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采涵

爱情不是一厢情愿,而是两情相悦。
相爱的才叫爱情,一厢情愿的只是叫单恋。
——送给火影大结局


唯有爱可写!

【佐鸣】下一站,宇智波集团 ⑦(架空,有子,非怀孕生子文)

——————————⑦——————————

佐助的哥哥鼬是个非常聪明的人,同时,他和佐鸣在一起的时间,远比父母要多,因此,对两人相处,看的更多。佐鸣时常斗嘴,他知道这是小情侣在间接秀恩爱,伤害他这个单身狗,但,两人之间除了牵手,似乎没有别的更亲密的举动,他觉得这要么是藏的深,要么是不正常。

不过,鸣人会读心术,鼬的想法,他一下子就知道了,便对佐助讲了一通,而佐助做的十分直接,某天的晚餐前,他在鼬面前吻了鸣人。这下,鸣人不愿意了,他的初吻,居然被佐助夺了去,如果不是佐助捂着他嘴巴,他立即就吼出伪装多日的真相了。

大概是那一吻的威力太大,鸣人晚上失眠了,无聊的很,他隐身跑到佐助的房间,谁知佐助也失眠了,正躺在床上,黑暗中睁着眼睛望向天花板。

佐助说他可能心脏有问题,在他亲女版鸣人的时候,心脏一阵狂跳,之后好久才恢复正常。他不觉得他喜欢上了女版鸣人,虽然他承认女版鸣人很美。

鸣人说他正好相反,那个时候,他的心脏停跳了几拍,之后,乱跳,因为他很愤怒佐助突然亲过来。不过,既然是演戏给鼬哥看,他也就原谅佐助了。然而,当听到佐助说他想再试试时,鸣人直接跳了起来。

“你神经病啊,两个男人,有什么好亲的,又不是同性恋。”

“当然不是同性恋,但我想试一下,是不是心脏有问题,万一我得了心脏病呢?你不会见死不救吧?保护人类的生命安全,可是神仙的职责,这都不愿意的话,你还指望什么做最强大的神仙?”

佐助的一番说辞,鸣人完全反驳不了,最后稀里糊涂地答应了佐助,但,两人吻到一起没多久,佐助一把将他推开了。鸣人感觉佐助这是嫌弃男版的他,于是特别愤怒,伸手将佐助推倒在地,然后,原地消失不见了。

佐助也很懊恼,他推开鸣人,绝对不是嫌弃的意思,而是他吻男版鸣人的时候,心跳的更快了,简直不正常。那感觉就像是他喜欢上了鸣人一样,他有些心虚,担心被会读心术的鸣人知道了他一时的猜想,故而,将鸣人推开了。

佐助可不知道鸣人的去处,他只会使用鸣人交代的方法,将鸣人呼唤回来。

鸣人一落地就隐身跑回了自己的房间,佐助立即追了过去,但被关在了门外,他推门时,恰好被起夜的鼬发现,还被误会成“心怀不轨”。

第二天一大早,佐助起床梳洗后,立即去鸣人房间,不料,鸣人房间里没人,毯子也叠的整整齐齐——鸣人回去了吗?佐助想着要不要再次呼唤鸣人时,鸣人的声音从窗户传进来——他正和鼬一起给花木浇水。

佐助马上跑到院子里,把鸣人拉到远离鼬的院墙旁,来了个壁咚,眼神躲闪,支吾了许久,憋出了一句话——我们交往吧。

鸣人愣了一瞬,马上问,“男我还是女我?”

“……有什么分别?”

“当然有,如果你喜欢女我,那么恭喜你,佐助,你是异性恋。如果你喜欢男我,那么,很遗憾,我是异性恋。”

佐助和鸣人相处的这段时间以来,从没有此刻这般觉得鸣人机智。鸣人说的这些,他昨晚也想过,多年以来,鸣人是母亲和鼬之外,他唯一愿意谈论心事的人。鸣人是特别的,他早就知道,与鸣人相处十分随意、舒服,他这段时间也真切地体会到了。因此,昨晚,他考虑了很久,现在,是否同性恋已经不重要了,因为,除了鸣人之外,他不知道跟谁还会有心跳加速的时候,有这般自然的相处模式。如果和鸣人在一起,佐助想,当同性恋也无所谓。

佐助是行动派,他一旦确认了心意,绝对会采取对策,尤其是他看见鸣人跟鼬一起给花木浇水的时候。佐助有着强烈的危机感,每天都有交集的两人,难免会日久生情,他自己就是现成的例子。

“曾经,我也以为自己是异性恋,但,事实呢?人都会改变的,不是吗?反正你现在没有女朋友,也没有喜欢的女孩,而且还是我的名义女朋友,不如,我们试着交往下。如果有一天,你遇到了喜欢的女孩,我一定会自动退出。”

“我为什么要听话你的?”

“因为我们是朋友啊,朋友不就是要互帮互助的吗?”

“可是,我们……”

“佐助你光天化日之下,准备干嘛?”

鼬的声音从佐助背后传来,让二人一阵惊慌,他们担心鼬听到了对话内容,得知了两人假扮情侣欺骗父母之事。

“你不是在浇花?”佐助很不爽地问着。

“浇完啦,我看你这咄咄逼人的架势,怕你欺负鸣人,所以,特意过来看看,你们在吵架吗?放心鸣人,鼬哥会站在你这边的。”

佐助一听,心里更不爽快了,语气不悦地朝鼬说了句,“我们好的很,好好看着我,”然后,在鸣人愣怔时,开始了两人的三吻。

鼬觉得他的心灵受到了暴击。“……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啊。佐助!”

鼬终于离开了,但,佐鸣二人的嘴巴都吻麻了,佐助万分确信鼬是故意的。

“鸣人,当真不答应交往?”

“突然亲过来,你是混蛋吗?”佐助用手揉搓着嘴巴,“我都说了,不喜欢同性。”

“我们现在是异性啊,不是同性,如果你愿意,那么,我们交往的时候,你可以一直保持这个样子,我不介意,虽然更喜欢男性的你。”

“怎么可能,我这样可是十分……”鸣人忽然闭了嘴,他不能告诉佐助,“总之,我为什么要按照你说的做?”

“我们是朋友,不是吗?再说,我这是商量,不是命令,鸣人,难道你连试一下的胆量都没有?”

“怎么可能?我可不是胆小鬼,”激将法,对鸣人基本永远有效,“试试就试试。”

从此,佐鸣二人开始了真正意义上的交往。虽然不像别的小年轻那样毫不避讳地搂搂亲亲抱抱,但,两人那“我的眼里只有你,我说的话语全与你有关”的眼神和言语,凡是两人同框出场,周围全是粉红泡泡,无一不告诉大家“恋爱中,勿打扰”。

全木叶都在议论宇智波家二少爷的性取向问题,先是跟着一个金发少年“私奔”,再是整天跟一个金发少女同进同出,这不就是传说中的双性恋吗?佐助才不管别人怎么说,他的目的就是和鸣人交往,让他一直留在自己身边。

鸣人在跟佐助的真正交往过程中,被攻略的很彻底,以至于他头脑一热,接受了佐助的提议,不顾法力的损耗,维持着变身,跑到木叶高中,跟佐助同班读书。

鸣人跟鹿丸不同,他一直维持着变身,且和人类居住在一起,法力损耗很大。而鹿丸的人形是本体,不需要变身术,而且他家在郊区,四周有大片的树林,人类很少靠近,他基本没有什么损耗。

鹿丸提醒鸣人多次,但他总说睡一觉第二天就恢复了,一直得过且过,以至于后来落了个现出原型的下场。

鸣人转学之事,牵扯到“跨国”,自然的十分受重视,而且富岳也有提出见鸣人长辈的意思,等于是双方家长正式确认佐鸣的亲事。鸣人左思右想,拉来鹿丸帮忙,他让鹿丸变成自来也,他自己一变二,女版鸣人和纲手,后来成功瞒过佐助鹿丸以外的所有人。

鸣人在仙界学的东西,在人类学校完全用不着,除了考试之时用隐身术。每次考试,他都跑到佐助身边抄写答案,两人坐在考场的最长对角线位置上,都能考出一样的分数,写出一模一样的答案,引起全校的热议——世上真的存在心有灵犀?

后来,鸣人以和佐助相同的成绩,考入五大国排名第一的木叶大学,不出意外地引起轰动,连绝顶聪明的鼬都没闹明白是怎么回事,别人更是无从得知真相了。

佐助很想在大学里也跟鸣人同专业同班,但,两人听从鹿丸的建议,而选了不同的专业,为的是避免再考一样的分数而引人猜疑,惹祸上身。

那个时候,信息化可没有今天发达,宇智波二少爷和金发美少女的恋情传播范围有限,所以,佐鸣二人刚入大学,分别被封为“男神”“女神”,各自招来一堆的追求者。佐助不胜其扰,正式开启了虐狗模式,在学校跟鸣人十指相扣,每天等鸣人一起放学回家,以他的行动告诉追求者们,男神女神都名花(草)有主了。

男神配女神,虽然追求者们心碎了一地,但,谁都知道自己是没能力打败情敌的,只能在背后不服气地抱怨几句。

大学四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等毕业的时候,两人已经22岁了,这在宇智波属于大龄未婚青年,再加上两人交往了6年,感情基础牢固,也就理所当然地被催婚。

鸣人是有跟父母讲过他和佐助的恋情,还说两人木已成舟,他的母亲玖辛奈态度模糊,父亲水门却是明确表示不赞同的。因为鸣人的寿命是无限的,佐助再长寿,也不可能突破人类的寿命极限,而鸣人只能在无限的生命里,守着与佐助的有限记忆过活,不用想都知道鸣人的未来惨状。

鸣人本着他不服输的精神,多次劝说父亲,后来,水门经不住鸣人的软磨硬泡,暂时答应了,却是悄悄跑到人间,多方考验佐助。水门甚至在佐助出差时,不惜变身为绝色美女和绝色美男,两次试探他对鸣人的忠诚度,而佐助压根没拿正眼看他,在他第二次靠近时,佐助终于正眼看他了,还附赠了一个字——滚!

鸣人完全不知道他父亲私下里的所做,只听他说答应了,开心的不得了,马上跑回木叶告知佐助。两人商量后,再与各自的父母家人沟通,双方家长会面,并定下了婚期。


————————本章完——————

评论(1)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