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采涵

爱情不是一厢情愿,而是两情相悦。
相爱的才叫爱情,一厢情愿的只是叫单恋。
——送给火影大结局


唯有爱可写!

【原创】恐怖的旅行(佐鸣,主鸣人)

设定:
#现代架空#
#午休的梦境,一口气写完,没挪动位置#
#发完就睡了#



这是一趟没头没尾的旅行!

仅仅只是佐助的手机没电,用他的手机打个电话的功夫,他也就好奇地瞅了眼旁边的地摊,怎么一回头就找不到佐助了呢?

鸣人郁闷至极,他背着旅行包,头顶着大太阳,在这个陌生的国度,他不敢乱走动,在附近一个公话亭给自己的号码打电话——居然是关机。他只能站在原地等佐助,从中午等到太阳下山,饿了吃自带的两包,因为担心去厕所的功夫错过了回来找他的佐助,他甚至拼命地忍着了口渴。眼看着太阳下山了,鸣人急了,这样等也是没办法的事情,他只好边问路边往住宿的酒店走,也许佐助在酒店等他。

大概好运在被纲手婆婆拉他到赌场用光了,鸣人站在一片村庄旁边,欲哭无泪,说好的某酒店呢?

头顶着满天星光,鸣人敲开了一户农家的门,语言不通,鸣人对着村民解释半天,对方听不懂,他只好用肢体语言表示吃饭、喝水和借宿。

次日,鸣人付了些借宿的报酬,还买了村民的自行车,他想早些回城里,他们居住的酒店。

这自行车真的不是电动的吗?鸣人震惊于车行的速度,他真的刚跨上去蹬了一下而已,为什么自行车速度可跟汽车媲美?为什么它还没有刹车?为什么还要他一路喊着“请让一让”这么滑稽的举动?

终于,自行车不再飞一般地行进了,因为爆胎了。鸣人郁闷至极,难道步行?他四下看了眼,一个人影都没有,还让不让人活啊?

自行车已经成了累赘,鸣人想了想,将它靠在路边的树上,谁捡到归谁吧。

路痴是世界上最悲惨的存在!

乱指路的家伙该被拉去毙了!

谁说的向左拐就可去城里啊?

结果,他竟走进了一片森林!

意外和惊险总是牵手而来,所以,鸣人走进森林也就罢了,为什么还要遇到森林“野人”(土著)?他遇到“野人”也就算了,为什么还要碰到所谓的文明人来这里偷盗人♚体♚器♚官?

鸣人现在担心的不是能不能回城和找到佐助的问题,而是他能不能活着出森林。

言语不通!

路,完全不认识!

不,鸣人压根儿连方向都无法分辨!

鸣人被”野人”搜包搜身了,因为“野人”怕他也是坏人,好不容易被信任了,他觉得跟这些手持弓箭,穿着芭蕉叶在森林穿梭的“野人”相比,自己的穿着真是格格不入。

部落仅一人能够用通用语言对话,鸣人了解后所谓的文明人,时不时地潜入森林,猎杀他们,然后,盗去身上的器官,将他们当成畜生一般的对待,根本不会考虑他们的死活。鸣人听罢气愤不已,这个世界并不太平,文明人并不文明,他该做些什么来帮助他们呢?若能够活着走出森林,他一定会再来这里的,让全世界的人知道这里,尊重和保护这里的人类。

部落里也没人去过城里,因此,他们帮不了鸣人,最后,鸣人采取了冒险的方式,悄悄跟着偷盗♚人♚体♚器♚官的人出森林。

鸣人一路惊险,也哭了一路,他听着那些坏人,边走边高声炫耀着他们的“战利品”,猎杀了多少“野人”,割了多少个肾,挖了几个心脏,得到多少副眼角膜……这些人被千刀万剐都死不足惜!怎样才能让他们受到法律的制裁?

后来,鸣人跟着坏人进了当地唯一的火车站,买了票,上了破旧的火车,完全不存在安检一说,而且这时他发现竟然和那些坏人在同一节车厢。大概是他的衣着和举止跟其他人不同,他很快引起了坏人的注意,他们正朝他这边的位置移近,鸣人察觉后,一下子绷紧了身子,心想打架的话,会不会引起乘警的注意?不,这车上到底有没有乘警?他可以打几个呢?

鸣人正想着打架的事情,以及明着的狩猎者,完全忽略了躲在暗处的敌人。一条胳膊缠在他脖子时,他心脏瞬间停留了下,之后,抬手便来个肘击,谁知对方人高马大,且化解了他的招式,还伴着一句“老婆,你总算赶上车了”。

“你……”神经病啊,我是男的,鸣人刚开口便被人捂住了嘴巴,他试图挣扎,只听耳边传来句低语,“你想被那些人调戏,然后杀掉,偷盗器官吗?不然的话,就乖乖呆着别动。”

“……你是谁?”

“一个多管闲事得本地人,”对方继续说道,“你一看就是外地人,很容易成为他们的目标。等到了目的地,不要乱走动,跟我走,这里的警♚♚cha形同虚设,大街上轮*妇女杀人都没人管……”

鸣人被对方吓出了一身冷汗,当初,他央求佐助来这里旅行,本着回归自然、净化心灵的初心,而今,这种情况,非但没达到目的,反倒令他的心灵蒙尘!

“你在这里,不要四处张望,不要跟陌生人讲话,尤其不要跟穿制服以外的人问路,不然,身体四分五裂都有可能啊。”

“……好,好恐怖,那你……”

鸣人总算看到了对方的长相,简直一言难尽。橘色头发和眼睛,帅是很帅了,简直跟他老爸有得一拼,可是,鼻子、嘴唇和耳朵上的钉子是怎么回事?还有男人涂指甲油是个什么鬼?他是混混还是人妖?

“我叫佩恩天道,来自雨之国,目前在这边出公差已有三年。”

“哦哦哦,你也不是这边……我知道我会小声的,”鸣人激动不已,原来是邻国的人,有种见老乡的激动与喜悦,“我是来自火之国木叶的漩涡鸣人……”

“哦,那很近啊,你来这边旅行?”

“是啊,跟我……朋友一起,结果,我们俩走散了,手机都在他那里,我用公话打过去,都是关机,也不知道他急成什么样了。”

“没事,用我的手机吧,车上信号不好,下了车再打。”

“那真是太感谢了,佩恩先生……”

“叫我佩恩就好了。”

三个小时后,火车抵达目的地,鸣人跟着佩恩下车,跟那些坏人保持着足够的距离,他仍然担心他们会随时走过来。

鸣人成功地联系上佐助,而对方也在到处寻找他,鸣人报知了位置,佐助让他在车站门口等他,千万不要乱走。

佩恩见佐助鸣联系上,他也放心了,准备回公司汇报工作,在车站外面跟鸣人道别。

鸣人察觉腿有些痛时,已经晚了,原来,那些坏人,并没有相信佩恩和鸣人的关系,更没有走掉,而是躲在别处,趁佩恩离开之际,便朝鸣人涌过来,给他的腿上打了麻药,让他没法行走。

“卑鄙无耻……佐助你什么时候到啊!”

鸣人惊恐的叫声吵醒了旁边的佐助,他想鸣人一定是做了噩梦,可是,为什么骂他呢?

佐助拍着鸣人的脸将他拍醒,鸣人睁开惺忪的睡眼,望了下佐助,忽然惊恐地叫道,“我的腿……不能动了……”

“腿?不能动了?”佐助吓住了,他猛地掀开了被子,让鸣人试着弯起腿,“能动啊?怎么回事?还是不舒服吗?”

鸣人透过双腿,看向拉着帘子的窗户,有些微的阳光照进来,“这是,家里?”佐助又忘了拉上遮光窗帘。

“不然呢?”

“我们不是在旅行?”

“哈?旅行?”

“……难道不是吗?”

“你在做梦吧,吊车尾的?”

“做梦?”鸣人抬起手臂,看了看,确实是家里的睡衣,不是他带去旅行的那套,“……我真的在做梦?还是那么恐怖的梦?”

幸好是梦,鸣人虚吓一场。

“你的喊声是挺恐怖的,还骂了我‘卑鄙无耻’……”

鸣人马上反驳他是在骂坏人,还给佐助讲了他的惊险梦境。

“没事了,梦而已,”佐助伸手将他揽在怀里,亲吻了额头,“一定是最近的工作压力太大造成的,那向父亲要假期,我们去旅行放松一下吧。”

“旅行?啊,不要旅行,我怕梦变成真的。”

“附近了,不去国外,更不去偏远的地方。”

“不想旅行,我们就在木叶好不好?”

“那好,听你的,真是啊,梦了,不要乱想,鸣人。不论怎样,一个陌生的地方,我绝不会松开你的手,独自打电话的。”

“佐助……”



——————完——————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