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采涵

爱情不是一厢情愿,而是两情相悦。
相爱的才叫爱情,一厢情愿的只是叫单恋。
——送给火影大结局


唯有爱可写!

【佐鸣】开在心口的向日葵 16章 (现架,收养梗)

开学第一天,先是开学典礼,再是分发教材、新校服和课程表,班主任和各科任课老师到教室跟同学们做交流,就这样,一天过去了。

放学后,鸣人跟鹿丸等人告别,便和萨拉一起去等幽鬼丸,在二人离开后,教室里其他同学之间立即炸开了锅,疯狂议论鸣人和萨拉到了那一步。

有人说看到他俩在父母面前牵手,那至少证明父母双方认可了,说不定已经滚床单了。

鸣人等人都是一起出的教室,对这些身后的议论毫不知情。

从幽鬼丸的校门口坐公交车,高峰期时间久些,一般不足20分钟便可回家。鸣人搬来之前,幽鬼丸都由红莲的保镖牛头接送,现在三个人一起上下学,对佐助来说,倒是好事儿,幽鬼丸这个大灯泡在,鸣人和萨拉也没多少机会发展感情。

佐助还没回来,鸣人第一天上学,没有作业任务,想着先做了晚饭,等佐助回来。

鸣人的饭做到一半时,佐助回来了,看到鸣人在厨房忙碌,他“哟”了一声,很是欣慰,本以为鸣人跑到萨拉或者红莲家玩了,意外了下。

鸣人很不爽佐助那个代表着意料之外的“哟”字,然而,儿子不可能跟父亲对干,他气呼呼地瞪视佐助一眼,说了句“别小看我”,又继续忙了。

“啊,没小看你,放下吧,剩下的我来做。”

“我都弄好了,一会儿就完,”鸣人搅写沸腾的汤水,猛然想起一件事情来,他忘记问鹿丸了,想着问他万能的老爸也是一样,“那个,老爸,我有个问题。”

“什么?”

“有同学以为我是‘弯’的,我问‘弯的’是什么意思,他们都不肯告诉我,老爸知道这是什么吧?”

简直是晴天霹雳,鸣人,居然被同学说成‘弯的’,佐助愣在原地,为什么同学这么说鸣人?这种严重的事情,绝不像玩笑话,更不是空穴来风,一定是鸣人表现出了这种苗头。怎么会这样呢?难道,鸣人被鼬影响了吗?

佐助想到这些,哪里还顾得上回答鸣人的话,转身就风风火火地回了卧室,反锁着门给鼬打电话,指责他带偏了鸣人。

鸣人听到背后渐远的脚步声,疑惑地转过身,背后空无一人,他一脸懵,人呢?还没回答他问题呢,难道忽然内急跑洗手间了吗?殊不知佐助在电话里跟鼬吵了起来,而厨房里汤汁在咕嘟咕嘟地冒着泡的缘故,他没听见罢了。

鸣人摆好晚餐和餐具,佐助的电话才打完,他是掐着时间,怕引起鸣人的新的问题,佐助从房间出来,也是努力平复完情绪的。

鼬说,虽然他和止水是男男结合,但,他从未对鸣人提过类似的事情,而且他们见面的次数屈指可数,所以,这个锅,他不背。

鼬还说可能是佐助的问题,正常的男人,各项条件优秀,有几个像佐助这样单身到31岁的?一般,佐助这样的情况,才会被外界误认为是gay,因此,是佐助影响了鸣人的择偶观,而非他。当务之急,佐助赶紧找个女朋友,或者让鸣人交女朋友,悬崖勒马还来的及。

晚饭的时候,佐助开始旁敲侧击,问鸣人学校有漂亮的女生吗?鸣人觉得什么标准的算的上漂亮?鸣人觉得萨拉怎么样?尽管佐助对萨拉存在诸多疑问,但,关键时刻,测试下鸣人也未尝不可。

鸣人被问的莫名其妙,却也答了佐助,如漂亮女生挺多的,他周围也有美女啊,比如,学姐天天,然后萨拉井野都很漂亮啊。至于标准,鸣人个人肯定觉得丰胸细腰翘臀,不胖不瘦,不高不低,不能太柔软,更不能壮硕如牛。还要善良,善解人意,重视朋友情义等等。萨拉蛮符合这样标准的,所以,鸣人眼里她是个标准美女。

佐助对这个答案挺满意,然后,他又告诉鸣人,听说富士风雪绘的新电影《亲热天堂》要上映了【注:剧场版一的彩蛋部分,雪姬手里拿的新剧本是《亲热天堂》。其实,自叔的《亲热天堂》并非黄♚文,而是言情小说,只是听说第四部《亲热动力》由于裸露而未公开问世。——《小李忍传》】,到时候,鸣人要不要去看电影。

雪姬是鸣人最喜爱的女演员,她的忍者题材电影《风云公主》,一度激发了鸣人内心的骑士情怀,12岁的他告诉佐助说,要是保护这样一位公主,他死而无憾。

那时候,佐助还嘲笑了他,但,鸣人想着保护公主这件事,至少证明那个时候的鸣人,还是喜欢着异性的。不,鸣人现在也是喜欢着异性的,佐助安慰自己,因为鸣人懂的欣赏异性的美,没有对异性感到厌烦。

佐助想到鸣人没有对异性感到厌烦,猛然意识到一个问题,他的心凉了半截,好像,跟鸣人比起来,他才是有问题的那一个。

从小到大,佐助的记忆里,他接触最多的女性只有两位,母亲和香磷。母亲温柔贤淑善良宽容,香磷活泼开朗还有些火爆但为人善良直率,所以,他和母亲、香磷相处起来毫无压力,也没觉得受到干扰。

相反,佐助在学校遇到的女生,要么叽叽喳喳,要么装腔作势地看似温柔,因此,佐助很反感她们。他到大蛇丸公司所遇到的女性,大家都挺自强、自信的,然而,非常个性,他深觉自己这种沉闷的性格应付不来,而且她们对他也多是敬而远之。

大概上述理由是导致他不交女友、单身至今的根本原因,鸣人只是他的自我托辞,佐助想,可是,他将接触到的男人也全都捋了一遍。他是没想过找女友,但也没想过找男友啊。

鼬,亲生哥哥,完美的存在,佐助幼年的憧憬和超越对象,然而,他18岁时,跟鼬闹僵后,两人甚少接触和交流,不,根本就是连面都没见过几回,还比不上鸣人跟鼬的见面次数。

水月,不,聪明是不错,太二,太聒噪,做同伴可以调节憋闷的气氛,佐助发誓他从未对水月有非分之想。

重吾?稳重善良可靠是没错,佐助觉得他比自己性格还沉闷,他和水月至少还会吵闹一下,重吾是架都吵不起来的那种人。

大蛇丸?算了吧,佐助想,代沟,交流不多,只是上下级关系。

药师兜?佐助见他的第三次,就将他划为了跟君麻吕一样的大蛇丸“后宫”、狂热崇拜分子。

除此之外,佐助见到的男人,都是普通同事和商场上的合作对象,谈的全是竞争合作,利益相关,并无私人交流。

一时间,宇智波佐助特别的烦恼,这让他情绪有些激动,他搞不懂问题出来那里。人在激动的时候,总是会做出后悔的举动,比如,他问鸣人那本“档案”还在不在——鸣人替佐助相亲并制作的相亲对象资料。

鸣人特别的惊讶,愣愣地点点头,他可一直保存着呢,就等佐助一句话。

“不过,我有了更好的人选。”

佐助皱眉,问,“谁?”

鸣人马上开启了“夸金模式”,“金啊,黑长直发,皮肤白皙,人美又个性,能力很强,你们还是同事,多好啊,嘿嘿。”

佐助思考片刻,挑眉,“所以,你是为了给我牵线,你们才约在一起看画展?”

“嘿嘿,”鸣人笑的有些心虚,他马上转移了话题,“《亲热天堂》好像先在雪之国上映啊。”

“很快也会在火之国上映。”

“不过,爱情题材,都是小女生才看的吧,我喜欢《风云公主》那样忍者题材的作品,或者说是热血、悬疑和动作类的吧。”

“有什么要紧?你总要恋爱,结婚,可以当做学习。”

恋爱、结婚什么的,是不是扯太远了?鸣人想他还没16岁呢,“太早了吧?”

“早吗?”

“对啊,鹿丸说18岁前最好别没事谈恋爱,不然会像你一样,早恋、生娃,然后导致严重的恋爱心里阴影,31岁都不敢再谈恋爱。”

“……”

鹿丸的神言论,佐助多想反驳鸣人,他才不是这个原因不谈恋爱,更没有早恋生娃,但,话到嘴边再咽了回去,他不想挖坑给自己跳。

佐鸣二人关于“恋爱”的话题没能继续下去,鼬的电话来了,他只得避开鸣人接电话,等他出来的时候,鸣人早被对门的幽鬼丸喊出去玩了。



距离佐鸣上次谈话大约一周的样子,近来沉默了许多的小樱,竟然主动跑来跟鸣人说话,还把他拉到没人和地方。

小樱问鸣人怎么过得周末,他想了想,周六的时候,佐助在加班,他上午和幽鬼丸打游戏,中午也在他家蹭饭,下午和幽鬼丸、玖辛奈、萨拉在小区球场打网球,晚上和佐助去一乐吃了新口味的拉面。至于周日,佐助有事外出了,鸣人一直在处理作业,和鹿丸他们组队刷副本,饭是在萨拉家吃的,也没做别的事情。

小樱神神秘秘地说,“你要有后妈了,你知道吗?我昨天跟朋友看电影,有看到你爸跟一位美女在电影院约会。”

“……后妈?”鸣人一愣,然后他又欣喜地问,“告诉我,告诉我,美女是不是黑长直?也就是画展那天,跟我一起美女姐姐金?”

小樱皱眉望着鸣人,“你不应该难过吗?那可是后妈。”

“我为什么要难过啊,有人陪伴我爸,不是很好吗?再说了,如果是金的话,那可是我给我爸选的女朋友,也是我认可的后妈啊。”

“呵,”小樱叹了口气,低下头,说,“对啊,年轻帅气多金的父亲,美貌可人的母亲,没错,很好,令人羡慕的家庭。”

“小樱你叹什么气啊?不会是因为你没机会了吧?小樱,你也别难过啊,我爸他又老又严厉,才没有什么好,配不上青春漂亮的你,以后,你的白马王子迟早会出现的。”

“你嫌弃的人和家庭,却是别人幻想不来的,鸣人,身在福中不知福。”

小樱说完就离开了,鸣人一脸懵,他这不是劝小樱想开一些嘛?女孩的心思,他也猜不了,只能等小樱自己想开了。

鸣人回到教室还在考虑佐助拍拖之事,他好想知道他们到了那一步,什么时候结婚?什么时候给他生个弟弟或者妹妹?他主动打听比较好,还是装作不知情,等佐助对他坦白比较好呢?”

为此,鸣人憋了一周,本想着佐助周末约会,他趁此机会带出那件事的。然而,周末两天,佐助居然宅在家里,丝毫不像拍拖的人,可他上周明明出去了一天啊,难道,两人刚开始就分手了?!




——————本章完——————
【PS:一不小心又拖沓了,果然,转机还要靠后一章啊。】

评论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