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采涵

爱情不是一厢情愿,而是两情相悦。
相爱的才叫爱情,一厢情愿的只是叫单恋。
——送给火影大结局


唯有爱可写!

【佐鸣】我们共同的家 31章 (原著向,698党,佐鸣婚后,有子)

作者:Fiona菲奥娜214

原著向31.
31.

雨之国安排了5间房,鸣人一行9人,8男1女,井野独自一间房,其他人两两同住正好合适。

午餐就在旅馆解决,这是雨之国最有名、面积最大、档次最高的旅馆,类似于国宴宾馆,各国的影和大名及随从都被安排于此。自然的,午餐时间,彼此都会遇见,结果是大家分派很明显,大名们聚在一起吃饭说着客套至极的话,忍者在另一处,讨论着忍界的未来,各村的新兴工程项目等。

佐助趁着还有半天的自由时间,鸣人、鹿丸卡卡西正和影们闲扯,便带着面麻出去溜达一番,他早年来雨之国,匆匆来匆匆离开,也并不熟悉这里。父子俩穿着雨衣,沿着街道随意地走着,偶尔聊上几句,街道两旁都是商店、旅馆、居酒屋、花店等商铺,也遇到一处报刊亭,佐助前去给面麻买了一份雨忍的地图。

佐助叮嘱面麻游玩的时候,要保持戒备,如遇意外不可硬拼,尤其不能使用写轮眼,因为写轮眼对忍界来说,依然有着巨大的诱惑力,面麻只负责用飞雷神逃跑就好了。鸣人周围的人身上,大多都有飞雷神的标记,面麻只要发动飞雷神,任意前往一个标记都可以得到援助……

面麻觉得佐助这次好啰嗦,千叮咛万嘱咐,简直胜过鸣人,但他还是懂事地听着,认真地答应,不做丝毫的抱怨和反驳。毕竟,这次来雨之国的人员较多,各个国家都有,父亲们和叔叔阿姨都是来参加重要会议的,他不能任性地因一己之私而影响了父亲的工作。

佐助带着面麻在雨中走了两个多小时,回到旅馆时,火之国的大名和风之国的代表们也来了。鸣人、我爱罗和鹿丸单独聚在一起说着什么,鸣人见佐助父子归来,立即招手让他们过去。

原来我爱罗在问面麻的眼睛,之前他了解到面麻的视力变差,对此非常担忧,对他来说,有无写轮眼不重要,他只希望下一代能够在和平时期开心成长,不像父辈这般沉痛地活着。

那之后,其他的国家代表也陆陆续续地到来,这其中有鸣人前几天误打了电话的雪之国女王风华小雪。各国和忍村领导人相互间打着招呼,礼貌地交流着,倒是没有谈过次日的会议之事。

第二天,上午9点钟,会议在一座高塔举行,据雨影(暂且这么称呼吧)介绍,这塔是雨之国最高最大的塔,晓的总部,当年佩恩一行就在这里生活、办公。他将会场设在此地的原因是此次会议的宗旨,与当年晓的成立是一致——一切都是为了和平之曙光的到来。然而,黑绝欺骗了斑,斑欺骗了带土,带土进而欺骗了长门,于是,晓为了和平而一步步地走向了极端,最终核心团队全部覆灭,令人唏嘘不已。

会议由雨影主持,第一项就是介绍各国的代表,五大国和铁之国以外还有无数小国家,大多有忍村存在,修行的忍术也各有不同,但他们大多没参加过忍界大战。另外就是各国的大名,战争中,他们是被保护的一方,自然不知忍者们战斗的艰辛,只想着扩张领土、称霸忍界。

长达一个小时的代表介绍完毕,雨影拿着文件,宣布了会议的主要内容、期望达成的结果等。

会议真正开始后,麻烦的事情也一件接一件地接着来,上次会议提到的“忍界联盟组织”、修改历史书、将暗部改为警务部等,这次新参与会议的代表,对此抱有巨大的异议。原因是第一,联盟的首领,谁来做?这个首领是否意味着忍者的霸主?如此,其国家也是称霸忍界吧?第二,历史书修改容易,推行却难,因为最关键的是忍村之间的思想的最终改变,而非更改教科书这个形式。第三,暗部换警务部,明着说是工作透明,背地里依然干着暗杀的勾当,这就尴尬了。

雨影让五大国的影或者军师依次回答了他们的疑问,并传达了上次会议,以及各自忍村针对上述三大项问题提出的建议性解决方案。

从早上9点开到下午3点,会议才被雨影强制性宣布暂停,给出1个小时的午餐时间,结果是大家连午餐时间都不放过,隔着桌子仍能争论不休。

会议进行到第3天的时候,仍然没有了定论,有些国家,大名和大名,影和影之间吵的不可开交,如果不是五大国的影在场,估计他们都能直接上武力。

这样吵下去也不是办法,鸣人叹了口气,起身说了句,“诸位,很抱歉,打断一下。”他靠近鹿丸耳语几句,之后,鹿丸对旁边的井野悄声说了些话,井野点点头,走上前来,手按在鸣人的额头上,对在场的所有人用了山中一族的秘术。【注:井野的感知忍术,对所有人都适用,比如,原著中没有查克拉的李,在四战时也能接收到感知部队和通讯班传达的消息。】

*

瞬间,鸣人、大和、凯老师和山城青叶乘船前往龟岛修炼的记忆,传达到在场每个人的脑中。曾经,因日向日差之事而起争端的火之国木叶和雷之国云忍,却能为了忍界的生死存亡而合作,联手保护八尾和九尾人柱力,而且八尾人柱力奇拉比,更是竭尽全力地教授九尾人柱力修炼尾兽化。这在从前是绝对不可能存在的事情。

战争爆发,龟岛被发现,土影大野木不顾年迈,用忍术举着巨大的龟岛在空中飞行着,将岛转移到安全的地方。

龟岛,奇拉比和鸣人在修炼,岛外,四战已正式打响,八万五大国忍者和铁之国武士,齐心协力对战十万白绝,以及秽土大军。

后来,秽土宇智波鼬,通过宇智波止水的写轮眼幻术“别天神”解除了自身的秽土控制,并和宇智波佐助一起打败秽土操纵者药师兜,并对其使用了写轮眼的伊邪那美之术,解除了秽土大军。作为一个幕后英雄,鼬的事迹,第一次原封不动地再现,不仅仅只是听说而已。

再后来,奇拉比和鸣人及八尾九尾、卡卡西和凯对战对战宇智波斑、宇智波带土和十尾。忍者联军赶来支援,日向一族搭配山中一族,改变了十尾尾兽玉,救了鸣人卡卡西等人。然而,这一战死了很多人,熟悉的,如日向一族的天才日向宁次为了保护鸣人和他的妹妹雏田而死,不熟悉的更多,战场上尸横遍野。后来,依照奈良鹿久的策略,运用“忍者联军之术”封锁十尾的行动、联军对土遁的现学现用抵御十尾的攻击。然而,奈良鹿久、山中亥一、青、麻布依,以及坐镇指挥部的感知忍者和通讯班,则全部牺牲,可他们的亲人却不得不忍着悲痛,继续战斗。

这就是战争,残忍、无情,一旦卷入其中,很难掌控过程和结局,不论是敌方还是己方,再也没有选择的权利,唯有战斗,抱着一丝胜利的希望而拼命地战斗,以求获得一线生机。

井野通过鸣人的授意,暂停使用忍术,因为鸣人担心没有查克拉的人,无法长时间承受突然入侵的记忆。然而,众人仍然沉浸在鸣人的过往记忆里,尤其是不曾参战的人,许久都没有回过神儿。当年参战的部分忍者,跟着鸣人的记忆,回到了过去,明明是一旁观战,偏偏有种再次上战场的错觉,十尾的强大实力,无情地摧残联军生命的惨烈记忆,至今仍萦绕在每个忍者的心头。

这之后的午餐时间,餐厅里安静的落针可闻,尤其是各国大名,他们知道忍者的本事,尾兽的杀伤力,却没料到现实比他人讲述的还要令人震撼。一个尾兽玉可以轰一座山、一座城池,如此,人柱力确实强大着呢。大家不由地看向鸣人,奇拉比没有参会的情况下,鸣人是现场唯一的人柱力,四战的两大英雄之一,猜测着他一个人骑着九尾,足以横扫忍者,根本没有他人反驳的权利。况且他的伴侣是宇智波佐助——另一位四战英雄,可是,他为什么要走弯路让忍界和平,却没有凭武力称霸忍界呢?

这样的疑问,之前不少人都有过,但,鸣人有他的坚持,他要贯彻自己的忍道,传承师父自来也的意志,让人与人之间消除仇恨,达到真正的相互理解,从而带来忍界的真正和平,不负师父,师兄师姐,鼬,还有先代火影的托付。

下午的时候,井野继续施术,众人在鸣人的记忆里,看到秽土四火影的参战,还有宇智波佐助和鹰小队的重吾,再到三大通灵兽的助阵。神树长出来的时候,不曾见过神树威仪的人都惊讶不已,尤其是树根还能同时发射多颗尾兽玉,宇智波带土还将联军关在阵中时,不由地冒个一头的冷汗。最终,四代火影波风水门使用飞雷神,通过鸣人与联军的查克拉相接而带大家出阵。

“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之前有鼬和佐助兄弟并肩作战打败药师兜,解除秽土转生,现在有水门和鸣人父子救联军出阵,无不让火之国大名万分自豪。论战力,现在的火之国,必须是忍界最强,火之国才是最有资格称霸忍界的国家。

神树的树根所到之处,瞬间吸干了忍者的查克拉,导致忍者死伤无数,连主要战力鸣人,以及军师鹿丸都差点丧命。

后来,令人意外的是大蛇丸和佐助的鹰小队成员香磷和水月也集体参战了,非但如此,他们还救了曾被秽土宇智波斑打伤的五影。

待五影到齐,共同指挥全军战斗,全军齐心协力砍神树,而佐鸣的威装须佐第一次出现在战场上,木叶十一小强,一起对阵带土。带土被打败后,忍者联军一起将七只尾兽拖出宇智波带土的身体,而事情到底并不算完,因为秽土斑,利用带土的轮回眼复活了。秽土斑将鸣人体内的九尾抽离,将佐助捅伤,两人几乎死去,后来改邪归正的兜来到现场,给佐助输入查克拉,而鸣人也由我爱罗等人送到四代火影的身边。

不顾自身性命而开了八门的凯老师,也被六道斑打的奄奄一息,而卡卡西被挖了写轮眼。后来,六道仙人的出现,救了佐鸣二人,并赐予了新的力量,进而鸣人救了凯和卡卡西,但,斑却在不久之后,发动了无限月读。除了秽土的四火影,与被佐助的须佐保护下的佐鸣,卡卡西和小樱,再有被黑绝控制的带土,均中了斑的无限月读,而佐鸣也开始了对斑的艰辛战斗。

原本以为斑已是最强大的,偏偏在斑被黑绝偷袭后,出来个更强大的查克拉之祖——六道仙人的母亲大筒木辉夜姬。

这一战,已与联军站在统一战线的宇智波带土——牺牲了,虽然,最终,辉夜姬被封印,战争胜利,无限月读被解除,但,忍者联军所剩已不足原来的三分之一。

多么残忍的战争!

多么悲痛的现实!

从初代五影开始讨论的和平,到四战之后真正走向和平的时期,几代人,努力了近百年,也没有达到完全的和平。

和平不易,有贫富差距就有战争!然而,经历四次忍界大战的各国各忍村领导,在见识了鸣人记忆中的四战实况后,纷纷后怕,暗想绝对不能再有第五次忍界大战,否则,绝对被火之国木叶村的忍者吊打。

井野施术完毕,雷之国大名忽然站了起来,众人的注目礼下,他拿着扇子掩着嘴巴,尴尬地说了句,“出去一下,诸位请继续会议,”便匆忙走出了会场。

众人都以为雷之国大名内急去了洗手间,怎知他一路走到塔的入口处,取了雨衣,在守门忍者的惊讶的目光下,快速冲进了雨中,然而,再也没有回到会场,而是躺在了雨忍村的医院。

*

透过鸣人的记忆,大家看到了四战的实况,忍者的实力,尤其是两位忍界英雄的超强实力,真是一个影分*身可以顶一个村子的战斗力。

那对英雄夫夫没有凭借实力称霸忍界,已是令人十分意外了,还在为忍界和平而不懈努力,如此,之前的种种竟有些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的感觉,倒是令人惭愧起来。

另外,有几个人,也让大家非常的矛盾。

宇智波鼬——木叶的叛忍,灭掉全族,加入晓组织,然而,后来秽土出来,却帮助联军解除了秽土转生,真正的幕后英雄。大蛇丸——木叶村的叛忍,晓的前成员,杀了恩师,差点摧毁木叶,还四处搜集忍术做人体实验。宇智波佐助和鹰小队——叛忍+晓成员,可是,他们不止秽土了四火影参战,还救了五影,帮助联军作战,佐助还是主要战力,后与鸣人合力解除了无限月读,拯救了全忍界。药师兜——叛忍,且是四战的发动者之一,他的秽土大军给忍者联军制造了巨大的障碍,最终改邪归正站在了联军这一边,还救了主要战力宇智波佐助。再有四战的主要发动者宇智波带土——曾经的木叶写轮眼英雄,后来的晓幕后老大,再到四战的发动者,杀了那么多联军,最后改邪归正,和联军并肩作战打宇智波斑,再是战辉夜,还救了四战英雄。

原本,上述几人都该是叛忍,各国通缉的对象,然而,四战改变了很多人,也包括他们。所以,四战,与以往的任何一次战争都不同,若说两三次战争的目的是为了各自的利益,四战则是为了守护同伴,拯救忍界的生死存亡而打响的。因此,参加过四战、曾同生共死的忍者们,知道忍界和平来之不易,才会倍加珍惜、重视眼下的一切。

鹿丸站起来发言,木叶不希望未来的情况,对大蛇丸等几位不利,“四战打到最后,不论是宇智波鼬,大蛇丸,药师兜还是鹰小队和宇智波带土,我们大家都站在了统一战线。这场战争不是一个人打赢的,而是全部的联军一起拼命的结果,每个人都是英雄。我们最终的敌人不再是人,而是神,一个想要毁灭人类的忍界创世神,查克拉之祖。随着大筒木辉夜姬被封印,大型幻术无限月读被解除,这场战争走向终结,忍界走向和平,各忍村才得以重建。”

鹿丸讲了一大通,与会者也都认真地听着,再跟邻座小声地讨论着。当天,傍晚时分,会议上的各国代表,除了离场的雷之国大名,不论是对战争的憎恶,对和平的向往,还是被部分忍者的强大实力所震慑,均赞同了之前的提案。建立忍界联盟组织,简称忍联,修改历史教科书,改暗部为警务部。

忍联的建立,属头等大事,本计划会议开始讨论上次风之国大会上商定的忍联设定规则等,但,一股狂躁的查克拉裹着血腥味忽然逼近,忍者们全都警戒起来。不多时,一个白色的人影落在了佐助面前的桌子上,后者猛地站起来,将人影揽在怀里。

来人是面麻,他身上还穿着从木叶带来的白色雨衣,但,雨衣前面全是血,还有拉面汤料的渍迹,一双眼睛紧闭,下方还有尚未干涸的血迹。

整个会场瞬间乱了起来,有人竟然在忍界大会期间袭击了火影的孩子,比上次半路截杀的性质还恶劣,简直是明知故犯,这让众人怎能坐的住?佐助更是瞬间爆了满是杀气的查克拉,第二次了,简直是不可原谅。

鸣人和鹿丸一左一右地按住了佐助,而井野立即对面麻用了医疗忍术,但面麻却喊住了鸣人,说他身上只是外伤,雨衣上的血是别人的,就是眼睛视力模糊。他让鸣人去雨隐村医院里救治雷之国大名,众人不明白此事怎么牵扯上刚才还在会场的大名,但,事不宜迟,雨影还是立即带着大家赶往医院,毕竟,有些事情,也需要弄明白。

*

雷之国大名伤的很重,医疗忍者都束手无策,他们特别害怕大名死去,他在雨之国受得伤,到时候,雷之国一定不会放过雨之国吧?

自六道仙人赐予阴阳遁的力量,鸣人用阳遁救过凯,卡卡西,打过斑,封印过辉夜,和佐助决战,但,他和佐助决战后各断了一只手臂,恰好是拥有阴阳遁力量的手臂,之后十多年,再也没有试过这种力量,他甚至不知道力量是否还存在。

鸣人望着急救室躺着的雷之国大名,身后是众人的期待,他只能试着调动查克拉,集中到右手上,再向大名体内输入他的查克拉。当初,他就是这样救凯和卡卡西的眼睛,但,多年来,手心的太阳标志一直不在的缘故,他心中忐忑,早没有了当年满满的自信。

急救室外,众人焦急地等待着,猜测着雷之国大名和火影儿子受伤的原因,以及原本参会的大名,怎么会跟距离会场至少三条街的旅店里等候的火影儿子碰面?

佐助询问面麻的时候,他只说是雷之国大名为了救他而受伤,其他的问题,比如,两人怎么遇到对方的,写轮眼后裔何须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大名救助等等,面麻沉默不语。若是平时,佐助肯定要去他意识空间看过往记忆或者使用幻术,但,此刻,他放过了面麻,也许,面麻是没法公开回答他的问题。

鸣人进去了大约半个小时,急救室的红灯总算转为绿灯,众人松了一口气,看来雷之国大名有救了。

“大名安全了吧?”卡卡西走向前,当年鸣人让他长出一只眼睛时,他已觉十分神奇了,再有,他亲眼看见断手断身体的六道斑长出新的手臂,新的身体,他对六道仙人赐予的力量一直是深信不疑的。

“我,我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手心明明没有太阳的印记,却能使出阳遁,”鸣人只能推测是印记隐去了,力量一直存在,只是他没有用过,故而以为不存在了,“大名已经没有大碍,但,之前伤的太严重,他需要静休一段时间。”

雷影达鲁伊走上前,对着鸣人道谢,如果大名出事,他们回国都不知道怎么对国人交代,也不知道后续引发多少的复杂的政治问题。

鸣人还想试着治疗面麻,右手覆在他的双眼上,像救大名一样地治疗面麻,其他人等也顾不上雷之国大名了,将佐鸣面麻三人团团围住,想要亲眼见证阴阳遁的神奇。

如果面麻的眼睛可以治好,那么,就不用担心他的失明,也不需要跟鸣子换眼。轮回眼固然是个好东西,但,佐鸣一点也不希望这两个孩子拥有它。

面麻的眼睛犹如大名的生命一样,在鸣人的治疗下恢复如常,没有丝毫的疼痛,视线也不再模糊。此时此刻,阴阳遁对在场的所有人来说,仿佛传说中的神仙们具有起死回生能力的灵丹妙药,众人叹为观止。

“这是六道仙人的术,不是我的,”鸣人面对众人的夸赞,有些不好意思,这个术对他来说,好处就是用于医治伤者和打斑、封印辉夜姬了,“十多年没用过了,我以为力量消失了呢。”

众人在急救室外的走廊低声交谈,在雷之国大名被推出急救室,转移到病房休息后,五大国的大名和影进病房探望了他,其余人等门外门外等候。

鉴于大名的安全问题,他的护卫,还有雷影本人及护卫,在病房外轮流值守保护他,而雨影和风火水土四国的影,则计划查出面麻和大名受伤的原因。然而,两位当事人,一个拒绝回答,一个被打了镇静剂正在病床躺着安睡,这让大家都着了难。

后来,大家想着面麻不肯回答问题,肯定是顾虑人多的缘故,于是,佐鸣将面麻带回了旅馆,然而,面麻依然拒绝回答任何问题。这让夫夫二人十分挫败和恼火,尤其是佐助,他一刻都等不下去了,要对面麻用幻术,面麻却趴在床上,用枕头盖在脑后,让佐助无法施术。

鸣人想了下,可能是佐助在场,面麻才不愿意沟通,因为面麻两次受伤,佐助都爆了满是杀气的查克拉,可能面麻担心佐助反应过激,故而才闭口不谈此事。于是,他催促佐助去买拉面,还说他有从雨影那里得知两条街外有一家拉面店。佐助皱了下眉头,却也没反驳,取了雨衣穿上,瞬身术离开了。

鸣人伸手将面麻的枕头拿走,“好了,面麻,佐助爸爸出去了,你可以对爸爸讲一下事情的经过了吗?”

面麻犹豫着,不知是不愿意讲,还是不知道从何处开始,鸣人见状又问了一句,“你怎么知道大名受伤,还被送到了医院的事情?”

“因为,他是救我受伤的……”

鸣人震惊不已,那天,雷之国大名看他们的眼神可是特别的不舒服,他竟然会不顾生命危险救面麻,一个异国的少年下忍?

“怎,怎么回事?可以详细些吗?”

面麻再次沉默了,鸣人焦急地等待两分钟左右,他终于再次开了口。

“午睡醒来,我出去转着玩……”

*
~~~~~~~第31章完毕~~~~~~~

评论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