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采涵

爱情不是一厢情愿,而是两情相悦。
相爱的才叫爱情,一厢情愿的只是叫单恋。
——送给火影大结局


唯有爱可写!

【佐鸣】开在心口的向日葵 24章(现架,收养梗)

24.

佐助听见鸣人说,他是早上7点下的飞机,8点零几分到家,还是佐助给他开的门时,他简直不敢相信这些是现实,而非梦境。鸣人坐了一个晚上的飞机,激动之后便是犯困,他的房间在鼬止和阳希住着,其他房间自购房后就没住过人,佐助让鸣人到他房间睡。

后来,父子俩还一起聊天,但聊着聊着,鸣人就睡着了,佐助对着鸣人的睡颜看了好久,直到把他自己看睡着,这一睡不要紧,他竟是将鸣人归来之事当成做梦了。

“为什么这个时候回来?为什么不改名字?”佐助有些印象,鸣人还没有来得及回答他,就睡着了。

鸣人挠挠头,嘿嘿一笑,“因为我想你了,所以就回来了。至于名字,那是我爸妈的意思,他们说我是你养大的,跟你姓,不能忘记你的养育之恩。”

佐助更想听到鸣人自愿不改名的消息,他盯着鸣人看,甚至觉得现在的鸣人那么的不真实,成长的太快,他还有些接受不了。遥想当年,鸣人才两岁多,他每次带鸣人去超市购物,鸣人都要坐几分钟的摇摇车,那时佐助的经济挺紧张的,但从不拒绝鸣人的要求。再后来,鸣人三岁,读了幼儿园,开始懂的要东西了,找他要滑板车,佐助给买了,鸣人玩了好几个月,后来又是儿童自行车。四岁时,鸣人又喜欢上了溜旱冰和画画,佐助也不声不响地带他去学习……就是这么个小豆苗,几年不见,已经长成了参天大树,变化太大了,佐助感叹着岁月的流逝,伸手捏了下鸣人没怎么变化的娃娃脸,笑了,“不论何时,这脸是一直圆着呢。”

“……恶趣味,”鸣人甩了甩头,坐了起来,伸了个懒腰,笑眯眯地说着,“10点了呢,我要洗个澡,然后去对面看看红莲和幽鬼丸他们……”

“红莲?”佐助马上警惕起来,红莲说过她喜欢鸣人,“为什么?”

“好久没见了啊,然后,下午去看看鹿丸他们。”

“……我去买菜。”

“你睡着的时候,止水伯伯已经买好了菜。”

“那我去做午饭,”鸣人已经好几年没吃过他做的饭了,佐助翻身下床,“你去见鹿丸可以,但其他人,要么让他们集中在鹿丸家,要么不见。”

“为什么啊?”

“太招摇了,你回木叶的事,知道的人越少越好,安全第一。”

“其实也没事……”

“不行,”佐助打断了他的话,“去洗澡。”

“知道啦。”

鸣人下床就飞快地跑到了主卧的浴室,佐助想说他没拿睡衣,但,鸣人已经把门插上了。他叹了一口气,还是毛毛躁躁忘东忘西的,他下床去拿鸣人的行李找衣服,他记得只有一个背包,被他放在客厅里了。

衣服护照钱包等,随意地混在一起,鼓鼓囊囊地装了一包,佐助再次叹气,不能收拾好再出发吗?这是走的有多突然?

突然?对啊,昨天,鸣人还说计划跟萨拉等人出去旅行,怎么今天突然就回来了呢?鸣人是遇到了什么事情吗?还是连他都不能讲的心事?

佐助忍不住往红莲身上猜测,昨天,他无意间壁咚了红莲,而对方说喜欢鸣人,所以,这次鸣人回来,其实是为了红莲回来的吗?红莲,在鸣人心中的位置这么重要吗?他俩到底是什么关系?秘密恋人?那他昨天对红莲说交往的事情,岂不是……上天给他开了个巨大的玩笑!

佐助和鼬准备午餐时,鸣人和阳希已去了对门的红莲家,止水正在阳台上伺候鸣人的植物。这些花盆都是从老宅带来的,当年鸣人走后,便是佐助负责照看,如今依然长势良好,佐助还算欣慰。

佐助正切着菜,忽然把刀扔了,掌勺的鼬很是讶异,他疑惑地问佐助怎么了,切到手了?佐助说没有,就是有些烦躁。鼬再问时,佐助没好气地说了句,养孩子有什么意义呢?终究不还是给别人养的?鼬说也不算吧,这不是回来了吗?佐助知道鼬没明白他的意思,也不想让他明白,所以,不再说什么了,捡了刀,冲洗下,继续切菜。

午饭刚坐好,佐助已急吼吼地去对门喊鸣人和阳希回来吃饭,牛头开的门,佐助见鸣人跟红莲面对面站着告别,心里十分不悦,倚在自家门框上,他要看看鸣人能磨蹭多久。

阳希从佐助旁边蹦蹦跳跳地进门了,鸣人还在跟红莲说下午去鹿丸那里,问她要不要一起去之类的,佐助想着红莲你跟鹿丸等人不熟悉,你好意思答应?结果,红莲竟然答应了,这让佐助非常恼火,红莲这是什么意思?她要跟鸣人交往了吗?鼬不是说鸣人可能不喜欢女生吗?

终于,鸣人意识到佐助等了好久,转身对着佐助歉意地笑笑,跨出红莲家的门槛。鸣人一侧身,半个身子挂在佐助的身上了,拿出幼时惯有的撒娇口气,这招对佐助很有效,他只是瞪了鸣人一眼,拖着人进了自己家门。

佐助说为了鸣人的安全,他不宜去太多地方,尤其公共场合,因此,让他的朋友都聚在鹿丸家。鸣人问了鹿丸,对方非常赞同,他对过去的事情,还记忆犹新,绝不能再出差错。佐助不放心鸣人外出,提出送他,正好还可以监视下同去的红莲,后者超不爽佐助的陪同,她也可以开车带鸣人啊。

一路上都是鸣人在说话,高冷的佐助和红莲,仅是偶尔接一两句,鸣人着急,感觉这两人不太对劲啊,便使劲地制造他俩的交流机会,只是始终没有成功过呢。

鸣人一行到鹿丸家时,其他人已经到齐了,多年不见,大家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样貌身高自不必说,有的连性格都改变了,比如雏田,自信了很多,比如小樱安安静静的,和往日的活泼截然不同。

大家一起聊了大约半个小时,小樱接了个电话。鸣人不知道电话的另一端是谁,但听到她低声下气地说着“抱歉、对不起、请原谅、我立刻马上回去”之类的字眼,以为她家里出了什么事情,便问她,但她只顾着匆匆告别匆匆离开,甚至来不及解释。小樱离开后,大家沉默了许久,志乃才说,小樱有了自己的家庭,婆家是木叶的豪门,还有个孩子要照顾,不那么自由了,她早就没读书了,现在是全职主妇。鸣人愕然,小樱这才多大,三月底才过的20岁生日,还在读大学的年龄啊,居然结婚了?可她从来没说过,然而,其他人也没对他说过这个,因为自小樱结婚,和大家的联系都不太多,她也不让给鸣人说起。

鸣人感慨了句,小樱应该继续读书,像从前一样在文识上是个不折不扣的学霸,以后成为女强人。然而,这一切都是小樱的选择和意愿,别人多说无益,鹿丸说着,转移了话题,他问鸣人这次要在木叶呆多久。虽然,他希望鸣人留在木叶,也非常感谢鸣人的帮助,让他和手鞠毫无阻挠地走到了一起,但绝不想第二次直面死亡,更不想鸣人生活在四伏的危机之中。

佐助也问过鸣人同样的话,他是想多呆几天,但佐助说鸣人一周内必须离开木叶,与此同时,他在木叶期间,只能呆在家里,绝不能四处招摇。鸣人曾说跟佐助一起去他公司,但被一口否决。因此,除了今天,其他时间,鸣人只能在家陪阳希玩,或者再叫上对面的幽鬼丸,一起看鼬止秀恩爱。

佐助和红莲在这一群小年轻里,简直格格不入,好在鹿丸父母在家,四人一起闲话家常。殊不知小年轻们的谈话声越来越小,最后头对头讲起了他俩的悄悄话。

话题从牙那里开始的,他们和红莲也算是熟人,但,也远没有熟到让她加入朋友聚会的程度,所以,牙非常的不解,之后,其他人也表示了同样的疑问。鸣人招招手,大家会意,瞬间围在了一起。

“你们不要太惊讶,也不要说出去,”然后,鸣人神秘又得意地悄声说了句,“我爸和红莲准备结婚了。”

朋友们先是震惊,再是了然,毕竟两家住对门,且佐助和红莲在同一家单位上班,男俊女靓,都是精英人士,有着很多共同的话题,日久生情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不过,你们先不要说出去,因为他俩还不知道鼬伯伯向我告密的事情。鼬伯伯说他们会近期注册,旅行结婚,不办婚礼,所以,我才匆忙赶回来,想要多住些时间,我就不信他们能一直瞒住我。”

然后,鸣人拿出了手机,打开了相册,让大家看鼬发的佐助壁咚红莲的照片。

“昨天他给我打电话还各种否认,各种解释啊,因为他根本就不是会解释的人,除非心虚。想当年,我还让多由也帮忙撮合我爸和金呢,结果没成,我还好沮丧,原来他喜欢的是红莲,害我瞎忙了好久。”

鸣人这么一说,再拿出照片的实锤,大家全都深信不疑,已经开始讨论秘密挑选佐助和红莲的新婚礼物了,还让鸣人时刻注意着两人的举动。如果佐助二人真的不举行婚礼,那么,在他们注册结婚之日,大家就把礼物送上去。

佐助和红莲二人,完全不知道他们已被小年轻们私定了终身。

晚餐在鹿丸家吃的,鸣人等都心照不宣地将佐助和红莲的位置留在一起,大人们则完全不知内里。用餐时,鹿丸妈妈说,除了过节,他们从没有这么热闹过。大家聊的很嗨,过20岁生日的几位,如,宁次、天天、李、志乃、丁次及刚过生日没几天的牙,还喝了酒,但,李很快就耍起了醉拳,让大家简直招架不住。



————————本章完————————

评论(6)

热度(26)