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采涵

爱情不是一厢情愿,而是两情相悦。
相爱的才叫爱情,一厢情愿的只是叫单恋。
——送给火影大结局


唯有爱可写!

我又看了一遍,真心好棒!

羽飒玥茗:

Foe. Friend. Family ……and Fere?

——《木叶星谈话》七夕特辑


十五年倥偬,十五年行者。少年饮冰,难凉热血。

这十五年里,有人远去,有人不离,有人路途坎坷,有人终得正果。

《火之忍法帖》完结两年后的今天,值此七夕佳节,我们有幸邀请到这部马拉松TV的两名主演接受七夕特辑的专访。


《木叶星谈话》(以下简称木):漩涡老师、宇智波老师,非常感谢二位接受我们的采访。

漩涡鸣人(以下简称鸣):哈哈,我也很想大家啊,感觉很久没见了。

宇智波佐助(以下简称佐):嗯。

木:你们两位手上这是?

鸣(摇了摇手上的公仔):呀,你是说这个?这是来的时候你们公司粉丝送的礼物哦?很可爱吧。

木:的确,做的很精致呢,看来是一位死忠粉。你们互相拿着对方的是因为什么特殊原因么?

鸣:你不觉得佐助这只做的比较好看?

佐:我觉得是小鸣人更可爱一点。

鸣;比我可爱?

佐:我倒是觉得这只的手感更好。(微笑)

木(捂脸)【麻蛋,手感好……什么手感好?!】

木:看来佐助老师相当喜欢这对玩偶呢。可以把这对玩偶放进本期节目的宣传吗?

鸣:今天夜宵你请的话,我就考虑一下。

木:没问题。

佐:其实他只是在借机逃避吃蔬菜而已。

木:我记得旋涡鸣门也不喜欢吃蔬菜?

佐:应该说是鸣人不喜欢吃,所以鸣门也不喜欢吃了。

木:这就是马拉松TV的优势?(笑)宇智波老师对漩涡老师的爱好确实很了解呢。

鸣:因为通常他管饭。

木:(笑)看来是宇智波老师的锅。我记得TV中也有关于公仔的内容?

鸣:看来你有好好做功课嘛。鸣门自己也曾做过两个公仔,一个佐助一个卡卡西,还是说沙包更确切?我觉得总有一天他会有嘴说不清的。

佐:不过这个精致很多。

木:《火之忍法帖》中,鸣门做人偶是把这两位当作目标练习,那么两位拿这两个玩偶会做什么呢?

鸣:拿来欺负?毕竟能让这家伙吃瘪的机会可没几次。(那手肘捅了一下旁边佐助。)

佐:我会好好保存,毕竟是爱的象征。

木【等等,什么的象征?爱你故意重读了吧!!】

鸣:(脸红)代表了粉丝们的喜爱。

木【卧槽!粉丝的爱你脸红什么?!】

鸣:所以你们送的礼物我们都会好好保存。

佐:还有各种官方周边也是。

木:所以是有一个专门的陈列室吗?

鸣:嗯,不然放不下。

木:粉丝们一定很羡慕。

鸣:(笑)不一定啊,我觉得说不定我们还没有有些粉丝全呢!谢谢各位的支持!

佐:谢谢大家。


——再难忘记,与你的初遇~❤——


木:粉丝们会很高兴的。《火之忍法帖》也有十五年了,这么算起来,你们二位真是相识很久了呢。当时选角就是在十二三岁的小演员之中海选的,两位是那时认识的吗?

鸣:是,海选时有作为主演和他搭过戏。

佐:不是。

木:哎?

佐:也说不上认识,不过我知道鸣人是因为更早那部《狐妖传》。

木:啊,鸣人的老师第一部主演剧,

木:虽然没看过,不过漩涡老师饰演的狐妖应该是不错的,毕竟《火忍》中漩涡老师的色诱术可是相当有人气的。

鸣:(双手合十)求不提。你都没跟我说过!

佐(忍不住轻笑):的确呢,不过我觉得没有色诱术的鸣人也很有魅力。

木【麻蛋,没眼看。漩涡老师你又脸红了对吧又脸红了对吧!!!】

木(忍住吐槽):我记得《狐》有收录在初回DVD卷一里对吧?

佐:对,但收录的不是我看到的那版了。

鸣:被正式刻成碟的就那一版……你看到的是哪版?

佐:(看了一眼鸣人)你的现场版。就是在片场旁边看了一眼。

木:这就是所谓的“在人群中看了你一眼,从此再没能忘掉你的容颜”?

佐:因为我当时以为是野猫,后来才知道是狐狸。就觉得这部戏有点意思,和传统的狐妖不太一样。接到《火之忍法帖》的海选通知以后,一听说可能和九尾有关,我就觉得主演肯定是他,结果去了真是。

鸣:我说那天你怎么那么镇定。当时评委一看他那样子就拍板了!

木:你们搭的是哪段戏还记得吗?

鸣:搭的那段没在正片里。

佐:但是有收进特别公式书的花絮集锦里吧?

鸣:他们居然录了!还保管了这么多年!

木:是英雄救……英雄那段?

鸣:是。不过之后这个场景出现得也蛮多的……

木:还有粉丝做了集锦。

佐:那个集锦我们也看过,其实看自己演的戏多少还是有点微妙的。

木:那些场景是导演特别要求的吗?

鸣:后期可能有点吧?马拉松剧通常都会因为观众的喜好有点小侧重?

佐:不过他没有跟我明说过。

鸣:欸?没有吗?

木:漩涡老师为什么这么吃惊呢?

鸣:因为其实很多地方剧本是不会写到这么细的……

木:比如这里?

(片段1:宇智波佐助微微踏前一步,手拦在旋涡鸣门身前)

鸣:(脸红)对。

木:所以这就是宇智波老师理解中的人物行为吧?

木【麻蛋,从小就学会怎么撩人!还有漩涡老师你又脸红了是吧!】

佐:倒也没有那么刻意。


——我眼中的你❤你心中的我——


木:那两位看过观众对二位饰演的同名角色的评价吗?

鸣:必须的。

佐:嗯。

木:都包括什么呢?

鸣:比如鸣门太圣母啦,嘴遁走天下啦,讲义气够朋友啦,最后简直开挂啦,都看过。

佐:差不多,换反义词。

鸣:也不完全是反义词吧。(笑,一手搭上佐助的肩膀)佐助对朋友其实挺够意思的,而且最后我俩都开挂了。

木:听上去似乎并不完全是正面的评价?

佐:如果都是正面的评价才有问题。

鸣:再说是男人都喜欢开挂嘛!如果不牛逼哄哄,怎么算得上主角?

佐:他的意思是剧情所需,我们作为演员的职责就是演出我们所理解的角色。

木:如果我问两位是怎么理解自己的角色是不是太老套了?还是来说说怎么理解对方的角色吧。

佐:你问的是怎么理解对方的角色还是怎么理解对方演绎的角色?

木:都说一下好吗?

佐:旋涡鸣门的话,无疑是很标准的主角设定。草根逆袭,自强不息,开朗乐观,是作品光明的一面。

木:但是……?

佐:但是这样的话就太老套了。

鸣:怎么,你看不起草根啊?

佐:鸣门的身世不算草根吧。

(两人相视一笑。)

木【麻蛋,好闪,眼睛好疼。】

佐:(转头对木)当然,我并没有不好的意思。鸣门的成长环境非常不好,虽然在后期情节中通过与我爱罗等其他人柱力相对比,突显“没那么不好”,但实际上,比惨是没有任何意义的。不好就是不好,孤独就是孤独。无论最后鸣门的身世给他带来了什么,都无法改变这个事实。

鸣:孤独是这部作品的核心内核之一。

佐:所以我非常欣赏鸣人的演绎方式。

木:哇……

鸣:你们录像了吧?录音了吧?!这句你们得剪下来给我!

木:宇智波老师很少正面表达对漩涡老师的肯定吗?

鸣:那可不!我跟你说,宇智波佐助这个角色就是为他量身定做的。又高又傲,偶尔一记直球简直让人不知如何是好,但就算这样也改不了他根深蒂固的别扭属性。

佐:我接着说他的演绎方式。

鸣:看!就是这样!直球过后就会立刻一本正经地扯开话题!

木:(笑)两位感情真好。【这个接话程度我还怎么插话……QAQ】

鸣:那是。

木:不过我们还是回到主题吧。

鸣:佐助?

佐:(无奈地看了一眼鸣搭在自己肩上的手)和作品中表现出的鸣门的大大咧咧不同,鸣人的表演是非常细腻的。通过他的表演,你能够体会到鸣门是很渴望肢体接触的。比如鸣门的肢体语言更多、更容易和别人勾肩搭背,战斗方式也更倾向于近战肉搏。

鸣:因为一名优秀的忍者只要交手就能了解对方的全部。

佐:除非是重要的场景表现,否则和别人的距离、角色动作,这些是不会写在剧本里的。但是鸣人很好地把这个特点融入了每一个场景。

鸣:不过也不是所有场景啦。

木:哦?

鸣:我看出来了,你特别期待我让佐助打脸。

佐:打不成的。这就是第二个特点,界限。只要鸣门身边有熟人,哪怕是一面之交,他都会迅速靠近对方。与此相对,和他不熟悉的一切拉开界限。这种疏远是不自觉的。

鸣:是吗?

佐:你没发现?

鸣:你这么一说好像真是。我演的时候就觉得他会这样。

木:没细想过?

鸣:没吧,就是直觉。

木:体验派。

鸣:是的。但佐助就很理论。不过主要是因为宇智波佐助本身就是一个很难演的人物。

木:为什么这么说?

鸣:因为他面瘫啊。但是演员肯定不能真的完全面瘫的,所以只能靠特别特别小的微表情,还有站姿、眼神,这样才能让人觉得“明明他什么表情都没有可是我觉得他好生气”,而且宇智波佐助的内心世界其实很复杂,这就更难了。所以我一直很佩服佐助。

木:这段我们也会剪下来的。

鸣:我不怕再说一遍,他是我一直以来的憧憬嘛。

佐:那么接下来是第三个特点。

木:等等,宇智波老师不回应一下吗?

佐:我知道。

鸣:突然觉得好气人。(笑)不过我不会收回那句话的,有话直说嘛。

木:漩涡老师是坦率的人。【明明眼中有得色!宇智波老师你就不要装了!】

佐:如果你这么以为就大错特错了。

木:是吗?

佐:严格来说是不完全是吧。包括旋涡鸣门也很难单纯用坦率去概括。

鸣:他们都说鸣门是一根筋的笨蛋,想什么都写在脸上了。

佐:这个形容和意外性No.1本身就是矛盾的。一个能经常让人意外的人,绝对不可能想什么都表现在脸上。事实上,旋涡鸣门很能忍。

鸣:装傻。装开心。装不在意。

佐:对。所以我非常喜欢真实之泉的那几幕戏。

木:是叫这个名字吗?

鸣:无所谓啦。真实瀑布?

木:我记得那几场戏是漩涡老师一人分饰两角,后期合成的。

鸣:对,黑鸣状态时都得戴美瞳。

木:宇智波老师也是一有战斗戏就得戴吧。

鸣:对啊,所以一有他的戏,清洁组就如临大敌。武打戏动作都不是问题,最怕听到导演喊:“卡!不要动!宇智波你美瞳掉了!”

木:哈哈哈,我记得漩涡老师后期也是美瞳不离身?

鸣:说多了都是泪。(看佐,不好意思)抱歉我们又歪楼了。

佐:(宠溺地微笑)如果你不歪楼我反而不习惯了。

木【这微笑这微笑,这狗粮我吃了!】

佐:(看向木)黑鸣出现是一个很重要的标志。它意味着鸣门其实从未真正放下过他的过去。这一瞬间就把后期几乎被神化的主角和观众拉近了。最后的处理方案也是,鸣门认同黑鸣是自己的一部分,而不是消灭了这个黑暗面。这也是这部作品很让我感动的地方。好了我说完了。

鸣:那么到我,佐助你也可以尽情歪楼。

佐:放心。

木:咳咳。【啊啊啊啊,又出现了宠溺的笑容!】

佐:我会适当的。

鸣:宇智波佐助最初的人设就是旋涡鸣门的对立面,但同时也是他的憧憬。那我们第一次搭戏那段来说吧,鸣门小时候被欺负,然后佐助救了他。鸣门看着对方酷炫的背影,瞬间迷弟。

木:……我不好奇这段为什么没进入正片。

佐:太少女了。

鸣:宇智波佐助是很坚韧的人。其实我觉得剧中关于天才和毅力的评价对宇智波佐助来说其实并不很公平,因为他所遭受的磨难是常人难以想象的,为此付出的努力也是。所以不难怀疑为什么他一开始看不上鸣门。

佐:不是看不上。

鸣:是吗?

木:看来两位对人物的解读不太一样?

鸣:因为是尖子生嘛,看到不努力的学生,自然而然就有一种……怎么说,“这么不努力却要在我面前撂狠话,呵呵”的感觉?

佐:他对鸣门的观感是分阶段的。一开始,因为有家庭那边的压力,其他人做什么其实他是并不怎么在乎的。所以对鸣门应该算是无感吧,不是必须打倒的对手,所以对鸣门的态度就很正常。

鸣:和对别人一样冷。但鸣门喜欢这个“一样”。发生灭门案之后,对鸣门的处境有了切身体会,所以这时候再看到鸣门,一方面是下意识的“同伴”,一方面又是日积月累的“看不上”,最后就变成特别奇怪的“怒其不争”?

佐:差不多吧。而且我觉得他应该很喜欢鸣门屡屡跟自己叫板但又打不过自己被气得七窍生烟的样子。(笑)

木:呜哇,感觉有点恶劣欸。【为什么感觉宇智波老师你乐在其中啊!】

佐:男孩间的竞争心?就像鸣门一定要去撩佐助一样。

木:【“撩”是这样用的吗?!】……那么,如果说剧中的两人的第一关系是“对手”,现实中的两位呢?

佐:好奇。

木:不是美艳的狐妖什么的?

鸣:惊艳吧。佐助小时候长得真的特别特别好。

木:那时候两人的关系就很好吗?

鸣:(做了个鬼脸)大方向上肯定是融洽的,不过更多的时候像是在憋着劲要演得比对方好。

佐:现在回想,那种氛围有可能是导演组有意制造的。

鸣:不要阴谋论了……

木:后面两人关系真正转好是在什么时候?

鸣:自然而然的啊,(拍了拍佐助的肩膀)相处久了就会发现佐助其实是特别温柔的人。一开始我不好意思向旗木前辈要签名照,是佐助去帮我要的。

木:这一段是不是后来被写进了剧本?《雪姬忍法帖》。

鸣:是!当时我特别惊讶。(笑)因为给我的剧本是没有这一段的!

佐:我和导演有商量过最后这段该怎么结束。鸣门为了保护风花小雪昏迷不醒。如果知道鸣门是自己影迷的话,风花小雪肯定愿意给签名照,但是没人告诉她,鸣门之前的表现也不怎么像个影迷。

木:各种教训影帝。

佐:是的。但是佐助是知道鸣门很喜欢风花小雪的。或者说佐助很明白鸣门一直有骑士情节,对公主有执念。所以他就帮鸣门要了签名照,算是很委婉地表示“干得不错”?

木:就是为了表示“干得不错”?

鸣:但他没给小樱带狮子丸的。

佐:我觉得他应该不喜欢去找男人要签名。

鸣:(笑)当时我、樱和旗木前辈其实都不知道有这段。看到的照片是P的,但已经足够了。

佐:事后春野还跟我说,那一瞬间她以为导演准备投身于狗仔事业。

(三人皆笑。)


——保护你是我的本能?!还是现实里的默契?!——


鸣:然后佐助各种保护鸣门,这之前也说过了。

木:对这一点,粉丝们都印象深刻。(打开大屏幕)还做了视频。

(播放“佐助救鸣门合集”)

佐:演的时候还不觉得……

鸣:……没想到集中起来一看……

鸣:不禁觉得“啊,原来他没说谎。真的是本能欸……”

佐:身体下意识就动了。

木:【保护鸣人的本能么?!又有一种被闪到的感觉怎么破?】我有幸看过这部分的剧本,我记得剧本上其实并没有细写这方面要求,所以这种保护的姿态是老师对佐助的理解吗?

佐:一开始有点有意为之吧,毕竟要注意做出保护的姿态,又不能抢镜,后来就熟能生巧了。

鸣:都是越来越默契的。为了能保持默契,宇智波佐助不在的那几场戏,其实佐助都有来片场。

木:【好闪真的好闪QAQ】所以这十五年来,两位是经常见面的?最长一次分开有多久?

佐:一个月吧。

鸣:一个月,春假,后来就开始串门,一年分开最长的时间不会超过两周吧。

木【最长才一个月,这是老夫老妻的生活么?!!】

木:我听说导演还担心过,这样会不会影响两位在久别重逢、又有了重大分歧的五影会议篇的表演。

鸣:毕竟那段鸣门拿不准佐助到底在想什么。

佐:但是剧情发展根本没有给我们表现生疏的机会。

木:那两位觉得在十五年来,最难的表演瓶颈是什么呢?

鸣:就是演到后期,要用一颗奔三的心去演一个少年吧?不过我觉得这主要增加了化妆师的工作。

佐:不过其实由于身世,两人的心智在某方面都有些早熟,所以也不算是很大的障碍。

鸣:那我接着说吧?首先,宇智波佐助在为人处世上,基本上是采取和鸣门截然相反的策略。一句话就是能离多远就多远。尤其是开发出雷属性以后,佐助就更喜欢靠远程战斗了。哪怕是他亲近的、他可以为之豁出命的人,他都不喜欢怎么靠近。

木:但是?肯定有但是的吧?

鸣:(笑)有的。但是鸣门除外。对鸣门的靠近,他基本是持默许态度。和鸣门的战斗也以肉搏居多,那种远程搞心计的大场面基本不用。

木:还有一回是主动搂鸣门的。那个画面在粉丝中也很有人气。

佐:(搂鸣腰)这样?

木:哇——!【搂得太顺手了吧!等等,宇智波老师你不打算放开么?!!】

鸣:(一点没有不适应,十分自然地继续)我记得重逢后那个搭肩膀的动作人气也很高啊。

佐:毕竟之前一直是俯视,突然就跳下来了。

鸣:到底为什么呢。

佐:不是让你解读吗?(两人相视一笑)

木【捂脸,闪瞎QAQ我认输!】

鸣:(笑)正直点说就是他要下去开打了,贴那么近是为了制造威胁感。

木:我知道你肯定有但是。

鸣:但是结果是他帮鸣门把九尾压下去了。

木:嘴上还说着“我也可以心血来潮地杀了你”。

鸣:其实就是身体自己动了嘛。

木:是这样吗?【原来可以这么解释么?你们自己这么解释真的好么?!】

佐:我什么也没说。

鸣:(正色)肯定也有一部分原因是想确认鸣门当时的实力,有点炫耀的感觉。说到底他们两个之间的竞争心从来没有消失过。结果看到对方身体里居然有一只狐狸。

木:但是佐助面无表情地捏破了狐狸泡泡。

鸣:因为他不在乎。虽然看着鸣门很嘲讽地说原来你那股查克拉是从这里来的啊,但是那感觉其实和“原来你在家偷偷做练习题啊”一样。

佐:你可以注意这一幕鸣门的表情,很惊慌的。

木:突然发现有个人在自己的精神世界嘛。

鸣:其实看到佐助在自己精神世界并不那么让鸣门惊慌,毕竟他之前遇到过鼬,也感受过幻术。他惊慌的是佐助看到了九尾。背景是木叶的年轻一代并不知道鸣门身体里有九尾。

木:但后来好像大家都知道了的样子。

鸣:额……是的。不过佐助是第一个和九尾直接对话的吧?

佐:是。

鸣:啊,果然佐助好难懂。我到现在都不知道佐助当时在想什么。但对鸣门来说,佐助那全然没有因此动摇的姿态,肯定非常耀眼。所以后期大家都在问鸣门为什么这么执着,我觉得其实这对鸣门来说是很简单的事。在鸣门动摇的时候,佐助就是他的锚。看到佐助他就心定了、知道怎么做了。无论是和佐助观点相同还是相悖,宇智波佐助都是能让他镇定下来、放手一搏的人。这样的人太难得了,所以不能轻易放手。

木:……感觉听到了告白。是我的错觉吗?【这就是告白吧!】

鸣:(笑)不是错觉。

木:宇智波老师能不能代表佐助君回复一下?

佐:啧,吊车尾的。

木:【呵呵,已经开始习惯了。】一切尽在不言中啊。不过漩涡老师还没点评宇智波老师的演绎呢?

鸣:一个字就是赞啊!两个字就是超赞!能把宇智波佐助这个心路历程崎岖得九曲十八弯的人给演出来,绝对是神一般的演技。影帝当之无愧。

佐:你再说好话今晚也是蔬菜餐的。

木【要不要那么傲娇啊,明明看到你搂腰手更紧了!!】

鸣:切,那我就不说了。佐助对角色的眼神一直把握得很到位。他饰演的宇智波佐助一直给人一种很笃定的感觉,但是在后期,这种笃定感却因为突如其来的真相等等有了颤抖,是那种一瞬间的裂缝,要仔细看才能捕捉到。但观众能感受到那一瞬间这个人肯定是有了什么别的想法的。而且佐助各个时期的气质差别很大,在遇到特定人物前后的周身氛围也会有所改变,要演出这些很难。例如前期见到鼬之前,周围就像有冰冷的黑炎?后期就是比较平和但是困惑伤痛的感觉。

佐:但是在中后期的时候,遇到鸣门的结果无一例外就是急躁。

鸣:中后期鸣门反而在佐助这件事上很坚定。当然其实他也不是很确定,尤其是佐助袭击五影会议以后。但是就像在暴风雨里把锚投到水里一样,船晃是晃,但没有锚船就不知道跑哪里去了。

佐:但大多数人都觉得他不应该还留着这个锚。

鸣:包括佐助自己也这么觉得。所以他急躁,完全不明白鸣门在想什么。

佐:最后还是懂了。

鸣:所以说“是我输了”?那句话真是会心一击,我当时差点就哭了。

木:入戏太深?

鸣:真是太不容易了。我当时脑子里翻来覆去就这句话。真的太不容易了。我都不知道怎么说,就是各种心酸释怀又特别心疼。

木:那漩涡老师,您觉得佐助最后是懂了什么呢?

鸣:感觉是懂了鸣门为什么这么执着吧?对对方的痛苦感同身受,所以没法放对方一个人,也不希望对方一个人去面对。虽然我觉得后期各方的政治理想多多少少都有些……嗯,但这点我是赞同的:不要一个人去面对一切。所以可能佐助是在这点上认输?毕竟他一直就是试图一个人去面对一切的,现在认输就是允许鸣门和他一起了。

木:可是最后明明是鸣门说要佐助来帮他?

佐:你就当他是难得聪明一回给了个台阶吧。

木:宇智波老师您是怎么看这个问题的呢?

佐:我倾向于不回答这个问题,毕竟作为扮演者,演出来后观众看到了什么,就是观众自己的创造了。我不想扼杀这份创造。

鸣:你的意思就是我扼杀了吗?!我说了那么多关于鸣门的想法欸!

佐:你不用担心。

鸣:喂,你什么意思啊?(抓着佐后颈摇)

木:那么,两位能不能为之前的问题做个总结呢?

佐:他先来吧。

鸣:佐助是个混蛋。完毕。

佐:鸣门是个白痴。以上。


——默契度100%的他们!是怎么看待自己饰演的角色之间的关系呢?!——


木:【呵呵,被默契度秒杀。】……那个……

鸣:(笑)哈哈,开玩笑的。但是我们演他俩已经十五年了,你要真让我们用一句话形容出来,还真的不太好说。

佐:相信每个观众的心中都有他们自己的宇智波佐助和旋涡鸣门。

木:无法反驳……那可以说一下你们认知中这两人的关系吗?

鸣:之前就说了,船和锚的关系。风雨一起闯,要沉一起沉。可能暂时锚不稳定,但没有就此抛下跑路的道理。

佐:以上言论和航海学有所出入,大家意会就好。

鸣:你就是不拆我台就不舒服是吧。

佐:我的话会用三个单词。Friend。Foe。Family。

鸣:为什么非要用英语?

佐:是朋友也是对手,虽然没有血缘却是家人。比谁都要接近彼此。

鸣:灵魂的另一半吧,互为半身的感觉。这样其实挺有趣的,佐助急躁的时候鸣门坚定,鸣门动摇的时候佐助淡定。

木:所以打遍天下无敌手。(笑)不过很多观众觉得两人间还有第四个F——Fere,伴侣。

鸣:佐助,你是不是为了这个词故意的。

佐:(挑眉)可是你说的,soul mate,half life,你看……

木【这些甜腻腻的单词这样用真的好么?!!】

鸣:嘛……他们之间的关系的确一直很微妙……

佐:有一种因为孤独而生的向心力吧。两个人都渴望家庭。佐助是因为有过家庭,鸣门是因为没有。所以佐助向往失去的温暖,鸣门对家庭的想象则很完美。

木:但家庭并不总是完美的?

佐:是的。事实上佐助的孤独并不是从失去家庭开始的。如果说鸣门最初的动力是想要引起周围人的注意、获得随便谁的认可,那佐助的动力就是引起父亲的注意、获得父亲的认可。

木:近来有人讨论过《火之忍法帖》中探讨的家庭关系问题是吧?

佐:是,那篇文章我也看了。《火之忍法帖》里写了很多类型的家庭。有严父慈母型的,慈父严母型的,双亲普通的,双亲英雄的……不管是哪一种类型的家庭设置,培养的孩子都一定带有家庭的特点。所以实际上不管是哪种家庭,其实都避免不了孤独,只不过是孤独的大小、种类不同罢了。

木:听起来像是从根本上否定了人抱团取暖的可能啊。

鸣:不算嘛,看看鸣门和佐助,我觉得还是很有希望的。(笑)不是说关键在于选择吗?选择去了解别人、接纳别人,可能会一而再、再而三地受伤,但最后一定会有人看到你的努力的。

木:但不是每个人都能成功和心中憧憬的对象比肩啊。

佐:所以还是得看气场。(笑)或者说,看缘分。

 

——Foe?Friend?Family?……❤ nd Fere?!——


木:既然说到缘分,那么我们就顺势进入今天的节目重点吧。我们这次是七夕特辑,两位之前知道吗?

佐:知道。

木:所以对接下来的问题,有什么预想吗?

鸣:大概充满了粉红泡泡吧。

佐:有点准备。

木:既然如此,那么请两位告白一下你们是否已经有了情投意合的另一半呢?相信这是很多粉丝都关心的问题。

鸣:这个,嘛,目前还没……

佐:(打断)已经有了。

鸣:(惊讶,睁大眼睛看向佐助)佐助?

佐:其实接到这次七夕采访通告的时候我就有了一个想法,并且一直为此准备至今。

木【诶?等等我有不详的预感。】

佐:(搂紧鸣人的腰,十分认真)漩涡鸣人先生,我喜欢你,你可以接受我的告白么?

佐:(另一只手掏出一个戒指盒,打开)如果你需要我的诚意,它在这里。

鸣:(惊慌)诶诶诶???等等……那个……你这不是告白是求婚吧!

佐:总是要按照顺序来的吧。或者是你打算直接接受我的求婚?

鸣:不不不不,先不说你不是已经接受了我的告白了,为什么你要节目现场来这一套啊!

木【等等,已经接受过了告白?!!漩涡老师你是不是不小心透露了什么??】

 

——紧急插播中——

 

木:让我们重新回到节目,刚才宇智波老师给了我们一个很大的惊喜呢!所以,两位老师是什么时候确定关系的。

鸣:(脸红)其实我自己也不清楚,一直待在一起,关系潜移默化中就改变了。

佐:如果从告白成功算的话,是一年前。

木:原来有那么久了吗?两位老师瞒的十分紧呢。

佐:其实并没有刻意隐瞒,我一直打算是顺其自然,没想到我们之前的关系就十分亲密,一直都没有人发现。(笑)鸣人比较提心吊胆。

木:那请问两位老师在一起的契机是什么呢?

鸣:也没有那么多契机吧……我感觉是水到渠成的。

佐:光等水到,绝对没有渠成。

木:听起来宇智波老师似乎花了很多心思的样子?

佐:(笑)秘密。

木:透露一下经验?

佐:你以为我为什么明明没有戏份,还要去剧组?

木:哦~

鸣:等等,你没戏份还来剧组的时候多了,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太奸诈了!再说这就算是花心思吗!我没戏份的时候也喜欢呆在剧组!

佐:所以为了确定你到底是什么意思花了我很长时间,然后我意识到可能你就是精力好。

木:这是宇智波老师在抱怨漩涡老师迟钝吗?

鸣:不用问句,他就是。

佐:那你承认吗?

鸣:不承认。(笑)毕竟先告白的是我。

木:哦哦!这可是第一次听说!当时漩涡老师怎么会想到告白的呢?

鸣:喜欢就说了呗。

木:可以详细描述一下当时的场景吗?

鸣:就是疾风传开头蛇窟营救的时候,鸣门对兜放话的时候他就在旁边看着。说完以后鸣门不是有个目光坚定望向远方的动作吗?本来那一段我经常卡,有时候有点色厉内荏,有时候又只像黑社会放狠话的……然后有一次,我看着他就突然明白鸣门说那些话的心情了。也不是在放狠话,他是真那么想的,佐助是被他划在自己人的范围的,谁来抢都不行。(笑)

木:一瞬间的心有灵犀啊。所以这就是宇智波老师之前说的第四个F吧?

鸣:第四个F……?啊,fere。

木:两位现在也是步入了fere的阶段啊,就在刚才。

鸣:啊,那个那个,我还没……

佐:(打断)有的。

木:这么肯定?

佐:因为你问的是可能性,一切皆有可能。(笑)

木:哦,那你觉得谁会先告白呢?依旧是鸣门么?

佐:看来你已经做了肯定的假设了。

木:那漩涡先生是什么意见?

鸣:我的话,觉得他们如果没有外力推动的话,大概就会一直是比谁都亲密的存在吧?因为所有人都知道他们在彼此心中是无可超越的,所以也不会有什么特别刺激性的事发生……所以可能不告白的话就是一直这么友达以上恋人未满了。

佐:其实鸣门对感情还是很保守的。比如他对小樱,可以调戏,可以傻笑,但真到了什么场合,他只会选择默默地退一步。在感情上其实他不是个主动的人。

鸣:难道宇智波佐助是吗?一个基本全剧都在跑路的人?

佐:其实外因还是很容易的。鸣门对男性对他说喜欢反应很大。

鸣:自来也肯定给他看了什么东西。

佐:不一定是自来也给他看的……

鸣:总之就是那几年。感觉鸣门在某方面已经升华了。

佐:色诱术已臻化境,但觉得艳情小说无聊。

木:空即是色,色即是空哪。

佐:所以鸣门对这方面不是没有意识的。

鸣:佐助呢?

佐:他肯定知道。

鸣:这么肯定?

佐:他在大蛇丸那里呆过。

鸣:哦。

佐:所以其实这两人之间已经完全可以省掉“不知道男性之间除了兄弟情谊还能有别的关系”的那一步了。

木:问题就在于会不会再进一步。

鸣:嗯。

木:会不会呢?

佐:我比较好奇粉丝觉得会的理由。

木:嗯……我挑一条香艳一点的。因为两人都记得第一个吻的味道?

鸣:这种事放谁身上不会印象深刻啊?

木:因为大部分人印象深刻的不是这个细节?

佐:说到这个,我突然想起来,两个人会不会再迈出一步,一个最重大的坎就是对家庭的向往。

鸣:因为觉得和对方在一起不算组建家庭?

木:因为觉得是兄弟一样?

佐:鸣门对于所有亲属关系的认知,都来源于“我觉得”,这方面其实他比较懵懂。

鸣:……听起来有点让人难过啊喂。

佐:所以如果他们不把家庭当做逃避孤独的港湾的话,我觉得会比较有可能。

鸣:这个我赞同。而且我觉得性还蛮重要的。没有性张力的话,也不会在一起?

佐:你觉得没有吗?

鸣:……我不觉得没有。不过这可能是因为我们两个是饰演者,所以你们……懂的。

木:懂的。冒昧问一句,大概是什么时候……?

鸣:咳,就是蛇窟那段嘛,之前也说过,虽然表面上是一直不见面,但因为是马拉松剧,碰到合适的场景他也会过来拍的,所以其实援救风影那段也一直有见面……不过见得比较少。而且我才告白嘛,他一跳下来在耳边说话……

木:所以你们觉得佐助那里跳下来是故意的。

鸣:(点头)绝对是故意的。

佐:而且因为援救风影那段我几乎都有看到,你会发现鸣门对佐助和对我爱罗还是不太一样的,当然也有可能是因为村子不一样,也没有小时候那种微妙的竞争心在吧。

木:一句话说就是缺少了小时候互撩的过程。

鸣:(笑)也可以这么说。

佐:所以再撩几下,我觉得前途还是很光明的。

木:真是出人意料的发言,没想到居然是宇智波老师持乐观态度。

佐:因为你看鸣门虽然在别人面前可以很坦诚地说佐助如何好,但一到佐助面前,只要没有开启嘴遁模式,立刻就开始顾左右而言他,努力表现“是本大爷不和你计较”。而宇智波佐助正好相反,别人跟他说鸣门时,他眼皮子都不会抬一下,但如果鸣门真在他面前,大家都能看出确实是不一样的。

木:比如鸣门大桥。

佐:是的。

木:既然都说到这里了,我们也不怕更进一步了。

鸣:我有不好的预感。

木:嗯,请问二位觉得谁攻谁受呢?

佐:(笑)我们床上见真章。

鸣:这个不太好当面说吧……

木:好吧,那么最后,请两位为这两人设计一个你们心目中的结局吧?

佐:没什么好设计的,好好活,好好死。

鸣:……能说点吉利的吗?

佐:他俩前半生太波澜壮阔了。

鸣:我也不怎么会编这个啦,就是希望两个人能好好在一起,能够不孤独?

木:听说因为孤独而相爱的爱情都不会长久,因为最终都会因孤独而分开?

佐:(笑)但他们会因彼此而不孤独。

鸣:(把自己手中的人偶和佐手中的人偶靠在一起)马拉松剧情都没能阻止两个人在一起。

木:还有句话是“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

鸣:现在我真的觉得你回去会被套麻袋了。

木:(笑)我也这么觉得。

鸣:我敬你是条汉子。

佐:那就是游遍万水千山,依旧彼此是归处。

鸣:佐助你是被穿了吗?

佐:如果不是堵住她的嘴,这访谈是不会结束的。

鸣:那这么堵怎么样?(勾住佐脖子亲上去)

 

木(马上转开脸):……看来两位老师现在很忙,那么观众朋友们,这周的《木叶星访谈》七夕特辑到此结束。

木:节目的最后,对于宇智波老师提出的4F—— Foe, Friend, Family and Fere,你们是怎么看的呢?

 

 【END】

 

 后记:

跟你们说,帮你们修改的人都是天使。

他们能让一篇扑街在虐狗上的严肃人物分析采访升华成一篇虐狗!

没有阿若的图就没有我的洪荒之力嗷嗷嗷!

没有她修改……嗯,这就不是七夕贺文啦~

【七夕断网是多么惨绝人寰TTATT】

总之,七夕快乐~

 


若镜天漓:

七夕贺图~~~

双明星演绎火影同名角色设定


评论

热度(98)

  1. 下页※海贼迷ASL♥珊羽飒玥茗 转载了此图片
  2. 布言布语凌采涵 转载了此图片
  3. 凌采涵羽飒玥茗 转载了此图片
    我又看了一遍,真心好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