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采涵

爱情不是一厢情愿,而是两情相悦。
相爱的才叫爱情,一厢情愿的只是叫单恋。
——送给火影大结局


唯有爱可写!

【佐鸣】开在心口的向日葵 (现架,收养梗)

18.

萨拉正站在走廊尽头的窗户旁打电话,鸣人和鹿丸站在她背后忐忑不安地等待着,猜测着玖辛奈是否知道消息,鹿丸暗示萨拉试探下她,随机应变。

大约40″后,电话接通,萨拉立即装出轻松的语气问候玖辛奈,“姨妈,你有在忙着吗?”

——不忙的,正在画画,怎么了,这个时候打电话,有什么事情吗,萨拉?

“哦,是这样的,我们学校下午不上课,我中午回家吃饭。”

——哦,好的,萨拉想吃点什么,姨妈好去准备。

“不用多特别,平常的就好了。”

——好的,对了,萨拉,你邀请鸣人来我们家吃饭吧,他爸爸在上班,没法给他做午餐。

“我会的,你继续画画吧,不用着急,反正,下午也不上课的,姨妈,中午见。”

——好的,萨拉,等你们回来。

萨拉挂断电话,紧张地拍了几个胸口,“还好,她还不知情。”

“这样反倒是最好的,萨拉,你立即回去陪伴玖辛奈阿姨。如果她不主动问起,你不要提及SN37和第四代的事情,拖着她,不要让她外出,以防节外生枝,等我们的消息。”

鸣人紧张地问,“那我们呢,鹿丸,怎么做?”

“我俩去木叶组旧部,那里我还是知道的,虽然贴了封条,但大厦还在的。”

随后,鹿丸做了些安排,他和鸣人与萨拉随时通过电话联系,他们找到了水门等人,便立刻带他们去玖辛奈家里。

安排妥当后,三人不顾上课铃声跑出了教学楼,从学校后门离开了校园。

鸣人的脑子很乱,一个下课时间,他怎么就从宇智波佐助的儿子,变成波风水门和漩涡玖辛奈的儿子了呢?最关键还是黑♚道身份?多年来,他和周围的朋友,都从未怀疑过他的身世,因为不论是佐助还是鼬,都对他很疼爱,即使只见了一面的止水,也对他也毫无生疏、排斥之感。

鸣人抱着头蹂躏着他那可怜的头发,胸口憋闷的难受,他也说不上到底是难过,还是惊喜,就是特别的憋闷,他想对着车窗外大喊几声发泄一下。

鹿丸以为他哭了,小心翼翼地瞄他,还拍拍他的肩膀,“饶了你可怜的头发吧,我知道你不好受,毕竟,十多年的认知一朝改变,换成我也会难以接受的。然而,你并没有失去什么啊,反倒增加了更多疼爱你的人。”

“不是,鹿丸,我是该高兴的,也的确在高兴着,因为,我有妈妈了,这是我多年的愿望,它实现了。你知道吗?我从前做梦,模模糊糊地看到一个火红发的美丽女人,温柔地对我说着话……我问我爸,他说可能是照顾我的香磷阿姨,可是,香磷阿姨戴着眼镜呢,跟她是不同的。直到萨拉出现了,我一下记起了她的模样,还把她画了下来。后来,没多久,她就真的出现了,就是玖辛奈阿姨……我觉得现在就像一场梦,也许梦醒了,妈妈没了,家里还是我和我爸两个人……”

“那你的意思是接受妈妈,不接受爸爸了?”

“不是,鹿丸,我一直以为现在的爸爸是亲生的,当然,现在亲生的出现了,我也没有理由不接受,他在采访的时候,还在惦记着我的生日……妈妈从回到木叶,也一直在我附近……至少,我知道了自己并非是父母抛弃的,他们都是爱我的……最重要的是大家都在活着,不论是爸爸还是其他人,我只是,我也说不好了,就是感觉胸口特别的憋闷,像堵了个大石头……大概是事情发生的太突然了,我根本适应不来……我已经没法思考了……哦,对,我还没跟我爸通话,也不知道他是否知道这些,更不知道他是否知道我已经知道了这些……我不知道该怎么说了,鹿丸……”

“我明白的,你不排斥现状,已经超出我的预想了,很好。那我帮你打电话,试着问一下佐助叔叔吧?”

“……我爸要是知道了我也知道了这事,他会不会乱想?”

“我觉得你不打电话,他才更该乱想吧,”鹿丸掏出了手机,查找了佐助的号码,确认般地问了句,“我可真的打了。”

“啊,打吧,早晚都要面对。”

佐助的电话接通后,鹿丸才说一句话,对方就让鹿丸把手机给鸣人,看来,他也知道了新闻上的事情。

原本一直堵的难受的鸣人,在听到佐助的声音时,仿佛找到了发泄的出口一般,不顾形象地哭了起来。

事实上,佐助本在开例会,散会后,他从八卦的水月发过来的链接里,了解到水门的事情。他害怕鸣人知道了承受不住,而他又不在身边,还怕鸣人不知情而需借他的口说出来,而他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对鸣人讲述实情。佐助担心着,矛盾着。

这个时候,佐助想着鸣人正在上课,不打电话证明不知情,打电话肯定是有事,他太了解鸣人的性格了,这种事情,他根本藏不住。

佐助一直坐立不安地等待着这个电话,手机放在办公桌的左手边,随时拿到的地方。

凡是跟鸣人相关的人,佐助的通讯录上都用“鸣人”做前缀,手机刚响一下,他看到“鸣人”,甚至没看清后面的人名,他立即滑开了接听键。

“鸣人在旁边吗?”

——是的,坐在我身边呢,佐助叔叔。

“麻烦让鸣人接下电话。”

——……好的。鸣人,你的电话。

“鸣人……”

“爸……”

之后,佐助便听到鸣人崩溃的哭声,而他的心似被揪在一起,猛地疼痛起来。鸣人爱哭,但,国中之后就好多了,确切地说,近两年来,他也就见鸣人哭过两次,而上一次还是阳希被鼬止带走的时候。

“……鸣人,还在学校吗?”

——没有……我在外面……

鸣人哭的话都说不囫囵了,佐助也还是听到了“外面”二字,“外面?那个地方……鸣人……鸣人?”

——我在……我是鹿丸,佐助叔叔,他情绪有些失控,不过,你不用担心,我在他旁边……

“你们在哪里?”

——我们正在前往木叶组旧部的路上……

“去哪里做什么?”

佐助从鹿丸那里大致了解了情况,他更坐不住了,如果有人趁机伤害鸣人怎么办?佐井曾说他把残余势力都铲除了,可是,万一有和玖辛奈同样的情况呢?当然,他万分庆幸玖辛奈活着,但,若是坏人,他一点也不希望他们幸存。失踪十多年的四代目突然归来,这一路上有多少好奇的人和媒体记者跟着,会不会有人趁火打劫?鸣人会不会很危险?

“我知道了,鹿丸,鸣人就先拜托你了。”

随后,佐助挂断了电话,起身走了出去,他跟隔壁的重吾稍作交代便走了,但他前脚离开,重吾水月和香磷后脚就跟上了。

木叶组旧部的大厦,三十多层高,每一层的窗户都装着厚厚的防♚弹玻璃,因此,被政F查封的这十多年里,整幢大厦的玻璃都完好无损。

水门一路忐忑不安,其他人也都紧张不已,木叶的街道和两旁的建筑物,跟记忆里相比,相差太大。他们已经验证了记者和机场工作人员话中的真实性,可是,一想着那么多人都不在了,悲伤之余却是不死心,似乎必须亲眼看到才能相信。

每个人都沉浸在悲伤之中,谁也没有讲话,媒体的车子追着拍个不停,他们也无暇顾及。

机场跟木叶组旧部的距离,几乎是后者和木叶中学的3倍,因此,提前近40′出发的水门一行,和鸣人鹿丸几乎同时到达。

鹿丸指着大厦前拥堵的汽车长龙给眼睛红肿的鸣人看,“我们怕是很难走到前面,这么多人,”他对两人不足一米七的身高,毫无信心。

年轻司机的声音传过来,问,“先生,前面过不去,这里下车可以吗?”

“可以,”鹿丸将交通卡递了过去,“谢谢。”

“提醒一句,这个时候人多且乱,二位要注意安全。”

“谢谢!”

鸣人和鹿丸下车后,跟着人群向前移动,他们不算太靠后,却也不容易挤到前面,因为每个人都想冲到前面看热闹,而且基本都是成年人,他们二人毫无优势。

鸣人忽然想起一件事来,“黑道是不是都有Qiang啊?”

“差不多。”

“如果爸爸真以为我们都死了,你说他会不会……”自杀……

鹿丸的脚步顿了下,心里赞同着鸣人的话,嘴上却说,“鸣人你不要胡思乱想,你要记住,能够做到头目的人,绝不会软弱了。”说完,一向没什么干劲的鹿丸,更努力地朝前挤去。

他们挤着前面的人,也被后面的人挤的喘不过气,这样下去,何年何月才能见到四代目啊。

大概是鸣人的灿金发太引人注目了,太像他父亲,这时,身后有个人对着他大喊,“这这发色跟四代目一样呢,跟四代目什么关系?”还大有伸手过来扯他校服的趋向。

周围的人都朝他们看过来,鹿丸不知道佐井除掉残余势力之事,他只怕居心叵测之人,比如,埋伏在某幢楼顶上的狙击手,因鸣人的发色,而将他当成四代目暗杀了?


——————本章完——————

评论(2)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