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采涵

爱情不是一厢情愿,而是两情相悦。
相爱的才叫爱情,一厢情愿的只是叫单恋。
——送给火影大结局


唯有爱可写!

【佐鸣】我们共同的家 【原著向,番外一: 佐鸣家的育儿过往 (只是面麻和鸣子)】

【注:本文为代发文,百度ID:Fiona菲奥娜214。此番外一为29章后的插入番外。】
*
*
【作者的话::本计划正文完结再出番外,可又担忧之后忘记了,故而,先出了番外吧,过去篇,育儿日常,之后也会边写正文边出番外。(学火影啊,原著为主线,原创做支撑,才不说是怕忘了设定剧情呢。)😊😊】

更文:

鸣人的信传出不久,佐助便风尘仆仆地回了木叶,大和用木遁为鸣人新建的家。

佐助还没进家门,婴儿哇哇的哭声倒是先传了出来,还有鸣人的惊叫,纲手嫌弃鸣人不会换纸尿裤以及静音为鸣人圆场之类的声音,谁也没有注意到他的归来。

佐助推开门时,差点跟一个影分*身鸣人撞了,他提了个彩色的袋子,里面是面麻刚换下来的纸尿裤,但佐助并不知情。

影分*身鸣人先是惊讶,再是喜悦,没洗的手扯了佐助的袖子,“佐助佐助,你可回来了,再晚回来几天,我们都能崩溃”。随后,他将穿着脏纸尿裤的垃圾袋塞到佐助仅有的右手里,如释重负,露出个调皮的笑容,说,“佐助,辛苦你这个父亲了,麻烦扔一下喽,拜拜!”

影分*身鸣人“砰”的一声消失了,佐助望着沉甸甸的彩色塑料袋,十分疑惑,扔一下?扔哪里?什么东西?好奇心的驱使下,佐助打开了袋子,一股淡淡的酸臭味扑面而来,他知道这是不好的东西,却不认识纸尿裤,皱着眉头提出去扔到垃圾桶了。直到鸣人教他照顾面麻时,佐助才知道他好奇打开的东西是他儿子换下的纸尿裤——他被影分*身鸣人坑了。

鸣人见到佐助归来,犹如获救一般,用他洗完奶瓶没擦水的手捉了佐助的肩膀,兴高采烈地说,“佐助佐助,太好了,你回来了,我就不用冲奶粉换尿布还总挨训了。佐助照顾小孩方面也肯定是个超级天才!”

“别给我戴高帽啊,吊车尾的,我,除了做下忍照顾孩子外,再没有接触过了。”

“那也比鸣人强,他完全做不来,”纲手无奈地叹气,身后跟了抱着襁褓中面麻的静音,她是不打算做火影了,也不至于跑来做保姆吧,“静音把照顾婴儿的方法,跟佐助演示一遍。”

佐助望着睡着的面麻,小手握拳,黑发,猫须,粉嫩的脸蛋,不愧是他和鸣人的孩子,他有些激动,心跳也变快了,他,做父亲了!宇智波一族后继有人了!

可是,佐助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小的孩子,那小脸没有他的手掌大,小拳头跟个草莓似的,看着特别的脆弱。静音让他抱下面麻,当接住他的那一刻,心都快跳出嗓子眼了,太小,太软,完全使不上劲儿,佐助怕单手抱不了,便召唤了须佐的左手,却又怕伤了孩子,不敢用。

“佐助,该安上假肢了,”纲手说,“孩子越来越大的时候,单手抱着不舒服。”

佐助点点头,“五代大人今天有空吗?”

“咦!佐助你怎么说风就是雨啊,至少要准备一下,我当初就事先抽了血存下来,第二天后才手术。”

纲手也说,“今天先跟静音学习照顾婴儿,从喂奶到换尿布,洗澡,全都要学会,明天上午到医院抽血,后天手术。”

纲手交代完毕,坐在客厅喝茶,静音开始教佐助照顾婴儿的方法,鸣人也被迫再学习了一回。

宇智波家的天才佐助君,忍术、幻术、体术和阴阳遁都精通,唯独照顾婴儿,他完全不敢下手,感觉比封印辉夜都难。静音教了好几遍,终于还是忍不住说,“这几天,我会让井野过来帮忙,她曾帮助红照顾未来,相当有经验。”

佐助也急得直冒汗,“那就,麻烦了。”

纲手和静音离开后,佐助还在练习抱小孩的姿势,鸣人捂着肚子笑,终于看到宇智波佐助吊车尾的时候了。

佐助不甘心地“啧”了下,没有理会鸣人的嘲笑,转而问起小孩的名字。

“面麻!”

“面麻?怎么是吃的东西?”

“对啊。”

“为什么叫这个名字?”

“因为他和月读世界里的面麻超级像啊,所以,我就取了这个名字。哎呀,他就是我给你说过的,我跟小樱一起进去的月读世界,黑色的头发,猫须,写轮眼,还跟我打了一架,连小樱都说他和我们面麻超级像呢。佐助不喜欢吗?”

“不是……我只是……”

鸣人灵机一动,嘻嘻笑着,“你是怕再出现个月读世界里的花花公子助吗?”

“吊车尾的!”哪壶不开提哪壶,佐助妥协了,“面麻就面麻吧,挺好的,习惯就好了。他的眼睛什么颜色?”

“和本大爷一样的蓝色,嘿嘿,厉害吧,还是我的血统强大。”

“他可是黑头发,吊车尾,怎么看都更像我吧?有我的血统,一定有机会开写轮眼的,所以,还是我宇智波的血统更强大。”

“写轮眼啊?不可能开了,”鸣人坚定地说着,“大蛇丸将面麻的瞳术封印了。”

佐助惊讶,猛地看向鸣人,“封印?为什么?”

“嗯,你也不用看我,这是为了面麻好,大蛇丸说了,面麻的身体里,还有另外两个强大的灵魂。他们是敌对的双方,一旦分出胜负,就要抢夺面麻的身体,若面麻开了写轮眼,等于是给不知名的灵魂增加力量,也许,他是我们的敌人,而我俩都不是他的对手。大蛇丸送面麻到火影塔时,亲口所讲,纲手婆婆,卡卡西老师,静音姐姐,鹿丸萌黄都在场,我可没有瞎说。”

佐助沉默许久,说了句,“我宇智波佐助的儿子,不用写轮眼,也一样的强大无敌。”

“嘿嘿,那当然,他可是鸣人大爷的儿子。”

佐鸣一度变成了“面吹”,后来,佐助想起来他一直赶路,没来得及给面麻准备见面礼,想出去给面麻买个礼物。可是,一般的礼物,他又看不上眼,苦恼着,忽然想起他幼年玩的绿色小恐龙,佩恩之战时,宇智波宅也成了废墟,但小恐龙是布做的,应该没什么大问题。

佐助给鸣人打过招呼,便直奔宇智波一族落所在区域,凭着记忆找到他家的位置,召唤须佐清理废墟,寻找他的绿色小恐龙。

木叶村的人远远看见宇智波族地上空的紫色须佐,顿时人心惶惶,火影暗部也被惊动了。有去宇智波一族探寻消息的,有去居酒屋寻找火影的,也有去报告鸣人的,结果,当大家得知宇智波佐助只是为儿子送一件他幼年的玩具时,一时不知说什么好了。

“父亲幼年的绿色小恐龙,送给儿子,”鹿丸望着须佐拈着的小恐龙,调侃说,“不错,这叫传承,可是,这么大架势,怪吓人的,佐助。”

一片诡异的眼神注视下,佐助接过须佐递来的小恐龙,收了须佐,面不改色地走向鸣人,想要把小恐龙给面麻。井野连忙阻拦,“这可不行啊,佐助,小恐龙虽然没有破损也不脏,但掩埋太久了,必须清洗消毒晾干之后才能给小朋友玩,交给我处理吧。”

“……麻烦你了!”

误会解开,宇智波佐助并不是回来摧毁木叶的,大家也都散了。鸣人听暗部报告佐助在宇智波族地开须佐时,就知道佐助应该在寻找什么旧物,但木叶的人对须佐像九尾一样的敏感。他担心旁人误会了佐助,直接抱着面麻用了飞雷神,原来佐助只是在寻找幼时的玩具。

鸣人感慨佐助第一天就适应了“父亲”这个角色,好厉害,面麻回来一周了,他可是刚习惯呢。

“哪能人人都像你这样吊车尾!”

“好你个混蛋佐助,今天起,面麻由你全权负责,喂奶,洗澡,换尿布,哄睡觉等等,全都由你这个天才来做!!!”

“……不能吧,我这才一只手……”

“你有须佐!”

“我还没学会……”

“你是天才!”

“……我一直赶路,还饿着肚子!”

“……那咱们去吃一乐拉面吧!”

“……你是拉面妖精吗?”

“拉面神仙!”

刚才清理废墟扒小恐龙,佐助弄了一身的灰尘,只好先回去洗澡换衣服,这才和鸣人带着面麻去一乐。

*

照顾小孩真是痛并快乐着,痛的是他不分黑夜白天,饿了尿了拉了都大哭着发信号,导致本就浅眠的佐助十分痛苦。他时常迷迷糊糊地起来冲奶粉,换纸尿裤,心想若是换个人,他就不会这么拼的照顾,后来,假肢安上后,换纸尿裤的工作,已完全由佐助来做了。

佐助归来半个月时,面麻已治愈了他的浅眠症,每天唯一的感受就是缺觉。鸣人跟他不同,睡梦里都知道结印召唤影分*身,所以,每到晚上,都是佐助和影分*身鸣人在忙碌,由于他庞大的查克拉量,第二天早上,鸣人又变得元气满满精神奕奕了,这让佐助羡慕不已。

平时,同期们不出任务时,也会来鸣人家看望并照顾面麻,尤其是四个女孩,更是家中常客。

面麻满月的时候,我爱罗三姐弟来了木叶,给他带了不少风之国的礼物,还一直待到鸣人的十八岁生日。佐助对朝着鸣人释放温柔的我爱罗非常的不满,他和鸣人都有儿子了,我爱罗还一幅随时挖墙脚的感觉,佐助做梦都在追着我爱罗打架。

面麻满月后,大蛇丸亲自来木叶给他做测试,借“面麻需要观察”为由,骗佐鸣二人在他设置好阵法和科学用具的“手术室”里,做了不可描述的事情。那件事的结果是佐鸣有了第二个孩子,女儿鸣子,与面麻相隔仅11个月。

鸣人十八岁生日时,同期忍者,老师们,还有五代火影、静音、木叶丸军团等过来给鸣人庆祝生日。

佐助刚学会做饭不久,鸣人只会下个面煮个粥,他们显然没办法做出招待客人的宴席,只能请大家去烤肉吧,丁次送的超大生日蛋糕也一起带了过去。

席间,不知谁问了句面麻跟谁姓,佐鸣异口同声地说了各自的姓氏。鹿丸叹气,这是压根没商量过啊,于是让他俩先结婚,再慢慢商量面麻的姓氏,然后报到户籍登记处。

佐鸣二人疑惑,还需要结婚?

大家差点喷饭,这是常识好吗?五六岁的小孩都知道的事情!难道力量到了一定程度,人都要变傻吗?鸣人没常识也就罢了,怎么佐助也一无所知的神情?

当天,佐助和鸣人在鹿丸等人的催促下,到相关部门做了婚姻登记。至此,才算真正结为夫夫,还被小樱调侃说之前的只算是未婚同居,面麻的出生只能是未婚生子,从今天起,面麻才算有名分。

同行的红老师有些尴尬,更多的是伤心,她和阿斯玛也是未婚生女,而且未来还是遗腹子。本说好阿斯玛任务归来,两人就结婚的,没想到他再也没能活着回来。

鹿丸是个聪明人,他注意到红老师异常的神色,便对井野使眼色,井野会意,立即去逗年幼的未来,成功地转移了红老师的注意力。

鸣人生日之后,同期忍者开始了执行任务,佐鸣则在家里做奶爸,纲手说面麻已快两个月,可以时常抱出来晒晒太阳了。于是,二人每天下午带面麻在村里走动,介于佐助曾经的“叛忍”身份,村里的人对他忌惮着,也小心打量着,对鸣人倒是非常热情,总有妈妈们介绍育儿经验。

后来,鸣子到来时,鸣人从大蛇丸和叙述里得知他和佐助被骗了,使出风遁追杀大蛇丸,吓的大蛇丸数年没敢回木叶。

鸣子一来,家里更忙了,而且面麻处在学走路的时期,他还总是朝鸣子的摇篮挪动,佐鸣省怕他将摇篮摇翻了,把鸣子摔下来。

面麻特别喜欢在家里制造破坏,翻家里的抽屉和柜门,以至于它们全都被拉坏了。与此同时,家中的玻璃杯全都“碎碎平安”了,碗和盘子也换了几回,最后听从超市营业员的建议,买了一套钢制的餐具和杯子。

除此之外,面麻还特别具有冒险精神,越是危险的地方,他越是好奇。比如正烧水的电水壶,他会盯着水蒸气看个不停。再比如沸腾的汤锅,他会对翻滚的汤水拍手大笑,有段时间甚至超过了对小恐龙的喜爱程度。

每次,再怎么忙碌,都得留出一个人专门照看面麻,防止他出意外。

面麻学走路的时候,特别喜欢去外面,而且还不让抱,只能允许牵着他的小手,佐鸣身高均是180+,弯着腰牵小孩,特别的痛苦。鸣人突发奇想,变成了8岁的模样,方便牵面麻学步,不料初次出门,把木叶村民都惊到了。8岁鸣人,他们不由地想到了那个提着油漆桶四处涂鸦的小调皮,同时感慨着时间过得真快啊,当年调皮捣蛋的小鬼,现在已有了两个孩子。有不少见过幼年鸣人的村民,忍不住还会伸手揉揉他的刺猬头。

第一回出门,佐助觉得8岁鸣人好可爱。第二回,鸣人被一些人揉了头发,他有些不舒服,虽然他们没有恶意,也没有什么不正经的想法。第三回,佐井来了,他也揉了鸣人的头发,在佐助的瞪视下,他抽回手,朝着佐助说一句“佐助君没有罪恶感吗?你对这么小的鸣人下手!”

佐助一愣,他为什么要有罪恶感?片刻后,他意识到佐井话中有话,轻蔑地哼了一声,说道,“不要把所有人想的跟你一样。”

然而,那之后,佐助宁可自己弯着腰教面麻走路,也坚决不让鸣人变成8岁的模样了。

*

面麻一岁半,鸣子也会满地爬的时候,厨艺较好的佐助,负责在家照顾兄妹俩而鸣人则接些任务赚奶粉钱。不能再坐吃山空了,更不想劳烦朋友们破费。没错,火影大人和暗部总队长,也曾有为小孩奶粉钱发愁的时候。

木叶村的村民们,时常看到佐助身后背带装面麻,前面背带放鸣子,并且手提购物袋出入菜市场、超市等地。偶尔,两个孩子一起哭,佐助手忙脚乱地安抚,大家发现这个宇智波家的“前叛忍”,跟普通人没什么区别嘛,完全不像传闻中那样的可怕,就是一没什么带娃经验的年轻父亲。

渐渐地,即使鸣人不在场,也会有人跟佐助问候了,有时候还帮他一起安抚哭闹的孩子。

一个人看俩孩子,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所以,回家后,该是影分*身出场的时候了。一般情况下,鸣人或者其他人在场,佐助不会用影分*身的。佐助觉得影分*身性格各异,万一其中之一跟花花公子助性格相似,怕是要成为被提及无数次的黑历史。

佐助的影分*身出来后,他还特意地考察了半小时,发觉跟他本人性格一样后,便放心地将四处乱跑的面麻教给他了。

鸣人的大部分任务都是当天往返,即使对别人来说需要隔夜的任务,他也丝毫不耽搁,直接飞雷神回木叶。孤儿走来的鸣人,格外地注重家庭,尤其不想错过孩子的成长。

那个时候,佐助是在家照顾小孩的人,可是只要鸣人一回来,佐助立即被他所照顾的宝贝儿女给忘到了九霄云外。鸣人一进门,两个小孩都脚步不稳地跑过去,一人抱一条腿,鸣子连话都说不清,都能手脚并用地缠在鸣人的腿上,直到把他们抱起来。这个时候,只要佐助碰一下鸣人,他的手会被面麻随时挥开,时常让佐助哭笑不得。

面麻三岁的时候,被送进了木叶幼稚园,这时候,鸣人已经被调到火影办公室工作。那天,鸣人背着面麻,而面麻背着装了小恐龙的青蛙书包,佐助抱着鸣子,一家四口去了学校。面麻的班主任浅川婧是佐鸣忍者学校的同学,由于没有通过下忍试炼,性格也特别温柔的缘故,后来便做了幼稚园的老师,对老同学的孩子面麻,也是非常照顾的。浅川婧后来跟小李结婚,两人育有一子梅塔尔·李。【正文中有写过。】

初到陌生环境,面麻不怎么适应,还哭了,佐鸣承诺下午早早过来接他回家,他才跟着浅川老师进教室。

下午,佐鸣去接面麻时,老师说面麻是新入园小朋友里面最乖的一个了,其他小朋友都哭的老师照顾不过来,面麻就在一旁要玩自己的。

殊不知,这天,面麻被人坐在地上打,他的小恐龙也在拉扯中成了碎片。临睡前,鸣人找不到小恐龙问他时,他只是说了句“弄丢了”,佐助第二天又给他买了个一模一样的。

面麻读幼儿园,佐鸣总算清闲了一些,但,没多久,佐助被卡卡西派出去,执行了一个为期两年的长任务。期间,朋友们轮流帮鸣人照看小孩,做饭之类的。

等佐助归来时,站在面麻和鸣子的面前,喊着他俩的名字,但,对于小孩子来说,除了知道还有一个爸爸,对他本人的模样早就忘记了,鸣子甚至毫无印象。佐助非常受伤,这次,说什么也要呆在木叶,培养父子之情,直到鸣人当火影,他再次被派出去执行任务。

~~~~~~番外一完毕~~~~~~

PS:
原贴链接放进评论里。

评论(1)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