有在意前面的人,直到一只拳头挥过来时,被拳风提前扫到,他才出于本能地抵挡和攻击。

“你家可不在这边……”

“我,我来找鸣子。”

“干嘛?三更半夜的,男女授受不亲的好吗?还有,鸣子说了,你不是她的菜,所以,别来打扰她。”

“……她真的,这样讲的……”鸣子的话,无异在佐助的胸口捅了一刀。

“对,她喜欢宁次,所以,剩下的话,不用我再多说了吧。我就不明白了,你跟鸣子就见一次吧?一见钟情了?男人是容易对漂亮的女生产生一见钟情的错觉……”

“不是错觉,我等了很久很久……”

突然的强光刺的两人睁不开眼睛,原来是鹿丸家门口走廊的路灯亮了,两人伸手遮挡眼睛时,门开了,从里面走出来个朝天辫。

“果然是鸣人,你这是……在干嘛?”鹿丸有些拎不清了,刚才准备入睡时,听到鸣人的吼声,想着不会是看不见路摔倒了吧,便出来看看,怎料是这个情况。鸣人骑在一个人身上,而且那人半个身子在花圃带,看不见脸。鹿丸快步走过去,“有人袭击你?”

“看清楚,是有人袭击我?”

“呃……宇智波?”鹿丸惊愕,“三更半夜的,你不回家怎么在这里?话说,你俩这姿势,怎么看怎么的,色*情,你俩关系没那么好吧?”

“鹿丸,你不知道,这混蛋夺走了我的初吻,帮我揍他……”

“初吻?嘛,这种事情,我觉得还是你们自己解决比较好吧,我加入的话,会越来越乱的。好了,我先回去了,你们慢慢解决吧。”

鹿丸迅速逃离现场,“这灯,我是关还是不关呢?”

“鹿丸你不够意思,”鸣人从佐助身上跳起来,这才发现佐助的鼻子流血了,眼睛也乌了一只,刚才那两拳,他可是没少用力气。鹿丸还是把灯关了,鸣人先是吼着要跟鹿丸绝交,转而看向佐助,“看你这么可怜兮兮的,大爷就勉为其难地邀请你到家处理下伤口吧。捂着你的鼻子,正在流血呢,真是娇气,一拳就这样了。”

“我打你试试,”佐助猛地从地上跃起来,一手捂了鼻子,朝鸣人靠近。

“喂,你不会真打吧,我刚镶的牙……”

“带路!”

“呃,哦,哦哦!”

家门口,鸣人拿了钥匙,开了门,把院子里的灯打开。这时,一只白色的小东西飞速窜了过来,跃向鸣人怀里,而鸣人也迅速地把它抱住了。

“哎呀,小白,想我了吧?哈哈哈,不好意思,今天回来的有些晚。”


“小白?白色的小狗?长不大那种?”

“对啊,我回木叶的第二天,在路边遇到的流浪狗。我也没有东西喂它,但它就是一路跟着我回来了,从此,再也没有离开过。小白特别乖,开学的时候,每周五晚上都等在大门口,周一早上送我出门,现在也是每天早上送我晚上等我回来。好色仙人老爷爷说,狗是特别的忠诚的动物,一旦认定了主人,绝不会更改的那种,这么说,它大概也是认定我了吧。好了,小白我们进屋吧。”

佐助跟着鸣人到他家客厅时,才看清小白的全貌,并不是纯白的那种,耳朵上方,四肢和尾巴,腹部四周都有些黄褐色的毛毛。

佐助不敢相信地想,小白也转世了吗?

【注:这里借用火影的小白梗,私以为小白简直是定情信物一般的存在啊。前世,小白是阿修罗的狗,救阿修罗而死。这一世,小白是佐助的狗,被水冲走时,鸣人跳进河里救它,如果不是四代爸爸及时出现,连鸣人也要溺水了。ps:前世小白出自六道回忆的原创剧情,这一世小白出现在纲手的无限月读梦境,也是原创。】



小白是鸣人在凡间救下的流浪狗,跟鸣人的很亲,后来面麻出生后,它成了面麻的玩伴。

当年,天兵天将前来捉拿他们之时,小白因为替鸣人挡了一次攻击而死。

世间生灵皆有魂魄,小白也不例外,它还可以投胎转世。佐鸣被关押了500年才得以轮回转世,这个时候,小白不知道轮回了多少世,怎料,最终还是来到鸣人身边?

冥冥之中的安排吗?佐助望着跟鸣人跑进跑出的小白,心想,难道,这个才是真正的鸣人吗?可是,为什么会变成男人?

佐助正思忖间,鸣子从楼上下来了,“哥哥,夜宵放在微波炉里。”

“我是宇智波佐助!”

“……哦,那个,你怎么在我家?你的脸怎么回事?不会又跟我哥打架了吧?”

“……”

“哎呀,没事,鸣子你快回去睡觉吧,”

鸣人嫌鸣子穿着睡衣下来,其实,她的睡衣是非常保守的那种,无奈身材太好,前凸后翘的,对一般人来说,还是非常具有冲击力的。

“那我回去了,你们不要再打架。”

“不会了,不会了,快走吧。”鸣人把药水,创口贴和纱布朝佐助面前的桌子上一拍,“洗手间在楼梯那边,自己处理伤口。警告你,最好不要想入非非,不然,杀了你哦。”

佐助没搭理他,其实,人是很奇怪的动物,一旦信念有所动摇,感情也就跟着变了。当他以为鸣子是他的鸣人时,眼里心里全是她,可是,现在,他从小白的出现推断可能鸣人才是他的鸣人时,一切都变了。

再见鸣子,佐助已经没有了那种期待,兴奋,悲喜交织的感觉,反倒是鸣人的一言一行,都神奇地取悦了他。鸣人朝桌子上拍物品,他觉得动作可爱,皱着眉头讲威胁的话,他觉得是小情趣,几乎憋笑地望着鸣人。

“你什么表情啊?不服?还要打?”

“没有,你妹妹说,你的夜宵放在微波炉里。”

“……我知道了。”

鸣人转身便去了厨房,小白马上迈着小短腿,欢快地跟了去。

佐助边洗脸边想事儿,鸣子在外形上,跟他的鸣人一模一样。至于性格,他没有接触过,不是很清楚,但,两次见面,至少知道她非常的活泼开朗。鸣人呢,和他的鸣人性别反了,样貌上除了脸,发色和瞳色,无一丝相像的地方。然而,鸣人活泼开朗,粗心大意,贪玩,精力旺盛,时常脱线,不服输,跟他的鸣人简直一模一样。所以,他才是他的鸣人吗?

佐助一边否定着猜想推断,一边控制不住地将天平朝向鸣人倾斜,他烦躁着,矛盾着,如果,认错了怎么办?也许有一个方法可以做到万无一失,那就是两个都不放弃,但,宇智波佐助知道世上绝无这种好事,而且他也没有精力同时爱着两个人。

不论是互怼和打架也好,讲解习题和医院的看护也好……

两年多来,宇智波佐助一直都是在意漩涡鸣人的!

鸣人和别人走太近勾肩搭背,他在意。

鸣人被女生约去吃饭逛街,他在意。

鸣人在地震中困在图书馆,他更在意。佐助还一路爬了十几层,奔到鸣人所在的那层楼,但见鸣人毫发无损地背住宁次出来时,他却装作偶遇的样子,帮鸣人一起护送宁次去医务室。

……

漩涡鸣人,宇智波佐助舍弃不了,否则,他会痛苦不堪,就算得到鸣子的喜悦,也弥补不了的那种痛苦。

其实,从他再见鸣子而没有期待和兴奋的感觉时,他已经潜在地做出了选择。佐助想,两年多的相处,关注和试探,绝不可能轻易地被抹去痕迹,而他,也不可能再对第二个人,花费这么多的精力,时间和心思。



夜宵居然是蛋炒饭,鸣人好烦心,明明说好的做拉面的,他将饭拨给佐助一大半,端上桌后,问佐助要什么饮料。佐助说都可以,鸣人便取了两罐可乐。

“爷爷这边是老宅子,看着宅大院深房多的,其实就那么三间卧室可以住人,而且鸣子住的还是客房。所以,你的话,大概只能睡……”客厅沙发。

“没关系,我跟你一起挤挤就好了。”

“睡一张床啊?超,超不习惯的,我长大后都没有跟人同床过……”

“你睡你的,我睡我的,互不影响,有什么不习惯的?”

“我睡相不好,把你踢下床,别怪我。”

“不会的。”

住着鸣人的房间,穿着鸣人的睡衣,睡着鸣人的床,佐助第一次侵入鸣人的私人空间。从鸣人说长大后没跟人同床的经历推断,即使鹿丸这样的好朋友,也没能有他这样的待遇,佐助愉悦地想着,侧眼偷偷望向旁边的鸣人,他正在玩手机。

“我破相了,这两天请假,你可是要上班的,还不睡?”
“睡啊,等我回了紫苑的信息。”

“紫苑?”佐助自然知道她,鬼之国人,木叶大学的外语系系花,喜欢鸣人,但,鸣人已经给她发了好几张朋友卡。尽管如此,佐助想,他也没有什么可得意的,因为他和鸣人连朋友都不是。

“嗯,她跟家人正在度假,我也想去度假,可惜要打工。”

“你完全不必打工。”

“不行,我需要打工。”

“为什么?”

“因为……我为什么要告诉你?差点上了你的当,”鸣人手指飞快地打字,“最后一条,睡了。”

鸣人没有继续交谈的意思,佐助也不再多言,他见鸣人关了手机,熄了灯,便光明正大地看鸣人,虽然四周一片漆黑,他什么也看不见。



大概是那个意外之吻的误导,鸣人做了一夜的梦,主角只有两个人,他和佐助。梦里,他变成了女孩子,和现在鸣子特别像,却又不完全一样。因为他的衣服,绝对不是鸣子穿过的款式,像古装的戏服,袖子特别的宽大。佐助也有着长头发,还穿着一身银色战甲,两人先是手牵手在水上飞,后来飞入一片花朵盛开的桃林。

落地的时候,桃林里凭空出现一座房子,而佐助转身将鸣人横抱起来,走近房子里。然后,两人在床上发生了一系列不可描述的事情,也不知道是梦里的心跳,还是现实中的心跳,反正鸣人被自己过快的心跳声吓醒了。

这时,天刚朦朦亮,鸣人还没有完全回过神儿,心脏嗵嗵的差点跳出胸腔,他双眼没有焦距地望着天花板,抬手捂住心脏处。真是的,怎么会做这些乱七八糟的梦?
“做梦也就算了,心脏跳这么快,心脏病吗?”

鸣人嘟囔了一句,他跟宇智波佐助,怎么可能会这样那样?他是男人啊!不,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为什么要跟宇智波佐助啊?好像也不对,应该是为什么他要变成女人?

“怎么了?做噩梦了吗?”

鸣人浑身一震,佐助的声音,他惊叫一声翻身下床,差点摔倒,佐助怎么会在他的床上?鸣人思考无能,还在做梦吧,现在的一切都是梦吧?鸣人摸索着开了灯,惊恐地看着已坐起来的佐助,背过身去,掀了上衣,还好,没有胸,再拉下睡裤,小弟弟还在,他大大地松了一口气。还是男人,没有变成女人,这么说,并没有跟佐助这样那样了?太好了,吓死了!


佐助本是担心鸣人做噩梦的事情,怎料他说一句话,鸣人的反应那么大,看着他都像看见怪物似的。佐助最不能理解的是鸣人背着他掀上衣拉裤子的奇怪行为,难道有虫子爬到他身上吗?


“鸣人你身上爬虫子了吗?我可以帮你看看。”

鸣人马上拒绝了,“绝对不要!”

“为什么?你又不是女人,还怕我看啊?”

鸣人“嗖”的一下转过身来,怒气冲天地瞪视佐助,“现在不要跟我提‘女人’二字。”

“怎么了?”佐助完全不解,“为什么不可以提‘女人’……”

“都说了让你不要提,你干嘛还要提?”鸣人简直要气爆炸了,“这会让我想起不好的梦境。你继续睡这里,我去睡客厅沙发。”

“……”佐助直觉这个梦跟他有关,不然,他俩都一起睡好几个小时了,再忍一两个小时能怎样呢?他装作不在意地试探说,“你还怕我将你怎么样不成?”

鸣人愣住了,梦中的佐助,确实将他这样那样了啊。虽然是他变成了女人的模样,但是,梦境太过于逼真了,仿佛他真的经历过一样。他都能清楚地记得佐助的身体,佐助在耳边的粗喘,还有佐助在他身体里的感觉……真是又恼又羞,脸也迅速发烫起来,鸣人不再说话,伸手拿了枕头,便要去客厅沙发睡。

佐助望着鸣人的大红脸,也伸手扯了他的枕头,“和我有关的梦吧,鸣人?”

“……你这人真自恋,我怎么可能做和你有关的梦?我们又不熟,又不是朋友,不仅不是朋友,我们还是对手。”

“你越是这样,我越是确定这是和我有关的梦境,鸣人,你太反常了。如果你对我不放心,那么,接下来的时间,我们都不睡了,来聊聊你的梦吧,也许,这不仅仅是梦呢,鸣人。如果开着灯不好意思的讲,那我们关掉灯吧。”

“别自说自话了,我怎么可能跟你聊这种私密且奇怪的事情?”

鸣人用力一扯,将枕头从佐助手里完全扯进自己怀里,转身就大踏步地走向房门处,开了门就要出去,最后却被佐助的一句话钉在原地。

“你是不是梦见自己变成女人,而我们俩是夫妻?”



鸣人尴尬地坐在椅子上,和佐助保持了足够远的距离,这么容易就被套出了真相,内心挫败无比。

佐助说这些不能被简单地当做梦境,也许是鸣人的潜在记忆被激发了,只是他不知道触发鸣人记忆的媒介是什么。他们认识两年多,鸣人从不曾出现类似的情况,毕竟,他是个藏不住心思的人,如果有的话,鸣人不会一如既往地跟他相处了。

鸣人才才不相信什么鬼记忆呢,他认定是乱七八糟的梦境,可能是最近夜路走多了,撞见了奇怪的东西,尽管他好怕那玩意儿。

鸣人还说只要他去做兼职了,不用很晚回来,就再也不会做这些梦了。

佐助也不希望鸣人去做兼职了,今天周六,富婆应该还会去的,毕竟她刚结识鸣人,还想趁热打铁呢。他脸上挂彩没法上班,没办法在一旁帮助鸣人,可是,鸣人不做兼职,他俩就没有交集了,没法改善关系。如果鸣人担心走夜路,那么,他可以每天送他回来。

“不过一个梦而已,你就怕了?胆小鬼。”

鸣人最讨厌佐助这种不屑的语气了,他当即跃起,生气地说,“我才不会怕,走着瞧,你个混蛋。”

“今天周六,那个富婆可能回来吃饭,你要注意别被她占了便宜,也别暴露了身份,总之,拖着她。”

“切,当我真笨啊。”鸣人又想起了什么,“我警告你,早餐后,你要跟我一起离开,我要看着你坐上公交车,我不在的情况下,你不可以跟我妹妹独处。”

“……你很在意?”

“必须的,我妹妹绝对不能让你这种混蛋拐了去。”

“你知道的,我和鸣子只见过两次,根本不了解对方。”

其实佐助的意思是他现在没有那种想法,他的心思在鸣人这里,但,感觉这个时候讲出来,似乎不太合适,鸣人跟排斥他的感觉。

“以后也不会互相了解。不会给你机会的。”

不可能再继续睡觉了,鸣人开衣柜取了今天要穿的衣服扔到床上。等他将睡衣脱到一半时,忽然想起了佐助也在场,自那个梦境后,他已经做不到在佐助面前换衣服了,于是,飞快地拉好睡衣,抱着衣服去了洗手间。

佐助对鸣人那副男人的身材,在学校时早见多了,并没有什么特殊的想法。他本身是个直男,喜欢着鸣人,却也不知道两个男人之间,能做什么,在他想来,大概是做一辈子的灵魂伴侣吧。

鸣人计划做早餐,但,他厨艺真不怎么样,最后,早餐是客人佐助完成的。这对鸣人来说又是一大刺激,因为天才佐助的厨艺,也跟他的成绩一样好。

如鸣人所说的一样,他和佐助一起出发,看着佐助的公交车开走,他才离开。佐助对此觉得无奈又可笑,却也没说什么,鸣人跟他一样也是个直男,从没有想过喜欢同性。佐助不会放手,却也不想逼太紧,现在来说,他还有时间。



鸣人想着富婆是昨晚来的,今天来的话,那也是晚上吧,到时候,他跟人换班就好了。怎料午餐时间,他正给食客报菜名时,富婆来了,还带了两位差不多年纪的女性朋友,富婆还在与他擦肩而过时,捏了一下他的屁股。

鸣人惊骇且羞赧,差点扔了手中的单子,他一直在心里祈祷“没人看见没人看见”,还好,上午的时候,他负责大堂,不用去包间。

菜上到一半时,鸣子来了,说是小白丢了,她和自来也鹿丸把附近找遍了,也没有找到小白的影子。鸣子给鸣人打电话,对方手机锁在更衣室的柜子里,一直没有接听,她只好亲自前来。

鸣人跟食客打了招呼,又找同事代个班,便回去换衣服,打算跟鸣子去找小白。

鸣子等在大堂,鸣人去换衣服,结果再跑出来时,还是穿着工作服,她急得跺脚,这换的什么衣服啊?

“别生气嘛,鸣子,”鸣人特别反常,满脸的喜悦,“嘿嘿,小白找到了,鸣子。”

“找到了?”鸣子四下里张望,“小白呢,在哪里?”

“嘿嘿,当然不是这里,它在佐助家了,半个小时前,佐助给我发短信,说小白跟着他走了。”

“……小白认路?不,它可以通过气味认路,但,它跟佐助很熟吗?”

“不是吧,他们好像第一次见面,佐助说他听到拍门声,打开门看时,小白钻进了他们家里。所以,鸣子,我们去佐助家,把小白领回去。”



鸣子在楼下车子里等着,鸣人去了楼上,宇智波家刚吃过午饭,鼬开的门,他说佐助在洗碗,小白正和面麻一起。

“小白跟我一样,不喜欢吃笋干!”

“……面麻是个小男孩,”鼬将鸣人让进去,指着坐在地板上的面麻,他怀里正抱着小白,“面麻说小白是他家走失的狗。”

“不可能,明明是我的狗,小白,小白。”

小白和面麻都注意到了鸣人的到来,小白还想冲到鸣人撒娇,但被面麻拼命地抱住了。

鸣人早忘记了珠心算的事情,虽然他曾因珠心算大赛的结果而缺了颗大牙,此刻,他只觉得面麻有些眼熟,“哟,小朋友脸上是画的吗?”

“不是。”

面麻也对着鸣人看,这人也有和他一样的胎记,还有蓝色的眼睛,他对着鸣人看了一会儿,在鸣人走近时,一下子扑倒鸣人的怀里。

“爸爸,终于找到你了。”

鸣人完全懵了,他不是来找狗的吗?现在什么情况,怎么莫名地多了个这么大的儿子?

鼬也是一惊,随后说,“面麻是不是弄错了什么,鸣人才20岁……”

“没有,你就是爸爸,我有爷爷给我的照片。”

面麻知道他们都不相信,他赶紧松开鸣人,跑回房间取照片,临走时还不忘叮嘱鸣人,不能趁他取照片时离开。

佐助知道鸣人来了,但,他不可能穿着围裙出去,只能先把家务做了,反正,他不出去,鸣人也带不走小白。可是,他做完一切出来时,跟面麻撞到了一起,他本能地伸手护着了面麻,但面麻手里的照片却飘飘悠悠地落了地。

佐助望着地上的照片,上面有两个人,金发的男人和黑发的女人,他打算捡起来看个清楚时,鼬却抢先一步拿了照片。

“鸣人和……这个女人,好像佐助!他们是,你的爸爸妈妈,面麻?”

“是的,爷爷是这样说的……”

“……”佐助伸手朝鼬手里夺过照片,金发的男人确实和鸣人一模一样,而黑发的女人,简直是他的女版。可笑,佐助瞪视着照片,难道,鸣人变成了两个人,还附带个鸣子,而他本人也一变二吗?“怎么可能?太荒唐了,”他的记忆没有丝毫的缺失,鸣人凑过来看照片,他不让看,“面麻见过他们吗?”

面麻摇摇头,他的爷爷说,他出生没多久,父母就因故离开了家,所以,他从不曾见过父母,只有他们的唯一一张合影。

“托辞!面麻,你的爷爷是谁?他现在哪里?太可疑了,我要去找他问清楚。”

“……我爷爷叫宇智波带土,他最近在雨之国。”

鼬和佐助听闻“宇智波带土”的名字,异常震惊。

因为,带土是他们的堂叔,在鼬不满3岁的那年为救同学旗木卡卡西而丧命,还被市长亲自授予英雄的称号。鼬记得带土仅长他10岁,现在也不过35岁,怎么可能会是一个十二三岁孩子的爷爷呢?

不过,佐助震惊的不全是这个,而是带土的过往。当年,带土也是奉命捉拿他和鸣人的天将之一,而且小白还死在他手上。后来,他转世得知带土再次做了他的堂叔时,心中多有不快,但,带土已死,他也就没什么放不开的了,怎料他死而复生?他还一直和面麻的转世待在一起?

——中(2)篇完——

PS:
带土和面麻的相处,主要参照剧场版《忍者之路》的设定,带土的限定月读里,除了施术者和两个被拖进去的人,其余一切包括面麻都是带土制作出来的。空间质量时间等都由施术者控制,不得不说拥有初代细胞的带土,查克拉量很强大啊,限定月读也是个大招,他居然撑了那么久。




【战线越拖越长,故事越编越复杂,博主的错😂。】

评论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