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采涵

爱情不是一厢情愿,而是两情相悦。
相爱的才叫爱情,一厢情愿的只是叫单恋。
——送给火影大结局


唯有爱可写!

【佐鸣】开在心口的向日葵 4

作者:
百度贴吧ID:凌采涵
【备注:前三章在lofter本账号的最下方】

正文:
佐助回来的时候,原本看似奋力作业的鸣人,立即抬起头看向佐助,焦虑地问道,“老爸,大蛇丸……”
“没事,人老了,啰嗦几句无聊的话罢了,再者说,他和你想法一样,早对那几句标语看不顺眼了,这次,你正好帮了他。”
鸣人深感不可思议,既然看不顺眼,那么,干嘛还要贴的全公司都是啊,他完全无法理解,因此,对佐助的话抱有怀疑,“真的吗?”
“假的,”佐助快步走到办公桌旁,掂起一个文件夹拍了鸣人的头几下,“才怪!好了,赶紧写作业,如果我下班的时候,你还没有写完,晚餐的拉面不要吃了。”
鸣人配合地嗷嗷叫了几声,随后听到“晚餐的拉面”,马上明白了佐助的话中含义,激动地差点跳起来了,“拉面,拉面,今晚真的可以吃拉面吗?”
“假的!快点写!”
“哦哦哦,”鸣人赶紧握住笔,必须尽快写完作业,还有课程的复习预习之类的,一定要赶在佐助下班之前。不过,短暂的兴奋后,他还是担忧起佐助是否遭到大蛇丸批斗的事情,于是再次问了佐助。
“笨蛋吗?”佐助用看傻子的眼神望着鸣人,“你都觉得雷人的东西,大蛇丸作为一个集团的boss,他会看不出来吗?”
“那,为什么还要到处贴吗?我一点也不明白,大蛇丸也太违心了吧?”
“……你还小,不明白也是正常,大蛇丸自有他的想法。好了,这不是你这种高中都没毕业的孩子该考虑的问题,”佐助抬手敲了鸣人的头,“考上木叶大学,才是你的首要任务。”
木叶大学!佐助的母校,然而,此刻,他说出口之后,才发现母校是那么的让他不舒服。那人在木叶大学做图书管理员,眼下,正值暑假,那人的行踪飘忽不定,说不定每天都在暗处监视着他和鸣人的一举一动。这么一想,顿时,佐助觉得浑身不舒服,感觉到处都有让人不舒坦的视线射过来。佐助期盼着快点结束暑假,这样,他好去木叶大学图书馆找那人。
黑色头发的男人,当年和他身高差不多高,这是佐助唯一能够记起的特征,他想,现在的话,他们的身高也应该差不了多少。三十岁左右的年纪,一米八左右的身高,黑色头发,木叶大学图书馆做图书管理员的男人,这算是佐助所掌握的那人的全部信息了。所以,彼此双方的信息不对称,佐助内心不可避免地烦躁起来,根本无心工作。
忽然,佐助想起大蛇丸的一句话,“当初把鸣人君给你的人,回来了”,顿时,他茅塞顿开,感觉大蛇丸话里,还有某种提示,比如说,时间问题。佐助大胆地猜测,那人回来的时间并不久,或者说大蛇丸情报滞后。不过,佐助更倾向于前者,因为,他推测那人虽在木叶大学任图书管理员,但,顶多是上个学期刚开始的事情。
佐助计算着时间,那人应该是在1-4个月内入职。木叶大学的工作人员,基本很少有大幅变动的情况,到时候,他只需对着图书馆的工作人员介绍栏,就可以轻易地找到那人。解决方法有了,之前的烦躁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佐助无意识地弯了嘴角。
*
五点半下班,时间一到,佐助也不耽搁,和鸣人分别收拾了各自东西,提上包就离开了。
电梯里陆续进来了其他的人,下到8层停下时,鸣人正扯着佐助的胳膊,和他讨价还价,他想吃两碗拉面,佐助不同意,坚决只准吃一碗。其他人很少见到这样有人情味的宇智波佐助,彼此间交换着眼神,暗叹着即便是冷面神,对着儿子时,也冷不下来。鸣人还想在说什么,只见门开了,外面的说笑声争先恐后地挤了进来,他捕捉到一句“七夕情人节给佐助副社长表白”。
鸣人惊喜之余,连忙看向外面,只见是三个妙龄女孩子。两个黑发,一个蓝发,看着都很不错呢,如果真有人表白成功的话……他开始想了一堆有的没的,思绪早不知跑到哪里去了。
佐助却是即刻黑了脸,其他人也眼神复杂地看着电梯里的一对父子,外面的三个女孩子,显然没有料到工作狂宇智波佐助会准时下班。再加上电梯里也有其他人在场,她们担心刚才讨论的话被大家听到,瞬间羞的无地自容,笑容也收敛了。他们悻悻地走进电梯里,除了问好,再没敢多说一个字。
电梯到一楼时,有人道别离开,也有人继续到地下车库,鸣人见三个女孩离开了,总算收回了思绪,他伸手戳戳佐助的肚子。
“老爸,刚才她们在说七夕对你表白呢,嘿嘿!”
鸣人自认为低声地说给佐助,结果其他人也都听到了,全都竖着耳朵等佐助的答案。
“闭嘴,否则,一碗拉面也别想吃到。”
“唔……我道歉我道歉。”
直到分别时,大家也没能等到佐助的下一句话。
*
六点多时,正是晚餐时间,拉面店的人很多,佐鸣去的时候,已经没有位置了,只好在门外站着等了十几分钟。只要能吃到一乐拉面,鸣人想,别说十几分钟了,三个小时都可以等啊,连炎热都可以忽略不计。
终于有位置了,但,佐鸣两人离的很远,佐助点了两大份味增叉烧和番茄牛肉拉面,还多加了叉烧。面端上来后,鸣人早就迫不及待地拿好了一次性筷子,双手合十说句“我开动了”,便埋头开吃起来。
两人隔的远,嘴巴又占住了,没法聊天,面也吃的比平时快。鸣人用了差不多七八分钟时间,喝完汤后,佐助还没有吃完,他好想来第二碗,但,显然,佐助不会同意的。
旁边的食客买单离开了,很快又进来一个。鸣人本没有在意,他还在惦记着第二碗拉面的实情,直到听到一声“大份的味增叉烧拉面,多放叉烧,谢谢”。
鸣人最爱的拉面!有人和自己喜欢的一样,鸣人十分欣喜,带着一脸“你很有眼光”的神情,唰地看向邻座的食客。一个黑发的成年男人,他只看了个侧脸,皮肤挺白的,尤其是对比了他的黑发和黑色衬衫的时候。
男人察觉到鸣人的视线,侧脸望过去,鸣人看到他全脸时,愣怔了一瞬,他,长得像老爸呢。
“你好,”男人笑眯眯地打着招呼,“我是这儿的常客,你也是吗?”
“……啊,是的,我从小到大,一直在一乐吃拉面,味增叉烧拉面是我的挚爱。”
“我也喜欢,不过从来没有遇见过你呢。”
“我时间不定的,而且,老爸超小气的,只准一周吃一回拉面,从不会打破原则。”
“令尊的原则,我也挺认同的,毕竟,拉面营养单一,对小孩子的成长没有太多的帮助。”
“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
“看你也不过十五六岁,没成年的都是小孩子。对了,我叫佐井,职业是插画师,怎么称呼你?”
“佐井?和老爸只差一个字呢,样子也挺像的,感觉比鼬伯伯还像呢。对了,我叫鸣人,宇智波鸣人,15岁,今年刚升入高一,告诉你哦,我也很喜欢画画……”
“鸣人,回家了。”
“啊,哦,马上来,那个,抱歉,我先走了,老爸超厉害的,拜拜。”
“拜拜,说不定下次也可以遇到呢,可以再交流。”
路上,鸣人兴奋地向佐助讲起了刚认识的佐井,对方是个插画师,还和他喜欢的拉面口味一样。佐助没有太多的兴趣,只是听到佐井跟他长得像的时候,他才好奇地问道,“像到什么程度?”
“比你跟鼬伯伯都像呢。”
“什么眼神,我跟那个混蛋一点都不像,”佐助不想听到鼬的名字,仿佛听到就会中毒一样,慌忙撇开一切相关的。
“你说不像就不像了,反正,习惯了你的口是心非。”
“……你再说一遍试试?”
显然不能再说一遍啊,不然的话,等着吃不了兜着走吧。这一路,鸣人再也没有提过佐井,也没有提起鼬。
佐助没有明着对鸣人讲鼬的事情,但这些年来,鸣人通过偶尔的通话和见面交流捕捉,他还是知道了鼬是个同性恋的事情。佐助是个直男,他接受不了鼬是个同性恋,更接受不了鼬的对象是个长得像鲨鱼妖精一样丑的五大三粗的男人。他实在不明白那个叫鬼鲛的男人哪里好了,竟然让一向理智聪敏的鼬不惜离家出走数年。
鸣人见过鬼鲛一次,12岁的暑假,那也是鼬唯一一次带他回到家里。本来佐助在公司上班的,谁知他竟然突然高烧,请假去了趟医院,后又回家休息,正好撞上准备离开的鼬和鬼鲛。
佐助是气不打一处来,和鼬大吵了一架,两人都说了很难听的话,还差点动手,鸣人怕他们真的打起来,吓得直发抖。鬼鲛把鼬推出门外,两人一起离开了,那之后,鼬也回来过,不过,再也没有带鬼鲛,甚至连家门都没进。
鼬和鬼鲛离开后,佐助一怒之下毁了家里好多东西,把鼬的房间更是砸的满屋狼藉。鸣人躲在客厅的角落里,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在佐助砸累了,回卧室休息睡得很沉时,他才敢偷偷地打扫屋子。
鸣人远远地望见家里亮着灯,他很讶异,早上起来都7点了,哪里用的着亮灯,难道是……毕竟,家里的锁始终没换过。
佐助似乎也注意到了,他猛地踩油门冲到家门口。停车后,他让鸣人呆在车里,他自己倒是迅速下车,冲进屋子里。三年前的事情,鸣人记忆犹新,现在长大一些了,怎么可能放任这兄弟俩再大肆争吵?
――――本章完――――

评论

热度(26)

  1. 萌软煎炸凌采涵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