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采涵

爱情不是一厢情愿,而是两情相悦。
相爱的才叫爱情,一厢情愿的只是叫单恋。
——送给火影大结局


唯有爱可写!

【佐鸣】我们共同的家 5

鸣子对面麻是又崇拜又羡慕啊,面麻竟然知道轮回眼!她的同学都没有人知道的,竟然还说她爸爸失明什么的,想想就不爽啊。
“为什么我没有梦见呢?”鸣子万分向往面麻的“轮回眼梦”,“我也想梦见啊。”
佐助很清楚,那不是梦,而是面麻体内的其中一个灵魂,曾在意识空间,和面麻打过照面,还可能有所交流,否则,面麻不会知道轮回眼。他放下了头发,瞅着鸣子的向往神色,说道,“那鸣子就要向哥哥一样努力修炼了。”
“嗯,爸爸,我一定会的。”
佐助笑着,随后转向面麻,“你梦中的人,告诉了你轮回眼吗?”
“没有,他没讲话啊,表情好凶的,我不敢问他。后来,我到图书馆,看到太师父(自来也)写的书,有记录轮回眼,和那人的一样呢。嗯,就是爸爸这样的。”
“很凶?”鸣人托着下巴,“莫非是斑?不,斑是个面瘫,是比较霸气了,有时候还比较二,和初代一见面,那是又二又呆萌,倒是不怎么凶的。话说,我长门师兄弥彦师兄一看就是好人,而且还很帅啊,另外五道也是面瘫。六道老爷爷也不凶的,对吧,佐助?”
“嗯,”佐助点了头,随即,又问道,“他什么模样?除了眼睛和表情凶之外。”
“他嘛,个子高高的,头发长长的,还炸炸炸的,像丁次叔那种朝后炸的头发,嗯,具体我也形容不好了,不过,我可以变成他的样子。”
佐鸣互望一眼,那真是再好不过了,连忙催促道,“赶紧变出来。”
“好。”
面麻站起来,开始结印,然后,在佐鸣和鸣子的热切期盼中――变身失败了,他疑惑着,怎么可能?于是,再试试,一连试了数次,面麻都无法调动查克拉。
“怎么回事?”鸣人急忙问道,“查克拉竟然没反应呢,昨晚还可以的,佐助,你用写轮眼看看呀。”
“别急,鸣人,那么,面麻,你试试变成鸣人的样子。”
面麻照做,竟是成功变身成穿御神袍的鸣人,“哎,为什么可以变成爸爸?那我再试试,”他再次结印变身,数次以失败告终,急得额头直冒汗,“为什么啊?为什么一变那个人就不可以?”
“真是个奇怪的事情,不过,面麻别急啊,可能,”鸣人把面麻拉过来,连忙安慰道,“那个人是神仙吧,他不想让你泄露天机,一定是这样的。”
“哇,哥哥好厉害,都可以梦见神仙的呢!”
“是啊,不要紧,不用知道他是谁,无关紧要的人罢了。先吃拉面吧,鸣子也快吃饭。”
之后,除了鸣子,谁也没有讲话。面麻是满心的挫败感,鸣人在想面麻无法变出那人的怪事,难道真的是神仙?佐助则想着告诉鸣人真相,并计划通过瞳术,进入面麻的精神世界,看看那两个灵魂,究竟是何方神圣。如果可以,佐助要在面麻的精神空间里除掉那两个灵魂,面麻之所以施术失败,一定是那人的轮回眼施术干预的。
午饭结束后,面麻和鸣子没回教室,直接在天台亭子下的长石椅上午睡。那里,曾是幼年、少年时期的鹿丸看云的地方,鸣人和丁次也没少来骚扰鹿丸。
鸣人和佐助坐在两端陪着,鸣人还脱下了御神袍,盖在两孩子身上。两人都在想那个轮回眼男人的事情,一时间谁也没有讲话,最后,还是鸣人先打破了沉寂。
“你说,面麻会开轮回眼吧?”
“会。”
“和六道老爷爷一样的能力?”
“如果双眼都是九勾玉轮回眼,大概比他还厉害吧。”
“……”鸣人咽了口水,“这么,恐怖?”
佐助伸手覆在面麻的双目上,既而转望鸣人,“本身,只是力量的强大,但,如果选错了路,将会变成下一个辉夜。”
“……怎么会选错了路?面麻可是我们的孩子……”
“这不是面麻能够决定的,而是,另外的人若决定的,鸣人……我还是实话对你说了吧……”
佐助将大蛇丸的话转述给鸣人,后者听得一愣一愣的,他不由自主地摸上了自己的肚子,那里,有整个的九尾,和部分的一到八尾查克拉,和他自己,加在一起就是十个灵魂吧,但,他们都是朋友。面麻不同,他体内的另外两个灵魂,对他来说是完全陌生且对立的存在,如果,真如大蛇丸、佐助所说,那么,他们会失去面麻吗?一想到可能会失去面麻,鸣人就觉得心痛难忍,看到此刻正在酣睡的面麻,差点就掉了眼泪。
“佐助,没有,别的办法了吗?”
“......我已经给大蛇丸写了信,在等他的回复,听兜讲,他和大蛇丸也一直在寻求破解之法,所以,你也不要太难过,鸣人......对了,我怀疑,面麻的瞳术封印,正是那个人以梦境的形式,教导面麻自己解开的。我从未在他俩面前用过写轮眼,可能写轮眼的用法,也是那人的授意,,面麻在梦中学了,只是,他自己不知道罢了。”
“......这么说,那人该是多么强大啊......那,另外一个人呢,难道,被压制了吗?”
“不好说,所以,我想进去面麻的精神世界......”
“这样的话,面麻会受到精神创伤吧......”
“还能比现在更糟糕了吗?”
“......”
鸣人一愣,感觉佐助的话,似乎也很有道理,他无法反驳,唯有默许了佐助的方案,而佐助呢,他急于知道那两个人的情况,尤其是拥有轮回眼的那人,于是,简单和鸣人商定了他的方案,便施展瞳术,踏进了面麻的精神空间。
*
面麻的精神世界,一开始是非常模糊的,无论是景物,还是人,并且人非常少,只有四个人,两个大人和两个小孩子。佐助从模糊影像里,根据身形和发型的判断,认出左边的大人是自己,右边的是鸣人,地上到处乱爬的孩子是鸣子和面麻。
佐助很怀念那段手忙脚乱照看小孩子的日子,故而,留的久了些,他感叹着时间过得好快,小孩怎么这么快就长大了呢?
接下来,很多的影像,从模糊逐渐转到清晰,小孩子也从爬改为走,奔跑,但,还是那么四个人,面麻的世界里,仿佛从不曾加入别的人一样。
后来,便是面麻入幼儿园第一天的场景,面麻背了个青蛙书包(鸣人的意思),鸣人背着面麻,佐助则抱着鸣子,与鸣人并肩而行,一家人有说有笑地到了木叶幼儿园。接面麻入园的是一个名叫浅川婧的棕发女教师,她也是鸣人佐助的同学,只是没能顺利成为下忍,放弃了做忍者,长大后做了幼儿园的教师。
鸣人把面麻交给浅川婧,但,面麻十分抗拒陌生人的怀抱,挣扎着、哭着不肯松开鸣人的手,鸣人一边给他擦眼泪,一边安慰他。佐助也在旁边说了安慰的话,只是,他已经忘记了当初的言语,不过,应该只是安慰小孩子听话之类的吧。
之后,面麻和一堆因远离父母亲人而痛哭流涕的陌生小朋友呆在一起,看到别的小朋友哭泣,他倒是不哭了,一个人坐在窗台下的小凳子上,取下书包,打开后,取出了绿色的小恐龙。
这时,一个胖胖的小男孩跑了过来,他一把抢走了面麻的小恐龙,面麻愣住了,之后,站起来就追那个小胖子,从后面把小胖子扑倒了,骑在他身上,夺回了小恐龙。这件事,面麻从未对家人讲过,但,却清晰地印在面麻的记忆里,那么,这对面麻来说,一定是非常重要的事情了。
后来,影像又变回了一家四口的相处时光,直到画面转成四个小男孩围住了玩小恐龙的面麻,其中一个是抢恐龙被打的小胖子。男孩子之间,基本都是几句不和拳头较量,自然,打架是必不可少的,而面麻显然不是他们的对手。他一开始是一只手拿恐龙,一只手打架,最后是恐龙被抢走,他也被两个小孩压在下面动弹不得,只能眼睁睁地小胖子和另一个小男孩玩着他的小恐龙跑远了。
佐助丝毫不知道面麻还被人坐在身上打过,面麻从来没有讲过,他只知道那天睡觉时,鸣人到处都找不到小恐龙,面麻仅是低着头说句“弄丢了”,后来,佐助又给他买了一个,就是现在常玩的那只。佐助觉得这种情况下,面麻一定会哭,他的印象里,五岁前的面麻,稍微受些委屈眼泪都跟流水似的,为此,佐鸣还互相嘲笑过,均认定面麻爱哭的毛病遗传自对方。可是,等了很久,他都没有看到面麻的眼泪,反倒被他双眸中一闪而逝的血红给镇住了。
3岁吗?面麻3岁的时候,封印就被解开了吗?可是,佐助开始自责,面麻7岁了,他才发觉,真是个,失职的父亲。
之后,面麻双手按在地上,撑着地挺起身子,硬是把身上的两个孩子掀翻在地,他也没有再打那两小孩,而是跑去追回他的恐龙,三个孩子争抢中,小恐龙被扯的四分五裂。那两小孩一看玩具毁了,也就没有什么争的必要了,扔掉手中的布,嬉笑着跑掉了。面麻一个人蹲在地上收集残破的小恐龙碎片,他一直低着头,看不清表情,之后,小恐龙碎片怎么处理的,佐助竟是没有找到那部分的记忆。
第二天,佐助又给面麻买了一只新的小恐龙,佐助也有看到那部分的记忆,但,紧接着,他就被六代目卡卡西派出去执行为期两年的长期任务了,因此,小恐龙给面麻带来的喜悦,很快就被佐助外出的失落和不舍压了下去。
佐助离开的初期,他还时常出现在面麻的记忆里,但,逐渐地,面麻的生活里只剩下三个人,佐助已经被踢了出去,小樱、雏田、井野和天天,出现的画面逐渐多了起来,男忍者们也时常露面,他们都是都是常来帮助鸣人照看孩子的。
之后,佐助归来,生活又变成了一家四口的其乐融融,后来,鸣人做了第七代火影,没多久,佐助又被派出去执行任务了,鸣人他们的生活又回到了小樱、雏田等人常来帮忙的模式。
佐助走前,面麻已入忍者学校,也从他那里学了宇智波家族的火遁忍术,因此,面麻的记忆里,有不少站在水边练习火遁的画面。后来,还有鸣人教授他联系多重影分身的画面,以及忍者学校的部分情形,但,再也没有被欺负的场景。
不过话说回来,除了初入幼儿园的小朋友,还真是没人敢惹面麻。先不说面麻有忍界救世主+火影和忍界救世主+曾经叛忍的两位父亲,再加上一众厉害的叔叔阿姨等人撑腰。单是宇智波面麻本人,惹到他的话,要先被他多重影分身打到鼻青脸肿,还要被他的火遁烤,轻者烧糊头发,中者毁容受伤,重者死亡。除非不想活了,否则,谁敢惹宇智波面麻?
佐助一路看过来,发现面麻的记忆里,最多的篇幅是家人。佐助感慨,该说面麻不愧是他和鸣人的孩子吗?他和鸣人,最渴望的就是家人,过去的鸣人,处境之悲惨,他已不必多言,这已是天下皆知的事情了。之后,他想到了8岁前的自己,记忆力也基本都是家人,母亲的慈爱与温柔相待,期待父亲的关注,盼望哥哥的忍术教授以及对哥哥的崇拜、些许的嫉妒......所以,当一切失去的时候,他才会觉得天塌了下来,于绝望之中,恨透了毁掉他一切的鼬。
拼命练习忍术,斩断和鸣人的羁绊,投奔大蛇丸,找鼬复仇,杀掉鼬,获知灭族真相,加入晓,捉八尾人柱力奇拉比、大闹五影大会,杀团藏,再找木叶复仇(虽然没有真正实施)、参加四战、与鸣人的终结谷决斗、两人和解,之后,组成家庭......
这些算是前二十五年的生活概括了,佐助轻叹一声,但,往事不可追,他摇了摇头,努力地走出自己的情绪,他现在处在面麻的精神空间,若他的情绪波动太大,面麻的潜意识感受到了,也会受到影响。
佐助继续从前走,穿过那些影像,正当他想着走完了面麻的记忆画面,是不是就可以找到那两个人时,前方的路却突然没有了。他的眼前竖起来一道没有边际的高墙,将他和面麻的记忆隔离在墙外。
――高墙什么时候有的?谁竖起来的?面麻?还是那两人?墙能不能打破?打破墙的话,面麻有影响吗?
佐助想了一串的问题,最后,他觉得还是返回去,和鸣人、大蛇丸、兜商量一下比较好。
*
佐助走出面麻的精神空间,鸣人盯着他紧皱的眉头,便知佐助探索失败了,而且,事情可能比大蛇丸的猜想更复杂,思及此,他的心又往下沉了几分,脸色也阴郁起来。
“白痴,干嘛那个表情啊,我都没讲话的,我只是看到一堵没有边际的高墙,感觉像是结界,比十尾带土的六赤阳阵还强。别的,也没什么,至少,面麻的记忆,几乎没有不开心。”
“那你干嘛紧锁眉头啊?你这个混蛋......你不会骗我吧?”
“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这件事,你不就骗了我七年多吗?你是有前科的......”
“......呐,以后不会了,抱歉,”佐助从面麻的额头拿开手,揉了揉自己的眼睛,“那个结界,我写轮眼都看不进去,我猜想,是那两人刻意设置的,不想让看见他们。”
“他们,或者说其中一个轮回眼,只会单独让面麻看见,对吧?”
“目前来说,从面麻不能变出那个轮回眼的模样,大概是这种情况。我准备和兜一起去大蛇丸那里去一趟......”
“我也要去。”
“笨蛋鸣人,你是火影,岂能随意出村?我保证,绝不会隐瞒任何消息,无论好的,还是坏的。”
鸣人脸一瞥,不悦道,“谁知道你是不是个骗子?”
“......”佐助愣了下,一想到隐瞒面麻的事情,那也确实是个骗子,随即移到鸣人的身旁,伸手按住他的头,硬把他扳向自己,额头相抵,“我就这么不值得信任啊,真是很心伤呐,鸣人,你要想办法弥补我的精神损失才行。”
“......混,混蛋,别离那么近啊,这附近都有暗部的。”
“我知道,鸣人,你和佐井走的太近了,我不开心。”
“你这个总队长不在木叶,副总队长自然要直接找我汇报工作的好吗?”鸣人忽然想到了什么,“喂,混蛋,你不会信了佐井的酒后乱语吧?大家都知道的,佐井就那性格,人很善良单纯,但就是不会说话,哪有人一见面,就对着女孩子说‘丑女’的,把小樱气的暴走。他刚加入卡卡西班时,我与小樱总是和他干架,他现在已经改了很多。”
“我已经回来了,因此,以后单独对你汇报工作的人,只能是我。”
“前提是你不要总往外跑,一跑就一两年。”
“不会了,该清理的,我都清理完了。余下的时光,我会好好的相妻教子。”
“相妻教子?有这个成语吗?我只知道相夫教子。”
“......一样的意思。”
随后,佐助绕开了话题,和鸣人聊孩子的成长,面麻7岁,鸣子也已经6岁多了,但,佐助外出的时间是四年,错过了很多。鸣人很乐意聊两个孩子,那是他最大的骄傲,每当说起他们,他都会眉开眼笑,怎么努力都无法掩藏着他的愉悦。
整体来说,面麻的性格更像佐助,但,和佐助的成长方式不同,面麻不需要靠强大的忍术引起父亲的关注,也不会被一个天才哥哥的光环笼罩,他只需要开心生活就好了,因此,他完全没有幼年佐助的沉郁和自卑,只是表情比较少而已。
鸣子更像鸣人,但,比鸣人更早显露出忍者的天赋,面麻会的忍术,她也会,只是,不太擅长结印,而且,上课时常打瞌睡的她,还能在理论课上考到班里中上等。总之,以佐助的话说,家里只有读书时的鸣人是个吊车尾。
下午的预备铃声响起,面麻和鸣子先后醒来,前者一睁开眼睛就说,他梦见了佐助爸爸,而且,好像不开心的样子呢。
佐助笑着安慰说,梦都是相反的,他现在回到了木叶,和家人在一起,一直都很开心。佐助知道那不梦,是他刚才进入面麻精神空间的情形,而对于年幼的面麻来说,只能凭认知将此划分为梦境,他也就将计就计了。
鸣人把鸣子的辫子整理了下,便让两孩子一起回了教室,他和佐助则商量着见大蛇丸的时间,佐助表示他先拿到大蛇丸的回信,再给他去信通知一声,之后,他和兜便出发去田之国的音忍村。
其实,想知道那个轮回眼是不是认识的人,佐鸣二人凭借变身术,自然可以让面麻指认,但,他们从面麻变身失败,便知那人并不想让别人知道自己的身份。佐鸣二人也不想面麻和鸣子知道了那人的身份,再无意间透露了出去,引起他人猜疑,造成不必要的恐慌。
*
佐助和兜的启程时间都约好了,结果,又有新的问题出现了,这次,不是面麻,而是鸣人。
小樱自行开发了新忍术,据说可以让人变得更漂亮,身材更好,但不会夸张到变成另外一个人,而且,只要自己愿意,可以做到终身维,这是专门针对爱美女性的忍术。鸣人的色**诱术、后宫术和逆后宫之术天下闻名,导致他成了小樱新忍术的试验对象,依照小樱的理论变成女版,再通过她的忍术变成更漂亮的女人,至少,鸣人的女版不能有六道胡须胎记。
一开始,鸣人是拒绝的,毕竟,这是针对女性、且从未经过实践的忍术,谁知道会不会越变越丑啊。小樱嬉笑着说,所以才让鸣人你试验啊,假如忍术失败,你变丑了,也不会有太大关系的,首先,你是男的,其次,你已经有了佐助,他一定不会嫌弃你的。
最后,鸣人还是因为小樱的暴力拳头而勉强同意,可是,即将结印完毕时,木叶丸莽莽撞撞地闯了进来,鸣人一惊,弄错了一步。他确实变成了一个没有六道胡须胎记的女版鸣人,金发蓝眸,身材前凸后翘,看起来娇美动人,但是,无论他和小樱怎么结解除忍术的印,都没办法让鸣人恢复原貌。
“小樱!!!”
“嘛,嘛,你放心,我一定一定会找到解除方法的,啊啊,我先走了!”
鸣人的暴怒中,小樱跳窗逃跑了,鹿丸翻了下白眼,说了句“麻烦死了,这得多久啊,又让我代班啊”,萌黄和木叶丸则围着鸣人看个不停,啧啧称赞“鸣人大哥的色**诱术真是越来越诱**惑了”。
鸣人庆幸他穿着衣服,不然,人都丢完了,他愤怒地扯了下自己的金色长发,“萌黄,拿剪刀来!”
事实上,鸣人的方法根本行不通,他的形体是忍术变得,因此,头发也受到影响,他刚剪断,头发又飞速长回原来的长度,他一口气剪了十几次,地上都一堆地方了。
鸣人用飞雷神之术回了家,佐助正在翻看宇智波家地下室存放的卷轴,忽然,一个长马尾的金发蓝眼少女落在他家沙发旁,他愣了一下,心想,鸣子已经迫不及待地想长大了吗?他以为这是鸣子的变身术。
“佐助,我要报仇,我要发明新忍术,把小樱永久地变成男人!!!”
“......鸣人,”佐助这才猛然想到他家小女儿还在学校上课,这个,只有鸣人了,但,为什么连声音也变成了娇滴滴的女声,“又用色**诱术,你这个吊车尾,想去诱**惑谁啊,解除了。”
鸣人愤怒地踹了下沙发,“你以为我不想啊,都怪小樱,啊啊啊啊,我没法出门了,要是让人知道火影忍术出错,变成这个模样,颜面何存?”他双手按住胸前丰满的部位,“这样,这样会被人笑死吧。”
佐助看着那丰满的女性特征长在鸣人身上,竟是丝毫不违和,不由地问了句,“全身都变了?”
“废话,忍术当然是变全身的吧,”鸣人生气地坐在沙发上,他要快点想办法解除忍术,还要发明新忍术报仇,该死的,为什么会屈服于小樱的拳头啊?
“要多久?”
“不知道。”
“......”不会一辈子都这样吧,如果全身都变了的话,那,我们,之后不会真的要有小孩吧?
“还有,不要告诉别人,目前就几个人知道,你要保密保密保密。气死我了,臭小樱,我绝对会报仇的!!!”
鉴于鸣人无法出门,佐助只好先去孤儿院,转告兜,拜访大蛇丸的计划暂时搁浅,至于兜询问原因,他没法讲,只说鸣人在试验新忍术,他要做辅助,一时走不开。
不待兜细问,佐助就赶紧跑掉了,他也很郁闷,两个小时前,鸣人去上班时还是个英俊挺拔的男人,再回来,就变成了娇滴滴的少女。他还得去给鸣人买衣服,之前的男性衣服,都是180身高的,他现在的女版身高,撑死170的样子,家里的衣服根本没法穿了。
——小樱,我也觉得这仇的报,你这么一闹腾,增加了我们多少事情啊。
~~~~~~~~第5章完毕。

评论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