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采涵

爱情不是一厢情愿,而是两情相悦。
相爱的才叫爱情,一厢情愿的只是叫单恋。
——送给火影大结局


唯有爱可写!

【佐鸣】开在心口的向日葵 21章(现架,收养梗)

21.
鸣人什么也看不见,只能被佐助抱着跑出去,走廊里来来往往的都是人,佐助一眼看过去,难以分辨医护人员和病人家属的真伪,他不敢相信与之擦肩而过的任何一个人,所幸的是鸣人头上还在带着手术猫,他的金发不再那么显眼。

不同科室的病房也是分开的,水门等人分别在五楼和六楼,但危难时候朝楼上跑,以至于无路可逃,实在是最愚蠢的行为,佐助想都没想地抱着鸣人朝楼梯快步走去。

守在楼梯口的安保人员见佐助抱着伤员离开,立即拦住了他,“先生,病人需办理出院手续,才允许出……”

“来不及解释了,抱歉,我已经预交了费用,足够了。”

佐助边说边朝楼下跑去,还不忘叮嘱鸣人抱紧他的脖子。

“爸,还有,他们,爸妈他们怎么办?”

“等出去了,我会给水月电话,让他转告他们这边的情况,我相信他们肯定会没事的,毕竟已经习惯了类似的情况。”

“爸,那我们去哪里?回家吗?”

“不,家里已经不安全了,去别处,香磷家里。”

“哦……我还没有去看鹿丸……”

“现在不是时候。”

佐助抱着鸣人一路冲下楼梯,直奔他汽车所停的地方,然而,他刚把鸣人放到后座上,就察觉不对劲——驾驶座上竟然坐了一个人。

佐助第一反应就是抱起鸣人跑开,但那人转过身,一只手拦住了他,一只手的食指竖在嘴前,“不要声张,坐好,我带你们去安全的地方。”

“……佐井大叔吗?”

“嗯,没想到鸣人记得我的声音,我很开心,不过,我们要马上出发了。”

路上,佐助问佐井怎么知道这边的情况,佐井只是说他今天恰巧调休,闲来无事窝在沙发里看电视,于是,就看到了一些新闻报道。他便找到了这里,刚走楼梯打算看望鸣人,但,看到了佐助抱着鸣人朝楼下跑,他想着情况肯定不秒,便立即来到停车场,找到佐助的车子,使了些不光彩的手段,把车门打开,坐进去等等佐鸣过来。

佐助觉得太巧合了,佐井肯定瞒了大部分真相。他给水月二人打完电话,交代了一些事情,便不在说话。

三人刚到佐井的住处时,佐助的手机响了,竟是鸣人的朋友牙打来的电话,佐助接通后才知道,他将鸣人的手机落在了病房里。

佐助告诉牙,鸣人在他一个的朋友家,近期不是很方便接听电话,等他好后,会一一跟大家联系。他挂断电话,立即给水月重吾去了电话,让他们将鸣人的手机取出来。

佐井家不大,两室一厅带开放式厨房,还有两个卫生间,再没有多余的房间。至于家具更是简单到极致,客厅里连张沙发都没有,想要围着矮桌喝茶看电视之类的,只能席地而坐。开放式厨房,除了梳理台上的厨具餐具,消毒柜,冰箱,上方的油烟机和柜子,再没有多余之物,连餐桌和椅子都没有。佐井的卧室物品也很少,一张床一个衣柜一套桌子加电脑,当然东西更少的是空着的房子,榻榻米房间,仅有一个衣柜。

佐助暗想,少到极致的生活物品,屋子里一尘不染,太整洁了,这不是普通人该有的生活方式,当然,佐井不是普通人,他是黑♚社♚会木叶组的成员。

“你和鸣人住这里,”佐井拉开了榻榻米房间的门,“这里很安全,但,切记,那层纱帘永远不要拉开。还有需要的东西,列出来,我去买……”

“鸣人还需要打消炎的点滴……”

“我会处理好一切,”佐助将鸣人放在榻榻米上平躺着,佐井开了空调,“手术的缘故,最好不要出汗,我去购物的时候,你们要是饿,可以先做些吃的,上方的柜子和冰箱里都有食材,尽管用。”

佐井说着,从他的裤兜里拿出了便签纸和笔递给了佐助,后者很讶异,心想这人真奇怪,居然随意携带这些,而非手机,对了,佐井说过他不用对他无用的手机。

佐助列了两排物品,80%都是给鸣人的,大到衣物,小到牙刷牙膏的牌子,佐井扫了一眼,跟鸣人打个招呼,直接离开了。

佐井走后不久,鸣人喊着饿了,可等佐助急急忙忙做好饭端过来时,他又沉沉地睡去了。

佐助只好将饭菜端回厨房,空调的温度有些低,鸣人身上盖的毯子有些薄,他轻轻地打开柜子,又取了一条出来,盖在鸣人的身上。鸣人的眼睛刚做完手术,医生说需要打一周的点滴,但,鸣人离开医院已经两个多小时了,会不会对他的眼睛造成不好的影响?他们现在佐井处,也没法找专业的眼科医生给鸣人做检查,他感觉有些焦心,思索了片刻,便拿了手机出去,给四玖夫妇通电话。

佐井出去了两个半小时,回来的时候,天已完全黑透了。那时候,鸣人还在睡着,佐助就那样安静地坐在他旁边,也不开灯,在黑暗中看着他。

佐助听见汽车开到楼下的声音,也听到了钥匙插进锁孔的响动,想着是佐井回来了,他轻声走过去,却听见了一个不同于佐井的阴沉男声。佐助心里一惊,莫非是杀手知道了他们的藏身处,追过来了?他这么想着,退了回去,从厨房里拿了一把菜刀,但,刚准备原路折回时,客厅的灯亮了。

“呵呵,佐助君这是看到我来了,准备做晚餐吗?”

佐助眼角抽搐,竟然是大蛇丸跟着佐井一起来了,难怪刚才的声音那么的阴沉,但他拿刀可不是给大蛇丸做晚餐的,“你怎么来了?”

“这么对你的老板,真的好吗?”

“我请他来的,大蛇丸是这个世界上,医术仅次于纲手大人的医生,且是木叶组的前成员。”

佐助挑了几下眉,难怪大蛇丸知道鸣人非他亲生,还有佐井之事,他以为大蛇丸真的神通广大到这般地步,原来不是是底牌没有被翻开罢了。他和大蛇丸没有工作以外的交集,音集团大门以外无来往,本就不善言谈的人,此刻只剩下一句,“麻烦了。”

大蛇丸呵呵笑了两声,抬了抬手,一个白色的塑料袋,上面印有“木叶医院”的字样和标志,装的是鸣人的药品,“带个路。”

佐助放下手中的菜刀,带着大蛇丸去了鸣人所在的房间,而佐井将购物袋一一放到矮桌上,顺手将电视打开了。

电视播放着木叶新闻现场报道,说是木叶医院对面的楼顶,有一死于枪杀的黑衣男人,旁边还有一支狙击枪,奇怪的是此人死于自己的枪下——自杀。同时,警方在医院的一号楼三层的某病房墙壁上,发现了一枚狙击枪的子弹,经院方透露,正是木叶组四代目之子曾住那个病房。据法医讲,死者被发现时,已死近四个小时,而他究竟是自杀还是他杀,一时之间尚不能下定论,只能等警方对案件的进一步的侦破。

不等报道结束,佐井就关掉了电视,他已经多年没杀人,今天差点被推到楼下,此刻想起来,他还有些后怕。佐井将佐鸣两人的衣服、毛巾等,拆了标签,挑出颜色重的,其余都扔进了全自动洗衣机里。之后他又把洗漱用品一并拿到浴室,做完这一切,平复了心绪,他才去鸣人的房间,而大蛇丸也已处理好了一切。

“接下来一周的这个时间,我都会过来,不过,这只是我的安排,具体情况,还要看水门那边,也许他们很快就离开木叶,带走鸣人。”

其实,佐助和大蛇丸进门的时候,鸣人就醒了,只是模模糊糊的,但,针头扎进血管时,他立即就清醒了,一双大眼睛瞪着正给他扎针的大蛇丸,后者阴恻恻地笑了声,手上动作不停。鸣人从小到大最怕打针了,每次打疫苗,都要哭上几回,后来一次他皮肤过敏,到处都痒,哭着说身上肯定爬了虫子,佐助趁机说去医院让医生帮忙捉虫,然后就不痒了。医生给他打针,他又要哭,佐助说这是给他捉虫,他立即不哭了。大约半个时候后,药效起作用,身上不再痒了,鸣人真以为医生打针是给捉了虫子的缘故。从此,每次遇到打针,他都告诉自己这是医生在给捉虫子,也不再哭闹。当然,长大后,他知道所谓的捉虫子不过是用来诓骗他打针,但,男子汉大丈夫,岂能再被打针吓倒?

大蛇丸说今天要输3瓶消炎药水,但他得回去了,接下来两次换药水的事情,由佐井处理,他在木叶组时,接受过相关的急救和护理培训。

佐井去送大蛇丸出门,鸣人一见那两人离开了,马上说他要尿尿,快要憋爆了。眼睛看不见,右手骨折,左手打着点滴,完全没法自理,包括上卫生间。佐助一手举着吊瓶,一手扶着鸣人给他引路,到了卫生间,帮他脱裤子时,鸣人连声表示拒绝,他已经不是小孩子了,这样实在太尴尬。

“你缠着纱布石膏的手没法洗,扎着针头的手,一时半会儿也洗不了,你说怎么办?”

鸣人想了下,不洗手太恶心了,默许了佐助的支援。国中之前,他都是跟佐助一起洗澡,佐助给他洗头、搓背,后来读了国中,他觉得自己长大了,便要求独立洗澡,从此,再也没有跟佐助一起洗过澡。对于别人帮忙上卫生间,婴幼儿期之后,更是前所未有,佐助微凉的手握上来时,鸣人的身体不受控制地抖了一下。

后来,鸣人躺回榻榻米上时,对佐助提出要求,不打点滴的时候,他要自己去厕所。佐助好笑地说,小屁孩还不好意思了?遗憾的是他还要帮鸣人喂饭、洗澡,全身上下都要看遍,洗遍,有功夫尴尬害羞,还不如好好休息早日康复。鸣人嘟囔了一句什么,佐助没听见,也没计较,因为相处的时间不多了,以后,再也听不见鸣人抱怨的嘟囔,但,佐助一点也不后悔他让四玖带鸣人离开木叶的决定。

佐鸣在佐井家住了三天,第二天晚上的时候,玖辛奈和野原琳过来,后来,佐助跟他们一起回家取了鸣人的证件,但他是独自一人回来的,因为玖辛奈她们忙于办理鸣人出国的相关手续。

第四天早上,天刚蒙蒙亮,四玖亲自来接鸣人,佐井也一起离开了。四玖曾请求佐助一起走,但他说木叶是他的根,父母族人都在这里,他不可能离开木叶。最后的最后,鸣人的再三坚持下,佐助答应了,但,鸣人拆眼睛纱布的前一天,佐助悄悄离开,返回木叶,至此,三年多,两人再也没有见过面。



————————本章完————————

评论(4)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