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采涵

爱情不是一厢情愿,而是两情相悦。
相爱的才叫爱情,一厢情愿的只是叫单恋。
——送给火影大结局


唯有爱可写!

【佐鸣】我们共同的家 29章 (原著向,698党,佐鸣结婚后)

本文是为佐鸣吧亲代发文,作者是百度贴吧ID:Fiona菲奥娜214

【PS:写在本章前的话,楼主的文,私设蛮多,先把分析发在下面,之后才是29章正文。所以,不要乱七八糟的喷楼主。再声明一下:本文私设蛮多。】

分析内容:

{原著向分析——写在29章前的话

关于仙术:

火影原著共有千手柱间、漩涡鸣人、波风水门、自来也、药师兜和天秤重吾等6位忍者使用仙术。(妙木山的蛤蟆与龙地洞白蛇仙人除外)

之前有看过类似分析(仅此部分参照分析,而②③④等都是我自己的东西。),我这个是在那个基础上加一些东西,以及直观的对比截图。

这六人的共性是都拥有阳性的查克拉,但整部火影可以看出来,这6人中的自来也和药师兜,仙人模式并不稳定完整或者完美。重吾由于仙术查克拉暴增容易失控,但,四战时,他的仙术释放支援佐助时,已达到完美。

与此同时,柱间,鸣人和水门的仙人模式,则是稳定完美的,因为他们体内是阳性查克拉。【据火影四战剧情来看,水门体内有阴性九尾时,未使用仙术,但,抽出来后,水门开了仙人模式。】

另外,大蛇丸是全属性查克拉,却没有仙术能力。

再有宇智波带土,也有轮回眼,本身是阴属性查克拉,但,体内有柱间细胞的缘故,他可以使用木遁,却没法使用仙术。

【注:宇智波斑则是直接吸走了柱间的仙术查克拉,不在讨论范围内。因为这和鸣人修炼仙术经历,打佩恩时吸收仙术查克拉的一个佩恩蛙化的设定不符,不在讨论范围。】

由①和火影剧情得到的启示,楼楼认为接了千手柱间细胞手臂的鸣人,理论上也可以使用木遁。

其证据参照大和队长,宇智波斑和宇智波带土。

③关于手臂再生,肢体再生。

请参照漩涡香磷打漩涡绝时,肚子被打穿,自己咬手臂治疗,五脏六腑都恢复了。

另有宇智波带土,鸣人出生夜,带土的左臂,被水门的螺旋丸打伤,左手直接从手腕处化了、淌掉到地上,然而,后来再出场,左手臂完好无损。【别跟我扯他左手是柱间细胞制造的,因为,带土压毁的是右半边身体,右边才是柱间细胞制造的身体。】还有四战成为十尾人柱力时,他的肢体也有失去过,但,后来长回来了。

再有宇智波斑,成为十尾人柱力期间,也有掉过手,最后也回来了。

所以,楼楼认为,也许是漩涡血统,千手血统,和尾兽之力,长回肢体这种事情是可以实现的。

【大蛇丸都可以换身体灵魂转换的好吗?蝎都可以把自己制成傀儡的好吗?火影世界一切皆有可能。】

④因此,综合以上原因,本文第29章起,私设将会增加,所有的锅都是楼楼的。这里算是提个醒吧,也算是预防所谓的黑,喷,觉得楼楼在胡乱开脑洞之类的。}

29章——正文如下:

佐助满脸不悦地走到窗子旁,拉上窗帘,这才打开阳台门,走了出去,再轻轻将门关上了。他敢发誓,如果佐井说不出有价值的东西来,一定送他个千鸟。

“什么事?鸣人睡了。”

“佐助大人真是大方啊,居然窗帘都不带拉上的。”

“再多嘴一句,杀了你。”

“呵呵,是吗?杀了我的话,你和鸣人就得散伙。”

“……闭嘴!”

佐助等了片刻,却没有等到佐井的回应,他眉头皱的更深了,“我可没时间陪你看星星,说。”

“真矛盾啊,你不是让我闭嘴。”

眼看着佐助要吐出一个豪火球,而作死小能手佐井也赶紧保命要紧,笑嘻嘻地说道,“你不想知道鸣人右臂长回来的秘密了?”

“……”

佐助当然想知道,而且大蛇丸和纲手也在做着研究,但,至今也没有答案,难道……

“谁知道你这消息是否可靠?”

“嘿,纲手大人亲口告知,她让我来转告你们知道,还让你们明日去找她。”

“别忘了,我和鸣人,五代六代,鹿丸萌黄,惠比寿,大和,牙,丁次,还有你是一起离开火影塔的,五代大人有什么话,还要你半夜跑来转述?”

“宇智波,你果然让别人喜欢不起来。”

“谢谢,鸣人喜欢就行。”

“……秀优越感?”

“废话少说,言归正传。五代大人有什么进展?”

“看在鸣人的面子上。”

佐井护送纲手回她的宅子,正好遇到了大蛇丸的通灵蛇,带来了一封书信。上面的文字是当年三忍之间的暗号文,旁人看不懂,所以,纲手没让佐井带过来。

信上说,鸣人的手臂,看似新生,实则是细胞完全融合造成的互为一体。首先,鸣人和初代是远亲,有着共同的血脉,其次,两人的查克拉属性完全相同,最后是鸣人使用仙术的促成。

大蛇丸用初代细胞和香磷的血液试着融合,大概是香磷的体质比较特殊,两者融合的速度非常快,却也没有互成为一体。大蛇丸想着同是仙人体的鸣人跟香磷的差别,做了各种实验,但,鸣人是人柱力,这一根本差别怎么也没办法弥补。后来,和兜的通信中,大蛇丸了解到鸣人的九尾模式下,被他所杀的白绝会长出树苗,生命力特别的旺盛。

尾兽查克拉与仙术查克拉一样,同属自然能量,于是,大蛇丸让重吾给实验体注入仙术查克拉。这一试,大蛇丸惊喜地发现,实验体迅速融合,最后竟不分彼此了,就像原本互为一体似的。

大蛇丸立即写信将消息传达给纲手,他认为鸣人的手臂,可能在吃他的“回春丹”之前,某次使用仙术的触发下,已和初代细胞假肢互为一体了,只是一直缠着绷带,没有引起注意。同时,他还有个大胆的猜测,那就是鸣人像拥有初代细胞的大和、宇智波斑、宇智波带土、志村团藏(注:前面分析时,竟然把他漏掉了,楼主的错)一样,可以使用初代的木遁,甚至,佐助也可以。

大蛇丸和纲手最感慨的还是当年的实验,为了拥有木遁忍者,木叶在实验中死了很多自愿者忍者。当然,大蛇丸和团藏的地下实验室,还有59个实验失败而丧命的无名儿童,这事,活着的人里,大概只有大蛇丸与卡卡西、大和知道了。

“如果佐助大人也想跟鸣人一样,拥有两条一模一样的好看手臂的话,纲手大人建议你吸收鸣人的仙术查克拉。提醒一句,吸收过多而不能及时转换的话,你可是会变成妙木山那样的石头青蛙哦。我好期待佐助大人变身呢。”

佐助本想着念在佐井传达重要消息的份上,饶了他说的那两句话,怎料他又幸灾乐祸地加了一句——绝对不能忍。于是,佐助毫不犹豫地对着佐井释放了火遁,但,砰的一声,佐井化为了墨汁。

切,难怪敢这么嘴欠,墨分身,佐助开着写轮眼朝天空看了眼,佐井本体正在他的超兽伪画鹰上,朝着他得意地挥手。佐助哼了一声,做出个发动千鸟锐枪的姿势,佐井的鹰马上飞跑了。

佐助在佐井离开后,抬起了他的左手,当年,他本是拒绝接假肢的。因为每当看到他的左手,就会想起曾经用这只手杀了鼬,重伤鸣人的事情,他都内疚、心痛不已。然而,他和鸣人有了面麻和鸣子,一只手根本照顾不过来,他接了带有初代细胞的假肢。跟之前的鸣人一样,假肢和身体肤色不同的缘故,他一直缠着绷带,只有洗澡的时候,才会解开。

——初代的木遁,那自然是最好不过的事情。

看来,血缘相近,还是有诸多好处的,虽然,他一点也不想被调侃为“近亲结婚”,佐助想,鸣人跟香磷长门和纲手才是近亲,和他才不是近亲,他们可隔了无数代呢。

*

佐助心情愉悦地洗了澡,换好睡衣就去看孩子们了,先是鸣子,她已经睡熟。再是两兄弟,佐助进去时,小鼬睡着了,面麻正盘腿坐在床上。

佐助讶异了下,“还不睡觉吗,面麻?”

面麻说了句“马上,爸爸,你会仙术吗?”

“不会,怎么了?”佐助很惊讶,他听到佐井说的话了吗?

面麻停下来,他如实相告,说是伊鲁卡老师跟他们讲了鸣人战佩恩的事情,还说他学会了仙术,才成功打败佩恩,救了整个木叶村。面麻觉得仙术更厉害啊,他必须要学,为了打赢“内战”,他要不遗余力地增强自己的力量。

“目前来说,除了龙地洞的白蛇仙人,妙木山的蛤蟆,仅有鸣人,你爷爷四代火影,太师父自来也,初代火影千手柱间和药师兜成功习得仙术。其中自来也大人和兜拥有阴性查克拉的缘故,仙人模式不稳定。面麻有我的阴性查克拉,所以,即使习得仙术,也不会是鸣人那样的完美模式。与其做这些不确定的事情,不如修炼些别的。”

面麻“砰”的一下倒在了床上,“宇智波家万花筒写轮眼级别对应的忍术,我全都会,你的雷遁,我也都会。爷爷的飞雷神我也会,鸣人爸爸的螺旋丸系列,我也只能练到大玉螺旋丸,后面没法进行了,因为不会仙术,他说我风遁·螺旋手里剑会伤了自己。剩下的是什么呢?鸣人爸爸的色*诱术系列吗?”

佐助一边欣慰于面麻的迅速成长,一边被顶的无话可说,色*诱术,绝对不能让面麻学。确实,如果面麻不修练仙术,他没法进一步修炼鸣人的忍术。

“仙术,不是不可以,但,不得不提醒你,面麻,自来也和兜的仙人模式都有缺陷,前者在发动仙术时,有些蛙化,后者更严重,角和鳞都有长。另外,大蛇丸作为和你一样的全属性查克拉忍者,他一生都没能修炼成仙术。”

“……”

面麻震惊的半晌说不出话来,大蛇丸年近七十岁,可以说熟知世上所有的忍术,力量强大,医术超群,竟然没能习得仙术?

“你一定要学的话,鸣人肯定愿意教你,他比谁都期待你的成长。你最好考虑清楚,时间不早了,睡吧。”

“……嗯,爸爸晚安。”

“嗯。”

明天,佐助想,他跟鸣人要试验木遁,还需要请教大和队长。目前来说,全忍界,仅大和一人会木遁,但他的查克拉量不够,不足以发动初代和斑那样的大型木遁忍术。

*

宿醉带来的头痛,鸣人醒来就难受不已,他打算坐起来,佐助的手已经放在他太阳穴上,轻轻地按摩着。

鸣人惊愕,“佐助?我们怎么在床上?天怎么亮了?”

“大白痴,现在已经是第二天了。”

“第二天了……好吧,早安,佐助,”鸣人完全不记得怎么回来的,甚至说昨晚的事情都毫无印象,“没太恶心吧?”他指的是有没有到处乱吐之类的。

“还好,没有。对了,鸣人,给你说件事情。”

“面麻又有什么事情了吗?”

面麻是佐鸣家的重中之重,体内灵魂之事,像个不定时炸弹似的,佐鸣始终放心不下,尤其是鸣人。他没有写轮眼,无法进入面麻的意识空间,对那儿的情况完全不了解,还怕佐助有事瞒住他,所以,提到面麻的事情,他的心都悬了起来。

“不是,鸣人,别乱想,”佐助将鸣人的头揽向自己,“我们俩的事情。”

“我们俩能有什么事?你不要想着转移话题啊,我们要谈的是面麻。”

“吊车尾的,我有必要转移话题吗?面麻真没事,如果说有事的,那也是他想跟你学仙术。”

“仙术?可以啊,面麻好棒,他还不到13岁,比我们俩厉害多了。”

“行了,不要一夸面麻,你就停不下来,聊聊我们自己的事情,鸣人,你不想力量更进一步吗?”

“什么意思?佐助你想抛妻弃子离家出走吗?”

“……终于承认是妻了?”佐助笑的促狭,继而严肃地说,“你知道我是为了谁而回到木叶,留在木叶,守护木叶,乃至整个忍界的,鸣人。所以,不要乱想其他的,好吗?我指的力量是佐井传达的大蛇丸信件内容。”

佐助大致给鸣人讲了佐井传达的消息,而鸣人的脑袋还有些转不过来,他与佐助,竟然可以使用木遁?这假肢可安装了十多年,他们竟然一直不知道自己可以使用初代火影的木遁?

马上就可以使用木遁了,鸣人的头痛也神奇地消失了,他一跃而起,跳到柜子旁找衣服,恨不得马上找到大和队长,请求他指导使用木遁。

“佐助,我觉得咱俩好蠢。你看,你打过团藏,我身边一直有大和队长,我俩还一起打过带土和斑,这么多移植初代细胞而成功使用木遁的忍者在,我们居然都没有想过这一层?”

“……不过,最蠢的还是大蛇丸,团藏那只利用初代细胞融合写轮眼制成的假臂,可是大蛇丸送去的礼物。听闻,大和队长也是大蛇丸的实验体。”

“是啊,前往龟岛修炼的路上,大和队长有对我们提过一些。”

佐鸣聊着大和队长和木遁,一如当年修炼查克拉爬树时的专注和狂热。力量,绝对的力量,这对他们应对面麻将来的情况来说,更多了一成胜算。如果可以的话,他们希望面麻也可以掌握这份力量,打赢“内战”。

*

大和队长听闻佐鸣也可以使用木遁,先是震惊,再是欣慰地表示以后木遁造房子,他再也不是一个人了。鹿丸和萌黄相视而笑,大和队长造房子都有心理阴影了。

木遁是水遁和土遁的结合,木遁忍术如木分身、木锭壁、四柱家等,加在一起至少20种分类。大和的查克拉量有限,他能够发动的大型忍术是大森林之术、巨木柱之术(支撑天地桥),带土可以使用扦插之术等,斑可以发动树界降诞、木龙之术这样的规模。只有初代那样的查克拉量,以及仙术加持,才能发动仙法.木遁.真数千手,以及顶上化仏。

鸣人不善于结印,大和演示了所有的结印方式,他都看晕了,还好佐助全程开着写轮眼复制了大和的手势。谁料,最后,大和说了句,一般而言,他和初代都只结巳之印,就可以发动木遁,只有初代的秘术,也就是真数千手那样的级别,他才会先结一个长时间的寅之印,再结巳之印。(最后一句话,来自于度娘百科之木遁。)

鹿丸和萌黄直接笑出声,鸣人差点蹦了起来,佐助的脸色也不怎么好,他有种被耍的感觉,明明他都那么认真地开着写轮眼了……

天然的大和队长,是个负责任的老师,却也是个隐藏的腹黑。他见两位学生兼上司都气的够呛,一双大眼睛无辜地眨了几下,认真地说道,“初期还是需要练习那些结印方式的,等熟练了,才可以简化。当年,我也是这么来的,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回暗部了,七代大人,总队长。”

鸣人点头准了,但佐助却拦了下来,大和队长心下一惊,佐助不至于为这点事儿报仇吧?此刻,鸣人对他也不满,肯定不会站在他这边吧?鹿丸的影子系列秘术,对于佐助来说,控制不了多久的,而萌黄更不说了,她只是个中忍、文职的秘书。大和队长计算着他可以抵挡多少次千鸟和火遁,跟须佐能够打几招。

“怎么了,总队长?”

“等鸣人先试验了一个木遁的招式再走,如果失败,免不了还需要大和队长的指导。”

“……好,”还好只是指导忍术,“试验那个忍术?”

佐助看了下火影塔的环境,不适合施展大型忍术,即使鸣人拥有庞大的查克拉量,否则,这火影塔可以重建了,“木遁.木锭壁。”

“结印手势为巳——子——戌——寅。”

“哦,好,”鸣人试验的时候,鹿丸和萌黄赶紧躲得远远的,鸣人的外号是“意外性第一忍者”,谁知道他初次使用木遁的结果是什么啊?鸣人对他俩的行为分外的不爽,“可恶,你俩太看不起人了吧,哼,必须一次性成功,巳——子——戌——寅,木遁.木锭壁。”

忍术应声施展开来,鹿丸和萌黄连忙跳窗跑了出去。鸣人震惊地看着自己发动的木龙之术,先是追着鹿丸萌黄,再是大和,吓得大和赶紧施展木锭壁护着自己。顶灯和吊扇还是遭到了攻击,前者爆炸,后者坠落,后来文件柜也倒了一下,文件四处乱散。

火影的暗部护卫也应声瞬身到来,他们以为火影受到袭击,怎料会看到火影大人施放的木龙四处乱窜?众人在震惊之余慌忙躲闪。

“快停下,鸣人!”

火影办公室里唯一还算冷静的人——佐助,在震惊不已导致木龙失控没有方向感的鸣人肩上拍了一下,鸣人这才慌慌张张地收了忍术。

“哎呀,怎么会这样?”

“你太紧张了,最后两个印结成了木龙之术的印,不过,还好,至少证明你是可以使用木遁的。”

“那就是成功了啊?”

“对……”

“耶!”鸣人右手握拳朝左手心一砸,几乎跳起来,“我再试试别的……”

“不要,求你,”大和胆战心惊地撤了忍术,连声说,“下次吧,或者,换个地方,或者我先退下。”

“啊哈哈,抱歉,大和队长,谢谢你的指导,辛苦了,改天请你吃饭。”

“不必了,火影大人自掏腰包将电灯吊扇修好就行,我先退下了。”

大和队长说罢,已用瞬身术离去了,其他暗部也纷纷瞬身退下,鸣人沉浸在喜悦中,还想让佐助也试试他的木遁。

佐助看着满地的文件和玻璃渣,拒绝了,“我们还是先来整理文件吧,你把鹿丸和萌黄吓跑了。”

“啊哈哈哈,我也不知道会这样,那我用影分*身好了。”

“嗯,不要太多,两三个足矣,小心玻璃渣。”

“哦。”

鹿丸和萌黄惊魂未定地站在火影塔下面,感叹着鸣人的意外性,看着暗部进去再出来,想来是没什么事了,这才小心翼翼地回了办公室。

*

午餐,鸣人请全办公室的人(也就佐助鹿丸和萌黄)吃一乐拉面,恰好井野和雏田来送东西,鸣人连二人也一起请了。

路上,井野说幸亏鸣人真的使出了木遁,不然脸都丢光了。鸣人等人相当不明白,关于他可能拥有木遁能力,知道的人并不多,再说了,木遁也不是谁都能随便使出来的,丢脸一事从何说起?

“这你们就不知道了吧,小樱一早到医院上班的时候,提前跟我们透露了佐助和鸣人可以使用木遁哦。木遁是初代火影的秘术,多年来,各国为了它的研究付出了太多牺牲,木遁自然是极为稀罕、珍贵的能力。于是大家都很开心,一传十,十传百,现在,整个医院的人都知道了哦。”

“嘿嘿,”鸣人挠挠头,得意中夹杂了一丝尴尬,“幸好成功了唷,不然,大家要空欢喜一场了,幸好没有失败啊,虽然把鹿丸萌黄吓的跳窗逃生,嘿嘿。”

“切,好意思说,”鹿丸咬着烟,吐了一口,“幸好不是什么树界降诞、大森林之术,否则,鸣人你就等着再次用查克拉救所有人吧。”

“啊哈哈,别这样,有这么严重吗?你看佐助就不用躲……”

萌黄立即反驳,“我们不是佐助,我们没有须佐,鸣人哥,下次,请让我们先走,你再施展新忍术。多年来,我们见证了你多少出意外的新忍术了?你自己给大伙数数呗!”

大家立刻起哄,当真数了鸣人出意外的新忍术,早年的分身术、螺旋丸、风遁·螺旋手里剑、九尾模式……

当雏田说到鸣人试用小樱开发的忍术,结果很久没变回男儿身时,鸣人不想回忆起黑历史,连忙去捂雏田的嘴巴,但被佐助拽了回来。

男女授受不亲,吊车尾的给忘了吗?佐助有些不悦,即便是现在,他也不想看到鸣人跟小樱和雏田走太近。

一路吵吵嚷嚷热热闹闹地到了一乐拉面店,各自点了喜欢的口味,等着拉面,聊着生活孩子和工作中的趣事,每个人脸上都绽放着幸福灿烂的笑容。

名义上是鸣人请客,买单的却是佐助,大家都习以为常了,还时常打趣二人,佐助是鸣人居家旅行之必备。

当日,继鸣人有小鼬之后,佐鸣首次按时下班,原因是想试试其他的木遁忍术,尤其是佐助,他已经忍了一天一夜。两人本计划直接去宇智波家之前的树林里,远离村子,场地也大,即便是出了意外,也不会影响到村子。

然而,离开火影塔没几步,原本正和鸣人激烈讨论忍术的佐助,猛地僵住了身子,停下了话头。

鸣人疑惑地问,“怎么了,佐助?”

“面麻个熊孩子,居然把我影分*身打爆了。”

“打爆了?”鸣人重复了句,进而焦急地问,“怎么回事?家里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我们快点回去!”

不等佐助再说什么,鸣人已拉住佐助,施展飞雷神之术跑回家了。

*
*
~~~~~~~第29章完毕~~~~~~~

评论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