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采涵

爱情不是一厢情愿,而是两情相悦。
相爱的才叫爱情,一厢情愿的只是叫单恋。
——送给火影大结局


唯有爱可写!

【佐鸣】我们共同的家 21

鹿丸的智商果然不是盖的,鸣人再次大加赞赏一把,一五一十地讲述完后,鹿丸睁大眼睛将他连续打量了几十遍。
鸣人的色*诱术、后宫术和逆后宫之术,全忍界人人皆知。可是,大家的心目中,鸣人就是外表女体内心男人地玩一把而已,不曾想,鸣人的忍术竟然还能孕育子嗣?话说,这种忍术,简直是忍界男男的福利啊。
鹿丸表示,手鞠怀鹿代的时候,他也还记得当时的情况。虽然,大家的眼中,手鞠是个强大的风属性忍者,但,怀孕的时候,简直变了一个人似的。初期吐的很厉害,除了酸的东西,什么都吃不下,体重不增反降。直到四个月的时候,情况才转好,饭量逐渐变大,体重上来了,但,没开心多久。一个多月后,肚子变大了,腿脚浮肿,身材整体变胖,与此同时,跑卫生间的次数多了,行动不便,晚上睡觉更痛苦,没睡一个安稳觉。这期间还要避免蚊虫叮咬,避免生病受伤,否则,大部分的治疗药物不能用,只能靠自身的抗病能力了……
鸣人听得冷汗直冒,手鞠所经历过的每件事,岂不是都要经历一遍?一想到这些,鸣人就想把佐助暴打一顿,如果不是他的欺骗,他就不用经历这些了。
“鸣人啊,与其想着打佐助,还不如两人联手,应对接下来的事情吧。”鹿丸看着鸣人先是颓败,再是双目喷火,咬牙切齿,就知道鸣人的心理想法了。
“哼,早晚要打一架。”
“你俩五岁入忍者学校就开始打架,打了二十多年,哎,麻烦。”
“才没有二十多年,他去大蛇丸那里的几年,后来旅行的四年,都没打过的。”
还较真儿了呢,鹿丸叹了口气,“给面麻和鸣子做个好榜样啊,别让他俩想起你们相处的时候,脑子里只剩下打架。”
“我们俩在家不打的好吗?你都不知道,四战那次之后,我和佐助基本没打过,他都不跟我打。”
“那是让着你,不舍得下手,哎,回想过往,对比现在,真是令人震惊啊。”
“还说我们,你和手鞠不也是一样?哎,你们猪鹿蝶,都成家了呢,我们卡卡西班,小樱和佐井,到底啥时候传来好消息啊?还有大和队长,他还单着呢。”
“该有的,都会有的,大和队长和夕颜暗部,应该有戏。”
“真的?”
“等着吧,哎,”鹿丸又看了眼鸣人,摇摇头,“真是意外性第一的忍者啊。”
接下来的日子,鸣人的反应和手鞠情况相似,早晨和晚上吐的最厉害,整个人都瘦了一圈。佐助备了很多酸梅汤,简直是随身携带,大概是被折腾的累了,鸣人没有从前那么性格冲动了。
面麻和鸣子不知道实情,但,每天听到鸣人痛苦的呕吐,都担忧不已,害怕他得了重病。于是,某次课下,面麻对他信任的伊鲁卡老师讲出了鸣人的情况,还有他们的担忧。伊鲁卡老师尴尬无比,他刚从那个状况里解脱出来,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面麻呢,可是,鸣人他们没有告诉孩子们吗?如果,佐鸣都没讲的话,他讲出来似乎不合适呢,他只能安慰面麻,再过一个月左右,鸣人就会好起来的。
结果是面麻鸣子等来了鸣人的好转,伊鲁卡老师却请长假了,这让他们非常震惊,马上又向鸣人说了伊鲁卡请长假的事情。
鸣人还是不好直接说出来,“大概,卡卡西老师要带伊鲁卡老师外出……”
“伊鲁卡老师是有了小宝宝,”佐助过来喊大家吃饭,打断了鸣人的话,当看到鸣人不满的小表情,他又说道,“吊车尾,你还能瞒多久,再者说,有必要隐瞒吗?顺道说个好消息,面麻和鸣子不久后就要有个弟弟,或者妹妹了。”
“哇,我还可以当姐姐吗?”鸣子兴奋的手舞足蹈,“妈妈是要把小鸣从妙木山接回来了吗?”
面麻可是亲眼看到鸣人变身,他马上想到了意识空间里射杀的妹妹的灵魂,果然,他杀了妹妹吗?面麻坐在沙发上,愣愣地望着佐助,期望他给出否定的答案,但,下一刻,佐助的话便粉碎了他的期望。
“面麻,作为哥哥,你可要保护好弟弟妹妹。”
“佐助!”
之前,鸣人得知这个忍术让他怀孕时,他已相信面麻射杀过妹妹之事,但,他不想让面麻因此而痛苦内疚。他故意不让面麻知道这件事,一直隐瞒到今天,等过段时间躲起来,生了再回来。他们完全可以说通过大蛇丸的医术得来的孩子,可是,佐助这么做,不等于把面麻推向痛苦的深渊吗?鸣人愤怒地看向佐助,他不明白,佐助为什么要这么做?
鸣人心疼地将面麻抱在怀里,“抱歉,面麻,对不起,本想让你无忧无虑地长大,真是对不起。”
“鸣人,面麻是男孩子,与其让他逃避,不去直接面对,”佐助快步走了过来,坐在面麻的旁边,伸手按在他的头上,皱着眉头道,“面麻,那件事情,爸爸妈妈原谅你,但,记住,以后,你要做的事情,保护重要的人。”
鸣人忍了几下,终于还是说出了他的想法,“佐助,我想让面麻拥有一个开心的童年,长大后有个健全的人格,而这,的确和你的教育方式相悖。可是,佐助,难道你忘记了吗?面麻才8岁,那时候的你,也是8岁……我们都知道鼬的好意,可是,我绝不赞同他鞭笞激励你成长的方式。连他自己都亲口承认,他完全可以相信你,而非必须采取令你痛苦的成长方式。佐助,你现在的做法,和当年的鼬一样,而此刻的面麻,就像曾经的你。你想让面麻的未来,也沿着你的轨道前进吗?”
佐助被鸣人的话惊住了,是啊,作为父亲,他希望儿子变得强大,可以成为他的骄傲,可是,本质上,他不还是期待他幸福的吗?秽土的鼬觉得选择的方式错了,还对对他道歉,而自己,不也是做了和鼬一样的事情吗?8岁,他们的面麻才8岁,同龄的孩子都活的无忧无虑,面麻却要时刻堤防着抢他身体主控权的那位,一刻也不得闲。
这不是佐助所希望的!
佐助让鸣人带着鸣子先去餐厅,他则拉过面麻,两人面对面。佐助的右眼迅速转为永恒万花筒写轮眼,他望着面麻充满绝望的眼睛,说了句,“记住,守护重要的人,才是你变强大的根本目的。面麻,爸爸妈妈永远爱你。”
佐助说完没多久,面麻便昏倒在他怀里,“睡吧,等你醒来的时候,就会忘记那件事。”
佐助把面麻抱到他房间的床上,在他额上吻了一下,留个影分身陪着,他便去餐厅和鸣人鸣子吃饭了。
至此,面麻的事情算是告一段落了,至少,他获知足够的力量前,不会想起那件事。
*
漩涡鸣人成了全家重点保护对象,连鸣子都开始分担家务了。每天晚上,兄妹俩轮流给鸣人肚里的小宝宝读故事,唱歌,这就是佐助从书上所看到的“胎教”形式之一,但,每次,鸣人都是刚开始就睡着了。尤其是最近几天,他刚坐在沙发上没几分钟就呼呼大睡起来。
某次,快下班时,小樱汇报木叶病院的情况,说到一半时,鸣人居然睡着了。她一怒之下,握拳便打了过去,鹿丸赶紧用影子束缚术把小樱捆着了。
“小樱,累一天了,让他睡吧。若你打了鸣人,后果会很严重的,小心佐助会杀了你。”
小樱一惊,她从前也没少打鸣人,佐助仅是不悦地瞪她几眼,倒是没因此杀她。毕竟,大家都知道,鸣人和他师父自来也一样耐打,敲几拳也不是什么大事。
“鸣人有什么情况吗?”
“你没发现他维持女版的时间过长了吗?到目前为止,4个月了。”
“……是啊,不过,他不是说和佐助赌输了吗?”
“那也只是一个月啊,”鹿丸叹了口气,道,“哎,麻烦,你给他切脉试试。”
鹿丸解除了忍术,小樱疑惑地走了过去,抓到鸣人的手时,他都没有反应的,从前可不是这样的。
“……啊!!!天啊,不会吧,开玩笑。”
这个时候,小樱还不知道鸣人在她的基础上误创的忍术,还有这个功能,她简直太震惊了。
“嘘嘘嘘,”鹿丸连续提醒小樱安静,“事实正如你发现的一样,小樱,不止鸣人,伊鲁卡老师也是如此,那个忍术造成的。”
“简直太令人震惊了,福利忍术啊,这么说,以后男男不用担心没有后代了?不用大蛇丸的复杂医术了?哈哈哈哈哈,如果男男都可以的话,那么,女女也是可行的吧,我要去找大蛇丸研究下。”
说着,小樱丢下她的汇报资料,打开窗户跑了出去。冬天哎,马上都要下雪了,超冷的,鹿丸赶紧去关窗户。结果,他还没有走到呢,佐助翻窗户进来了。
“我来接鸣人!”
不论是办公室里处理文件,还是村里查看情况,佐助每天都提前5分钟下班接鸣人,留下影分身继续下面的工作。
鹿丸翻了他一眼,简直是模范丈夫好吗?他指指鸣人,道,“睡着了,你自己想办法扛吧。”
佐助看过去,皱了眉头,“鸣人最近总是很困的样子,有时候就像查克拉耗尽昏睡过去一样,手鞠也会这样吗?”
“这倒没有,手鞠精神好的很,这个时候,她还到处闲逛呢。不过,她也许是特例,你可以问问伊鲁卡和井野。”
“明天吧,我先带鸣人回去。”
佐助把鸣人抱回去了,等到晚饭时,鸣人依然在睡觉,丝毫没有醒的迹象。佐助感觉非常反常,他又不懂医术,于是,他派了影分身请来了离他们家最近的香磷。
香磷会医术,并且是超强的感知忍者,她一来到鸣人的房间,就说了句,“早就察觉鸣人的查克拉里有了阴性查克拉的味道【鸣人拥有阳性查克拉,佐助是阴性查克拉】,我始终以为是你俩太亲密的缘故,原来如此,肚子有一个全属性的小家伙。”
“少啰嗦,香磷,赶紧看看鸣人为什么一直睡?他最近一直很困倦的样子。”
“佐助君不是有写轮眼轮回眼吗?你根本不用找我来,你都可以看见的。鸣人的查克拉被小鬼吸走了,所以,鸣人只有睡觉休息,积蓄新的查克拉。”
“鸣人有尾兽查克拉。”
“尾兽在沉睡,而且,鸣人的潜意识里,拒绝孩子吸收尾兽查克拉,大概怕暴走吧。”同属漩涡一族的香磷,把她的查克拉输给了鸣人,“这小鬼,是有多能吃啊。”
香磷的查克拉源源不断地传输到鸣人那里,很快就被吸走了。几分钟后,总算停止了,而香磷仿佛大战了一场,坐在椅子上直喘气。
佐助惊愕不已,“香磷,怎样?你的查克拉也被吸走了吗?”
“几乎全部,真是不可思议,小家伙竟然狂吃查克拉。”
胎儿停止吸收查克拉后,鸣人渐渐转醒,他睁开眼睛看到了佐助和香磷,惊讶了下,“小樱呢?”
佐助不悦,“吊车尾,你脑子里只剩下这些了吗?”
“啊哈哈哈,鸣人,你已经被佐助带回来了。”
“……啊,回家了吗?”
鸣人挣扎着要起来,佐助扶了一把,“现在怎样?”
“很累,我没想到他对查克拉的需求,越来越多,我已经撑不下去了,感觉自己快死了。佐助,你问问伊鲁卡老师,是不是也这样?”
“吊车尾不要乱讲话,我让影分身过去问问。”
影分身回来时,告知伊鲁卡一切正常,不存在胎儿吸收查克拉的情况。这一下还得了,佐助让香磷和影分身在家照看面麻和鸣子,他抱着鸣人去找了大蛇丸。
*
大蛇丸通过仪器给鸣人做了一系列检查,得出的结论是除了胎儿吸收查克拉,一切正常。
“这点才是最不正常的,伊鲁卡的孩子,就没有吸收母体查克拉的情况。”
“我也不知道原因,但,你们不是说过吗?轮回眼的开眼条件是因陀罗和阿修罗的查克拉相融合。因此,我大胆地推测了一下,这个孩子,拼命地吸收阿修罗的查克拉,可能一出生就让人大吃一惊吧。”
“什么意思?”
大蛇丸没有直接回答佐助的问题,而是要求佐助持续提供查克拉给鸣人,直到胎儿不再吸收查克拉为止。
“连续几个月吗?”
“不确定,也许是一段时间,比如今天,他不就是主动放过了香磷吗?”
后来半个月的时间里,早上鸣人,晚上佐助,一天两次提供查克拉。胎儿吸收佐助的查克拉时,导致他的影分身都很难维持,直接被迫解除了影分身。最后,面麻和鸣子也加入了提供查克拉的行列。
终于有一天,鸣人忍不住了,他盘腿坐在床上,闭着眼睛开始收集仙术查克拉,反正,自然能量是无穷无尽的。一开始佐助不解,当看到鸣人双眼上方渐渐出现的橙色眼影,他马上震惊吼道,“吊车尾的,你给我停下来,你想让我们的孩子变成石头青蛙吗?”
“……石头青蛙?”鸣人疑惑下,随后惊叫出声,“哎呀,我给忘记了,可恶,会不会变青蛙啊,佐助?”
“笨蛋,阻止他吸收仙术查克拉。”
“啊啊啊啊,我已经在努力了……这个小混蛋,他到底怎么回事啊,为什么总吃查克拉?”
“不如我去你意识空间给他下个幻术?直到他出生的时候为止。”
“可以吗?”
“试试。”
“可是,大蛇丸不是说小孩没出生时一直闭着眼睛吗?”
佐助愣怔片刻,道,“……好像。”
“那就没法下幻术了……不过,说起来,有我们这样当父母的吗?小孩还在肚子里,就想着给他下幻术了。”
“……那,还是坚持给这臭小子提供查克拉食物吧。”
不知道是不是小鬼被爹娘的话给吓到了,这之后,他再也没有吸过鸣人的查克拉,连续两天都是如此,而且,他再也没动过。这导致佐鸣惊吓不已,是不是他们家老三真的变成了石头青蛙?
拜小樱所赐,全木叶都知道他们的七代目火影大人怀孕4个月了。这更坐实了鸣人是女性的传言,这次,连鸣人曾一起洗澡的男性小伙伴,都开始怀疑他的真实性别了。至于鸣人肚子里的孩子,究竟有无变成石头青蛙,需要两种方法查看,一是靠医学仪器,二是日向家的白眼。佐助不想让鸣人和雏田走太近,故而选择了医院,但,鸣人不喜欢医院,还让影分身把雏田请了过来。
雏田的勇敢表白,再加上宁次之死,鸣人对她的愧疚,如果不是决斗后的表白,估计,鸣人已经和雏田结婚生子了,佐助至今耿耿于怀。然而,对方已经来了,他也不能再说什么拒绝她帮忙的话。之后,雏田开启白眼,对着鸣人查看一番。
“倒不是石头青蛙,不过,他好像自身散发什么东西,金色的,像是结界,似乎让他和外界处于隔离状态,所以,鸣人君才感觉不到胎动。”
“结界?隔离?”鸣人愣愣地重复着,他望向佐助,试图从他那儿得到些答案,作为忍术收集爱好者大蛇丸的徒弟,鸣人觉得佐助可能了解些什么。
“确切说,我一无所知,鸣人,”佐助微怔,他相信雏田的白眼所看到的,远比大蛇丸的仪器监测的更清楚。然而,很显然,佐助对此完全地放心不下,他急切想知道这种情况会不会有危险,不论是鸣人还是孩子。
鸣人低着头想了一会儿,秽土鼬曾经对他说的话――无论你变得多么强大,都不要一个人去负担一切,那样注定会失败,千万别忘了你的同伴们。我曾经希望一个人搞定一切,结果失败了,这一次还是交给同伴吧。思及此,他猛地抬起头,望着佐助诚恳地说,“还是告诉纲手婆婆他们比较好一些,毕竟他们经历的事情更多。佐助,你觉得呢?”
佐助毫不犹豫地同意了,毕竟,他俩和雏田都是束手无策,也许纲手和大蛇丸他们这些长者,可能有更好的主意。他安慰着鸣人,不要担心,一定会想到办法之类的。
雏田转而看着佐助,她来这么久,佐助都没有一个好脸色。果然,和平时一样,对鸣人和大家,简直是区别待遇啊。
事实上,纲手大蛇丸和药师兜的检查之后,纲手差点就给了鸣人一个拳头,无奈地说了句“大蛇丸,你说。”佐鸣担忧不已表情下,大蛇丸竟然给出一句“没什么,小家伙吸收太多查克拉,都快赶上尾兽了。我说过,他的存在可是会让我们所有人震惊的,所以,为了保护自我,他出于本能给自己造了一个结界。”
这么简单吗?佐鸣互看一眼,简直不敢相信,但,谁都别指望大蛇丸把话说完,只要他不愿意说,没人能够翘动他的嘴巴。
佐鸣又被交代一番后,被大蛇丸轰走了,眼看着佐助拦着鸣人走远了,大蛇丸说了句,“和我推测的一模一样,可以准备应对措施了,纲手,兜。”
*
两人直接去火影办公室,路上,佐助猛然间想起一件事来,即日向家可以透视的白眼。曾经,鸣人小樱讲起他俩进入月读世界的事情,有提到月读宁次洗澡时用白眼偷窥女澡堂,被月读雏田打了一顿。若如此,雏田也可以利用白眼偷窥鸣人吧,比如洗澡,换衣服,还有两人的亲密时刻。当然,她可能早就把鸣人的身体看了几万遍。佐助开始不爽起来,他好想把雏田的白眼挖掉,怎么办?
事实上,日向府离佐鸣的家,并不是特别远。如果雏田开启白眼,由于查克拉的调动,以佐鸣的实力,他们是可以发现雏田的举动的。然而,佐助一头扎进了死胡同,怎么也出不来。他想着在鸣人所在的地方全布上结界,然而,最后发现,结界对白眼没有丝毫影响,这让他自身苦恼了好一阵子。
不过,佐鸣家又恢复了往日的小吵小闹但温馨的生活,面麻也出乎意料地再没有遇到争夺身体所属权的情况,但他依然和鸣子一起修炼,一起写作业。
这个冬天,鸣子还换了第一颗牙齿,当她的下门牙掉了时,正赶上木叶的第一场大雪。鸣子听面麻说第一颗牙掉的时候,上面的牙要扔床底下,下面的牙要扔到屋顶上,否则,新牙齿就长不出来。面麻表示他当时掉的是上门牙,他就直接扔到佐鸣的床下了,所以,很快长了新牙齿。于是,佐助冒着大雪,陪着鸣子酱去屋顶上,安放她的下门牙。
大家还记得纲手曾给予的承诺吗?凡是参加忍者相亲大会的成员,赶在前十名结婚的,不分国别,均会收到她的贺礼,而且,非常大手笔。时至今日,泷之国、雷之国、水之国和土之国,已有五对新人收到纲手的新婚贺礼,也就是说,还只剩五个名额了。
正在木叶忍者们讨论着肥水不流外人田,情侣趁早结婚抢名额时,风之国传来了勘九郎和茉莉(我爱罗的徒弟)即将结婚的消息,于是,眨眼间,名额又少了一个。
木叶忍者们急了,继阿斯玛的猪鹿蝶全员成立家室后,卡卡西班、凯班和红班的成员也不甘落后。于是,大家是刚参加完佐井和小樱的婚礼,马上又参加了李洛克和浅川婧的,之后又是志乃和浴衣的。一时间,木叶村到处是喜气洋洋,热闹非凡,小孩子尤其开心,因为一下子会吃到许多的糖果。
纲手确实大手笔,每对新人的贺礼,除了她依据每人的爱好送的实物礼物,竟然还给了大笔的钱。每对的贺礼均等,小樱表示足够买下一幢佐鸣的住宅小楼,这下,她和佐井的住房问题,一下子解决了。
浅川婧家里只剩下一位母亲,而且还经营着小店,收入还不错,房子也足够住。用佐井的话说,生三个孩子,房子也不会拥挤,于是,李和浅川的钱,就存起来做了备用金。
至于油女一族的族长公子,那就更不用说了,新婚夫妇一商量,把钱捐给了兜的孤儿院。
小樱很好奇这项忍术的后续,比如,伊鲁卡和鸣人,会不会像女性一样,分泌乳汁之类的。伊鲁卡是老师,又有卡卡西在身边,小樱不好意思拿伊鲁卡做实验,便把主意打到容易心软好下手的鸣人的身上。话说,佐助也很好奇,他只知道鸣人的胸部和以前有些不同了,然而,他还想知道自家孩子出生后,吃母乳还是奶粉。这件事上,佐助和小樱的心思空前一致,于是,两人一合计,决定拿鸣人做实验对象,反正也没有丝毫的坏处。
小樱无法直接对鸣人下手,因为鸣人每次都由纲手和大蛇丸亲自检查。于是,观察和记录鸣人的身体变化情况,就交给接触机会最多的佐助了。
鸣人自然不知道这些,而且,佐助对他怎样,偷看,还是吃豆腐,这在夫夫之间,不是超正常的事情吗?实际上,令他郁闷的是木叶忍村的热心妈妈们,他走在村里查看或者拜访村民时,总是被各种问候和关怀。以前,他以男性身体出现时,除了狂热的女粉丝,倒没有异性过于接触他。现在,大家都以为他是女性,结果可想而知了,他简直成了妇女协会的成员。
鸣人就这么郁闷着忍耐着,不知不觉间,卡伊的孩子出生了,一个银发的小男婴。大家见他的第一面是――卡卡西的浓缩版,外貌上,简直看不出伊鲁卡的影子。于是,卡伊也就顺势给孩子取名为卡小西。鸣人忍不住祈祷,卡小西千万不要拥有卡卡西老师的死鱼眼,不要像他一样钟爱《亲热天堂》。
不过,木叶村民眼中的男性――伊鲁卡生育卡小西,至少让大家相信了一件事,七代目火影漩涡鸣人确实是个男儿身。至此,这项因意外失误而开发的福利忍术,很快传遍了整个木叶,再传遍整个忍界。
目前,鸣人最关心的是伊鲁卡生育完,可不可以立即解除忍术,这种事情,连大蛇丸都不能完全保证的。差不多七天后,伊鲁卡在鸣人的提醒下,顺利解除了忍术,恢复为男儿身,而鸣人心中的一块石头,总算落了地。
*
两个多月后,当佐鸣家的老三出生时,漩涡鸣人表示这是他此生最痛的时刻,想忍都忍不住的好吗?为什么伊鲁卡老师没有告诉他,生小孩会这么痛?还是说,就他一个人是这样的情况?毕竟,只有他家的小孩吃查克拉。
佐助和卡卡西及几个朋友等在外面,听到鸣人的呼痛声,心都揪到一起了。从前,他用千鸟贯穿鸣人的胸膛时,他和鸣人打断手臂时,鸣人也没有这么喊过痛。对于宇智波佐助来说,女人生孩子这种事情,他可从来没有经历过,书上说这种情况下会很痛。他以为,顶多就是断一只手臂那样,结果,鸣人的情况,在他看来,根本就是万箭穿心才足以形容。
卡卡西拍了拍佐助的肩膀,安慰说,“那可是漩涡鸣人啊,话说,两个多月前,老师也体验过你这种感受,但是,只能等待,因为我们帮不了任何事情。”
“……我要进去。”
“……嘛,这样,会让女性很尴尬了。”
佐助不悦道,“有什么尴尬的?鸣人又不是真的女人,他只是通过忍术变身而已。”
等着协助纲手的大蛇丸,靠在医院走廊的墙上,双手抱臂,不紧不慢地说道,“话虽如此,但,里面的医生,可都是货真价实的女性啊,你的出现,会让她们非常尴尬。”
“……”
“确实如此,佐助君,里面有纲手大人,香磷,静音,小樱,她们可是最优秀的医疗忍者。接生的事情,对她们来说简直是小菜一碟,佐助君稍安勿躁,鸣人君不会有任何事情的,头胎嘛,自然生产时间久一些。”
站着说话不腰疼,佐助没好气地说道,“兜又没生过,怎么知道?”
“怎么说我也是医疗忍者啦。”
“……”
至少一个小时的焦急等待中,佐鸣的第三个孩子总算顺利出生了。一个男婴,黑色胎发的粉嫩男婴,除了六道须痕胎记,简直和初生的面麻一模一样。佐鸣特想知道小孩眼睛的颜色,黑色还是蓝色?不过,鸣人没等到小孩子第一次睁眼,他就累得昏睡过去了。
纲手抱着新生儿给大家看一遍,之后,以给孩子做检查为由,和大蛇丸互看一眼,便抱着孩子出去了,大蛇丸和兜随行。
其他人则小声地向佐助表示祝贺,之后又问起新生儿的名字,佐助回答“鼬”。他和鸣人都希望以此来纪念另一个鼬――佐助的哥哥,宇智波鼬。
当小鼬被抱回来时,已是两个小时之后了,朋友们各自去忙工作,已有身孕的小樱回家休息了,鹰小队留下来帮忙。
小鼬已经停止哭泣,安安静静地睡着,因此,佐助等人还是没能知道鼬的眼睛色彩。后来,鸣人醒来时,香磷已回家帮忙做饭了。
佐助抱住睡着的小鼬,坐在鸣人的床前,在鸣人想要坐起来的时候,赶紧扶了一把,把他枕头竖着垫在后面。
“辛苦了,吊车尾。”
“……呐,过去了,”鸣人的声音有些哑,“就是挺痛的,万箭穿心好吗?”
“辛苦了,”佐助拨开鸣人的刘海,吻了他的额头,“再也不会让你来第二次的。”
“知道就好。让我抱抱。”
“吊车尾,五代目交代你要躺着,就算坐起来,也不能抱孩子。”
“有那么严重吗?他才七斤多而已。”
“那也不行,我抱给你看。”
鸣人伸手轻轻地摸摸小孩粉嫩的脸颊,小孩立即皱了下眉头,“佐助,他的眼睛什么颜色?”
“我也没能看到,他被抱回来后,就一直在睡着,很安静,就像面麻小时候一样。”
“他都不饿的吗?对了,奶粉和奶瓶都带来了吗?”
“香磷他们已经回去了,估计一会儿就送过来了,不过,”佐助对着鸣人打量了一番,感觉鸣人的胸部又丰满了,莫非有奶水?佐助趁着鸣人逗弄小鼬之际,从他病号服的领口伸手进去,按了按他的胸部,“鸣人,会有奶水吧?”
“……混蛋!”鸣人顿时脸色爆红,一把抓住佐助乱按的手,“很痛的好不好,你个混蛋,滚,我又不是女人。”
“我知道,可是,鸣人,你都能生孩子的,我想,试试?”
“不要,我拒绝。”
鸣人的坚持没敌过小鼬的哭声,确保门窗都锁好,且窗帘拉好的情况下,佐助托着小鼬做实验,可是什么都没有。佐助不死心,他想着一定是力量不够大,于是,他亲自试验。
结果自然是佐助惊喜不已,虽然量很少,但,鸣人郁闷至极。伊鲁卡老师不是没有奶水的吗?为什么鸣人会有呢?
鸣人几乎要撞墙了,小鼬的嘴巴动啊动,他感觉身体很奇怪,超级不适应。鸣人打定主意,不论怎样,待会儿,水月送来了奶粉和奶瓶,他就要解除这个可恶的忍术。
敲门声响起时,鸣人连忙把衣服放下来,惊问,“是谁?”
“我是重吾,火影大人,给鼬君送东西来的。”
“抱走抱走,混蛋佐助,快点。”
佐助只好照办,把小鼬放在鸣人旁边,去给重吾开了门。重吾背了三个包,据说一个是鸣人的东西,一个是鼬的衣服毛巾和尿布,还有一个则是奶粉奶瓶杯子勺子等用品。
鸣人趁着佐助重吾忙着取东西之际,赶紧调动查克拉,结印解除这可恶的忍术。但,令他震惊的是解除失败,他不死心地试验数次,最后均以失败告终,就像上次一样。
鸣人顿觉全身血液逆流,伊鲁卡老师可以成功解除忍术,为什么,他不可以?
~~~~~~~第21章完毕。

评论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