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采涵

爱情不是一厢情愿,而是两情相悦。
相爱的才叫爱情,一厢情愿的只是叫单恋。
——送给火影大结局


唯有爱可写!

【佐鸣】开在心口的向日葵 (现架,佐鸣,收养梗)

17.

宇智波佐助特烦恼!

确实地说,自他上周五下午见过佐井后,他就一直特烦恼!

佐井说,如果佐助所说的玖辛奈,一头火红发,长得像鸣人的话,那么,佐助不必担心,因为她是鸣人的亲生母亲。不过,玖辛奈在活着,还在鸣人家附近住,他却是十分意外的。多年来,他从未再见过玖辛奈、卡卡西、凯、大和与信,他以为他们都不在了,没想到玖辛奈还活着。

玖辛奈,漩涡玖辛奈是鸣人的母亲!

佐助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告诉鸣人实情——不舍得鸣人离开,还是继续隐瞒下去——对玖辛奈残忍?

当天晚餐,鸣人说他跟玖辛奈母女还有幽鬼丸约好周六下午打完球,还问佐助是否同行,苦于难以面对眼下的事实,于是,佐助撒了个谎,说他加班。

周六,佐助在办公室呆了一天,无心处理工作,满脑子都是鸣人,玖辛奈和萨拉的事情。萨拉是玖辛奈的女儿,看那女孩子的模样,似乎不知道她和鸣人的兄妹关系,而鸣人也曾夸萨拉是个美女。佐助特担心他俩对彼此抱着暗恋的心思,万一,再做些什么大逆不道的事情,可怎么办啊?还有就是玖辛奈,她回木叶后,一直住在宇智波家附近,这次跟着搬家了,证明她是想离鸣人近一些的,可是,她不与鸣人相认,又是什么意思?她有什么迫不得已的苦衷?佐井不是说隐患解除吗?

佐助想的脑袋都要炸了!

周日,佐助再次外出了,不过是约上重吾,去了水月香磷家。他的心事也不是那么容易说出来的,只是闲聊了些有的没的,和水月香磷六岁的儿子玩玩游戏。那些游戏都是他陪着鸣人玩剩下的,看着小朋友因为输掉游戏,痛心疾首的模样,有时候还在地板上抱着头大叫地滚几下,仿佛看到了鸣人一样。

佐助真是越玩越心痛,早晚有一天,鸣人不会再喊他玩游戏的。岂止不会喊他玩游戏啊,也不会在家等他回来,更不会陪他一起吃饭!

佐助装作无意地问水香,如果他们儿子结婚了,出去住,总是见不到彼此,他们怎么办?

两人都说小孩子长大,男婚女嫁很正常啊,不过肯定是开心与不舍并存吧。一般情况下,一家人肯定是在一起的,但,儿子必须搬出去住的话,周末也会相聚的。

然后,佐助被反问,是不是鸣人恋爱了?女朋友是那个红发的小美女?

佐助不置可否,再问如果他们儿子好几年不回家,怎么办?

水月脱口而出,要么有难言之隐,要么不孝子,不论哪方面,作为一家人的话,还是深入沟通一下比较好。

这下,连重吾都坚定地认为鸣人和萨拉恋爱了,而且萨拉将来要回自己的祖国,鸣人也得跟着一起去。这样,从楼兰到火之国,路途遥远,佐助和鸣人确实不能常见到,难怪佐助这么忧心,还反常地没带鸣人一起来。

佐助许久没说话,依照佐井的意思,鸣人父母在木叶的组织已不复存在,但,国外的还在,经历改革,现在稳定下来,由心腹管辖。玖辛奈前来木叶,一定是为了鸣人之事,若母子相认,她肯定会将鸣人带到国外保护起来。那个时候,他和鸣人绝不可能见到彼此的,而且鸣人回到亲生母亲身边,对他这个养父,肯定会逐渐淡忘的。

水月还给佐助的情况取了个名字——“单亲爸爸的儿子恋爱忧虑症”,没少遭佐助的白眼,他不能讲鸣人的身世,只能默默地承受着水月的调侃。

佐助在晚饭后回家的,那之前,鸣人告诉他,晚饭要在萨拉家解决,他想要这对母子,默许了。

这一周来,佐助都在想鸣人的事情,本打算周末的时候,试探下鸣人的想法。可是,鸣人总是高高兴兴地往萨拉家跑,一去就是半天,两天几乎都在萨拉家度过的。佐助一直没有找到机会,同时,心里非常的失落,这还没有相认呢,鸣人就把他抛之脑后,以后相认的话,更是可想而知了。

殊不知,这是鸣人故意为之,他本着让佐助没有后顾之忧周末找金约会的想法,总是跑到萨拉家蹭饭,赖在她家玩。

周末就这么过完,佐助试探鸣人的机会也溜走了!

这一溜不要紧,事情的后续发展,直接超出佐助、佐井和玖辛奈的想象。

这一天的开始并没什么特别,佐助照常上班,鸣人像往常一样去学校,佐井按时去木叶大学图书馆报道,而玖辛奈也如平时一样读书作画,一切都是那样的平常、正常。

上午第一节课后,老师刚离开,就有学生迫不及待地拿出了手机,开着流量上网,有人还抑制不住激动的心情,大声地喊着“我♚,这里真的吗?谁能告诉大爷这到底是什么一回事?”

有人好奇地问,“什么什么?”

“快看今日头条——空难近15年的前木叶组第四代头目波风水门和SN37号安然无恙返回木叶机场……谁能告诉大爷,现在是那一年?”

“2037年,稳住!”

“木叶组?已经团灭的木叶组吗?”

“团灭?这么惨?”

“对啊,听家里长辈说,第四代遇难后,组里搞分裂,欺负孤儿寡母,把第四代的妻子儿子和弟子全杀了。”

“天啊,好恐怖!”

有人议论木叶组和第四代的家庭,有人问起SN37号的失踪之事,大部分人都急于看头条热点,鸣人对同学讨论的事毫不知情,他也看起了头条。

视频、图片和文字,一应俱全,鸣人看到视频里金色刺猬头蓝眼的年轻男人,非常的帅气,他正和机场工作人员说着什么。他旁边还站着几个人,身材高大刺猬头脸上两道红色竖纹的银发男人、两条淡金辫子额头有紫色菱形印记的美丽女人、棕色短发脸上带着两道紫色花纹的美丽少女、墨黑刺猬头的帅气少年,鸣人一个也不认识,他完全当做悬疑事件来看的。

鸣人点开了另一个视频,记者对波风水门的采访,而水门同行的其他人,都紧张地四处张望,大概是不敢相信眼下的事实。

记者:差不多15年了,四代目这些年去了哪里?

水门:真的15年了吗?我们不过是与地面失去联系一个小时十分钟啊。总感觉,你们是不是搞错了什么?

记者:请问,您知道现在那一年吗?

水门:2013年啊。

记者:不,现在已经是2037年9月16日了。

水门:……9月16啊,那快到我儿子的两周岁生日了呢。

记者:不不不,四代目,您的儿子,再过生日就是16岁了,现在是2037年。

水门:怎么可能呢?我们走的时候,我儿子才1岁2个月。

记者:那么好吧,您走了多久?

水门:没多久,一个月不到。

记者:那也不该是马上两周岁啊,所以。四代目,现在真的是2037年9月,不是2013年的1月,我们绝对不会骗您的。

银发的男人按住了水门的肩膀,“水门,可能真的有问题,我和纲手注意到木叶机场变大了很多,还有许多不认识的设施,跟我们离开的时候,相差甚远。总之,我们先回去吧。”

“自来也老师说的对,那我们先回去……”

记者:打断一下,四代目,很遗憾,节哀顺变,您的夫人和儿子,在您失踪一年后,全都不在了……整个木叶组,也全都被灭了……

水门表情瞬变,其他人也都瞬间白了脸,“今天不是4月1日,谢谢!”

“真的,你的夫人漩涡玖辛奈……”

“住口!菜可以乱吃,话不可以乱讲,”水门不悦,“不论是我妻子玖辛奈还是儿子鸣人,我其他的弟子和属下,他们一定会好好的。”

记者:……

自来也挡在了水门的前方,对着记者说,“不要再拍了!他不再接受任何采访!我们必须马上离开机场,请让一下,谢谢!”

鸣人在听到“漩涡玖辛奈”的时候,脑中全是“我认识的玖辛奈阿姨,萨拉的妈妈吗?”再之后水门说“妻子玖辛奈和儿子鸣人”时,他的呼吸一滞,世上会有这么巧合的事情吗?玖辛奈和鸣人巧合地彼此认识,还长得相像。更巧合的是作为宇智波佐助“亲儿子”的他,完全不像宇智波佐助,却像认识不久的女邻居。最巧合的玖辛奈到木叶后一直住在鸣人附近,这次搬家也跟在鸣人之后搬了家。

前方有一片阴影,鸣人脸色苍白地抬起头,见是面色严肃的萨拉站在前面,她身后还有围过来的其他同学。他们脸上带着或惊愕、或担忧、或好奇等等,鸣人看着他们,心里一阵慌乱。

肩膀上被拍了一下,是鹿丸,“鸣人,单独聊聊吧?或者,给你爸打个电话问问?”

鸣人望望萨拉,又望望鹿丸,难道,他们也觉得他的身世有问题?

“最应该问的是我姨妈,”萨拉严肃地说,“哦,也就是你们以为的我妈,其实,她是我姨妈,多年来一直在养育我的人。”

鹿丸拖着鸣人走出去,萨拉紧随其后,鹿丸叮嘱跟上来的牙等人,让他们帮忙请假,他们随时都有可能离开学校。



——————本章完—————

评论(4)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