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采涵

爱情不是一厢情愿,而是两情相悦。
相爱的才叫爱情,一厢情愿的只是叫单恋。
——送给火影大结局


唯有爱可写!

【佐鸣】我们共同的家 25

次日清早,面麻的伤口已完全好了,他只是感觉眼睛很痛,视力有些模糊,别的倒没有什么,查克拉也恢复了。他放出了神威空间的鸣子和启太,前者还在睡着,后者已经醒了,龇牙咧嘴地抱着骨折的手臂。
“再忍一段时间吧,启太,如果优衣醒过来,我们可以给她渡查克拉,然后让她帮你治疗。”
“木,木叶丸老师,这里?”启太看着不远处躺着的死人,心里一阵惊愕,倒下了那么多?
“没错,昨晚扎营的地方,”木叶丸知他惊讶己方战斗力,“多亏了鸣子和面麻呢。”
“……哦,谢谢了。”
“没什么,”面麻看着鸣子脏兮兮的脸,其他人也没好到哪里去,他站了起来,想去打点水。“木叶丸老师,你一晚上没睡,休息下吧,他们至少中午才来。”
“没关系……对了,面麻不是可以在飞雷神术式里通知鸣人大哥吗?”
“我想让我爱罗叔叔他们先到来,”所以,他给两条蛇下的命令也有所不同,回木叶的路本来就更远一些,他还让蛇晚一点出发。
木叶丸不解,“……嗯?”
“这里的人大多是我和鸣子杀的,说出去也没人相信。如果爸爸们先到来,会有人质疑是他们做的。如果是我爱罗叔叔的人先赶到,事情就不一样了。”
这小子想的倒挺周到,木叶丸心下叹服,他的战斗力已超越了自己,不愧是两个最强忍者的后代吗?现在的面麻,让他想起了一个人,一个他从未谋面只存在传说中的男人――宇智波鼬。13岁开万花筒写轮眼,战斗力爆表的鼬,木叶丸没见过,但,他觉得13岁的鼬,也不过是面麻现在的状态了。
啊,不行,他要跟鸣人大哥修炼仙术,绝不能在学生面前丢脸,木叶丸先是对面麻赞赏有加,之后便是无尽的挫败了。
木叶丸作为鸣人的弟子,三代的孙子,阿斯玛的侄子,实力自然十分强悍。可是,万花筒写轮眼面前,夕日红那样的幻术大师都不敢睁开眼睛,而他更不可能一直闭着眼睛战斗。
面麻和影分(百度,不着为啥,一用分百度身就说敏感词)在附近搜了一会儿,战场有些惨烈,除了他们几个,还有被绑住的几位,再无活物。他不明白他和鸣子什么都没做,仅是第一次出村,匹夫无罪怀璧其罪,两双写轮眼,竟然遭到这种待遇。背包已经炸破,但小恐龙和竹筒竟然安然无恙,大概是被衣物遮盖的缘故。他捡起了小恐龙,让影分(百度)身提着竹筒去打水,又继续搜寻了一会儿,找到了木叶丸的背包,也是破烂的不成样子。
死人堆里吃东西(仅是兵粮丸)的感觉很诡异,但清醒的三人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启太给丽丸也喂了一颗。
早上九点多时,鸣子醒来,眼睛依然很痛,但比她设想的瞎掉已经好了很多,面麻把水和兵粮丸一并递给她。
“哥哥你没死?”
鸣子的一声惊叫,他深表无语,“……你入我神威空间时,我跟你说好好睡一觉,你不还应了我吗?什么记性?”
“啊啊啊,我忘了,呐,优衣和启太他们呢?”
“嗨,鸣子酱,”启太举了那只完好的手臂朝鸣子挥了下,“我还好,谢谢你,优衣在那里睡着,不要紧,”他指了破烂的帐篷布。
“太好啦,大家都在活着……对了,我们的敌人呢?”
“死的死,伤的伤,还有,鸣子你也是万花筒,真让人震惊啊,”木叶丸说道,“你们比鼬,你们的伯伯,开万花筒的时间还早呢。不过,面麻的瞳术使用过度,视力不太好了呢。”
“哎?我也是万花筒?那,哥哥你的眼睛不用瞎掉了,我们可以互换万花筒的,对吧?”
“互换万花筒?”
三人一惊,之后,木叶丸惊叫,“那不就是双永恒万花筒了?这么说,再也不用担心瞎掉了吗?”
永恒万花筒的下一步就是轮回眼,对于自身拥有阿修罗查克拉的两人来说,升级轮回眼只差换眼成永恒万花筒这一步了。
不过,鸣子并不知道面麻体内三个灵魂之事,而面麻却是知道的。事实上,面麻也期待换眼,因为他想变强,足以保护他重要的人。可是,佐助爸爸不会同意的吧,他担心身体争夺战中自己会输,然后,轮回眼反倒成了对方的武器。
“以后再说吧,我的眼睛没事,休息一段时间就好了。眼下,这场厮杀才是最重要的,这里是分岔口,除了云忍,这里去往砂隐的必经之路。恰好是这里没有云忍,到时候,他们再死不承认,对我们将会非常不利,这一切大概又要归罪到好战的写轮眼身上了。”
“确定无云忍?”
“确定,我让影分(百度)身查找了一遍。”
木叶丸站起身来,他不死心地结印出影分(百度)身,让他们再次查找确定。如果真的无云忍,这对他们是非常不利的。
几番查找之后,木叶丸垂头丧气,果然无云忍,他们就像是恰好赶路经过此地一样,根本不像是提前设陷阱的感觉。再加上当时和我爱罗告别的忍者太多,怕是砂隐也不确定大家离开的先后顺序。如果,木叶丸想,他们是最晚一个离开的,倒是还有些希望,偏偏他们的告别比较靠前。
“不过,也没有雨忍,铁之国的武士。”
“必须想办法找到有利于我们的因素。”
后来,大家丧气的讨论中,优衣也醒了,鸣子把她扶着坐起来。她很清楚自身伤口没有伤到骨头,昨晚只是被震到,她痛晕过去了,不过能活着看见第二天的太阳,已算万幸。她自幼和母亲一起学医,对医疗忍术的掌握,比同龄人好很多,背上的伤口也不算大事,结印以后,用医疗忍术修复伤口,很快就能够自由活动了。
启太的情况不太好,他的手臂骨折之后被治疗的差不多了,结果,鸣子的千鸟一发,他被电晕摔倒,等于是二次创伤,比之前更严重。优衣耗费了不少查克拉,伤后初愈的身体很快支撑不住了,面麻伸手覆在优衣手上,给她渡查克拉,助她医治启太。
一丝风都没有,太阳的暴晒下,大家都闷热无比,四周的血迹散发出令人呕吐的味道,苍蝇成群结队地飞过来。尤其是优衣和启太这种刚刚初愈的伤患,还有嗅觉敏锐的丽丸,简直无法忍受。
木叶丸等不敢离现场太远,担心再有其他变故,就那么一直或坐或躺在树上等我爱罗和鸣人。
*
如面麻预计的一样,中午的时候,我爱罗和勘九郎手鞠马基乘着飞沙赶来了,据说后面还有其他砂忍,他们正在往这边赶。
面对一个上忍、三个下忍和一个忍校未毕业的女孩子的战果,四人惊讶不已。然而,显然,现在不是惊讶的时候,他们得先知道事故的整个来龙去脉。
木叶丸从昨天突遭大雨开始讲起,努力不漏掉任何一个对他们有利的细节。
众人愤怒不已,时隔十多年,有人就开始按耐不住了,想要打破眼下的和平吗?我爱罗一怒之下,更是用沙子卷了被绑着的他国忍者,两双写轮眼而已,他恨不得给他们来个沙瀑大葬。几个忍者一见我爱罗,登时吓得浑身瘫软,谁不知道我爱罗的名气,他曾是杀人不眨眼的恶魔。
“我爱罗,不要冲动,”勘九郎按住了他的肩膀,“我已经让茉莉给各忍村的影们传信了,他们很快将赶到砂忍。”
马基也立即说道,“眼下最重要的是等火影和其他人到来,现场不要破坏了,等后面的忍者跟过来,拍照之后,再移动这些尸体。”
“真是没想到,仅是一个满月宴而已,竟然酝酿了一场抢夺写轮眼的阴谋。真是可恶至极,恨不得给他们一扇子。”
大约半个小时后,面麻之前投掷飞雷神苦无本体的地方,落下了两道白色和灰色身影,火影袍的鸣人、白大褂的小樱以及灰色暗部装的佐助。
许是家长到了,靠山来了,小孩子之前的坚强瞬间卸了下来,鸣子“嗷”的一声冲过去,扑到鸣人怀里不肯撒手,哭的是稀里哗啦的,也忘记当众哭泣的丢脸事情了。
鸣人不住地说,“好了好了,过去了,以后鸣子可不能乱跑了。”
佐助原本紧绷着脸,当看到孩子们都平安无事,他也稍稍放了心,但是,面麻眯着眼睛看人的样子,他瞬间明了,面麻的视力有问题了。
佐鸣和我爱罗木叶丸等人查看现场,聊了昨晚的战况,小樱则帮大家看伤,她夸赞说优衣处理的很不错,完全不用她出手。
我爱罗的暗部和负责拍照的忍者到来后,将现场均拍摄一遍,之后才将几十具尸体装起来。他们多数死于须佐的攻击,佐助看着一剑毙命的伤口深度便知道了。他知道面麻一直在修炼他的万花筒,没想到刚开万花筒的鸣子,竟然也可以召唤须佐。为了节省查克拉,她仅召唤局部须佐作战,而非完全体,算是聪明的作法。
几十具尸体运往砂隐也不是不可以,但,避免砂隐百姓产生误会,我爱罗他们决定采取四战针对秽土大军的做法,就地封印。这样,既可以保证尸身不腐,也便于影们到来时,随时取证。
土遁忍者把几十具封印的尸体降到地下十几米处,再把土填上,看着跟平地一样。我爱罗又在土下放了数张符文,并和佐鸣一起注入了查克拉。若有人动这些尸体,符文会自动生成三人的影分身,与之战斗。不过,影分身只能产生一次,我爱罗没有说出来。
“我爱罗,其他忍村的影们到来时,我和佐助再去砂忍,眼下,还是先带他们回木叶好了。”
“好。对了,我家中也有鸣子留下的飞雷神术式,如果他们来了,我会注入查克拉通知你们。”
“嗯,那就这么说定了。本来让他们来是祝贺你的,没想到惹了一堆事儿,真是抱歉啊。”
“没有,鸣人。至于这些人,完全是咎由自取,人的贪婪是无穷无尽的,如不及时遏制住,后果奖会不堪设想。”
“是啊,果然,接下来,我们还有许多事情要做啊。这几个忍者,就由我爱罗暂时看押了。”
“嗯。”
鸣人给木叶丸等都传了查克拉,像四战时一样,把大家彼此连接在一起,这样,他发动飞雷神时,就可以把大家一起带走了。
“飞雷神简直是最便捷的交通工具啊,”手鞠看着鸣人等瞬间消失不见,她忍不住调侃道,“话说,果真是虎父无犬子啊,当年四战,四代火影用飞雷神转移十尾尾兽炮,转移数万忍者联军,真是令人震撼的忍术。”
“确实是虎父无犬子,”勘九郎说道他指的是面麻和鸣子,昨晚围堵他们的大多是上忍级别,“一代更比一代强,忍界的未来还是值得期待的,相信一定会迎来真正的和平。”
鸣人他们离开后,我爱罗等人也不再做停留,押上那几个幸存的忍者,沿着来时的路回去了。
*
飞雷神可以做到远距离的瞬移,不需要提前标记,当然,如果有标记的话会更方便。火影办公室就有术式标记,鸣人一行回木叶后,也就直接落在办公室里。
“哟,挺快的,”鹿丸抬起头,看着鸣人一行,“怎么样,都还好吧?”
“没什么大伤。”
鸣人走到办公桌后坐了下来,木叶丸上交了任务卷轴,他看了一眼,说道,“虽然,你们没有凭借自己的能力赶回木叶,但,鉴于昨晚的意外事故,任务还算完成了。这几天,你们先各自回家歇息,各忍村的影们聚集砂隐时,我会再叫上你们的。”
鸣人说的轻描淡写,心里却是难过不已,自来也所说的“真正的和平”,“人与人之间相互理解的时代”,真真的是遥遥无期啊。两双写轮眼,就能打破之前维持了十几年的和平,难道,以四次忍者大战为代价换取和平,还不够惨烈吗?
这次,围堵木叶丸他们的忍者,除了雷之国的云忍,风之国的砂忍,雨之国的雨忍,再有铁之国的武士,其他国家的忍者均有参加。参与围堵的忍者,仅是满月宴宾客的三分之一,也就是说,这些人还有未和他们一起行动的本国同伴。他们是怎么逃过同伴的视线,私自聚在一起行动的?
“对了,面麻和鸣子去接鼬回家,我和佐助晚些时候回家。”
“哦。”
木叶丸和孩子们离开后,佐鸣小樱鹿丸萌黄谈起了昨晚的事情,以及我爱罗的计划,木叶的应对方案。整体事件是利于木叶的,毕竟,本国忍者回国,肯定是小组一起行动的,结果,他们抛弃本国同伴,竟与他国忍者一起围堵木叶忍者,为何?如不是提前商定好了,怎么那么巧合地聚在一起围堵木叶忍者?
这次事件已不是小打小闹的程度了,直接上升为国际问题。木叶拥有忍界最强的战力,然而,四战之后,不论是六代还是七代执政,一心只想争取忍界和平,从未想过凭借武力谋夺他国资源。没想到竟是有人把主意打到木叶忍者的头上,真是不可饶恕。
佐鸣回家时,已经快九点了,面麻早已做好了晚餐,但,三个孩子谁也没提前吃饭,洗完澡后,便在客厅玩耍。
佐助回家后一直没怎么讲话,偶尔逗下鼬,鸣人和面麻去加热饭菜了,客厅里只剩下了佐助,鸣子和还不怎么懂事的鼬。三人都坐在沙发上,而鼬坐在中间。
私自出村的鸣子自知有错在先,这会儿也安静了,她甚至不敢抬手看佐助。关于佐助信中说的“乖乖领受惩罚”,究竟是什么惩罚啊,到底严不严重?鸣子一直忧心忡忡,省怕佐助提起她出村的一个字。
“眼睛还痛吗?”
头顶上飘来这么没头没尾的一句,鸣子瞬间懵了,不是该挨骂吗?不,佐助爸爸不骂人,甚至他不喜欢过多的废话,基本就是阴沉着脸,周身杀气腾腾的,“……”
鸣子愣愣地望着佐助,然后,头上一重,佐助的手按在了她的手上。这时候她才发现鼬早就坐在了佐助的腿上,她和佐助之间已无隔离。
“面麻的视力差了很多,你的不像,眼睛还痛吗?”
鸣子只知道摇头,眼睛确实不痛了,但,一想到差点失去眼睛,心中便不由地后怕。再加上昨晚担心不能活着回家,真是越想越难过,鼻子一酸就掉了眼泪,却是不敢哭出声。
鼬看着鸣子的眼泪滚落下来,疑惑地问道,“姐姐你哭了?”
果然,弟弟最讨厌了,我还是想要个妹妹,鸣子心道,看到就看到了,干嘛说出来啊,不知道女孩子会不好意思的吗?
“下不为例,”佐助按住鸣子的头把她收到怀里,看鸣子只流泪不敢哭出声的小模样也挺可怜的。昨晚的惨烈战斗,再加上被抓住差点挖去眼睛的经历,一定吓坏了吧,晾她也不敢再私自外出了,“否则重罚。”
“……呜呜,爸爸……”
“嗯?”
“爸爸……”
“嗯。”
……
鸣人摆好了晚餐,本打算喊人吃饭的,一看到父子三人抱在一起的温馨场面,把本要喊出来的话吞了回去。
上午,面麻的通灵蛇才到火影办公室(面麻刻意让晚到的),向鸣人传信,讲了面麻他们的大致位置和发生的事情。当佐助得知昨晚零点左右发生的事情,今天上午才把消息传到,效率实在是太低了,他拔剑就要杀掉传信的蛇。鸣人赶紧拦住了他,并让蛇立即解除通灵术回去了。鸣人很清楚,佐助恼的不是蛇,因为蛇是面麻战后才召唤的,他恼的是这个忍者体系,以及儿女遭受生命危险而不能及时给予救援的自己。因此,到了案发现场时,他看到满地的尸体和红褐色的土地,心痛不已,这该是多么残酷的战斗,而他最大的孩子也才12岁。待确定两个孩子完好后,他总算稍稍放了心,但,他仍然非常愤怒,自此,除了案子情况,几乎是一语不发。
后来回到火影办公室时,几个人商讨这次的事件时,佐助也几次表示,他不介意采取武力,凡是参与的忍村,别想逃脱责任。然而,几乎每个忍村的忍者都有参与,牵连的忍村和国家太多,可以算是一场微型的忍者大战了。如果佐助这么做,等于让世人再次忌恨写轮眼宇智波一族。这对佐鸣三个孩子乃至全家,甚至火影一家所在的整个木叶,和关系最铁的砂隐我爱罗等人都非常不利,因为风影家的满月宴是本次事件的导火索。
佐助最终愿意听从鸣人和鹿丸的意见,不是因为他害怕那些忍村和国家,而是最终他的孩子所受的伤害(面麻视力变差),还算在他的承受范围之内。回家的路上,佐助向鸣人说过,若再有类似的情况发生(危及他重要的人的生命),他绝不会向任何人妥协。鸣人也明白佐助的心情,虽然他平时不怎么会表达感情和想法,但,每个孩子都是他的心头肉,他都不舍得碰一下的,岂会允许他人动手责打?
之前,俩孩子没回来时,佐助曾因鸣子的私自离开而生闷气,还说等回来了要她好看。结果呢,俩孩子回来半天了,他也没能讲出训教的话来,反倒再次对鸣子的眼泪心软没辙。
佐助擦掉鸣子的眼泪,安慰她不要再哭了,一会儿眼睛又要痛。他又说晚餐结束后,赶紧回房休息,这个假期不准再出去疯玩个没完没了,每天负责接送鼬,练习忍术就好了。鸣子马上点头答应,她最喜欢照顾鼬了,这根本不算什么惩罚,简直是福利。只有不能出去玩这件事,她有些不太乐意,因为她喜欢和猿飞未来一起逛街。然而,此刻不是反驳的时候,鸣子知道绝不能惹怒平时像高贵的猫,战斗时像愤怒的猎豹的佐助爸爸。
鸣人见状示意面麻过去喊他们吃饭,很快,一家人在一起吃晚餐,和平时没什么不同。不过,面麻总是眯着眼睛夹菜,让佐鸣非常担忧,明天,还是让小樱给看看比较好。不到关键时刻,他们绝不会让兄妹两人换眼升级为永恒万花筒的,确切地说是不想让他们因为轮回眼遭到世人的忌惮,或者惦记。
晚餐后,佐助负责清洗餐具,两个大的各自回房睡觉,鸣人带着鼬去他的卧室。
鼬睡着后,鸣人先去看了面麻,大概是早年的经历,他已经怕过去了,或者对于忍界的残酷,他早就有了心理准备,因此,这次事件对面麻没什么影响。
鸣子就不行了,她一直生活在平和安稳的木叶村,每个人都对她那么和善,没有争斗,更没有厮杀。昨晚的情况,完全颠覆了她的认知,她完全没有惹到别人啊,仅是拥有一双写轮眼,她和身边的人就要遭受生命危险。鸣子无法理解这种贪念,明明不是自己的东西,偏偏要通过杀戮夺取,视他人的生命如草芥,简直是过分至极。
鸣人去鸣子的房间时,佐助已经到了,正坐在她的床沿上,低着头专注地看着睡梦中的孩子。
“佐助,”鸣人轻轻地走过去,站在佐助的背后,双手放在他的肩膀上,他看到鸣子睡得倒也安稳,便说道,“回去睡觉吧,她能够坚持到最后,证明还是能够做到良好的自我调节的。她比当年的我们好太多了,我们可以教给她忍术,但,经验却是要靠经历才能获得。”
“我还是无法做到不还击,”佐助的右手覆在鸣人左手上,紧紧地握住了。
“……佐助,先回房间吧。我们私下讨论好吗?”
没有参与的忍者毕竟是大多数,他们是无辜的。而那些参与的忍者,也仅剩下了五六人,还都带着伤,其他的全都死掉了。整体来说,这样的战局,如果仅是打劫之类的,一方没有损失,一方没有捞到好处,也算是到此结束了。可是,现在牵扯太多的国家和忍村,一下子把事情变得复杂起来。如果处理的结果不妥当,极有可能演化成忍界大战,只是,这次的大战有所不同――战争分子和反战斗士之间的大战。
“嗯。”
这是鸣子的房间,佐助也不希望两人的声音打断鸣子的安眠,更不希望这次的的事件演化的最终结果,影响到孩子们的未来。
~~~~~~~第25章完毕。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