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采涵

爱情不是一厢情愿,而是两情相悦。
相爱的才叫爱情,一厢情愿的只是叫单恋。
——送给火影大结局


唯有爱可写!

【佐鸣】我们共同的家 3

原著3.
3.
佐井一脸人畜无害的笑容,鸣人和小樱却非常不爽,想把他一拳揍飞,今后还能一起愉快地做卡卡西班的伙伴吗?不带这样坑人的好不好?
佐助最大的想法是给佐井来一次月读,72小时算什么,至少也360小时,这个货,从第一次见面起,他就没对自己友善过,不过彼此彼此,他也不喜欢佐井。暂且不说佐井曾奉团藏之命暗杀自己,就是后来,战场上,大家打十尾的时候,佐井冲过去搜集信息,差点挂了,鸣人救下了他。同伴嘛,救是必须的,但,他让鸣人抱了很久的好吗?
鸣人气呼呼地说道,“佐井,你这家伙,太黑心了,不要和你做同伴了!”
“同伴吗?早就不是了好吗?”
这话一说,大家都惊愕地望着佐井,这个团藏的根组织走出来的优秀男人,从来不会看场合说话,总是照本宣科,一直都是超级毒舌男,但,他一直是期待同伴的,而且,大家都是同伴的不是吗?
佐井丝毫没注意到大家的异样,依旧悠悠地说道,“鸣人君你做火影的那一刻起,咱们就不是同伴了,而是上下级,平时,上级的你总是坑我,今天难得有机会,所以,我要坑回来,否则,难解我心中怨念。”
“咦咦咦?我那是坑吗?任务,任务的好吧,让你挣钱还不好啊?”
“但是任务超多啊,所以,我都没有时间谈女朋友,你和佐助君的孩子都两个了,我还单着呢。”
“我*,佐井,我突然好赞同你,因为,我也单着,”牙大力地拍着佐井的肩膀,随即,悄悄拿眼睛瞄雏田,“所以,火影大人要发放福利,每个单身的男人,都给介绍个女朋友吧。你只要说一声,各国的美女都会朝木叶来的。”
一大堆单身男人们都跟着起哄,之后是女孩子们都开始反驳,说是她们也在单身,还非常体贴地没找鸣人要福利,鸣人正要欣慰时,女孩子齐齐地对着他,小樱吼道,“你和佐助君一结婚,我们的机会就少俩,所以,为了把失去的机会补回来,鸣人你必须通过牙的提议。”
“......”鸣人真是欲哭无泪啊,要不要这样啊,“说好的大家一起玩游戏呢,怎么朝着这个方向越走越远啦?不过,至于你们说的福利,我明天就给各国的影和大名去信,选优秀的单身男女来木叶参加相亲会啊。不过,你们可要考虑清楚了,他们来了,你们的压力会更大的,因为,你们的心上人可能被别人看中,同样的,他或者她也可能看中别人啊。咳,不想他人捷足先登的,明天早上十点之前,可以单独找我商量,报知自己的心上人姓名,我会让鹿丸帮你们牵线的。”
“喂喂,这么麻烦的事情,干嘛是我?”
“你不是我的参谋吗?”
“萌黄还是你的助理呢。”
“你有经验的好吗?”
“......”
鸣人说的好有道理啊,鹿丸顿时无言以对,只能默默地接了下来,“红娘”不好当啊。
佐助望着对面的一众女孩子,又望了眼鸣人,随后,默默地抿了口酒,小樱和雏田要最先嫁掉才好啊。
“这呢,好提议,好决定,就这么定了,”纲手拍拍鸣人的肩膀,“不过,今晚剩下的70%的账单,还得找到付款人,所以,游戏进行到哪里啊?继续。”
“不是鸣人君和小樱第二吻吗?”佐井贼兮兮地接上了,“快点快点啊。上次的初吻,目击证人太少,而且我也没看到啊,听得哪有看得刺激。”
“佐井!我现在特想一拳把你打去陪辉夜姬。”
“别,小樱,老妖婆什么的,不要。”
鸣人和小樱是不可能亲吻30秒的,更何况还有个黑着脸的佐助,几乎要开写轮眼了,小樱侧身对女队员说了句,“真是抱歉啊,害大家罚酒,怎么样也不能破坏人家夫夫啊,”随后,她端起一杯酒,一饮而尽。
“女孩们还真好爽义气啊,但,别忘了啊,小樱,还有第二个呢,你要劝说佐助君亲吻一个异性。”
众人觉得佐助绝对不会答应的,如果答应了,他等着回去跪搓衣板吧,这和佐井指定小樱鸣人不一样,佐助要是选人,属于自愿行为,则意味着他肯定是有些好感的,否则,他会去亲吻一个异性吗?如果这样,他就对鸣人解释不清了。即便鸣人原谅了他,心里也还是梗着一根刺。
“佐助君,那个......”
小樱不好意思讲,她也不介意买单什么的,只是,此刻,她想试探或者说考验下佐助,所以,依照佐井的指示照办。
众人心中已知答案,但,还是齐刷刷地看向佐助,就在大家认为小樱她们又要喝酒时,佐助却站了起来,说了句,“我答应了。”众人惊愕不已,传说中的七年之痒吗?鸣人则是直接变了脸色,他完全没料到佐助居然答应亲吻异性。
众目睽睽之下,佐助走向了对面的女孩子,大家的心都悬了起来,纷纷猜测,佐助会亲吻谁啊?佐助走的很慢,像是故意吊大家胃口,直到他与女孩们的座位檫肩而过,走向她们背后的孩子们时,大家猜测,莫非佐助要亲吻烤肉店的服务员?
佐助高大的身形挡住了一个服务员和鸣子,因为其他人都在坐着,看不清楚佐助那边的情况,之后,只见他俯下身,头低向鸣子,众人恍然大悟,难怪佐助会答应的那么爽快。
“太他妈机智了,”牙拍着大腿吼叫。
“作弊作弊,佐助君!”佐井大声抗议,“不算数。”
“凭什么不算数?”鸣人也立即反驳,“你说异性又没有限制条件,我们女儿不是异性吗?”
“对啊,”佐助笑的得意,“怪只怪你自己考虑的不周到。”
佐井懊悔不已,难得的机会,就这么没了,“我应该加限制条件,成年异性才是。”
“佐井,你要小心了,我保证整不死你,”小樱恨得牙痒痒,不报此仇非女子,“等着吧。”
“放马过来吧,暴力丑女!”
“你妹!”
手鞠和花火赶紧拉住了愤起的小樱,而佐井则淡定地回复了一句,“我没有妹,如果,同班的也可以算为妹的话,那我妹正好是你啊。”
“......谁稀罕当你妹。”
“我也不稀罕你当我妹,论拥有少女心,你比鸣人差多了,撒娇嘟嘴卖萌鸭子坐,鸣人样样精通,你一样都不会。”
“喂喂喂......佐井,你干嘛扯上我啊,不对,你才拥有少女心呢,你全家都拥有少女心!”
“我家就我一个人,还有,若想我全家拥有少女心,那鸣人你赶紧给我找一个女朋友吧。我想要个金发的女朋友,然后再有个鸣子一个可爱的女儿。”
众人脸色变了几变,佐井这是在对鸣人表白吗?
“喂,”大和按了佐井的头发,笑道,“佐井,你喝多了。”
志乃则机智地扫向井野,“佐井,你这样表白也就算了,干嘛都想到生孩子了,井野会不好意思的。”
“喂,志乃.....”井野顿时红了脸,“干嘛扯上我啊,”她眼睛则扫向斜对面的丁次,他的脸色也有几分暗,“这么多人呢,手鞠和纲手大人也是金发啊。”
“场上单身的金发女性就你一个啊,”志乃解释道,“所以,不说你说谁。”
“纲手大人也单身的好吗,还有鸣子。”
纲手立即说道,“不要算上我,我可不想带小孩子玩。”
“我女儿才六岁,别想,”佐助立即护短,“你只能是大叔。”
场面一时失控了,红豆敲了敲桌子,说道,“再多说话的,直接买单啊,反正,我不想输。”
大家只好静了下来,又继续玩游戏,这一局,女队喝了三杯。第五局的时候,是丁次,他为人善良实诚,因此,女孩们都没有刁难他,唯有手鞠。
丁次选了一个真心话,一个大冒险,于是,手鞠第一个问题是,“在场的,有你喜欢的人吗?”
丁次紧张的脸通红,眼睛都不知道朝那里看了,二十多年来,他一直默默地喜欢着井野,但他知道,井野不会喜欢他的,井野一直高调地喜欢着优秀帅气的佐助。即便如此,凡是井野的要求,他都会努力办到,直到她满意为止,他自认为告诉任何人,但,聪明绝顶的鹿丸,还是早早地察觉了,也曾经悄悄地告诉了手鞠。不过,鹿丸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家老婆会逮着今天的这个机会。
天天瞧见丁次的大红脸,笑说,“显而易见啊,所以,这个答案都不用回答的,手鞠,下一个。”
“那就给你喜欢的人表白吧。大冒险啊,玩的就是心跳。”
手鞠是想要帮丁次,她看的出来,这几年,井野也是很在意丁次的,而且,心意相通的猪鹿蝶三人组,这样才能永远不分开啊。她拿眼睛暗示鹿丸,后者也立即鼓励说,“丁次,试一下啦,不试怎么知道?”
井野紧张的手心直冒冷汗,她知道,依照丁次的性格,他一辈子都不会告白的,肯定会一转身告诉男队员,“对不起,害大家罚酒了”,但,她还是想抱一份侥幸。
“抱,抱歉了,兄弟们......”
“别,”鹿丸也焦急地站了起来,打断了丁次的道歉,直接说道,“井野,丁次他喜欢你很多年了,你说吧,愿不愿意和他交往。”
一时间,全场寂静,连四个小孩子都看向脸色泛红的井野,她在丁次对大家道歉时,大脑已经是一片空白了,此刻,鹿丸代为表白,她一时有些反应不过来。
红老师看着俩满脸通红的孩子,侧向井野,提醒道,“井野,你这是想让手鞠代你回答吗?”
“......”
小樱看着愣愣的井野,急的跳了起来,“井野猪,这点勇气都没有,看不起你,”随后,挤到井野旁边,充分发挥了她的臂力,在众人的惊愕目光中,双手掐着井野的腰,把她隔着桌子扔向了丁次。
丁次本能地伸手接着了惊叫的井野,两人结结实实地抱在了一起,丁次没松开手,井野也丝毫没有挣扎。
大家不由自主地笑着,鼓掌祝贺,佐井笑着说,“暴力丑女的暴力,在关键时刻还有助攻的作用啊。”
“看看,这才叫兄弟啊,”牙拍着志乃的肩膀,“鹿丸和丁次,手鞠小樱和井野,好羡慕啊。”
“好像我不够义气似得,你放心,等你追女孩子的时候,我也会帮忙的。”
“什么兄弟啊,我和井野猪是姐妹,”小樱咆哮,“有没有搞错啊。”
“什么姐妹啊,小樱,你那力气,比男人还男人的好吗?那你和井野是兄妹好啦。”
“牙!”
“息怒息怒,”红豆和静音赶紧拉住要对牙出手的小樱,“开玩笑了。”
“年轻真好啊,”凯看着活力四射的学生们,独独缺少了天才徒弟宁次,如果他在这里,就更好了,不过,即使不在这里,你的酒,老师就替你喝了,你在上面看着大家,也一定很开心吧。
丁次因为牙提议的游戏,赢得了心爱的井野,于是,他决定,就算牙是最后一名,他会替牙买单的,确切说,他已经准备好了付剩下的70%的账单,但,为了大家玩的刺激,他就不透露自己的决定了。
*
*
游戏采取减法制,因此,凡是被抽中的人,不能再参与抽牌,这样,就可以避免重复,并且每个人都有一个被“整”的机会。长得帅的、温柔可人的、平时特别老实的、人缘好的,这四类人,极少被异性刁难,比如佐助、雏田、丁次、萌黄。
游戏到了最后,害大家喝酒最多的四位已经出来了,卡卡西以9杯的数量夺得第一名,主要是女队报复他拐走了他们温柔的伊鲁卡老师。牙和佐井以7杯的数量并列第二,然后是聪明绝顶的鹿丸(他表示女队纯粹是嫉妒他的高智商)。
这边,服务员算了他们的消费总账,另一边,丁次已经悄悄离开,付了剩下70%的账单,事后,他被调侃为“有备而来”,不然,怎么会带那么多钱啊。丁次则很冤枉地表示,那是他老爸的任务报酬,准备让他交给老妈的,他就先挪用了。
小李这次没喝酒,但,醉的最厉害的是木叶丸,他搓着螺旋丸耍酒疯,吓得众人纷纷上前制止他,红给他下了幻术,让他睡去了,乌冬和萌黄负责送他回家。
牙喝多了,话有点多,志乃扶着他的时候,他总是一不小心就提到雏田的名字,而志乃也总算明白了,难怪牙对雏田那么殷勤,原来有这种意思啊,既然,两人是兄弟,那自己就做个好助攻吧。
鸣人他们把所有的人都送走后,已经很晚了,鸣子困的眼睛都睁不开,佐助才把她抱在怀里,她就立刻睡去了,鸣人怕半醉的佐助把鸣子给摔了,于是,伸手要接过来,佐助却拒绝了。
“吊车尾的,你这是看不起我?”
鸣人的头摇的像拨浪鼓,“没。”
“那就不要抢,来,面麻,爸爸还可以背着你哦。”
“我拒绝!”
“臭小子,你竟然敢拒绝老子的示好?”
“因为你喝醉了。”
“谁说我醉了?”
“你本来就醉了,平时都不话唠。”
“我只是开心,开心你懂吗?”
“喝醉了还开心?”
“同问,”鸣人一手牵了面麻,一手扶了佐助,喝醉了有什么好开心的?
“因为,”佐助凑近鸣人的耳朵,说道,“牙喜欢雏田!”
“......那,”鸣人总算明白了,早上,佐助说什么“我已经回来了,不用麻烦别人了”,原来,特别针对雏田,他还在介意忍者联军知道雏田表白之事,但,自己不也对他表白了嘛,联军也都知道啊。宁次临死前,将雏田托付给了自己,但,对于深爱着佐助的自己来说,和雏田在一起,就会觉得特别委屈雏田,同时,还会伤害到佐助,甚至,更多的人。最后,他和佐助互相表明心迹,先后拒绝了雏田和小樱,一直携手走到今天,而雏田和小樱,也是他们最好的朋友,“我会帮牙追雏田的。”
“嗯。别帮倒忙就好。”
“混蛋,你小看我......”
“嘘,小点声儿......”风一吹,佐助的酒劲上来了,“鸣人,我有点头晕......”说着,佐助一个趔趄,带的鸣人也差点倒地。
“喂喂喂,你小心点啊,站着别动了......多重影分身之术。”
鸣人变出三个影分身,一个抱着面麻,一个接了鸣子,一个和鸣人本体一起架着佐助,用忍步朝家赶去了。
*
鸣人的影分身们,一个忙着把鸣子放到床上,又去浴室接水给鸣子洗脸洗脚,换睡衣,一个去给面麻放洗澡水,还有一个去阳台收衣服了。
面麻表示他从未见过这么崩的佐助爸爸,醉酒后话唠也就算了,还抱着鸣人爸爸的本体不松手,就像鸣子撒娇抱大腿一样。
“佐助,你自己坐沙发上,我给你泡杯茶水解酒。”
“你要先回答我的问题?”
“什么啊?”
“鸣人,你爱我吗?”
鸣人无语,这真的是佐助吗?佐助会这样吗?简直不可思议,“……显而易见的好吗?”
“那你从今以后,只能爱我一个。”
“呐呐,佐助,这怎么行啊……”
佐助立即抬起头,怒视着鸣人,“什么意思?你是爱上了雏田了吗?男忍者都夸她甜美可人温柔善良,她又对你表白,所以,你也心动了是吧?漩涡鸣人,你快回答我!”
面麻眨了眨眼睛,幽幽地来句,“原来雏田阿姨喜欢爸爸的事情是真的啊!”
“混蛋佐助,雏田表白的事情,都过了几百年了啊?还有,你不是说牙喜欢雏田吗?干嘛扯人家雏田来背黑锅啊……”
“那就是小樱,对不对?四战的时候,我都趴地上差不多快死了,你们俩却在亲吻……”
“混蛋混蛋,人工呼吸好不好?小樱那是救我,怎么能叫亲吻?”
“你从小就喜欢她,你为了她还总找我的茬……”佐助越说越委屈难过,垂着头,仿佛在哭一样。
“混蛋佐助,那都多久的事情了啊,12岁之后,我不是一直在追着你跑?”
影分身们都忍不住议论起来,“这是混蛋佐助吗?”
“换了一个人似的,像平行世界里的恰拉助。”
“本体好惨啊,黑历史都被那个混蛋提起来!”
面麻立即凑向前,“鸣人爸爸真的喜欢小樱阿姨?”
“是啊。”
“那不是好乱吗?雏田阿姨喜欢鸣人爸爸,鸣人爸爸喜欢小樱阿姨,然后小樱阿姨喜欢佐助爸爸,佐助爸爸又和鸣人爸爸互相喜欢,好乱啊……”
“乱什么乱,面麻赶紧给我洗澡去……呐呐,佐助,你别胡思乱想啊,我还没讲完呢。我说不能只爱你一人,是因为我们家还有俩人啊,你不会跟小孩子争风吃醋吧?”
“面麻,鸣子,那不一样,我要你说只爱我一个……”
佐助抬起头,直直地看着鸣人,正说着话,忽然闭上了眼睛,头一低,趴到了鸣人怀里。
“太啰嗦了!”
鸣人以为佐助睡着了,但,面麻的声音从背后传来,他一转头,看到面麻开着写轮眼,站在他的正后方。
鸣人伸手要拍面麻,但给他躲开了,“臭小子,你趁机给你爸下幻术?”
“有什么紧张的嘛,只是让爸爸睡一觉而已。爸爸的幻术是最强大的了吧,他一清醒就会破解开了。”
“这样啊,但是,你把他弄睡着,怎么洗澡吗?”
“爸爸们不是都在的吗?”面麻指着三个影分身,“我就先去洗澡了,明天还要上学,还有修炼,”说完,酷酷的面麻便去自己房间拿睡衣了。
“你爸他难得啰嗦一次,而且,这样的佐助很可爱啊,你不觉得吗?”
“和他高冷沉默的形象一点儿也不符。”
“……”面麻这个熊孩子,比鸣子大了不到一岁,但,思想真是大了五岁都不止啊,臭小子,究竟像谁啊?
鸣人抱着佐助朝卧室去了,如果佐助醒来,知道了鸣人横着抱过他,估计郁闷死。佐助的思想里,只能他这么抱鸣人,绝不可以让鸣人这样抱他,因为,他是丈夫,鸣人是妻子。
“混蛋佐助,重死了,都差点用上查克拉了好吗?”
鸣人把佐助放好,又让一个影分身接水去了,他得给佐助擦擦身子,换上睡衣。
面麻洗完澡回来,鸣人已经解开了影分身忍术,正给佐助系睡衣的腰带。
“爸爸,需要我帮忙吗?”
“啊,面麻啊,不用,我已经搞定了,面麻赶紧去睡吧,爸爸也要去洗澡啦。”
“哦,那爸爸晚安了。”
“晚安,面麻。”
鸣人洗完澡,又分别去鸣子和面麻房间看了情况,这才回他和佐助的卧室。佐助还在沉睡,鸣人熄了灯,侧躺在佐助的旁边。
――佐助,我明白你的意思,那种情况,当然,我只爱你一人。
~~~~~~第3章完毕。

评论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