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采涵

爱情不是一厢情愿,而是两情相悦。
相爱的才叫爱情,一厢情愿的只是叫单恋。
——送给火影大结局


唯有爱可写!

【佐鸣】开在心口的向日葵 (现架,收养梗。)

19.

喧闹中没有人听见qiang声!也没有听见呼救声!

鸣人不过是恼旁边的人把他和鹿丸挤散,于是伸手将对方拨开了一些,忽然眼前一片异常的血红色,紧接着便感觉眼睛刺痛,脸和脖子同时一热,他还没有明白怎么回事,就听见周围一片恐惧的叫声。

鸣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只感觉脸和脖子特别的黏腻,眼睛痛得厉害,根本不敢睁眼,他抬手朝脸上抹了一把,一边大喊着鹿丸。

“趴下!鸣人”

『趴下!鸣人!』

熟悉的话语,瞬间勾起深埋于脑海的记忆!

鸣人愣住了,随后感觉背上一沉,他朝前一个趔趄,没站稳,扑倒了,还压在了某个人的身上。

“对不起,对不起!”鸣人朝着被他压倒的人道歉,他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只是鼻腔里充斥着温热的血腥味,“对不起,你受了很重的伤吗?我眼睛睁不开,看不见,我马上起来……”

“鸣人,别动!”

“……鹿丸!”

鸣人不敢再动,用衣袖再次擦了眼睛,忍着刺痛勉强睁开眼,入目的却是一滩血红,那么熟悉的场景,仿佛耳边有子弹呼啸而过,还有杯盘碗碟掉落地板上碎掉的刺耳声音,重物倒地的闷响。

『那天是个适合睡懒觉的雷雨天气,租住在民居的佐井和小鸣人,一不小心睡过了早餐时间,后来佐井做了顿二合一的午餐!』

『本着饭前洗手的习惯,鸣人在佐井将饭菜端到桌子上时,兴高采烈地唱着儿歌,跑到洗手间水池旁站在小凳子上洗手。一声炸雷响过,鸣人惊叫一声跳下小凳子,转身看到一个陌生人倒在洗手间的门口,年幼的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只见那人的身下,晕开一滩血红!』

『“啊~爸爸,有人流血了!”』

『“趴下,鸣人!”』

『快,我们在“演习”!不合格是要淘汰的哦!』

『佐井曾给鸣人做过无数次的“演习”,他已经形成了条件反射,听到佐井的指令,立即趴倒在地。』

『qiang战的时候,佐井腹部受了伤,却也成功带着鸣人逃离住处,他一路强撑着,还安慰鸣人“演习”结束了,鸣人合格了,很成功!很棒!佐井无意间逃到宇智波墓地时,再也支撑不住了,倒在地上!鸣人吓的大哭,直到佐助出现了。』

鹿丸趁乱将鸣人的深蓝色校服,蒙在了他的头上,这样,目标就不那么明显了。

qiang被消声,鹿丸只能凭借第一个倒下的人,判断暗杀者的方向和大致位置。

鹿丸心里骂着他们简直丧心病狂,宁可错杀一千,不肯放过一个,周围的无辜市民倒下一片,或死或伤,地上全是血,有人身上还在到处喷血!

『其实,我真的很怕死的,』鹿丸暗叹,『现在情况不对啊,我居然在不怕死地给鸣人当肉盾!』当时,他是没有多想,就一下子将鸣人扑倒在地护着,现在想来,心甘情愿地当肉盾最合理的原因是他不想鸣人带着未与父母相认的遗憾死去。『如果我死了,没法跟老爹老妈道别呢?我还没跟手鞠表白……不,我还是装个死吧……千万不要踩到我……』

鹿丸装死没多久,鸣人就从回忆中抽离出来,他试图掀开盖在头上的校服,还摇鹿丸的手臂!

不能忍!

“鸣人,别动,搞清状况……”

“可我们在压住别人啊……”

“他一直没吭声,证明已经……”

一语未了,警车的鸣笛声越来越近,鹿丸情绪激烈地骂了起来,“#*@&#?@*+$¥€无良媒体!不报道的话我们会知道会来吗?无辜的市民会好奇地跟来吗?杀♚手会埋伏这里吗?警#&@€#¥$低效率还是不敢得罪杀♚手?”

鹿丸懒散却是个文雅的人,长这么大,鸣人第一次听他骂人,还是一连串的脏话,与往日判若两人,混在qiang林弹雨中感觉特有男子汉气概,“鹿丸,你受伤了吗?”

“脚被压住了……别的还好……如果侥幸活下去,鸣人你可得报答我。”

“好,只要不是以身相许怎样都行。”

“圆润地滚一边去,谁稀罕你以身相许?你就帮我搞定我爱罗,我好找机会对手鞠告白就行了。”

“……咦!我就说嘛,你和手鞠绝对有问题,果然啊……如果我们都能活着,一定帮你打通我爱罗那关……我#,我的手好痛……唔……”

鸣人还没有说完,一个中弹的人倒下来,直直地砸到两人身上,然后,连鹿丸也什么都看不见——两人都被砸昏了。

鸣人再醒来的时候,周围特别的安静,而他依然看不见任何东西,他以为大家都死了,包括鹿丸,他大声地喊着鹿丸的名字,惊醒了病房里等待的人。

“冷静一下,鸣人,这里是医院,”佐助和四玖夫妇对望了一眼,果断地上前,一把轻按下鸣人的手,上面还固定着夹板,“你的右手骨折,不要动,鹿丸很好,他在另一个病房静养……”

“爸……鹿丸也受伤了?严重吗?”

“还好,一条腿骨折,还有中度脑震荡,已无大碍,静休就好,你不用担心……”

“我想去看看他……”

“晚些时候吧,鸣人,你还需要做检查。”

“……哦,好。还有,为什么,我的眼睛看不见……”

“你的眼睛进了太多血液,时间过久的缘故,感染了……做了个不大不小的手术……”

感染了?还做了手术?鸣人一阵恐慌,“我会瞎掉?”

“当然不会!”

佐助和四玖夫妇异口同声地说道,之后,佐助又说,“差不多一个月就可以痊愈……”

“房间里好像还有其他人呢,”鸣人听出了玖辛奈的声音,却是心中忐忑,不敢直接说出来。毕竟,阿姨和妈妈的区别,太大了,一句“阿姨”,随口就来,喊“妈妈”却是有些不好意思开口。还有爸爸,他也在现场,有没有受伤?

“对啊,你的爸爸妈妈,他们都在呢。”

“……哦,是吗?大家,都好吧?”

水门连忙回答,“好,很好!鸣人不用担心,要好好休养!。”

木叶组大厦前的qiang击事件,死了数十人,伤者过百,水门几人也多多少少负了伤,都是救附近的市民所致,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鸣人在人群里,大概是金发在一堆黑发中太显眼,他受到了集中攻击。

依照jingfang的说法,杀♚手逃之夭夭,没有留下太多的线索,显然是有备而来……这不是废话吗?然而,不论jingfang和zf怎样的说法,私下里,水门是不会放过他们的。

当时现场的交通拥堵,人员众多,伤亡者和胆小的人,躺的乱七八糟的,警cha花费了很长时间,才疏散了市民,得以让医护人员前来救治伤者。

俗话说爱哭的孩子有奶吃,现场的伤员救治规律也基本差不多,大喊大叫的人在第一时间引起医生的注意,被抬到救护车上。至于那些躺倒不动的伤着很难被注意,有人甚至被当成了死者对待,鹿丸和鸣人就属于这一拨,根本无人上前救治。

佐助抵达现场前,已经在轮番拨打鸣人和鹿丸的电话,始终无人接听,正常情况下,他们不会这么做的,至少鸣人不会,正因为异常,佐助才更担心。

木叶组四代目的归来,所造成的轰动,交通的拥堵,佐助亲身体会到了,他的车子堵在距离事发现场的两公里以外。路上满是汽车和慌张逃离的市民,荷qiang实弹的警cha,他的心又往下沉了几分,慌忙下车,被警cha指挥着离开的人群里,他没有看见自家的黄毛小子。

佐助朝木叶大厦跑时,被人拍了肩膀,他一回头发现是重吾,再是水月和香磷,他疑惑了下。

“别想多了,我们不是帮你,只是不想让从小看到大的孩子有事罢了,”水月噼里啪啦地讲出了他练习了一路的话,对于自尊心强的宇智波佐助,绝对不能用“帮”字。

“……谢谢!”

水月等人很是意外,佐助也不再多言,逆着人♚流朝现场赶去,重吾三人也立即跟了上去。

鸣人和鹿丸是佐助四人从死人堆里扒出来的,两人被一个死者砸在下面,已经晕过去很久了。

水月重吾把两人身上的死者移开,将鹿丸挪到相对干净的地方,佐助和香磷扶起鸣人时,被他头发和脸上的血污吓到,他们以为鸣人的头部受了致命伤。鸣人被佐助抱走时,迷迷糊糊地说了“鹿丸”,之后再次陷入昏迷。

佐助抱着鸣人,重吾抱着鹿丸,水月开路,救护车指望不上了,它们比佐助的车子被堵的还惨。香磷留下来寻找水门等人,她是女性,人的常识里,不具备攻击性,且拥有玖辛奈一样的红头发,还有她的姓氏,相对而言,她更能取得水门的信任。

医生检查过后,得知鹿丸头部中度脑震荡,左小腿骨折,而鸣人则是轻度脑震荡,右手骨折,双眼由于血液涌入时间过久,受到了感染。单纯的感染并不算多么复杂的事情,做了个手术,上了药,需住院一段时间,时常换药,一个月内可痊愈。

水门玖辛奈怕鸣人一时接受不了他们,而且鸣人也不能受刺激流眼泪,因此,在鸣人醒后不久,玖辛奈扶着腿部受伤的水门回了他自己的病房。



——————本章完——————

评论(3)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