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采涵

爱情不是一厢情愿,而是两情相悦。
相爱的才叫爱情,一厢情愿的只是叫单恋。
——送给火影大结局


唯有爱可写!

【佐鸣】下一站,宇智波集团 ② (架空,有子,非怀孕生子文)

——————————②——————————

那是面麻吧?

那一定是面麻吧!

鸣人的心脏砰砰地跳得飞快,他本来就是为了佐助和面麻而来这里。可是,还没有到目的地宇智波集团,他还没有做好跟面麻提前重逢的心理准备,太突然了,他胆怯了,躲在了卡卡西的背后。

不对,他和卡卡西都用了隐身术,人类是看不见他们的,所以,面麻也一样,他只不过恰好看过来而已。鸣人自我安慰着,再次抬起头,小心地打量面麻,那孩子闭上了眼睛,所以,他肯定没看见,刚才只是巧合罢了。

卡卡西从口袋里拿了本小书,津津有味地看着,似乎没注意到鸣人的异常,而鸣人对他看不良书籍之事颇为不满,还嘟囔了几句,招来卡卡西对着他的头发一阵乱揉。

时间在鸣人偷瞄面麻,跟卡卡西打嘴仗中悄悄溜走了。

鸣人注意到报站的广播响起时,面麻立即坐直了身子,睁开了满含喜悦与期待的双眼。面麻似乎很喜欢广播里的声音,鸣人有些得意,这广播里的声音可是曾经的他为木叶地铁所留下来的宝藏,他坚持坐地铁,是想找一找那时的感觉。

当时的鸣人,正读大一,由于不可说的原因,还在维持着女性状态,和佐助同校不同专业,他的专业是播音主持。某天,正在上课时间,任课老师忽然被校长的秘书叫了出去,再回来时,身后跟了校长秘书和几个西装革履的男人,西装男们自我介绍是木叶地铁集团的工作人员。

还说木叶市首条地铁线即将开通,万事俱备,只差地铁报站的录音。木叶电视台有不少播音员,节目主持人,男女都有,但,市领导表示他们需要年轻的、甜美的、活力四射的、具备感染力的特别声音,让年轻的木叶地铁,带给木叶市民和世界各地的游客一种美好的感觉。

班里的同学,依照校长秘书的指示,从前往后,挨个朗读一篇指定的文章。鸣人是第37个,这时候已经下课了,外面的走廊里有很多同楼层的学生,他们很是好奇下课时还端坐在位子上的鸣人班学生。教室里的朗读命令丝毫不受影响,然而,鸣人刚读完第一句,就被喊了停,所有人都看向他,而他也觉得这是药丸啊,他是第一个被喊停的学生,这么多人看着呢,感觉脸都要羞愧地沸腾起来了。

鸣人正想着要不要遁了时,听到一个惊喜的叫声“就他了,他就是我们要找的声音”!他被吓的一个愣怔,差点以为产生了幻觉,学校里好听的声音有很多,他不觉得自己的声音诱惑特别。

作为全校最美的“女生”,鸣人被选中为地铁报站录音,并不是多好的事情,因为有造谣者说他色♚诱了地铁集团的工作人员,还说他一过去就会被潜规则之类的难听话。

不管有些声音多么地不和谐,鸣人还是坚持去录音,全程由佐助陪同,前后去了三天,总算顺利录完木叶地铁一号线的全部站名、温馨提示等话语。木叶市民对鸣人活力四射、甜美、温柔的“女性”声音非常的喜欢,后来的三年里,木叶增加了6条地铁线,报站广播都是鸣人的录音。从此,鸣人的“女性”声音,伴随着木叶市民生活的每一天。

面麻也喜欢他的声音,这是鸣人非常开心的事情,可是,他还是担心面麻不认他,接受不了他的身份。

地铁已经停稳了,卡卡西将还看向面麻的鸣人拉了出去,而面麻一见,也立即追了出去,还扯住了鸣人的衣服后摆。

“失礼了,等一下,我想请问下,你的脸,天生就是这样吗?”面麻对着鸣人鞠躬,之后站直身子,望着鸣人,指着自己脸上的须痕胎记,“我爸爸和其他家人都说,我是天生的,和我妈妈一样。你呢?”

卡卡西收了书,好整以暇地望着鸣人,看他怎么回答。

鸣人有些窘迫,才不是妈妈呢,他也是爸爸,不过,看面麻的神情,似乎佐助没有告诉他真相,“是吗?你的妈妈是谁?”

“我妈妈叫漩涡鸣人!”面麻说着,他讲背后的双肩包取下来,拉开拉链,拿出钱包,从里面取出一张照片,骄傲地说着,“看,这个大美人就是我妈妈,旁边的是我爸爸,不用看他,表情太臭了。”

大学毕业的合影留念,鸣人当然记得这张照片,但他高兴不起来,因为,面麻只认那个“女性”的漩涡鸣人是他母亲。

“是吗?他的确是大美人,”鸣人勉强笑着,“因为,我认识他啊。”

“是,是吗?”面麻瞬间激动起来,“我妈妈的声音,是不是和地铁里的一样?”

“当然!”

“啊,太好了,我告诉你啊,从8岁时,我听奶奶跟大伯聊天,得知地铁里的报站广播是妈妈的声音,我每周末都会来坐地铁,这样,就可以和妈妈一起过周末了。不过,千万不能告诉爸爸,他会伤心的……唔……”

鸣人突然的拥抱,把面麻吓蒙了,卡卡西也是惊愕非常,面麻可以看见他们,不代表别人也可以。面麻的话,还有这个拥抱的姿势,会让别人觉得面麻很奇怪。

卡卡西手搭在鸣人的肩膀上,低声提醒着,“我说,先出去吧,这样太惹人注意了……”

“你,为什么……”

鸣人似乎想到了什么,马上松开了面麻,满脸歉意地说,“真是抱歉啊,面麻,突然的拥抱你,还有,我代鸣人向你说对不起……”

“你是谁?为什么知道我的名字,还要代妈妈向我道歉……”

“啊,因为,我是你的舅舅啊,我叫,漩涡长门,你妈妈的哥哥……”

撒谎会遭雷劈的好吗?卡卡西暗暗地吐槽,漩涡长门在天上看着你呢。

“舅舅?舅舅……你真的是我的舅舅?”面麻震惊之后便是欣喜若狂,一把抓住了鸣人的袖子,激动地问着,“那我妈妈在哪里?我相信她一定不像族人说的那样突然消失不见了,他们一定在说谎,她一定是去了某个隐秘的地方,我要去找她,舅舅你快告诉我,妈妈在哪里?”

鸣人用力地呼吸了几回,终于将眼泪憋回去了,他微笑着说,“我会告诉你的,我们,先出去好吗?宇智波集团,我想先看了你爸爸再说,可以吗?”

“……可以,但是,我爸爸每天都在加班,他还住在公司,还说要在公司里等妈妈回来,谁都没法把他劝回家。所以,我担心他不会见你的……”

“……他会的,面麻!你先走!”

佐助每天都在加班?还一直住在公司?对不起,佐助,真的对不起!鸣人一边在心里向佐助道歉,一边心疼的滴血,当初在佐助面前忽然消失不见,一走十三年,还对佐助托梦说“宇智波集团再会”,的确是他太任性了。


——————本章完——————

评论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